酒狂 > 第5章(2) > 湛清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酒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酒狂 第5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派你儿上战场?他有什么权力派你儿上战场?”她听糊涂了。

  “王爷虽无官职在身,但是在朝中只要王爷建言,没人反对,今天早朝王爷就在圣上面前建议由我儿李龙领军讨阀西北乱事。我儿虽当过副将,却从不曾领军,我们李家只有一个儿子,再怎样我也……”李旭道又急又气,这儿子他宝贝得很,怎舍得让他上前线打仗呢?

  “等等,那你的意思是说王爷故意报复你,所以才建请皇上让你儿子领军?”绫诽听得头都痛了。“那你得去找阎……王爷,怎么会来找我呢?”

  “姑娘,起因乃在姑娘身上。老夫实在不知姑娘是王爷的人,胆敢得罪了姑娘,还请姑娘海量,帮帮老夫。”李旭道又摆苦脸。他原本以为这姑娘很好摆弄,没想到一谈起话来,她言词虽算不上刻薄,但也不饶人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绫诽才张嘴,还来不及拒绝,一个高大的身影就走过来,打断了他们的谈话。

  “既然知道做错了,当初别犯错,不就得了?”阎九戒闲适地走过来,站在绫绯的身边,说话的嗓音连提高都没有,但是斜睨着李旭道的目光却令人发寒。

  “王……王爷!”李旭道一见到阎九戒现身,脸都白了。

  绫诽看了李旭道一眼,又看了阎九戒,决定不开口,让阎九戒去解决。等他们弄好这事,她还得跟他算帐呢!

  不过她倒是第一次看到阎九戒用这种神情态度说话。他的模样看起来真的傲慢极了,仿佛睥睨众人,也不把眼前那谦卑得快跪倒在地的李旭道看在眼里。

  “李大人既然掌管兵部,这军粮、兵械都由大人掌管,品质自然不在话下。李龙副将这回领军去西北,也算是升官当了将军,对你李府来说,是大喜,不是吗?”阎九戒凉凉地问。

  “王爷……说得没错。”李旭道开始冒冷汗。

  他怎敢说什么呢?说这几年他在兵部捞了不少油水,军粮品质不佳,兵械也良莠不齐,本还想趁这次西北征战再捞点好处,谁想到祸就从天降了。

  他李旭道在官场打滚多年,面对刚正不阿的官他知道怎么应付,面对贪官他也懂得怎么利诱,但是面对定王爷这种老摸不清脾性的人,他就完全没辙了。但他很清楚,一旦得罪了阎九戒,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。

  “嗯,还有事吗?”

  阎九戒的眼尾一扫,李旭道马上挺直身子站好。

  “没事、没事了,老夫先告退。听说王爷即将大婚,届时老夫会备上厚礼,现在就不打扰两位了。”李旭道识相地退开,他知道再蛮缠下去,搞不好惹得阎九戒更怒,届时他或是他的宝贝儿子说不定要掉脑袋了,还是先走为妙。

  而阎九戒连看他一眼都懒,直接牵着绫绯的手走进屋里。

  两人才进屋,她就甩开他的手,顺便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你来得正好,快点把这些东西搬回去,你把我家搞得连坐的地方都没了。”她说着把椅子上的一盒纸盒塞给他,自己坐进椅子里。

  瞧他刚跟李旭道说话的神情,那倨傲的模样可是第一次见到。但是旁人怕他的势力,她可没什么好怕的。反正她是个穷老百姓,他又能怎样对付她?难不成把她酒窖的酒全部没收?

  “绫绯,你还在生气?”阎九戒小心翼翼地问。

  她斜瞪他一眼。“这出闹剧也该结束了。你瞧瞧这屋子,到处堆满了物品。阎九成,算我怕了你了,是我不好,我不该随意开你这位王爷的玩笑。”

  “玩笑?”他猛皱起眉头。“婚姻岂是儿戏,真能说是玩笑?当初说好了你开条件我照办,你就原谅我,可是我都答应了,你却反悔?是女子就可以出尔反尔吗?”

  阎九戒是没想过与她成亲,应该说是从未曾想过要跟任何人成亲。但是昨天当她故意提出要他娶她的条件,摆明了想“吓”退他时,他才想到这是个多好的方法。

  如果他将她娶进门,不就天天都可以见到她了?还有,她也不必再酿酒卖别人,只要酿给他喝就够了,这实在太完美了!他怎么没早点想到呢?

  “出尔反尔?你……”她被他堵得回不出话来。“你不可能是真心要娶我的。想清楚,我只是个平民百姓,而你可是皇亲国戚。再说我还有一票食客跟着进门,你可得考虑清楚。”

  “皇亲国戚就不能随自己意思选择妻子?绫绯啊绫绯,你真是不大了解我呢!就算是我想娶个乞丐,皇帝亲自来劝都没用,你说我敢不敢、能不能娶你呢?而我想要养你那几个弟弟妹妹,王爷府还负担得起,就算钮琳想天天吃肉也不成问题。这样的解答可满意?”

  他说话的神情还带着一丝狂放,让她想起了刚刚他面对李大人时的神态。这一面的阎九戒她觉得陌生,难道说他平日对待人都是这种态度?那难怪他外面的名声不大好了。

  “你……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你吗?”她有点迟疑地问。

  阎九戒的反应是扬起一道浓眉,嘴角是抹揶揄的笑。“嗯,版本很多,你有兴趣的话,我让李总管来说给你听,李总管对外面的传言极有兴趣,时常回来报告给我听。哈哈哈!怎么?吓到了,不敢嫁我了?”

  瞧着他脸上挑衅的神情,她轻哼一声。“我现在很能了解你为何名声不好了,看来你很享受当坏人的滋味。”

  见她没被吓到,他的眼底闪过一抹激赏,但是随即掩去。“我不否认我的敌人很多,当我的女人性命可能常会受到威胁,如果你因此不想嫁给我,那……”

  “如果我想嫁给你,那绝对不会是第一考量。”她瞧了他一眼。“你真的推荐那兵部尚书李大人的儿子去西北打仗?”

  他毫不犹豫地点了头。“李旭道那老头不敢直接找我,倒是找到你这儿来了。你不用理他,这事情我自有定夺。”

  “那李龙善战吗?这一仗能打赢吗?还是你纯粹只为了报复?”她好奇地问。她想知道他究竟“坏”到什么程度。

  “不善战,打不打赢一半一半,看他运气。至于报复,没错,我是。李旭道坏了我好事,让你对我生气了,我自然得给他一点教训。”

  “你不做错事,我怎会对你生气?虽然姓李的不是个好官,但你也好不到哪去。”她先开口教训他,见他嘻嘻笑着半点不以为意,还横了他一眼。“既然他不会打仗,你又派他去,那是因为……他爹掌管兵部的缘故?如果别人出征,李大人说不定在军粮跟兵械上偷工减料,但如果是他自己的儿子,他肯定不会,是吗?”

  阎九戒眼中的精光一闪。“聪明的姑娘。你这样,我怎么维持我的形象呢?”

  “当坏人那么有意思吗?”她抿起嘴看他。

  “有意思,极有意思。”他朗笑着一把搂住她。“现在你有意思来当个坏王爷的王妃了吗?”

  她被他抱进怀中,脸蛋还来不及发热,他温热的气息就靠近了。她红着脸一把推开他放肆的嘴,发觉这人今天不计形象地出现后,仿佛很多情绪都被解放了,他对待她比之前还要放得开。

  “你……为什么要娶我?”她执着地问。

  虽然她的心已经从不敢置信到了逐渐接受这个可能性,但是她还是得搞清楚,究竟他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。总不会为了喝她的酒,就把她娶回家吧?

  “因为你要我娶啊,我只是听话罢了。”他笑着答。

  “阎九戒,我是认真的,你必须回答。”她正色道。

  他敛起脸上的笑,双眸直接迎上她的。“因为你让我感觉到平静,在你身边,我觉得很舒服。还有……你有很多家人要养,而我……没家人了,所以岂不正好?把你的家人变成我的,我就有家人了。”

  她仰头望着他,瞧见了他瞳眸深处从未消失的寂寥感,她的心像是被狠狠抽了一下。

  把你的家人变成我的,我就有家人了。

  他用这句话打动了她。

  当然她更希望他是因为喜欢上她,爱上了她才娶她的。但是相处的时间有限,要他现在就夸口说爱她,那么她肯定也是不信的。但他总有一些喜欢她的吧?否则满街的女子,他怎么不去把别人的家人变成他的?

  她盈盈的眼波迎上他的,当她眼中的神情如此温柔地回望着他,他就知道答案是肯定的了。

  “嗯,好吧!”她轻声应。

  直到此时,他才发现自己胸口恍若压了大石。他其实没把握她会愿意点头,即便他的声名狼藉,但她若真的不愿意与他成亲,那么他还真的做不出勉强她的事情。不过,幸好她终究是答应了。

  “不过我要声明,我真的没有嫁妆喔!”她赶紧说道。

  他愣了一下,差点大笑出声。“没有嫁妆没关系,你那一手酿酒的好技艺,就是最好的嫁妆了。等等,我问你一件事……”

  看他忽然变得很严肃的睑,她忍不住担忧地凑过耳朵。

  “你娘有帮你酿女儿红吗?”他压低声音问。

  她不解地抬头看他。“有是有,但当初我爹娘相继过世后,我们搬到这村子来,我只带了几坛来。我们家已经没有往来的亲戚了,所以不需要办婚宴。你是想拿那几坛女儿红在王府婚宴上招待客人吗?”

  “不准拿出去给别人喝!”他赶紧交代,态度非常坚决。

  “女儿红本就是嫁女儿时招待亲友的,难道你要我拿去卖?”她讶异地问。

  “那酒埋了快二十年,肯定相当香醇,所以一坛都别给别人喝,懂吗?”他谨慎地交代。

  “你……不会是想留下来自己喝吧?”她瞪他。

  他的唇角逐渐勾起,朝她咧开一个狂妄的笑容。

  她眉头皱起。

  天哪,她真的要嫁给一个酒狂吗?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