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狂 > 第6章(2) > 湛清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酒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酒狂 第6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渴吗?喝点酒。”他还给她斟了酒。

  “我说过我没酒量,只能喝一点。”她吃是吃了,但有些渴,所以还是拿起酒杯喝了一点酒。

  就这样一点又一点,很快地饭吃饱了,她身上的酒气也上来了。

  “阎九戒,越来越热了,你觉不觉得?”她热红着一张脸,扇了扇自己的脸。酒气一上来,人跟着轻飘飘的,整个人有点开心,又很放松,居然忍不住一直傻笑。难道喝了酒就会有这种感觉吗?难怪阎九戒那么爱喝酒。

  “你穿太多了,我帮你。”他说着拉过她,将她安置在腿间,然后动手解开她的盘扣,将她的外衣脱了下来。“还热吗?”

  她看着他忙着,好像在看旁人表演似地,唇边就是一抹满溢的笑,带着傻气跟娇憨,她的模样既天真又诱人。

  “那你不热吗?”她微眯着眼问他。“我帮你。”

  她说着就伸手要去解他的扣子,但是手指头好像不怎么灵活,解了好久就是解不开,解到她发起脾气来。“站好别动,你这样一直动,我怎么解?”

  阎九戒扶着她摇摇晃晃的身子,讶异地抓住她的手。“你不会醉了吧?你才喝了两小杯酒。”

  “胡说,我没醉,我这人从来没醉过。”她信誓旦旦地说。

  “是呀,从来没醉过,因为你八成只有试酒的时候才沾一点。”他伸手扶起她,人跟着站起身。谁想到他才一松手,她就顺着他的身体滑了下去,他赶紧一把抓住她。“来,喝杯水吧!”

  他让她喝了水,然后抱起她,让她坐在床沿,靠着床柱。然后他拧了巾帕,帮她把脸跟手都擦了一遁。

  “唉,这叫做自作孽吗?”他好笑地看着她那红红的脸蛋。明明美人在抱,却不能真正一亲芳泽,可以说是种折磨。

  她格格笑出声,然后抓过他手里的帕子,也帮他擦起脸来。

  看着她努力的模样,那认真的脸蛋让他觉得感动。他摸了摸她的脸。“绫绯,你一直都很认真在过活吧?以后有我在,可以不用那么认真了,我的肩膀给你靠,只要累了就找我,我不要你累坏了。”

 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有听进去,只见她温顺地偎进他怀里,那又长又直的发丝披散在身后,让她看起来格外娇弱。

  低头望着柔顺的她,原本想体贴让她睡觉的阎九戒又再度沸腾了起来。最近他每次见到她,都想将她拉进怀里吻一吻。而今她已经成了他的人,教他怎么克制得了那愈益难耐的冲动?

  “绫绯。”他低头啄一下她的额头,她抬起头来看他,他顺势吻上了她的嘴。

  她的嘴一如记忆中甜美,她柔弱的小手揪着他胸口的衣服,让他忍不住将她抱进怀中,直想将她揉进身体里。

  “九……九戒。”她轻声喊他的名,却像是一把扔进油里的火源一样,让他烧灼了起来。

  他的手摩擦着她细致的脸庞,来到她领口,然后他的指在她的下巴处来回爱恋地体验她肌肤的细致触感,随即最后一件衣物被解开,露出她那绣工精巧的肚兜。红色的肚兜映着她的肌肤更加白皙,她像是吹弹得破的丝缎,让他的动作更加温柔了。

  他的指窜进她胸兜里,轻轻地揉捻着那细致的尖峰。她靠着他细细地喘息,那娇俏的模样让他血液中的火焰腾烧得更炽烈了。

  他揭去她胸口的束缚,在见到那两抹嫣红时,他的气息沉滞了。他黝黑的手握住一只绵柔,那美好的贲起在他手中更显其特有的美好。他细细吻着她的肩膀,她的锁骨,一直来到她的胸口,然后他抬头看她——

  只见她双眸半垂,眼里含媚,脸颊上更是有不容错过的红晕。

  确认得到了她的注意力,他朝她咧嘴一笑,极为邪恶地一笑,然后他低头攫取了那抹嫣红,将她全身都变成了粉红色。

  她的指穿过他的发,感觉自己大概已经化成了一摊水,流到地上去了。不然怎么会这样浑身软绵绵、轻飘飘,然后舒服得连脚趾头都要蜷起来了?

  “阎九戒……”她碎声喊他的名。

  “嗯。”他漫不经心地应,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体的微妙反应中。

  然后她感觉他脱去了衣物,因为现下她靠着的是堵坚硬的胸膛,贴靠着她光裸的身子,彼此体验着两人那极为不同的身体触感。

  她的脸还红不够,他那放肆到了极点的嘴,以一种无法阻挡的魄力吮吻了她的娇柔。

  她感觉自己像在风雨中摆荡的船,仅能攀着他强壮的肩膀。当他以悍然的欲望占有了她,她只能环抱着他,任那陌生的感觉传遍她周身。

  而她最后的念头是——如果喝醉酒就是这种感觉,难怪他那么爱酒!

  *

  绫绯觉得自己昨儿个大约作了很多梦,八成梦见在马群中逃命,最后被高大的马儿踩扁了,否则身子骨怎么这么沉,像要散掉似的。

  她眼睛还没张开,才动了下身子,眉头就猛皱着,嘴里逸出了细碎的呻吟。

  “醒了?”

 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她耳下响起,她一抬头,就看到了阎九戒那双含笑的眼眸。他散乱着发,赤裸着身子,脸上还有新长出来的胡髭,看起来更为狂肆了。

  “你……怎么在这?啊!”她问题没问完,就惊醒过来,整个人跳了起来。

  原来她刚刚是趴在他胸膛睡觉的,而他……不只上身没穿衣服,根本是一丝不挂。她这才后知后觉地低头,看到自己已经暴露出白皙的身子了,赶紧想找棉被遮着。而此同时,昨夜的点点滴滴逐渐回到她的记忆,让她羞得连身子都红了起来。

  “冷吗?我觉得刚刚好啊,天气越来越热了,再说日头都很高了,真的不会冷啦!”他闲适地看着她的慌乱,大掌毫不客气地摸上她纤细滑腻的腰肢,将她的柔软身子再次拉进怀中。

  “阎九戒!”她窘着脸喊,光裸的身子贴着他的,在这亮晃晃的大白天更显得那份亲匿。“你刚说日头很高了?什么时辰了?我们睡过头了吗?”

  “时辰是不早了,但还赶得上午膳,放心吧!还有,哪有什么睡过头不睡过头的,我们爱睡到什么时候,谁管得着?”他说着就继续低头想吻她,显然还不打算起床。

  昨夜他闹她,将她折腾到天亮才放了她睡着,光想到她头都不敢抬了。虽知道他的性子是百无禁忌,但是以那种毫无保留的热情燃烧她,真让她见识到了何谓“无戒”。

  “可是这样大家都会知道我们……”她说着推开他,觉得没脸出去见人了。

  “有什么关系?没人会说什么的。他们顶多在门外等着,我没喊人,是不可能有人进来的。”他撩起她的头发,凑到鼻端嗅了嗅,然后顺势就亲吻了她的脖子。

  “你……你是说现在外面也有人?”她赶紧掀开一点床帘,看了看外面,好在房门还是关紧的。

  谁想到她这动作让他有了可乘之机,双手握住她的腰,身子从后面叠上她的背,将她严实地压进棉被堆中。

  她感觉到他坚实的身子,还有那不容错认的欲望。“阎……不行啦!”

  她的抗议还没说完整,他的手已经窜进了两人之间的空隙,抚摸着她腿间的柔嫩。她细细呻吟,想推开他都没力气。

  她看不到他,但那身子更为敏感了,他的每个动作都引起她一阵又一阵的颤栗。她的身子一阵一阵的麻,直到他的坚实刺进了她的柔软中,她抓握住手底下的被褥,将红透了的脸埋进棉被中。

  他的动作越来越大,激得她唇边那呻吟不断地逸出。想到门外可能有仆人,她赶紧咬住棉被,以免被听到了。

  然而身后那个男人根本毫不体贴她的为难,那进犯的动作丝毫不减其狂肆,让她像是被抛进空中又掉下,然后再度被抛出,如此周折来回,耗尽了她仅余的每一分气力。

  到了最后,她觉得自己的身跟心全印满了阎九戒的印记,她再也放不下他,再也离不开他了。

  竟然到了此刻,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自己嫁的这个男人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