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狂 > 第7章(1) > 湛清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酒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酒狂 第7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绫绯身穿绫罗绸衣,头上盘着繁复的发式,上面插满了她看过最华丽的簪子跟步摇。轿子里她正襟危坐,心里忐忑,只差没有目不斜视了。

  只是尽管如此,她还是感觉到身旁的阎九戒有些不悦。他那双眉微微蹙着,脸上有着不耐的表情。

  “我已经尽量快了,是你赖着我不让我起床的。如果你早跟我说要进宫面圣,我就会早一点弄的。”绫绯以为他是因为她花太多时间梳妆而心生不耐。

  “你以为……”阎九戒讶异地看着她。“绫绯,你怎么会以为我在生你气呢?我只是想到还得进宫一趟,烦!按我的意愿,只想跟你腻在房里,连房门都不用出去,这样最好。”

  连房门都不要出去?他腻得还不够呀?今天差点连午膳都吃不成呢!

  “既然你这么不想进宫,为什么还会乖乖带我去?”按她对他的了解,就算皇上召见,他不想去还真的会不去呢!怪的是皇上居然也容忍他这样狂妄。

  “因为我再不去,那皇帝小子就会跑来了。原本他还想主持婚礼呢!开玩笑,让他来了那繁文耨节还能少吗?我们进宫露露面就闪人,但若让他来王府,我能赶人吗?说不定这一赖赖到晚上才要回宫。”阎九戒无奈地说。

  绫绯好玩地看他苦恼的表情。“看来你跟这个少年皇帝的感情不错,外面怎么都传言你想当皇帝啊?”

  “当皇帝?那么无聊的事情谁想要?”他冷哼。“若不是先皇辞世前曾要求我承诺帮那小子,我老早离开京城,根本不想去趟那些政事的浑水,你不知道朝中那堆老贼有多倒人胃口。”他说着又揽住她的腰,将她揽进怀中。

  “唉呀,你这样我的头发会乱掉啦!”她推了推他。她头上插满了簪子,真怕一个不小心勾到,说不定连头皮都给勾下来。唉,真不习惯这样盛装打扮,好累人哪!

  “乱掉我们就回府,有什么关系?”他亲了下她的脸颊,顺便为自己谋了点小福利。

  “然后等皇上过府来拜访?”她没好气地应。

  他讪笑,只好收敛起烦躁。

  奇怪了,他阎九戒天不怕地不怕,没在把谁看进眼里的。可每当他这个娘子俏眼一瞪,他就只能摸摸鼻子认了。从他被她绑住开始就这样了,现在想改变相处的习惯已经太迟了。

  说话间,他们抵达宫门,阎九戒不过掀开轿帘,朝守卫的士兵点个头,他们的轿子就再度往前移动了。

  “人家不都说什么官都一样,一进宫门只能停轿,只有皇帝有权在宫内乘坐轿子吗?为什么我们不用下来走路?”她好奇地问。

  他挑挑眉,说:“一般来说是那样。”

  意思是说他又享特权了?绫绯睁大眼,吐吐舌头。“哇啊,我现在才知道我有多好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他转过头盯着她瞧。

  “不是吗?我竟敢把权大势大的定王爷绑起来,这样是不是真的很好胆?”她说着还瞄他一眼。

  “只要是皇上特许的,要在宫内乘轿或骑马都不成问题。这也不是我提的,是皇上自己提的。还有,只要我允许,你想把我绑起来就绑起来,不如晚上我们来试试吧?”他贴近她的脸,朝她暧昧地眨眼。

  “我不要。”绫绯瞧他那不正经的表情,就知道他脑子里面肯定尽是些不能见人的念头。

  他露出一脸可惜的表情。

  说话间,轿子已经抵达偏殿,阎九戒扶着她出轿,然后领着她进去拜见皇帝。

  绫绯谨慎地行着大礼,跟着阎九戒跪拜在地,然后在她被扶起来的时候,才有机会抬头看看这位皇帝。

  她很讶异这位少年皇帝虽然只有十五岁,却是长相英挺,只是眉眼间还流泄出淘气的神情。

  “皇叔、皇婶,你们可来了。朕等了一下午了,再不来朕就要过府去打扰了。”阎正旭睁着一双好看的眼直盯着沈绫绯瞧。

  阎九戒看了她一眼,像在跟她说“我猜得没错吧”,害她差点笑出来。

  “皇婶好漂亮,据说酿得一手好酒,因此收服了我那从来不打算成亲的皇叔呀?”阎正旭没有架子,态度就像对待家人一样。

  “绫绯是会酿一些酒,如果皇上不嫌弃,下次新酒酿成,绫绯请人送几坛给皇上试试味道。”沈绫绯见他亲切和气,说话声音也跟着温柔了起来,算起来他也是她的侄子了。

  阎正旭笑嘻嘻的正准备答话,阎九戒就打断了他。

  “你要把我的酒送给他?”阎九戒一脸严肃地问。

  绫绯脸黑了一半,横了他一眼。“那是‘我’酿的酒,我爱送谁就送谁。”

  阎九戒还不服气地抿抿嘴,老大不乐意让她把酒送人。

  “那我就先谢谢皇婶婶了,改天我一定上门叨扰,让皇婶请我喝杯好酒。”阎正旭开心极了。

  阎九戒翻翻白眼。这皇帝侄子从以前就爱黏他,都已经告诫过多次,不要让人觉得他们叔侄关系好,这样对他在朝政上没有帮助,可偏偏他一逮到机会就想往王爷府跑,让人相当苦恼。

  接着绫绯还跟他聊了一阵子,聊到阎九戒不断想打断他们,好告辞回府。

  “绫绯,我们该告辞了。”他暗示地说。“皇上,你休息这么久,张世玉肯定在等你了,还是快回上书房去吧!”

  张世玉乃当朝的丞相,是拥护少年皇帝有功的功臣。表面上他扮白脸,而阎九戒就扮黑脸,什么该说的话就让张世玉说,不该说的话就让阎九戒来,自先皇辞世后,这四年来,终于逐渐将朝局稳定下来。

  “不急嘛,朕还想跟皇婶吃顿饭呢!”阎正旭赶紧挽留。

  “皇上,本王好歹还新婚,要吃饭改天再说。”阎九戒粗鲁地打断。

  绫绯一脸不以为然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那等等,还有件事非得皇叔帮忙不可。其实今天战报传来,李龙似乎敌不过西北的叛军,若不派人去支援,说不定我们真会战败。朕看来看去,就皇叔最牢靠了,毕竟东北也是靠皇叔平定的,这次你就——”阎正旭急忙说着。

  “我身体不好,不能打仗。”阎九戒脸不红气不喘地说。

  绫绯瞪大了眼,这家伙还真是说谎不打草稿。他说身体不好,那昨天晚上整晚不睡觉的强壮家伙又是谁?还有,他说得那样理直气壮,连装咳一下都不肯,还敢说他身体不好?

  难怪这家伙名声很差,这一切都是有迹可寻的。

  没想到更让绫绯讶异的是,皇上竟也不以为意。

  “那么皇叔说我该派谁去?总不能真让李龙战败吧?”阎正旭说话时唇边还有抹淡淡的笑。

  绫绯忽然觉得这对叔侄的相处模式真是不同一般。

  “再怎么败也败不过凌玄关,凌玄关地形险恶,相当难破。假使李龙战败退守凌玄关,正好可以利用地势之便一举击败敌军。如果皇上同意,近日我让夏涅东运送一批兵械到凌玄关,不过兵械的费用可得要兵部支付。”阎九戒说。

  阎正旭也知道夏涅东这人,此人掌握了绝大多数的地下兵械买卖,对于邻近国家的君王来说,可说是个头痛人物。但庆幸的是夏涅东与他皇叔是至交,更有甚者朝廷数度靠他的力量度过了一些难关。自然这些暗盘的买卖都是不足为外人道的。

  “那当然没问题,退守凌玄关所需的兵械确实与一般战场不同,那就麻烦夏兄了。兵部那边我会下旨的,请皇叔放心。”阎正旭知道西北的战况可以不必担忧了。

  “那我们先告退了。”阎九戒随意点点头,拉着绫绯的手就往外走。

  绫绯也只能跟皇帝挥了挥手,算是告别。

  直到上了轿子,她才瞥了他一眼。“你刚提的夏涅东是不是你身边那个夏护卫?”

  她见过夏护卫几次,对这个气质相当特殊的男子感到好奇。当一群人在屋内时,他总是站在门边,靠着门,手里抱着剑,态度很闲适却又随时可以警醒似的,有种慵懒与精明同时存在的矛盾感。

  她自然也向李总管探问过,知道夏护卫似乎跟她的王爷相公有不错的交情,据说五年前跟着阎九戒回来后,就一直留在他身边,好几次帮他解围脱困。所以很自然地,她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家人,每次遇到都会微笑招呼。

  “就是他。他对兵器极有研究,没有他打造不出来的兵器。”他淡淡地说。

  “这么厉害?!什么兵器都会打?那应该有一双巧手了。”她脑子里开始有了一个主意。

  “对他那么感兴趣吗?”看着她眼珠子格外灿亮,他微眯起眼,不知怎地有点不爽。

  谁想到她居然毫不客气地点了点头,让他脸马上黑了一半。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