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狂 > 第8章(1) > 湛清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酒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酒狂 第8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隔日遇到老王爷、王妃的忌日,绫绯与阎九戒都一早就起床。绫绯亲自拿了鲜花到祠堂换上,点上檀香,备妥一切物品,这才让总管请阎九戒过来。

  阎九戒的脸色凝重,但是神情倒是挺平静。他与绫绯并跪在爹娘的牌位前,恭谨地禀告了他成亲的事。绫绯转头看他,心里替他觉得沉重了起来。

  不过祭祀过后阎九戒的生活起居还是如常,他吃过饭跟她说得进宫一趟,就带着夏涅东出去了。反倒是她也许神情过于落寞,他好几次都问她是不是有心事,她总是笑笑摇头。

  阎九戒忙到晚膳过后才回来,这晚她睡了,却睡得不安稳。夜半时分,她醒来,惊觉身旁空荡荡的,一度还惊慌了起来。

  “九戒?”她摸了摸身旁的空位,是凉的,可见得他离开床铺有段时间了。她起身,套上一件外衣,拢了拢披散的发丝,轻轻地走到门口,推开房门。

  她一眼就看到了阎九戒。

  他站在中庭,整个中庭阒无人声,夜沉沉的,明月时而被飘过的云遮住,整个院子弥漫在一种孤寂的氛围中。他身材颐长,身穿白色中衣,衣襟并未绑紧,衣袂随着夜风在暗夜里飘动着。

  他背对着她,看起来就像要乘着风飞去了,让她心里泛起了一抹恐慌。她伸出手去,想要抓住他,手却在冷空气中僵凝,接着她收回,捏紧了拳头。

  他又睡不着了吗?

  像这样无眠的夜晚,独自伫立在此的孤单情景,是否已经是这个院落固定的风景了?阎九戒不喜人扰,这院落现下只住了他跟她两人,仆人只有白天才会来此走动。

  见他仰头凝望着月色,她不禁替他心痛了起来。这么多年了,他还是无法释怀吧?一夕间失去了家人,也失去了爱情,被遗留下来的人要承担的绝对比死去的人还多、还沈。

  她正想转身去取坛酒来,人才一动,他便察觉了她的存在。

  “谁?”

  他在黑暗中转身,灼灼的目光在黑暗显得特别有侵略性。

  她从阴暗处走出,踏进月光中。

  “你希望是谁?”她的喉咙苦涩。

  “绫绯?你怎么起来了?睡不好吗?”他的脸色稍霁,走近她。察觉她的脸色过于苍白,他不禁微蹙着眉。

 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继续问:“你时常这样睡不好吗?告诉我,这一个月以来,在我睡去之后,你都这样独自一人在此吗?为什么?是否想要见到你过世的家人?还是……莞心小姐?”

  她的话让他瞪大了眼,随即脸色沉了。“谁告诉你莞心的事?是因为这样,所以从昨天开始你就怪怪的?”

  他本该更有耐心的,但今晚的他心里太沉重了,随着这日子的到来,他很难不去想到往事。半睡半醒间,烈焰滔天的梦魇教他惊醒,满身的汗。他不想吵醒她,独自出来吹吹风。

  “我不能知道莞心小姐吗?还是说你不想我问呢?因为到了现在,提到她还让你心痛吗?”她紧抿着唇,知道自己该理智一点,但那抹嫉妒之情就算她再怎么压抑,依然不断窜出来闹她。

  她那样爱着他,不舍他的孤寂,不舍他的苦。可他的苦是为了别的姑娘,为了那已经不存在的鬼魂。难道就因为她的对手是个鬼魂,所以她就没资格嫉妒了?不知怎地,她就想任性,想发发脾气。

  明知道这样的情绪有点好笑,她还是没办法像往常一样平静下来。她,沈绫绯,从爹娘过世后肩上扛了一堆责任,从来不曾爱过一个人,不曾对一个人耍赖、发脾气。但现在的她很想对阎九戒耍赖,要他……要他怎样呢?忘记那个鬼魂吗?

  “绫诽,不是这样的。”他看着她狂乱的神情,一把抓住她的手,将她钳制在胸前。

  “那……是怎样?”她细声问,鼻尖红了,眼底有委屈的水雾。

  见了她这模样,他的心都拧了,伸出手轻轻拨开她脸颊上紊乱的发丝,此刻他满眼都是她。知道这女子心底有他了,他觉得感动,觉得满足,那折腾了他无眠夜晚的苦涩褪去。

  “我以前确实时常睡不好,但我一向不是个需要很多睡眠的人,打仗时就算连着几天不睡,我都撑得住。遇见你之后,我感觉平静多了。你不懂我为什么老要待在你身边吗?因为你让我觉得安心,让我平静,让我的夜晚少了许多梦魇。”他说着拭去她眼角的湿润。

  他的回答让她情绪和缓了不少。

  “那你……为什么今天又睡不着了?我刚本想去拿酒给你,如果你真的睡不着,我可以帮你酿更多的桃花醉。”

  “你是个傻子吗?刚刚你还为了莞心跟我闹不开心,现在还想酿酒给我喝醉?你不是最讨厌人家饮酒过量的吗?”他捏了捏她鼻子,心里觉得不舍。

  他没看错她,她就是这么一个善良的姑娘,即使他伤到她了,她还想减少他的痛苦、抚平他的伤口。能拥有这样一个女子为妻,他阎九戒是真的很有福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两回事。”她撇了撇嘴,不看他。

  他将她的脸捧起,俯身亲吻了她的唇,极轻柔的一下。然后握着她的手,将她带到中庭的石椅上,自己先坐下,然后拉她坐在他腿上。

  她微微挣扎了一下,最后还是顺服地窝进他怀中。

 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地拥着,好半晌,他才缓缓开口。

  “我与莞心是打小认得的,她的父母与我爹娘都交好。我是个么子,生在王府就算一辈子没什么作为也不怕饿死,但我不想那样过活,所以东北战事起,我就从军去了。由于战情胶着,我在军中前后五年,不曾返家过。事实上还几度伤得很严重,本以为会战死沙场了。”

  “你身上的疤就是打仗时留下的?”她知道他身上有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疤痕。

  “是的。”他继续说。“我一路升官晋爵,最后当上了将军,为朝廷立了功。但是班师回朝后才发现,王府受到祝融之灾,已经付之一炬,而家人一个都没有存活下来。眼泪来不及擦干,愕然地发现莞心竟然也死在那场大火里,而且身分是阎府的大少奶奶。”

  “她没写信跟你解释过吗?你的家人呢?没人告诉你?”她可以体会到他当时的无助跟愤怒,任谁都很难接受吧?

  他摇了摇头。“我在军中接过几次家书,从没人提起过,我想他们是蓄意瞒我。不知道是不知如何启齿,还是因为怕我在军中知道后误事。总之,我也已经没办法知道原因了。”

  “你一定很想当面问问莞心小姐吧?成了一道解不开的谜,像是一件无法让它过去的往事,端在心头……”她的脸颊靠着他胸口,声音越来越小,情绪似乎比他还低落。

  “曾经是那样没错。但是即使再不甘心,事情都已经发生,就算她没死,她也已经是我的大嫂。这个我已经看开,你不必打翻醋桶了。”他唇边泛起一抹淡笑,手很自然地顺着她柔软的发丝。

  他已经很习惯有她的陪伴,他的手好像自有其意志,总会寻到她。

  “我哪有?不是醋桶,顶多……顶多只有洒出来一点点而已。我才不是醋桶!”她抗议着,脸微微红。

  他不懂的是她其实是嫉妒莞心,嫉妒她曾经让阎九戒挂在心上久久,无论那是愤怒还是眷恋,她肯定都在他生命留下了深刻的痕迹。

  “傻子。我记得你告诉过我,如果剩下的力气只够往前走,就不要浪费力气去回顾过往,你的话让我受益良多,我确实已经平静许多了。今天大概是因为忌日的关系,作了些梦,所以才起来的。还有,你与我同眠的这段时间,我都睡得很好,绝对没有一个人在半夜偷偷思念别的女人。”

  “我哪有说你……”她抗议地抬起头来看他,只见他笑吟吟地低头,在她唇上烙下一个吻。

  “九戒……那你还要不要喝酒?其实我还偷藏了一坛桃花醉……”她在他的唇下努力保持清醒。

  “我不要桃花醉,我要你。”他说完将她打横抱起,嘴甚至不肯离开她,就这样一路抱着她回房。

  房门被关上,春的味道极浓,冬日的痕迹已完全荡然无存了。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