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狂 > 第8章(2) > 湛清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酒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酒狂 第8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这天一早,阎九戒跟沈绫绯才刚起床,她先洗过脸,然后帮他张罗好洗脸水,才去梳整自己的头发。

  “九戒,我上回在宫里听到你跟皇上在说要派夏护卫去西北,那他是不是真的很会打兵器?”她状若无意地探问。

  “嗯,涅东不仅是个兵器专家,既能打造又能改造兵器,更有一双巧手,深谙各种铁器的待性,总是能制造出最好用的兵器。除此之外,国内八成以上的兵器交易都掌握在他手中。”阎九戒也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
  “这么厉害啊?”她眼睛亮了,唇边的笑有过于灿烂的嫌疑。当他转头看了她一眼,狐疑地皱起眉头时,她赶紧敛去笑容。“那他什么时候启程?”

  “明天。”他回答,依然紧盯着她。“你怎么忽然对他感兴趣起来?”

  他对她刚刚说夏涅东很厉害时的崇拜眼神颇不以为然,她怎么可以因为别的男人而露出那种表情?连眼睛都亮了。

  “呃……有吗?我只是想他跟你似乎交情很好,应该要多了解一下他才对。那你知道他喜欢酒吗?”她脑子转个不停。

  “喜欢是喜欢,但没我这么爱。你想做什么?”他梳洗完转身想抓住她。

  “没什么,我去帮你张罗早膳,请人送来。”她不等仆人来,决定先去。

  “何必自己去,等会儿就……”他话才说一半,她就溜出房门了,让他瞪着空气猛皱眉。“这丫头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而这头溜出房门的绫绯走出他们居住的院落,马上遇到仆人。

  “鸢儿,你等等把早膳送去房里给九爷,知道吗?”她交代着。

  “是的,夫人。”鸢儿很乖巧地应。

  绫绯才走出两步,就顿住,然后转身喊住鸢儿。“等等,你知道这时间要去哪里找夏护卫吗?”

  “夏护卫吗?”鸢儿停下来想了想。“王府后院有一片校场,从这回廊穿过去就会看到了,是九爷跟夏护卫练武的地方,夏护卫好像每天早上都会过去,有时候试武器,有时候像在打造兵器,那边还有个打铁铺。”

  “这样呀,那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她谢过鸢儿,人就直接往后院去。

  绫绯在王府小小迷了路,又绕了一下,最后才顺利地找到了夏涅东。后院果然有个校场,旁边架上陈列着各式各样的武器,而夏涅东正在忙着。

  绫绯驻足看了一下,发现他似乎正在试一支长枪,要过几个招式后,就见他走进旁边的打铁铺,开始敲打那支长枪,看来这儿就是夏涅东一展长才的地方。

  她安静地缓缓靠近,但是人还没走到他身边十呎内,夏涅东就发现她了。

  “夫人这么早有事吗?九爷最近很少来校场。”他专心打着铁器,只有略略抬头看她一眼。

  她笑了笑,开口说:“呃,其实我不是来找他,而是来找你的。”

  “找我?”这下子引起夏涅东的兴趣了,看她欲言又止的摸样,他大方地说:“有话直说吧,我跟九戒的交情情同兄弟,你现在也算是我嫂子了。”

  绫绯闻言放松了许多,刚刚就怕自己太过唐突。“既然如此就喊我名字吧,以后我称你一声夏大哥,可好?”

  “那有什么问题,你喊我声大哥我还赚到呢!最好连那家伙也跟着喊,那再好不过了。”夏涅东说着还哈哈大笑起来,那张看来冷漠的脸亲和了不少。“那么绫绯妹子,找我何事?”

  “是这样的,我听说你对打造兵器很在行?”她赶紧问。

  “对,难道你要我帮你打兵器?”他挑了挑眉。

  绫绯赶紧摇头。“不是兵器,是酿酒用的器具。当酒拌过酒母后要进桶发酵,发酵过后还要加水搅拌,可是酒桶很大,每回那个木勺子总是很不好使,又容易折损。我是想请教你,有没有办法打造出一种既轻又好用的勺子,来取代木勺?”

  “啊,是酿酒的事。我可以试试,不过可能要先看看你酒桶的深度跟宽度,才知道要打怎样的尺寸,要平口的勺子吗?”夏涅东一口答允。

  “真的吗?那太谢谢你了,等等我就带你去看,呃,你还没用膳吧?要不等用过早膳,我们再去?”她开心地说。

  “嗯,半个时辰后在酒房碰头吧!”他说。

  “谢谢你,我真是不好意思。”她笑吟吟,觉得他替她解决了一件困扰的事。“还有,这事情可不可以别跟九戒提起?他要知道我让你这兵器专家给我打酿酒用的勺子,肯定会不高兴吧?这种事情跟解决西北征战相比,简直上不了台面。”

  “会吗?这我倒不知道。不过你若有这样的顾虑,我可以答应你。”夏涅东的性子倒是爽快。

  其实是因为这段时间观察下来,他知道这个单纯的女子禀性善良,而且对阎九戒很好。就连阎九戒自己都没发现,他最近连酒都喝得少了。可见得沈绫绯是他荒凉生命中的一抹亮光,是他过往伤痛的良药。所以帮绫绯做点小事,对他来说是不足挂齿的。

  再说她看起来像似感激得快哭出来了,教他素以冷漠淡然着称的性子都温软了不少。

  “谢谢你,等我酿好这批酒,一定送几坛给你!”她开心地说。

  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他擦了擦手里的长枪,朝她点点头。

  绫绯笑得灿烂,就连平日少笑的夏涅东嘴角都带着笑意,这一幕在远远看着他们的阎九戒眼中,可说是相当不是滋味。

  他在房里等她,仆人是送来了早膳,却没见她回来。他问了鸢儿,才知道她可能到校场来了。而他人才一到,就看到绫绯跟夏涅东站在小小的打铁铺里聊得正开心。然后他娘子的笑容可灿烂了,眼里闪动着的光芒就像今天稍早提到夏涅东时的神情,让他心头很难不发酸。

  什么时候绫绯跟夏涅东这么熟了?

  “你们俩聊些什么,这么有趣,连早膳都不吃?”阎九戒脸色平静地走过来,打断了他们的谈话。“绫绯,你早膳都要凉了,怎么不回来吃?”

  “我刚好路过,遇到夏大哥,跟他聊了下。”绫绯看了夏涅东一眼,要他记得承诺,不要提起她的请托。“我现在要回去了,你呢?要留下来练功吗?”

  夏涅东自然接到她的暗示了,嘴角噙着一抹笑,朝她微微点头。

  瞧他们这“眉来眼去”,让阎九戒暗暗咬牙。“我不饿,你先回去吧!我要跟涅东好好聊聊。”

  “这样啊?那我先走了,两位,告辞了。”绫绯满脑子都是酿酒的事,没发现他的脸色僵硬,就这样转身离开。

  “她找你做什么?”阎九戒的脸色整个铁青了起来。

  瞧着他那摆明打翻醋桶的模样,夏涅东差点笑出来。“嗯,我答应过她不说的,这是我们的秘密。”

  “秘密?!你怎么能跟她有秘密?她是……”阎九戒说着说着都气结。他当然不会以为他们真的有什么暧昧,但看到绫绯对别人有兴趣,对别人殷勤,还是让他很不是滋味。

  “她说要喊我夏大哥,我看她既然是你娘子,你也该跟着认了我这大哥。”夏涅东调侃地说。

  “夏涅东!”他吼了一声,踢起墙角的剑就一把握住,朝他过起招来。

  夏涅东闪得也快,一个俐落的翻滚,抄起旁边的刀,开始跟他对打。“来得好,正好来试试这把刚打好的刀。”

  “我看你小心你的脑袋。”阎九戒几个点踏,手里的招式又变换过几回。

  “哈哈,我说贤弟,你最近都没练功,恐怕功夫已经退化了。”夏涅东口头上还要占他便宜。难得看阎九戒跳脚,不好好欣赏一下怎么可以?

  原来对什么都不在意的他,也有在意的事了?

  就连生死都可在笑谈间随意挥霍的阎九戒,现在就为了他娘子的小小秘密,硬要找他过招,这可真是太有趣啦!

  “谁是你贤弟?我是你的恩公,当年要不是我,你早被仇人暗算啦!”阎九戒一边打架还能一边邀功。

  “那上回你被那什么何大人派人围堵,又是谁救了你?你武功虽高,要一人抵二十个高手,毕竟还是危险。”夏涅东也反驳回去。要邀功谁不会?

  “你不来也无妨,打久了我总会解决那些毛贼的。”阎九戒嘴硬。

  “那我下回就不帮你了。”夏涅东应。

  “不帮就不帮,你赶紧收拾行李,赶到凌玄关去吧!我看你今天就可以出发了,不必等到明天。”阎九戒手里的剑翻起,再度朝他进逼。

  夏涅东堪堪搭开,两把精炼的武器交锋,发出铮铮响声,不绝于耳。

  “那可不成,我就这样走了,绫绯会失望的。”

  “夏涅东,你找死!”阎九戒运气,将功力都灌注在他的剑尖。

  “哈哈哈,来吧来吧!好久没活动筋骨了。”某人不怕死地朝发狂的野兽挑衅。

  这场比试逐渐白热化,一时间难以停止。

  如果绫绯看到了,恐怕会瞪大眼睛,大叹不可思议吧!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