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狂 > 第9章(1) > 湛清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酒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酒狂 第9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阎九戒很闷。

  自从昨天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对他的好兄弟夏涅东大感兴趣,然后他又从夏涅东那边问不出个所以然之后,他更闷了。

  他知道这两个人背着他在进行些什么,但是他却无法得知,所以浑身都不对劲。原本他是想在妻子面前保持颜面,所以才去问夏涅东,没想到那家伙居然说那是个秘密。真是见鬼了,夏涅东什么时候对他有过秘密了?

  昨天夜里,趁着枕畔缠绵间想套问他的妻子,没想到绫绯即使被他挑弄得意乱情迷了,嘴巴依然跟蚌壳一样紧,说没有就没有。

  他阎九戒是个什么样的人,连皇帝都不怎么放在眼里,潇洒到不行的人,现在居然败给了一个小秘密?他胸口那抹闷真的是无处可吐,因为说出去都丢脸哪!

  或许正是因为无处可发闷气,他一早就去把夏涅东挖起来,叫他赶紧准备好上凌玄关去。

  夏涅东一脸兴味地盯着他瞧,只丢了一句“绫绯不肯告诉你,对吧”,然后就自顾自地去梳洗,收拾要带到凌玄关的物品。

  阎九戒简直快被他气死。

  结果一用完早膳,他就来确认夏涅东是否真要出发了,谁想到连绫绯也要跟来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去送涅东?你什么时候跟他感情那么好?”两人并肩走在王府的小径时,阎九戒还在问她。

  “送送他有什么不对吗?此去也有几天路途,送他也是应该的,他人很好啊!再说我也准备了些东西,让他带上路……”绫绯不以为意地说。她心思单纯,根本没察觉阎九戒心里的酸味,只觉得他有点奇怪,好像也对夏大哥的行动很关心。殊不知他关心的不是夏涅东的行踪,而是她的。

  “准备东西?”他眯起眼。

  “嗯。”可惜她根本没看到他的表情,只是漫不经心地应。“到了,都准备好了的样子,这好几车都是兵器啊?”

  两人站在王府门口,夏涅东正在指挥人将最后的货品运上车,见到他们两个过来,朝他们挥了挥手。

  “都准备好了吗?”阎九戒问。

  “交给我吧!西北战事不用几天就可以结束了。”夏涅东担保。“绫绯也来啦?”他说着转身朝她点了点头。

  “对啊,我请人准备了些干粮跟水,让你们带在路上吃,以免途中找不到休息的地方。”绫绯笑着说。

  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夏涅东拱手,然后朝她靠近一步。“对了,你交代我的东西给你办好了,就放在你工作的地方。”

  “真的?这么快?”绫诽惊喜地眨了眨眼。“我真等不及要试用了。等等,夏大哥,你等等我,先别出发喔!”她说着就转身小跑步进王府。

  两个男人看着她欢喜地跑开,表情迥异。

  “你给了她什么东西?”阎九戒脸黑了一半。绫绯那开心的模样好像得到了金山银山一样,从来没见她这么开心过。

  夏涅东只是挑了挑眉不应声。

  “秘密?”阎九戒低吼。

  夏涅东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,引来阎九戒的怒瞪。

  然后夏涅东继续盘点物品,阎九戒也亦步亦趋跟着,好像想用眼神的压力逼他就范,可惜某人很喜欢玩他,不说就是不说。

  没多久绫绯就去而复返,旁边还跟着几个下人,每个都捧着一坛酒。

  “夏大哥,这一路上可能很辛苦,也说不定买不到好酒。这几坛是我刚酿好的,口感清爽,应该很适合这天气饮用,不嫌弃的话就带上路喝吧!”绫绯笑吟吟地将酒坛递出去。

  夏涅东接过,然后看了一眼阎九戒。“新的?连他都没喝过?”

  她不疑有他地点了点头。“对啊,真的才刚出窖。为了帮我,你昨天肯定忙到很晚,我还以为你回来才会帮我做呢!”

  “那没什么,我怕我一去好几天,你等着等着会犯愁,所以昨晚就先做给你了。不合用的话回头跟我说,我可以改良。”夏涅东说。

  “好的、好的,谢谢你,祝你一路顺风。”她依然温柔地笑着。

  阎九戒闷得一句话都不说,就直用那双吓人的眼睛瞪着他们。

  谁想到这两个一点都不受影响。夏涅东是很故意,而绫绯则是落落大方,也没转头去看阎九戒的表情。

  然后夏涅东领着车队走了,绫绯转身要进府,才发现阎九戒还杵着。

  “咦,你不进去吗?”她停步,回头问。

  阎九戒这才恼怒地瞪她一眼。

  “怎么了?我惹你生气了?”她讶异地问。

  “你把我的酒送人。”他咬牙。

  “可是他不是别人,是你的朋友啊!”她无辜地说。她是有想过把刚酿好的酒先给别人喝,他可能不高兴,可是夏大哥就那么凑巧今天出发,她旧的酒又没来得及拿出来整理,只好先拿新出窖的给他。

  “谁都一样,就连皇帝也不行。连我都没喝过的酒,怎么可以送人?”他依然一脸不快,就是说不出口他不喜欢她对别的男人那么热络。

  其实他想问的不是酒,他想问的是她怎么会跟夏涅东那么要好,他不喜欢她对别的男人笑得那么可爱。可是这如何能说出口?万一她问他为什么,那他怎么回答?难道说要承认自己就是个醋桶?当酒桶是一回事,但当醋桶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一个大男人那样吃醋太难看了,会在妻子面前抬不起头。

  绫绯愣了一下,然后唇边缓缓漾起一抹温柔的淡笑。既然他是为了酒发脾气,自然只有酒可以安抚喽。

  “你这么笑是什么意思?”他警戒地问。他的气可还没发完喔!别想转移注意力。

  “九戒。”她看了看四周,仆人都已经散去,这才一把握住他的手。“跟我来,我有好东西给你。”

  她的笑容融化了他,让他那满腔的怒气不知觉间不知道散哪去了。一个闪神间,他就这样被她拖着走了。

  她把他带进了酒窖,酒窖的架上陈列着几坛刚酿好的新酒。她吃力地抱了一坛下来,他本想过去帮忙,但才踏出一步,就决定不可随意示好,否则这女人根本不知道教训,以后依然乱对其他男人好。

  谁知道绫绯根本没发现他心思的周折,满心都是对自己这新成品的得意。她喜欢酿酒,而他喜欢品酒,每次她酿出佳作,都忍不住想献给他尝,希望得到他的好评价。

  “你看,就这酒,很香吧?”她揭开封泥,将酒坛捧到他面前。

  果然酒香扑鼻,那清爽的酒香一点也不沉滞,在天气逐渐变暖的这个时节饮用,想必是种享受。

  阎九戒清了清喉咙。“现在才拿给我,有什么用?我看涅东都已经喝掉好几坛了,是刚好有剩才给我的吧?”

  她愣了一下,偷偷瞄他一眼。

  “这个跟那些酒用的酒母不同,是我娘传给我的酒母,因为数量不多,没办法全用。所以虽然是同一批酿的,但这几坛的味道应该更好才对。唉,我故意把这几坛留给你的,没想到你没兴趣。”绫绯一脸可惜的模样,嘴巴闭紧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瞅着他瞧。

  被她这眼神一瞧,他心肠还能多硬?

  可是就这样放过她吗?他可也难平不满。

  他的神色没有改变,但心思已经百转千回。绫绯看不透他,见他不为所动,只好更卖力讨好他。她想起新婚之夜他教她品女儿红的方式,脸蛋儿就此红了起来。

  她怕自己想太多会失去勇气,所以捧起酒坛喝了一口,然后放下酒坛,一脸无辜地看着他。

  “干么?干脆自己喝掉了事?”他没好气地瞪着她的动作。

  谁想到她眼儿一垂,那眼中闪过的媚意一如夜里偶尔出现的眼神,他脑门一麻,还来不及反应,就见她白皙的手贴上他的胸口,踮起脚尖,嘴儿碰上他的……

  “咕噜!”角度不对,酒全吞进她嘴里了。“好难喔……”她苦着脸看他。

  阎九戒蓦然了解了她的企图,整个脸像被轰炸过的,连耳根都红了。“嗯哼,我示范一次,学着点。”

  他抱起酒坛,含了一口酒,然后抬高她的下巴。只见她仰头望着他,那神色多么顺服,仿佛他不管对她做什么都没关系,只愿意跟随他到天南地北一样,害他满腔的硬脾气都变成了温柔之情。

  于是他俯身时动作非常轻柔,唇先碰到她的,然后带着酒香的舌头扫过她的唇办,微微启开她的嘴,那酒才沿着唇齿之间渡进她嘴里。酒香在两人的唇舌间化开,一时间那香气分不清是她的,还是酒散发出来的。

  酒都被吞进她嘴里了,他的嘴还久久舍不得离开。

  *

  阎九戒走进酒窖时嘴是抿着的,走出酒窖时嘴却是含着笑的。

  “我有事得进宫一趟,午膳前就会回来。”阎九戒手里还握着她的手。

  绫绯见旁边有下人在,赶紧想抽回手,但他死握着不放,遗引来旁观者的窃笑。她瞪了他一下,没想到他却去瞪偷笑的仆人。

  绫绯猛翻白眼,尴尬极了,原来这男人闹起脾气来还真像个孩子。

  “我会等你的,但说不定皇上会留你用膳。”她说,见他露出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,她又说:“那你请皇上过府来用膳,上回我答应过他要送他酒的,刚好今天出窖,你们可以好好喝一杯。”

  “那小子喝什么酒?涅东已经赶在我前面品尝了,难道现在我连第二个都排不上吗?”说到这个阎九戒又有意见了。

  “唉呀,你何必那么小气呢?我今年酿的桃花醉都是给你的,明年你就有很多桃花醉可以喝了,这样还不开心吗?”她笑着安抚他。

  “不行,你还是得补偿我。”他想到稍早夏涅东那得意的笑容,他就忍不住咬牙。还有,刚刚被她的温柔一化,害他都忘记逼问她究竟请夏涅东帮她什么忙,好像是夏涅东替她做了什么东西,不行,等等他得找机会去查探一下。她跟他同住,物品不可能是放在寝居里面,唯一的可能就是酒房了。

  “怎么补偿?我已经没有其他酒可以给你了。”她眨了眨眼,傻傻地问。

  “晚上我会跟你说,非常详细地解说。”他朝她咧开一个得意的笑容,那其间的暗示意味实在太强烈,害她意会过来后整张脸都胀红了。

  “阎九戒!”她跺跺脚,看了看四周的仆人,简直觉得无地自容。“不理你了,你要进宫快点去吧!”她说完不等他回答就转身先走了。

  阎九戒则是朗笑着送她离开,然后打算进宫前先绕回去酒房好好检查看看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