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狂 > 第9章(2) > 湛清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酒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酒狂 第9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绫绯转过几个院落,正要回去她跟阎九戒的寝居时,路上碰到了李总管。看到李总管朝她笔直走来,她干脆停下脚步等他。

  “李总管,找我吗?”她轻声问。

  “夫人,九爷在吗?”李总管有点迟疑地问。

  “嗯,他刚走。说是要进宫,可能用午膳时才会回来。找他有事吗?”她见他神色有异,才追问了一句。

  “呃,是这样的。”李总管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了。“是兵部尚书李旭道,他现在人在前厅。”

  “李大人?”她闻言皱起眉头,这姓李的兵部尚书大人给她的印象可不好。

  对了,上次被万通酒楼老板苛扣的酒款都忘记去要,她现在都成了定王妃了,再去要这钱会不会有失体面?

  “是啊,我去回复他王爷不在。”李总管想了一想说。其实李旭道自从得罪九爷之后再也没上过门,今天会出现,真令他觉得意外。

  李尚谦在王府当总管也三十年有了,官场上奇形怪色的人他见多了,今天一见到这姓李的大人,他直觉这人来意不善。等九爷回来,他得再跟九爷报告一次才成。

  “好,就这么跟他说吧!”绫绯也不大想介入官场的是非中,因为她对这些并不熟悉。

  李总管得命而去,绫绯慢慢往回走,正想回到自己的寝居时,前厅那边的吵杂声打断了她的脚步。

  这里离前厅颇近,但是从没听过前厅这么吵,看来那李旭道是不肯接受阎九戒不在的事实。她犹豫着是否要去探看一下时,就见李总管跟李旭道一前一后朝她走来。

  “李大人,你怎么乱闯呢?我说过我家王爷不在。李大人请回!”李总管气急败坏。

  “我要找的人是王妃,不是王爷。王妃明明在,为何不让我见?”李旭道满脸通红,脾气也不小。这当官的平常摆惯了官威,这下子发起脾气来还挺吓人的。

  “那么你也得在前厅等待,待我禀报王妃,才能……”李总管话说到一半,就看到站在那边看他们争执的绫绯。

  李旭道得意地看了他一眼。“你看,连王妃都出来了,你还想说她不见我吗?”

  绫绯讶异地问:“李大人大老远跑来,找我什么事吗?”他怎么会来找她?不会又是来拜托她,让阎九戒把他儿子弄回来吧?

  “沈绫绯!”不料李旭道一见到她就红了眼,喊她名字的口吻像是从齿缝中进出来的。“一切都是因为你!如果不是你,阎九戒也不会派我儿领军去战场,如果不是你,我唯一的儿子也不会赔上性命,你给我赔来!”

  他的话让绫绯脑门一麻,还来不及反驳,就见他一把推开李总管,接着将他推倒在地,然后掏出怀中预藏的刀子,将上面裹好的布拆掉,直接朝她杀了过来。

  绫绯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,在最后一刻才闪开,却因此失去重心,整个人摔倒在地。

  “夫人!”跌倒在地的李总管情急地大喊。

  谁想到李旭道一刀不中,回身再刺。跌倒在地的绫绯,只好翻滚着身子闪躲那逼来的刀子。

  一个闪避不及,刀子扫过她的衣角,她的外衣因而被划破了一道口子。

  “啊!”她吓得放声尖叫。当她看着那刀子再度刺来,而自己躲无可躲时,眼角一闪,一道白色的身影掠过她面前,接着李旭道被摔了出去。

  “李旭道,你好大狗胆!”去而复返的阎九戒瞪着被他踢倒在地的李旭道,怒斥出声。

  先前他趁着绫绯离开后,折回酒房去查看夏涅东做了什么东西送她,看了半天没看到什么异样,决定先进宫去,没想到才穿过走廊,打算从前厅出去时,就看到李旭道拿刀朝绫绯猛刺,他的心跳差点停了,赶紧使着轻功飞踏过来,及时阻止了悲剧。

  “啊,九戒!”绫绯惊喊。

  “你有没有受伤?”阎九戒转身,赶紧跑到她身边,检查她的状况。瞧她头发散落,衣服被割开一道又直又长的裂痕,看得阎九戒眼底火焰直冒。

  “我没事,只有划到衣服。”她看到了他眼底的杀意,赶紧拉住他。

  “没事就好。”他检查过后发现她所言不假,正想把她放到一边,专心对付姓李的,就听到她惊呼。

  “你受伤了!你的手臂流血了!”她看到他手臂有一条约莫两吋长的伤口,现在还流着血,肯定是刚刚为了救她被划伤的。

  他低头看一眼。“只是小伤,不碍事。”

  “可……”

  他放下她,转身怒瞪着一直坐在地上没有爬起来的李旭道。

  李旭道模样狼狈,手上的刀子早被阎九戒给踢飞出去,而他披头散发地跌坐在地,连身上的衣服都弄脏了。

  “哈哈哈,你想杀我吗?阎九戒,你杀吧!我本以为杀不了你,想杀了你的王妃。我要夺走你心爱的人,就像你夺走我心爱的儿子一样。我可怜的龙儿……我唯一的儿呀!”李旭道又笑又哭,神情疯狂。

  阎九戒一把抓住他,正想运气一掌劈了他,这气息一动,他立刻感到不对劲。“你在刀上喂了毒?”他微眯着眼,眼底的杀意还是很浓。

  “没错,你杀我也没用,你已经中毒了。”李旭道也不挣扎了,他知道以阎九戒的性子,想杀他是不会留情的。

  “九爷!”李总管惊慌地奔过来。

  “九戒!”绫绯听到“中毒”二字,也不顾危险地奔了过来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检视伤口。“真的有毒,血都是黑的!”

  “王爷,先治伤要紧,这姓李的交给我。”

  李总管将李旭道从阎九戒手下拖出来,阎九戒原本还不肯放人,直到绫绯焦急地喊他,他才转头看她,然后才松开了手。

  这时不少仆人都闻声而来,将李旭道团团围住。绫绯扶住阎九戒,转头交代李总管:“快,快去请大夫!”

  “别担心……”阎九戒感觉一抹黑暗涌上,他举起手,用自己剩余的最后力气,封住了几处大穴。

  “九戒!九戒!”绫绯慌乱的喊声随他意识的消失而淡去。

  阎九戒昏倒了。

  顿时间尖叫的尖叫,大家慌成了一团。

  “全部给我停下来!”绫绯厉声喊。

  众人像是被点了穴似的,终于停止了慌乱,稍稍冷静了下来。

  绫绯抹了抹脸,擦去眼角的泪水。“你、你跟你,帮我把王爷抬回房。你去准备些干净的布跟水,等等大夫说不定会用到。”

  “是的,夫人。”

  大家依着她的命令,分头去处理。

  没多久,满头大汗的李总管领着柳大夫一路奔进王爷的寝居中,进去时绫绯正在用干净的布帕擦拭阎九戒的脸。

  “大夫,你赶紧看看,他昏迷了,伤口在这里。”绫绯见来人赶紧让位,然后把阎九戒的手臂露出来。

  柳大夫放下医箱,看了眼伤口,然后抓起他的手腕把脉。

  “王爷中的是七里魂,据说中毒后走不出七里即会气绝,不过幸好毒已经缓住了,应该是九爷封住了自己几处大脉的缘故。我要先清理伤口,九爷虽延缓了毒的蔓延速度,但还是必须赶快处理。”柳大夫还满镇定的。

  “麻烦你,大夫,请你一定要帮忙。”绫绯的手隐隐颤抖着。

  七里魂?光名字听了都吓人,幸好是在王府发生的,大夫也很快赶来了,否则她完全不敢想象阎九戒的下场。

  不过看大夫的神色,好像对这毒了解颇深,看起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,应该不会有事的!绫绯努力安慰自己,这时候她可不能乱。

  柳大夫先取出了刀子,烧过后将他伤口做些处理,然后才用药敷上,最后包扎起来。接着取出针来,开始在他身上的几个穴位扎针。

  绫绯看到他身上扎满了针,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流淌而下,心中的忧惧再也无法压抑……

  阎九戒躺在床上,眼睛紧闭,那苍白的脸色配上发紫的唇让她看了惊心不已。认识他以来,他一直都是那样的强壮,这会儿见他没有意识地躺在床上,真的让人无法接受。她好害怕,好担心就这样失去他了。

  看他平日那狂妄的模样,好像刀枪不入似的,像似什么人都威胁不了他,所以她一直都不知道要担心他。她相信李旭道如果直接挑上他,是不可能伤得了他,但今天他为了救她因而性命堪忧,这教她如何能承受……

  “阎九戒……”她无声地喊他,颤抖地捂着自己的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。

  “夫人,您要不要旁边休息一下?等大夫治疗好,我会通知您。”李总管见她脸色比王爷还苍白,担忧地问。

  她沉默地摇了摇头,坚决不肯离去。

  李总管也只好叹了口气,任由她接受这样的折磨。

  幸好柳大夫的医术不错,用针灸逼出了大部分的毒。治疗的时间虽长,但最后还是完成了。

  “大夫,情况怎样了?”绫绯见大夫起身,赶紧迎上。

  “毒素的蔓延是控制住了,现在得靠药来祛除剩余的毒力。幸好这毒我曾经解过,解药的药材也不是太难找,我开药单,你们用这药单去抓药,尽可能喂他喝。今天晚上可能会发烧,必须注意降温,熬过今晚的话,明天应该可以醒来。”柳大夫说着坐下来,拿起笔来写药单。

  “你是说他还有危险?”绫绯担忧地问。

  “能做的我都做了,但我不能保证一定没问题。这毒性很强,只要一点小伤口就足以致命。幸好王爷昏过去之前先点住了几处大穴,否则就算神仙也救不了。王爷长期练功,身子底子好,应该很有机会熬过此劫。”

  绫绯眼里再度盈满了泪水。

  “大夫,这边请。”李总管接手。

  “夜里如果有什么变化再找人通知我,不过,明天早上我还会再来一趟。”柳大夫交代着。

  “谢谢大夫,请跟我来。”李总管领着大夫出去。

  绫诽坐到床边,伸手摸了摸阎九戒冰凉的额头。

  之前他说过自己有很多敌人,如果她怕的话可以不要嫁给他,没想到真的遇上这样的情况。她不怕自己出事,怎么也没料到是他躺在这里,失去了意识。

  “阎九戒,你干么要救我?既然要救,就好好保护自己,怎么可以让自己受伤?怎么可以这样昏迷,让我担心呢?”

  她哽咽着,抚摸着他脸颊的手却比谁都要温柔。

  “是你闯进我的生命中,让我爱上了你。你不能这样一走了之,这太不负责任了,我不许你这样做,不许!不许!不许!”她趴在他身侧,崩溃地哭了起来。

  旁边的几个下人见了,原本想上前安慰,搀她到一旁休息的,但她趴跪在床前,根本不肯离开,他们也只能悄悄叹气,任她发泄那满腔的伤心与担忧。

  一时间,王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迷气氛中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