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狂 > 第10章(1) > 湛清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酒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酒狂 第10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沈绫绯这辈子大概没这么邋遢过。

  她趴在床沿哭了好一阵子,发泄了一些紧张跟担忧之后,她才抹干自己的脸,站了起来。

  因为跪坐太久,她起身时连腿都麻了,脚步一阵踉跄。

  “夫人!”旁人惊呼,赶紧来扶。

  她摇了摇头,自己站了起来,随即她的目光一凛。“李旭道人呢?”

  “被李总管关在柴房里,夫人放心,马上会报京官处理。”仆人回答。

  绫绯站得挺直。“好好照顾王爷。”说完也不等人应声,她笔直朝外走去。

  沈绫绯像一阵风,一阵凛冽的寒风吹过,直接吹进柴房里。

  “李旭道,你这老贼!”绫绯踢开柴房的门,瞪着萎靡地靠坐在柴房一角的李旭道,目光气恨得像是要劈了他似的。

  李旭道身上的官威已然不见踪影,但在见到绫绯时还是努力挺起身子,歹毒地问:“阎九戒死了吗?”

  听见他的话,绫绯怒火烧得更炽,这时她手边如果有刀,恐怕已经动手刺进这老家伙的身体里了。

  “他不会死的。而且他会醒来,亲自将你凌迟至死。这样的结局你高兴了?”绫绯冷着嗓子问。

  这话泼熄了李旭道最后希望的火花,他的肩膀垮了。“你不懂……李龙是我唯一的儿子,现在战败了、失踪了,据说凶多吉少,老夫怎么办?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这一切都是阎九戒害的!”

  “那你说我怎么办?我就这么一个丈夫!”绫绯怒极吼道。“阎九戒哪里做错了?!若不是你平日在军粮与兵械上偷工减料,大捞油水,军队会那么快战败吗?李龙既然是个副将,食君俸禄,上战场打仗也是应该的。既然技不如人,战死也是命,你又有何道理来王府寻仇?”

  李旭道被她的气势给震慑住了。

  “如果不是你……如果不是阎九戒,我儿子也不用去打仗!”他还想狡辩。

  “既然是想杀我,那你就刺准一点啊!为什么刺到他身上去了?你想我一个弱女子无法与你抗衡,就专挑软柿子吃,你以为我好欺负吗?敢动我的夫君,我给你好看!”绫绯说着怒气更炽,抓起堆在旁边的柴火就往他身上砸去,然后还嫌不够,连脚都跟着踹上去。

  李旭道狼狈地左躲右闪。“是他的错!不是我的……不是我的错……”

  “我告诉你——”绫绯拿了一根长条木头直指向他。“如果阎九戒有个三长两短,我绝对会亲手杀了你。”

 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性格里有如此狠厉的一面,但想到阎九戒受的罪,她就没办法忍住这口气。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来骂他不能改变什么,可她心里累积的压力跟恐惧再不发泄出来,恐怕她要哭倒在阎九戒身边了。但此刻容不得她崩溃,她是王府的主子,现在能帮助阎九戒的不是慌乱,而是镇定才是。

  绫绯冷冷看了他一眼,甩开手里的木头。“给我关好,不准让他逃了。”

  “是的,夫人。”负责看守的护卫严谨地应声。胆敢刺伤他们的九爷,这不好好招呼他怎么可以!

  绫绯沉着脸回到寝居,看到阎九戒依然昏迷不醒,心里的痛简直无法减轻半分。她拿起巾帕沾湿拧干,帮他擦了身体,再帮他换上干净的衣物。

  忙了一阵子,正想转身问问药煎好没,就见到少年皇帝急匆匆地跨进这院落,笔直朝这房间走来。

  “叩见皇上!”众人机警地跪倒在地。

  “平身、平身。”阎正旭随便挥了两下手,直接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阎九戒。“皇婶,皇叔状况如何?”

  “大夫已经针灸过,化去了大部分的毒素,伤口也处理过了,剩余的需要靠内服的汤药来逼出体内的余毒。如果熬过今晚,明天早上应该会醒来。”绫绯态度沈静了不少。

  “真是吓坏朕了!朕在宫里等不到皇叔,派人来问才知道皇叔遇刺的事情,我已经顺便把御医带来了,这就让他诊治诊治。”阎正旭转身示意,御医随即上前诊治。

  “皇上,请这边歇息。”绫绯拉了椅子给他,顺便倒了杯水。

  “朕听说是李旭道干的?”阎正旭脸色凝重地问。

  “他原本是想杀我,被九戒看到了。九戒原本已经出门要进宫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去而复返。如果他没有回来就好了,现在也不会受伤、中毒了……”绫绯眉目间充满了忧愁。

  “皇婶别这么说。万一真的是皇婶受伤,我怕不只李旭道要死,整个京城恐怕部会被皇叔给掀了。”

  “按他个性……也不是没可能。”绫绯说着眼眶又红了,她随即深吸了口气,把眼泪吞回去。

  阎九戒虽然没说过爱她,但一直都对她很好。还没成亲时,他一个尊贵的王爷之身被她当免费的工人用,要他做事从来不曾推却。成亲以后,他对她更是呵护有加,就算再忙也会陪她吃饭,对她的疼惜可真的不是一般丈夫能办得到的,更别说他还是个坐拥权势的男人。

  她曾经害怕自己永远比不上他记忆里那段有缺憾的爱情,但他逐渐向她敞开了心怀,两人之间更为亲密,她开始相信无论是莞心还是谁,都无法成为他们感情之间的芥蒂了。

  “皇婶别担心,皇叔不会有事的。”阎正旭安慰着她,看到她虽然坚强,但脸色苍白,忍不住心疼。“李旭道人呢?”

  “被关在柴房。我刚刚私审了他,对他动了点私刑,皇上要怪罪的话千万别怪错人。”绫排正色道,怕连累到家里的下人。

  “怪罪?何来怪罪之说,朕恨不得亲手宰了他!来人哪,将罪臣李旭道带上来。”阎正旭沉声喊。

  “遵命。”

  没多久满身是伤的李旭道就被押了过来,一见到皇上在此,神色都慌了。“皇上……皇上饶命!”

  “饶命?你倒是说说,朕凭什么饶你的命?”阎正旭声音可冷了。

  “臣做错了。臣一时糊涂,因为唯一的儿子死了,臣才会心生绝望,因此犯下大错……”李旭道涕泪俱下,希望能替自己争取到一点同情,毕竟皇上虽然是阎九戒的侄子,但大家都知道这对叔侄关系不好,说不定他还有救。

  要不是看到他行凶的人太多,他无法狡赖,否则他根本不会认罪。但他知道在皇帝面前没办法继续傲慢,否则皇上不处置他也不成。

  “哼,你倒是会狡辩。李龙虽然在撤退的时候失踪,但已经派人寻找了,现在大军退守在凌玄关,今早皇叔已经安排夏涅东带上足够的兵器上路,不用几日即可帮助我军击溃敌军。你就这么沈不住气,一个兵部尚书如此庸才,难道你想丢朕的脸不成?”

  “是……臣该死,是臣愚昧。”李旭道愣住,脸上阴晴难定。

  皇上这么说的意思,是李龙有可能生还?唉,他听到消息时直觉儿子肯定丢命了,在不熟悉的地方失踪,肯定是伤重,或是被敌军掳走了。他一时难忍其气,就准备了喂过毒的刀子上门寻仇。

  如果他儿没死,那今天的一切……

  如果不闯今天的祸,那么来日大军凯旋归来,他儿子好歹也能论功行赏,得到功名,而今都被他拖累了!

  看到他脸上那万般后悔的表情,阎正旭摇了摇头。“来人啊,将他押回宫,关进天牢里。”

  来人领命,将一脸惨白的李旭道押走。

  此时御医已经诊断完毕。

  “禀皇上,定王爷体内的毒确实已经消去大半,王爷功力深厚,大夫下的药方也起了作用,只要继续服用,应可度过危急。”

  “那好,需要的药材都进宫里来拿,通通给最好的。皇婶你别担心,李旭道我自有定夺,不会让皇叔委屈了。你也休息吧,别累坏了,皇叔醒来会心疼的。”

  绫绯脸微微红了,伸手顺了顺自己的头发,这才发现自己蓬头垢面,仪容不知道有多不合宜。

  只见皇上也不在意,朝她挥了挥手,制止她送他,人就这样走了。

  绫绯望着他逐渐挺拔的背影,转身跟阎九戒说:“你怎么会没有家人呢?皇上就是你的家人,他真的很关心你。还有,我也是你的家人,钰晴、钰琳跟余安都是,你可别忘了,可别以为自己了无牵挂,知道了吗,阎九戒?”

  她望着他沉默的脸庞,心里是化不开的忧愁。她好怕,怕失去他。好怕自己留不住他!

  长这么大,她还真的没这么怕过。

  *

  阎九戒在一片雾茫茫的地方摸索前进。

  前不见人,后不见鬼。

  他在荒凉的无边之境漫游,心底莫名焦虑着,却说不出是为着什么。然后他的前方出现了几个身影,是他的爹、娘、大哥,二哥跟……大嫂。

  他想朝他们走去,想问他们为什么留下了他。但是某种力量拉住了他,他想到了绫绯。

  “绫绯?绫绯你在哪?”他四处找不到她,心里好慌。

  他在迷雾中奔跑,到处找不到她。他想到了李旭道要杀她的事,担心极了,担心她已经被那老贼给害了。他不能抛下她!他一定得找到她!

  他焦虑得快要着火了,在黑暗中盲目地奔跑,狂喊着她的名。他已经不在意他死去的家人是否消失,眼下他满心担忧的是他那个有点固执却又可爱的妻子。

  “绫诽……绫绯……你在哪里?你在哪里引”他害怕地吼着,感觉自己的声音异常低哑。

  忽然他的手被抓住,一只凉凉的小手握住他。“九戒,别怕,我在这儿,我在这儿!”

  他眼前的迷雾逐渐散去,然后他看到她了。

  “绫绯?”他紧张地唤。

  “别怕,我在这儿。”她温柔地回答,眼眶里却已经蓄满了泪。

  他看到她身后,除了李总管、一些仆人外,连钰晴、钰琳、余安都围在他床边。

  “姊夫,你没事了吧?”

  “王爷,你感觉怎样?”

 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起话来。

  阎九戒扯开一个虚弱的笑。“原来我真的有家人,不再是孤单一个了。”

  “唉呀,醒来就没事了,我去请柳大夫过来看看。”李总管擦了擦眼角,赶紧转身办事去。

  “姊夫,你饿了吧?我留了鸡腿给你喔!”钰琳赶紧说。她最爱的就是鸡腿了,但她也很喜欢她的姊夫,所以为了让他早点好起来,她忍痛把心爱的鸡腿都留给他了。

  “好了、好了,你们都可以去睡了,你们姊夫没事了,别担心了。”绫绯擦了擦脸,赶紧张罗弟妹们上床去。

  “那我们先走了,姊夫你要乖乖吃菜喔!”余安离开前还交代着。

  阎九戒无奈地点了点头,看着仆人将孩子们带出去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