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狂 > 第10章(2) > 湛清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酒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酒狂 第10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很快地房里就只剩下他跟绫绯两个人。

  “你觉得怎样?要喝点水吗?”绫绯靠近他,低声地问。

  他握住她的手,将她拉了过来。

  绫绯顺服地在他身旁坐下。“你中了毒,现在身体还很虚弱,不要勉强自己,等大夫看过,我熬点粥让你吃。”

  见他醒来,她的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。从白天到夜晚,煎熬好像没个止尽,好在他醒了,否则她再这样盯着昏迷的他胡思乱想下去,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发疯。她发现,镇定只能做做表面,即使大夫说过应该没事,但没亲自见到他醒,她一点都不能安心。

  但他不肯放开她。

  “我刚刚见到爹娘了。”他哑声说。

  她明显地身子一僵,嘴巴紧抿着,好像固执地想要压抑住什么。这就是她害怕的,怕他比较想跟死去的家人在一起,而不留下来……

  “爹娘跟我招手,可我忽然想到了你,我开始到处找你,都找不到,我好慌,好害怕……”

  她原本侧过身去,闻言转了回来,紧紧盯着他瞧。

  “真的吗?你没想过就这样潇洒地离开吗?你没想过抛下我别管了吗?”她哽咽地问。

  他虚弱地摇了摇头。“我以为我这人很潇洒,以为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,连死都不怕。谁想到真的遇到了,我舍不得你。我发现自己再也不是一直以为的那个人,我害怕跟你分开,你不知道我刚刚怕死了……”

  “我才怕死了呢!”她哭了出来,捶了他一记。“你说倒就倒,脸色苍白,嘴唇都发黑了,我被你吓死了。我很怕你终于逮到机会去见死去的家人,毫不眷恋地离开我。阎九戒,如果你真的抛下我,我会恨你的,听到了吗?我会一辈子恨你的!”她边哭边吼。

  看着她崩溃的样子,还有她脸上那些苦痛的痕迹,才体会到她为了他担了多少心。

  “绫绯呀绫绯,我多么爱你哪!”他望着她乱七八糟的头发,还有脸上疲倦的痕迹,充满感情地说。

  沈绫绯一愣,连眼泪都止住了。

  “你……刚刚说什么?”她瞪着他,凶巴巴地问。

  “我说我很爱你。在死亡的关口上,我才发现自己是这么爱你。才发现没有你,我怎样都潇洒不起来,没有你,我哪里都走不开。在这种时候才了解到自己爱你,是不是很傻?”

  “呜……阎九戒……”她吸了吸鼻子,眼泪又扑簌簌地掉下来。“我……人家真的被你吓死了。”

  他伸手一拉,将她拉下来,让她趴在他胸口,然后他得以用两只手圈抱住她。“不用怕,我没那么容易死的。”

  她埋进他怀中,又不敢用力,怕压坏了他。“我跟你说,你要敢抛下我走了,我就把你的酒通通送人。”

  “好,我不敢,我绝对不敢,夫人。”他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。看她的脸色就知道,她受了多少罪。

  他觉得不舍。

  记得看到她身处险境时,他连呼吸都快要停了,那么这段时间她肯定也是以那样的心情度过的。

  而绫绯不管自己形容狼狈,只知道他没事了,他度过危机了,心里满满的感谢,满满的开心。

  *

  柳大夫半夜被挖起来,过府来诊治过,确定阎九戒已经度过危机了。

  他又开了几帖药,让人煎了给他按时服用,人就告退了。仆人送来了刚熬好的粥,还有刚煎好的药。

  “好了,你们都下去休息吧,大家都累了。”绫绯朝大家挥了挥手。

  几个仆人陆续退出,顺便帮他们将房门关上。

  绫绯刚刚已经梳洗过了,连衣服也换过了,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,脸上虽依然有疲惫的痕迹,但已经不狼狈了。

  “来,先喝点粥。”她捧着碗靠近倚坐在床头的阎九戒。

  怎料他嘴巴闭着,只是摇了摇头。

  “不行不吃,等等还得喝药,你不能空腹喝药,再说你不吃点怎么恢复体力?”她劝说着。

  “你也都没吃吧?你先吃了这碗,我才吃。”他坚持着。

  “阎九戒,你是病人耶,当病人也想指挥人,真是!”她瞪着他,简直被他打败了。

  他不说话,仅仅用他那双眼平静地看着她。

  绫绯气恼地输了这场争辩,拿起汤匙呼噜噜地吃了起来,故意吃得很粗鲁,让他见识一下她也是有脾气的。

  谁想到他看着她夸张的动作,嘴角的笑竟没停过。

  “好了,我吃完了,现在你可以吃了吧?”她转身用小碗盛了第二碗粥,拿着调羹靠近他。

  谁想到这次他还不张嘴。

  “我饱了,别想要我吃第二碗。”她毫不客气地瞪他。

  他笑了。“你答应我一件事,我就吃。”

  “阎九戒!”她娇斥。“小心我敲昏你喔!你这难缠的病人。”

  谁想到他只是笑嘻嘻地望着她,尽管脸色依然苍白,却已经会闹事了,可见得柳大夫的药还真有效。

  “到底什么事啦?”她皱眉。

  “秘密。”他吐出这两个字。

  “还秘密呢!你不说出来我怎知道是什么?难道要我猜吗?哈,秘密!”她没好气地说。

  “不是,我是说你跟涅东的秘密,告诉我。”他平静地说明。

  结果她脸一红,神色开始变得可疑,心虚。“哪有什么秘密啊?就跟你说没什么,你还硬要问。”

  看到她的表情,他又不爽了。他躺回床上去,转过身去,表示他不仅不吃粥,也不可能吃药了。

  他生气了。

  望着他闹别扭的背影,绫绯气恼地跺了跺脚。“好啦,就这么爱跟我闹脾气吗?算你狠!”

  她说完转身就跑,推开房门就跑了出去。

  这下子该阎九戒慌了。“绫绯!绫绯,你回来!”

  惨了,惹毛她了吧?

  她今天累了一天了,吃没吃好,睡没睡好,都是为了他,他实在不该这时候逼她的。只是他真的好想知道她跟夏涅东的秘密是什么呀!正想利用机会逼供,谁想到会让她生气了。

  “绫绯,来人哪!绫绯,你回来,拜托你,都是我不好。我吃,我会吃……”他急着想下床,却发现自己身子真的满虚弱的,差点在床前跌跤。

  绫绯回来时就是看到这一幕。

  “你做什么?谁让你下床的?”她奔过去,将他扶上床。

  “我……”他困窘地说不出话来。原来她没有被自己气走,她又回来了。

  “你性子真急,就不能等一下吗?”她责备地看他一眼,然后转身拿起被她搁在桌上的勺子。

  “那是什么?你拿这个要做什么?”阎九戒问。他完全不懂,绫绯气唬唬地奔出去,就为了拿这个勺子?

  “秘密呀!”她没好气地说。“这就是我跟夏大哥的秘密。”她把勺子往前一伸。

  阎九戒接过来一看。“这是涅东打的?做什么用的?”这勺子看来不像兵器,倒像是把工具。

  “酿酒用的,酒发酵过后不是要再加水搅拌吗?酒桶太大太深,原来的木勺子常断掉,又很不顺手。那天听你说夏大哥很会打兵器,我就在想,说不定他能帮我解决这问题。那天早上我跟他提了,他隔天就帮我打好了,你看,手艺多精巧,好使得很呢!”她解释着。

  “这……就是你们的秘密?”他傻眼。“那为什么不让我知道?”

  这下换她气短了。“这哪是什么秘密?秘密是你说的。我只是请夏大哥不要跟你提而已……我怕你怪我,夏大哥本事那么大,经手的都是兵械的买卖,我怕你知道我拜托他做这事,会怪我……唉呀,我不知道你那么在意,早知道你问我不就得了?虽然有点不好意思,但你若问我,我也会说的呀!”

  她从头到尾都以为他是因为酒被送人才不高兴的。

  “所以你要他不要跟我说?”阎九戒见她点了点头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“你这个……唉,你不知道那家伙用这个整得我多惨。为你这个后知后觉的人打翻醋桶,算我阎九戒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。”

  知道真相后,他真觉得自己蠢。原来早就爱上她了,只是自己都没有察觉罢了,这下子可真是娱乐到夏涅东那家伙了。

  “醋桶?什么醋桶?”绫绯耳朵可不聋,一脸感兴趣地挨近他身边。“难道你因为我跟夏大哥多说了几句话,就……吃醋了?”

  “没事,哪有什么,你听错了。快点把粥给我,我饿死了。”他赶紧转移话题。

  “可我明明听见……”

  “沈绫绯,你到底给不给我吃?不然我要睡了喔?”他低吼。

  “好啦,还不都是你,粥都冷了。”她赶紧拿起碗,开始一调羹一调羹地喂他。

  阎九戒见自己成功转移了话题,心里偷偷吁了口气。

  然而粥吃完了,他又不吃药了。

  “又要条件?什么条件啦!”绫绯双手插腰,快被他气死了。

  “过来亲亲我的嘴,我才能忍受那个苦味。”他吃了粥,恢复了点力气,就有心思想些别的啦!

  绫绯的脸红了,指责地瞪他。“你是病人,你应该休息,怎么可以……劳累呢?”

  “我不劳累啊,我叫你亲我,又不是我亲你,哪里劳累?”他毫不在乎地耍赖。

  “那还不是一样?!”她嘟起嘴。

  “好吧,那就算了,反正不吃药也不会死的。”他耸耸肩。

  “阎九戒!”她真的好想把他弄昏,然后用灌的让他吃药。

  这位据说非常有权势的王爷,这下子完全变成了个无赖汉,跟当初那个醉倒在她酒窖的行径如出一辙。

  她早该知道的!

  但这回她总不能将他五花大绑绑在床上吧……

  叹了口气,她乖乖地坐到他身边去。

  阎九戒得意地拥她进怀中,不等她主动“劳累”,就忍不住低头吻住了她。

  “嗯,我想这种劳累我还禁得起。”他抵着她的唇说。

  得了便宜还卖乖,结果得到了妻子大人的粉拳一枚。

  但他不以为意,继续享受这种软玉温香抱满怀的幸福。从生死关头走了一回,他发现,只要有她在,他可以不要酒了。

  他不再是个酒狂,他现在是——

  绫绯狂。



  【全书完】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