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狂 > 尾声 > 湛清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酒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酒狂 尾声
上一页 目录  
  听过一句话,叫做“自掘坟墓”吧?

  某人去年一本古代稿都没写出来,今年发狠胆敢开了个古代系列。当初设定书名时一本接着一本,不小心还押韵了,自己得意了两秒,冠上个“行行出状元”的系列名,开启了从没有开过的古代系列稿。

  万事都有征兆,在当时我应该要有所体会才对。

  但是大概是写稿写到脑筋不灵敏,这个不知死活的作者不知道哪里来的好胆,就这样给他“撩”下去了。

  接着,参考用书一本一本订,一本一本跋山涉水从各方寄到我家来。把那些书一本本落起来,眉头开始隐隐抽动,仿佛有不祥之感。

  真正察觉到不妙,是我写了第一本故事之后,因为要请画者画封面跟海报,第一章早早交出。然后回来埋在书堆中,阿编三不五时来催一催,某清还陷在“不把书看完不放心”的痛苦中。果然,看完也不会放心,成天改东改西,东查西查,简直快把自己搞疯了。

  所以系列第一本,创了本人写作以来最长的写稿期。

  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替自己挖了个大坑,只等自己躺进去就可以盖棺埋起来的话,就是笨蛋了。但是就算察觉也来不及了,海报印了,广告打了,第一本稿子交了,我总不能耍赖说“那不算”吧?

  所以各位,如果你想看到一个古代的各行各业精辟解析背景,恐怕你要失望了,因为某清不才,能力有限。最后也只能以情节为重,不能把所有东西都写进去。如果让各位不满意了,那么在此先跟各位说声抱歉。

  *

  写稿的工作期内,就算每天在家晃来晃去葛不出个屁字,还是得困在家中,无法出去玩耍。所以,自然而然就养成了写稿人的种种奇怪行径。

  以前介绍过我的涂指甲油习惯,最近本人又培养出一种新的乐趣——喷香水。哈哈,最近迷上了欧舒丹的淡香水,买了不同味道的小罐子放一排,一下子喷绿茶,一下子喷马鞭草,一下子又喷玫瑰,把屋子搞得香喷喷的。好在是淡香水,真的没多久就散去了,不然我可能满身都是香水味了。

  如果说我这种行为就算中毒,那你应该认识我家小弟。

  记得之前我在后记介绍过一出日剧“不能结婚的男人”吧?看过的人都知道,阿部宽的邻居养了一只超级无辜的可爱巴哥犬。我家的小弟看完我介绍的这出日剧后不久,我就接到清小妹的电话——

  “都是你啦!让他看什么不能结婚的男人,结果他去养了一只巴哥,现在我每天都要帮小狗把屎把尿!”

  虾密?

  有那么多流浪狗可以收养,买什么狗?当场差点想K那个中毒的老弟一把。

  过了段时间,我有事情上台北去了,在清弟那边住了一晚。隔天一早,我才打开房门,就看到有只明明刚刚还在睡觉的小短腿跳了起来,眼睛一亮,像是中了特奖一样。迈着它的小短腿,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快速冲到我脚下——

  “跟我玩、跟我玩!”它凸凸的大眼睛,傻呼呼的脸就在说这件事。

  小狗之爱玩的,只要有人跟它玩,抵死都不想睡。它会把它睡觉用的毯子叼来叼去,只有玩到累昏了,才就地窝在毯子上睡觉,多么方便哪!

  人家也很想过那种只要玩,玩累了就睡觉的日子。可惜本人没那好狗命,还是稍稍歇息一下,准备下一本稿子吧!

上一页 目录  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