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可爱娇妻 > 第10章(1) > 金萱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我的可爱娇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我的可爱娇妻 第10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她怀孕了。

  可叆至今仍有好像在作梦的不真实感,可是——

  “呕~呕~~”

  当她抱著马桶狂吐的时候,她怀孕了这件事就立刻变得真实了起来。

  呜~好难过,为什么怀孕会想吐?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吃,只不过是闻到一点味道而已就不行了,为什么会这样啦?

  “呜~呕~”

  看老婆一边吐一边哭,寇贵简直心疼死了。

  他从来不知道女人怀孕会是这个样子,明明什么都没有吃,却还不断地作呕,简直就像是要把胃给吐出来一样。

  怎么会这样?他到底该怎么做才帮得了她,让她不要再吐,不要再哭了呢?

  “对不起,老婆,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不好,你……我……”他眉头紧蹙,以一脸不知所措与懊海难当的表情看著她。

  可恶!他到底该死的要说什么才能让她好过点,不再哭呀?为什么他连安慰人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,真是个大笨蛋!

  “老婆,你不要哭了好不好?不管你要我做什么,我都答应你。我……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?还是要我跳舞给你看?”他耍宝的问,以为这样至少能逗出老婆一丝笑容,怎知却完全无效。

  可叆完全无法阻止自己失控的情绪。她知道自己这样动不动就哭很莫名其妙,也知道这样很让老公担心,但是却无法阻止自己眼泪氾滥成灾。

  “我想回家,老公,我想回台湾。”她伸手抱住他,抽抽噎噎的哭著对他说。

  “好,我们回家。但是你要先让自己的身体状况稳定下来呀,你都没吃东西,怎么会有力气可以长途飞行,你知不知道光是这几天你就瘦了多少?”他一脸心疼的抚著她的脸。

  “我想回家,我想我爸爸、妈妈。”她紧紧地揽著他,哭得好无助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“我好想他们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我想回家。”

  “好,我们回家。”他轻柔的安抚著她。

  类似这样的画面与对话,他们一天大概上演个十次左右,可是即使如此,每回见老婆这样伤心哭泣,寇贵依然心疼不已。所以——

  “叮咚、叮咚。”房间的门铃突然响起。

  可叆立刻止住失控的眼泪和抽噎的哭声。她可以在老公面前情绪失控,乱哭一通,但却没那个脸在其他人面前做这么丢脸的事。

  “来了!”寇贵一脸欣喜的脱口叫道。

  “谁来了?你有叫客房服务吗?”可叆抹去脸上的泪水,哑声问道。

  “来,我们到外头去。”他以一脸迫不及待的表情,将老婆从地板上扶起来。

  可叆立刻用力的摇头,虽然她现在已经停止哭泣了,但是眼睛和鼻子都哭得又红又肿的,根本就不宜见人。

  “来。”寇贵坚持将她往厕所外带去。

  “老公……”她微微挣扎,但却完全抵抗不了老公温柔却坚持将她往房门带去的力道。

  “来,你坐在这里。”他将她安置在正面对著房门的沙发上。

  她用力的摇项,想起身,却又被他轻轻压回沙发上。

  “相信我,你会很开心的。”他咧嘴对她保证。

  开心什么?

  她完全搞不懂他在说什么,还在一脸茫然时,他已迅速的起身走到房门前,然后一下子将房门给打了开来。

  寇贵侧身退后一步,转头对她微笑著,同时将站在门外的人一览无遗的展露在她眼前。

  她看著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两人,难以置信的在瞬间睁大了双眼。

  “爸?妈?”

  “小叆!”一句深切想念的呼唤,可母迅速朝她飞奔而来,把她整个人紧紧地拥进怀中。

  可叆因为太过震惊,整个人显得呆若木鸡,完全忘了反应。

  “你怎么变得这么瘦?你在电话里不是跟妈妈说,你过得很好也吃得很好,人都胖了一圈吗?”可母抬起头来,轻抚著她的脸,心疼的看著她。

  “妈?你、你们怎么来了?”可叆眨了眨眼,终于回过神来,以惊喜又带著茫然不解的表情看著父母问道。

  “是寇贵打电话叫我们——不,应该说是求我们来的。”可母回道。

  她以疑惑的表情看向老公,然后又看回妈妈脸上。

  “他呀,一天之内打了超过十通电话给我,一下子问我你一直吐怎么办,一下子又问我你一吃东西就吐该怎么办,要怎样才能让你吃点东西又不会吐之类的问题,最后竟然还问我可不可以来这里一趟,他求我说,你的情况真的很不好,他束手无策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  “搞得原本听见你怀孕的消息还很高兴的我,都跟著他紧张了起来,只好拉著你爸爸,以最快的速度飞到这里来了。”语气一顿,可母补充道:“对了,我听你婆婆说,她也跟妈妈受到了一样的骚扰。”

  吋叆感动的看向老公,只见他脸色微红,露出有些尴尬的表情,不太好意思的将脸转开。

  可母微微一笑,其实很开心看见女婿有这些反应,因为这表示他是真的关心女儿、爱护女儿。只有真的在乎、关心与爱,才会有紧张、担忧的反应。

  “还好吧?”可父开口问道。

  可叆对爸爸点点头,知道在他平静到几乎有点冷淡的神情下,其实是非常关心她的,不然的话,也不会丢下工作陪妈妈不远千里的从台湾跑到欧洲来看她了。

  可父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。“你太瘦了,没有一个孕妇像你这么瘦的。”

  寇贵闻言,在一旁拚命的点头。

  “这只是怀孕初期,等到孕吐没那么严重之后,自然就会胖了。”可母开口说。

  “这事只有你们女人才懂,你们母女自己去聊吧。”可父摆摆手,“寇贵,你陪我找个地方去喝一杯。”

  岳父有令,寇贵不敢不从,但却担心的看向老婆。

  “这里有我在,你放心。”可母对他说。

  老婆则伸手朝他挥了挥,微笑的露出一副“你放心去”的表情。

  投票结果三比一,他无声落败。

  *

  “你真的不打算原谅你父亲吗?”坐在饭店附设的酒吧吧台边,可父在喝了口酒后,突然开口问道。

  寇贵露出一抹苦笑,他就知道自己一定躲不过这一关。

  “小叆很担心。”可父对他说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除了这三个字,他暂时想不出自己该说什么。。

  可父沉默了一下,突然开口说:“你父亲是个很了不起的人。”

  寇贵差一点不屑的冷哼出声。

  “小叆认为你误会你父亲了,我也这样觉得。”

  寇贵不语,觉得误会的人是他们。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他的父亲寇浩鑫是个什么样的人,自私自利、冷酷无情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即使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,他也可以毫不手软的将他们当成傀儡、棋子般的利用,以达成他想要达成的任何目的。

  “你父亲来找过我,他是为了你来请求我原谅的。”

  他怀疑的看向岳父。

  “他说他当初以为你和小叆会是很适合的一对,所以才会极力促成我们两家联姻,结果他错了。”可父看著手上的酒杯,不疾不徐的道。

  寇贵没有说话,可父则在轻啜了一口酒后,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他说他觉得很对不起我们夫妻俩和小叆,也知道说再多的抱歉都于事无补,他愿意负起一切责任与赔偿,只求我们夫妻俩让你和小叆离婚,以及不要怪你。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错,是他自以为是所造成的结果,跟你完全无关。”

  “他以为你不快乐,以为这个由他主导的婚姻没办法带给你幸福,所以他希望能让你重新获得由自己来选择婚姻伴侣的自由,然后能够像你大哥和你两个弟弟现在一样的幸福。”

  “他希望你能得到幸福,他是真的关心你们兄弟的。”

  寇贵说不出话来,总觉得岳父口中所说的人根本就不是他所熟知的父亲。自私自利、冷酷无情的父亲,是绝对不可能说出希望他能得到幸福这种话的。

  不可能。

  他不由自主的摇摇头。

  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?”可父挑了挑眉。

  “我不知道要怎么相信,我所认识的他,从来就不是会说那种话的人。”他看著岳父,有些犹豫也有些心冷的回答。

  “那他都说些什么话?”可父好奇的问他。

  寇贵无言以对。

  “可以回答我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吗,寇贵?”可父沉吟一会,然后严肃的询问。

  他点点头。

  “你觉得你父亲对你母亲好吗?”

  没想到岳父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,他轻愣了一下。

  父亲对母亲好吗?

  一个有了老婆,却还在外头花心,最后还将外头那个女人带回家的男人,这个问题还需要回答吗?

  “我想你的答案大概是否定的吧?”等了一会儿仍等不到他的回答,可父替他说了。

  寇贵不发一语,算是默认。

  “你有问过你母亲这个问题吗?”

  他摇摇头。

  “既然如此,你是凭哪一点觉得你父亲对你母亲不好呢?”可父发出质疑,“如果你父亲真的对你母亲不好的话,你母亲为什么还愿意留在你父亲身边,你有想过这个问题吗?”

  “她是为了我们兄弟俩才没离开那个家的。”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