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险热恋哪里逃 > 第1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危险热恋哪里逃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危险热恋哪里逃 第1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混蛋!杨俊嘉大混蛋!你这个可恶的家伙,我要把你踹到太平洋去,把你踢到大西洋去,把你揍成猪头!杨俊嘉你这个混蛋——”

  日已偏西,夕阳余晖映耀在海平面上,波光与霞光交会,随着海波轻晃,形成了炫目绝美的景色。这里曾是热闹一时的渔港,但昔日忙碌的码头现在已经没有渔船停靠,码头的一旁设置了许多的暗礁,不少人会带着钓竿来此垂钓;另一边有时会看到一些喜好冒险的年轻人来此展现泳技。和码头交会呈T字状,沿着大海而筑的长长海岸线则增建为休闲之用,石桌石椅和木头围栏为造景,营造出一份悠闲浪漫的风格,不少情侣下班后或假日期间会来此处,手牵着手沿着海岸漫步,边谈情边看日落。

  这里也是段凯芙最喜欢的地方,尤其是海岸边的石椅,坐在靠西方的那张心型石椅上,和最爱的人肩并肩看着日落,将头轻轻地倚靠在他肩上,感觉有说不出的浪漫和绮丽。

  段凯芙的朋友都说她浪漫到无可救药,脑袋里有千万个的瑰丽念头,她梦想成为作家,更梦想故事里的美丽爱情属于她,她希望像童话公主那般,享受着亲亲男友的呵怜,被捧在手心上,他爱她,她也爱他,两个人相亲相爱,天天在一起,一起吃饭、一起看电影、一起坐在海岸边欣赏落日,甚至什么都不做,两个人手牵手在街上闲晃都行,只要两个人在一起。

  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多美的誓言,所有人都会艳羡这样美丽的结局,都会想要努力实现。

  一辈子牵着对方的手,和他相依相偎;他是她的全部,她也是他的全部——

  多美、多好、多浪漫~~

  只是这一切似乎都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。

  她和杨俊嘉相恋将近八年,这段时间难过比快乐多,争吵比甜言蜜语的时间还长,两人分分合合、吵吵闹闹,好几次她想要放弃,但是禁不起他的苦苦哀求,又心软了。

  段凯芙只能努力地想着他的优点,再给他一次次机会。

  只是争吵一而再、再而三地重演,像是无止尽的噩梦。

  杨俊嘉长得俊美挺拔,个性潇洒,出手大方,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加上甜嘴,再配合紧迫盯人的追求手段,任何女子都难以逃出他设下的情网。

  当初段凯芙就是在他这样的追求下,义无反顾地陷入,就算知道他花名在外,她还是深信他会为自己改变。

  但这么多年下来,她越来越心灰意冷。

  他身边的女子从没间断,刚开始说是学妹纠缠,工作后说是客户,有些说是在建立人际关系……他永远都有他的理由,身边永远都有纠缠不清的女人。

  可他告诉她,那些只是逢场作戏,只是为了工作、为了事业。他最爱的是她,他的心中只有她,她的地位无可取代。

  每回她生气,他都会主动投诚,低声下气、好说歹说,她不原谅,他会在她屋外站一整夜,就算刮风下雨都不走,直到她心软、原谅他为止。

  因此,他们就这样陷入了无止尽的恶性循环,争吵、请求原谅、合好,甜蜜在一起,然后可能过几天又开始争吵。

  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八年,身边的好友从一开始的劝合不劝离,到后来受不了直接叫他们分手,或者根本不想再管他们的事。

  段凯芙自己也知道这样的日子很痛苦,但是她就是狠不下心,也不甘心白白浪费这么多的时光,从学生时代到现在,她都大学毕业两年了,他们交往那么久了,怎么可以说放弃就放弃。

  一次次地选择原谅,段凯芙告诉自己要有信心,那些女人没有比她好,她根本不需要在意。

  只是这一回,她真的没有办法催眠自己了。

  距离上次的争吵才过了没多久,杨俊嘉又故态复萌,几次相约,他推说没空,说自己正在为将来打拚,现在正在做一个很重要的案子,绝对不能分心,要她“长大”一点,别像以前那样孩子气,时时想黏着他。

  段凯芙接受这个理由,全心为他着想,不敢去打扰他。他好几天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来,她也告诉自己没关系,全力配合,甚至还亲自做了早餐送到他大楼楼下的管理室,传简讯要他自己下楼拿,还叮嘱他,希望他好好保重自己。

  结果,刚才她却在路上见到他与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子打情骂俏,还当街搂搂抱抱,亲昵的程度好似旁若无人。

  当时她好像被一记闷雷打中,整个人晕到无法言语。

  段凯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他面前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残忍,竟然对她说出这样的话!

  “她是谁?”时尚美女娇滴滴地问身边的男子。

  “一个朋友。”杨俊嘉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破绽,好像真的与段凯芙不熟,甚至还能这样跟她介绍——“这是我的女朋友蒋育茗。”

  段凯芙再度受到极大的打击,就像当众被重重击了一拳,让她头晕目眩,痛彻心肺。

  “她是你的女朋友?”段凯芙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次。“她是你的女朋友?”

  “是。”杨俊嘉不敢看她。

  “混蛋杨俊嘉!我们完了!这次真的完了,完了——”她扯开喉咙大吼,毫不犹豫地给他一巴掌,而后跑开。

  段凯芙觉得好痛苦、好难过,杨俊嘉居然这样对待她,付出了近八年的时间与感情,竟然换来这样的结局。

  她心中的童话世界完完全全地崩塌了,她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,那只是逢场作戏。

  “混蛋!杨俊嘉你这个大混蛋!我诅咒你,我永远都不会再原谅你;永远都不会!”她沿着海岸线跑向码头,对着海面上的落日狂吼,泪流满面却不自知。她好难过好难过,难过到想跳海。“混蛋混蛋!大混蛋,你这个大混蛋,呜呜……”

  她的青春、她的感情、她的等待、她的真心、她的付出……

  一瞬间都像一个笑话,什么都是假的,什么都没了。

  “呜……可恶,你这可恶的家伙居然这样伤害我,杨俊嘉,你混蛋……”她刚刚那一巴掌甩得似乎还不够用力。

  不甘心啊,真是超不甘心的。

  “啊——”再度狂吼。“混蛋杨俊嘉——”

  背对着夕阳,码头暗礁的另一边——

  一位头戴渔夫帽,身穿草绿色夹克,眉黑如墨,眼睛炯亮,手上还拿着根钓竿的男人拔高了耳朵。

  背后那焦躁急怒的声音好熟,她口中混蛋的名字也好熟,甚至连开骂的内容他也熟得不得了,难道他所担心的事“又”发生了——

  石允刚轻掀原本压低的帽檐,慢慢地回过头去,果然见到了时时魂牵梦萦的倩影。

  段凯芙,从小美女蜕变成大美女的段凯芙,他心目中的完美公主段凯芙。

  一见到她,石允刚的神魂都飞了,连手上的钓竿滑落也没自觉。

  他见她伤心落泪地开骂,心痛到无以复加。那个混蛋、那个混蛋又惹她生气伤心了,他的公主又哭了——

  没错,经过这么多年,他的心始终没变,当初一见钟情的激狂,依旧时时充满他的心中。

  为了见她,石允刚明知道杨俊嘉老是喜欢利用他、占他便宜,他仍与他保持友好关系,想藉此默默站在佳人后面守护她,他想见她快乐。

  但事实似乎跟他想的不一样,段凯芙和杨俊嘉甜蜜的时候好到让人嫉妒,吵架的时候又吵得天崩地裂,就只差没有大打出手。

  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谈恋爱都必须这么辛苦?

  “杨俊嘉你这个混蛋!你这个大混蛋!我要劈了你,打打打打!”段凯芙越吼越激动,双手不断地挥舞着。

  旁人看得心惊胆跳,心里猜测她是不是有跳海自杀的念头。

  石允刚更是紧张。只是吵架而已,她不会那么傻吧!

  他丢下身边的钓具,准备前去拦阻佳人的愚行,继续当她的倾听者,希望有机会能够让她重拾笑颜。

  谁知道就在这时,海岸边突然有一群人涌上前。原来是警察正在追小偷。

  “别跑!你别跑——”跟寻常在电视上看到的剧情一样,警察辛苦地在后头边追边吹哨子恐吓。

  小偷根本不可能那么听话,越是要他“别跑”,他跑得越像脚底抹油。

  只是这个笨小偷大概不熟悉这里的地形,一路沿着海岸线胞,反而被警方两面包夹,不得已只好往码头方向跑。但码头的尽头是大海,他这一跑,等于将自己逼入死胡同。

  现场一片混乱。警察忙着追捕小偷,小偷忙着躲,顾着看后头的追兵,根本没办法注意前方的状况;石允刚见场面混乱,冲上前想保护段凯芙,而伤心的段凯芙兀自伤心,完全没有注意一旁的骚动和紧迫的危险。

  “混蛋!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背叛我,我一定要让你后悔,我一定会让你后——啊!”

  等到段凯芙察觉不对劲时,已经来不及闪躲。

  “凯芙——”石允刚只差两、三步就可以抓住她,可惜慢了一步。

  段凯芙就在自己的尖叫及众人的惊呼声中,被惊慌失措的小偷撞进了海里。

  扑通一声,吓坏了旁边所有的人,尤其是石允刚。

  他想也没多想,便跟着跳进海里故人——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