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险热恋哪里逃 > 第2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危险热恋哪里逃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危险热恋哪里逃 第2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段凯芙住院的消息一传到好友耳里,几个死党立刻冲到医院来看她。

  安绮竹一见到向来活泼好动的段凯芙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,一副病恹恹的模样,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
  “小芙,你怎么那么傻,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能跳海,你把我们几个姐妹淘放在哪里,万一真的出事怎么办?”说着说着,眼泪跟着掉了下来。

  “就是,为了那种男人跳海自杀,你真是猪头得可以。”祈可菲调整了一下脸上的眼镜,冷哼了声。

  她最看不起那些为爱情寻死觅活的人,没想到自己的死党竟然也是那种人,真是让她汗颜,好想当作不认识她。

  段凯芙、安绮竹和祈可菲自国中开始就是同班同学,虽然大学念的是不同科系,但也考上了同一间学校,可说是“孽缘”深重。

  三人大学毕业后各自发展,但是彼此的感情并没有因此中断,反而时常腻在一起吃饭、谈天。

  爱情很重要,好朋友也是很重要的。她们熟悉彼此,了解对方,任何事都毫无保留地坦诚。

  段凯芙和杨俊嘉的事,她们当然也很清楚,尤其这段感情谈了那么久、那么艰辛,好友看在眼中,自然觉得很不舍,也为她抱不平。

  段凯芙从小就长得特别漂亮,常有些自称是星探的人想要挖掘她,大学毕业后,她为了想要完成自己的梦想——成为作家、成为大编剧,于是选择了工作时间较为自由且具关联性的演艺工作,目前也是小有名气的广告模特儿。

  若不是她对萤光幕前的工作兴趣不大,以本身优异的际件,想要成为大明星并非不可能。

  段凯芙的个性开朗活泼,乐观爱笑又电力十足,多少豪门贵公子一见到她就倾心,捧着大把鲜花和礼物追着她跑,可惜她就是死脑筋,在她那浪漫到无可救药的“童话爱情”思想里,一辈子只要爱一个人就足够了。

  只因如此,那个外表很王子、其实很混蛋的杨俊嘉才能有恃无恐地一再伤害她。

  每次他做出对不起她的事,段凯芙总是会自欺欺人地搬出一堆他的好,催眠自己,再加上杨俊嘉总会使出苦肉计,让心软的她没办法坚决地拒绝他。

  好友们看她感情路走得那么辛苦,大家都心疼得不得了,只是她太傻了,怎么劝都劝不听。

  而这回,居然为情跑去跳海自杀?

  安绮竹和祈可菲真想一起掐住她的脖子用力猛摇,让她好好清醒一下。

  “你这个笨蛋大傻瓜,我真想揍你一顿。”祈可菲实在是被她气坏了。

  “小芙……呜呜呜……有话好说,你有什么委屈都可以跟我们讲,跳海自杀是不好的行为,我们如果失去你怎么办?你说怎么办,呜呜……”安绮竹泪眼汪汪地哭倒在一同前来的男友上官曜翔身上,惹得他一脸不高兴。

  上官曜翔也觉得为爱自杀真白痴,害得他亲亲女友哭泣更是罪该万死。

  “等等,你们在说什么?什么跳海自杀?我怎么都听不懂。”段凯芙眨着明亮水眸,表情好下无辜。

  “你不是为了杨俊嘉那家伙跳海自杀?不然是跳进海里游泳?”现在还敢否认,祈可菲气得横了她一眼。

  “你们误会了,事情才不是这样。”段凯芙呼嚷,将事情解释清楚。“我才没那么傻。”

  “什么,你被小偷撞进海里?!”大家彼此互相看了看,不太愿意相信她的解释。哪有这种事,这也太扯、太巧了吧。

  “你别替杨俊嘉那家伙开脱。”祈可菲很了解她。

  “是真的,你们别对杨俊嘉敌意那么重,不是不是所有坏事都是他做的。”

  “就算不是他推你入海,或者害你跳海,这件事也一定和他有关联。”祈可菲一口咬定。

  段凯芙有些无言。追根究底,她会这么倒霉,的确和杨俊嘉脱不了关系。

  可她明明什么都没说,他们怎么知道是他?难道杨俊嘉真的这么差劲,只是她当局者迷,看不清楚?

  “以后不会再这样了,这次我跟他真的完了。”段凯芙的语气带着难掩的失落和哀伤。

  近八年的感情也不是说放就能放,真的要分手,她还是很不舍,也很不甘心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最后还是要做出这样让她心痛的决定。

  “真的?你真的决定要分手?”安绮竹知道或许这样对她最好,但是她了解她心里的挣扎与痛苦。

  “小竹,你真的相信她的话?她讲过八百次要分手了。”祈可菲毫不客气地吐槽她。

  上官曜翔同样冷嗤了声。他这个温柔善良的女友真是容易受骗。

  “这次是真的。”段凯芙强调。

  “你哪次不是强调是真的。”祈可菲反驳。“我看只要杨俊嘉到你的住处站上一夜,你又开始心软了。”

  “我不会。”

  “你一定会。”

  “我说不会了嘛!相信我。”厚,都不信她,气得她脑袋快缺氧了。

  “我才不信”

  眼看着两个好友即将吵起来,安绮竹连忙做和事佬。

  “阿菲,你何必这样?她已经够难过了。”安绮竹上前拥住神色苍白,几乎快哭出来的段凯芙。“小芙,不管你做出怎样的决定,我们都会支持你。”

  “白痴才支持她。”祈可菲毫不考虑,说得很直接。

  “我这次是说真的。”段凯芙知道祈可菲是为自己好,所以不会怪她说话这么直接。“我看拜杨俊嘉和一个女人在街上搂搂抱抱,他告诉我……他告诉我他在忙,可是我却发现这种事,他还向我介绍那个女的是他的女朋友,他——”

  段凯芙说不下去了,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,声音梗在喉咙里,让她无法再出声。

  所有人一听,全都愣住了,连正在生气的祈可菲也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这个也太夸张了吧……虽然段凯芙在感情上有些懦弱、优柔寡断,但她对杨俊嘉那个混蛋是真心的好,没想到他居然这样对她。

  “我去扁他!”祈可菲实在受不了了。

  “阿菲,别冲动。”安绮竹边要安慰伤心的段凯芙,边要拦住冲动的祈可菲,实在很伤脑筋。“曜翔,快帮我拦住阿菲!”

  病房内一时间乱成一片。

  刚回家换好衣服、拎着宵夜回来的石允刚才轻推开病房门,正好听见段凯芙的话,他气得要抓狂,听到她的哭泣声,他更是整颗心都快被敲碎了。

  脸一沉,原本冷峻的神情更加严酷。他关上房门,转身离开。

  好个杨俊嘉,这次你死定了——

  *

  “奇怪,怎么还没来?”安绮竹手里削着苹果,视线却不断地投向病房门外,像是有所期待。

  祈可菲也有同样的疑惑,抬头往门外看。

  “谁还没来?”躺在病床上的段凯芙眼眸一闪,扬起一抹虚弱的笑。“那个‘后辈’也会来吗?”

  最近祈可菲身边多了个跟屁虫任源介,他是寒假期间到祈可菲公司打工的工读生,学校开学后,他若没课时仍会继续在公司打工。由于他是祈可菲的助理,因此一天到晚“前辈”、“前辈”地喊她,现在更变本加厉,只要没课或放假,一定紧紧跟着祈可菲不放,让她烦不胜烦。

  段凯芙和安绮竹都见过那小子,觉得他实在是很猛,像只打不死的蟑螂不管可菲脸色多难看、口气有多差,个性开朗乐观的他还是继续嘻皮笑脸地留在她身边,是个很宝又很可爱的大男孩。

  由于他老是喊祈可菲“前辈”,因此私底下她们很爱戏称任源介为“后辈”。

  “谁跟你提他。”祈可菲横了她一眼。

  “不是他。”安绮竹窃笑。“是石头哥。”

  “允刚大哥?”段凯芙神情有些不自然。“怎么会突然提他?”

  “你出了事,他居然不知道,真是奇怪。”祈可菲话中有话。

  “谁说他没来,他还跟着我一起跌人海——怎么?你们干么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?”段凯芙不懂她是说错了什么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