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险热恋哪里逃 > 第5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危险热恋哪里逃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危险热恋哪里逃 第5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段凯芙是个乐观开朗的人,吃了顿好料,回到家后,她便将原本烦心的事都给忘记了,满心想的都是晚上吃到的奶油海鲜义大利面。

  那炒到软嫩的蘑菇、香Q的面、浓郁的鲜奶油,一想起来还会流口水,怎么那么好吃?

  越想肚子越饿,奇怪,她不是刚刚才吃饱吗?

  “铃——”

  突然,电话铃声大作,害得仰躺在沙发上的段凯芙吓一大跳。

  这些天她断绝了和外界的接触,好久没听到电话铃声,一时间有点不习惯。

  “喂?”她一接起电话,电话那头立刻传来女子大哭的哀凄嗓音,吓得她差点丢掉话筒。“谁啊?”

  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  “再不说话我要挂电话喽!”

  “不……呜呜,凯芙,是我啦,我……我是Amy。”在大哭和啜泣声中,终于传来了让人听得懂的话语了。

  “是你?怎么了?”段凯芙知道她是谁,但她们只是工作时见过几次,交情有这么好,好到可以晚上打电话来哭诉吗?

  “凯芙,我……我失恋了,杰森那个烂家伙欺骗我的感情,现在我都找不到他,怎么办?呜呜呜,我死定了——”说完,Amy哭得更加起劲。

  “什么?”又是一个失恋的?“既然这样,你还找他做什么?你不是说他是烂家伙,难道还想挽回?”

  或许是知道段凯芙刚失恋,加上“跳海疑云”——大家都认为她为情自杀的成分很高,让她突然变成了失恋女性的“盟友”,最近只要有人失恋,一定上她的部落格大吐苦水,大骂特骂无情郎,惹得她心情更糟,一直走不出失恋的阴影。

  没想到,今晚她出门前才刚将电话线重新接好,这么快就有电话来,而且还是打来哭诉失恋故事的。

  “怎么可能?那个烂人不只走了,还带走我的钱!”

  “你借他钱?!”

  “对啊,当初他说要开店,要我帮忙,谁知道……那些钱大部分都是我借来的,我惨了啦!”

  听Amy这么说,段凯芙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陷入爱情的女人总是那么傻,将一切都想得太过美好,才会那么傻,容易受伤。

  以前她对这些人嗤之以鼻,认为恋爱失败,必须更努力,但现在她知道,有些事再努力也没用。

  “唉,你好傻。”段凯芙只能安慰她。“别哭了,为那种人伤心不值得。”

  “呜呜……那个烂人,全天下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!”Amy似乎想要找个一起出气的朋友。“你呢?最近还好吧,别太伤心了。”

  Amy觉得段凯芙应该比她更惨,将近八年的感情没了,不是金钱或任何东西可以弥补的,她受的打击应该更重,难怪会跳海,真是凄惨……

  “我才不会为那个烂家伙伤心。”她再也不会为杨俊嘉浪费一滴眼泪了。段凯芙说得非常坚决。

  但听在旁人的耳里终于家只为她心酸。

  “我们好可怜,呜……”

  结果,Amy又哭了好久,才终于挂上电话,还段凯芙一个清静。

  她的好心情没了,剩下的只有惆怅。

  段凯芙原本想在自己的部落格分享她享受美食的喜悦,谁知一打开电脑,看到留言板上满满的打气和对男人的不平,让她心头再度酸酸的。

  对,没错,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她不可以再轻易相信男人。

  “铃——”

  这回响起的是手机铃声,却一样让段凯芙却步。该接吗?今晚,她已经够心烦了,不想再当其它人的失恋垃圾桶。

  看了一眼手机萤幕上的来电显示,她这才放松地一笑,接起电话。

  “怎么了,有事吗?”

  来电的正是石允刚。

  “没事,只是想跟你说,我到家了,晚安。”石允刚低沉的嗓音,一瞬间抚平了她不安的情绪。

  “嗯。”他不但请她吃饭,还亲自送她回家,让她有种备受呵护的感觉。“晚安。”

  “我好想你。”

  “什么?”他们才刚刚分开,又说他想她?“你在开玩笑吧,我们才分开不到半个小时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他但笑不语,不想将她逼得太紧,免得吓跑她。“早点睡吧。”

  “嗯,你也是。”突然,段凯芙觉得自己也莫名地想他,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每分一秒都好愉快,轻松又没有负担。

  而现在,她发现自己的房子好大,好空虚。

  唉,惨了,才刚失恋的人,难道还对恋爱存有希望,还想再经历一次失恋的痛?

  别了吧!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这是姐姐妹淘们的经历……呃,当然安绮竹的男友上官曜翔是例外。

  上官曜翔虽然很冷漠,个性又机车,但是他对安绮竹是真的很好很好,好到让地羡慕,想要起而效尤。

  是了,就是他们!

  当初她会积极地想要找个男朋友,都是受到上官曜翔和安绮竹的影响,每次见到他们卿卿我我,难免希望自己也能够如此甜蜜、幸福。

  但,世界上只有一个上官曜翔,却有千千万万个杨俊嘉。

  现在她看透了爱情的谎言,那些极度美化的幻景已经破灭了,她再也不期待,再也没有任何的幻想。

  今天和杨俊嘉的意外相遇,让她彻底地心死。她不会再落入爱情的圈套,她要远远逃离。

  只是,爱情无孔不入,谁又能逃得过——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