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险热恋哪里逃 > 第6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危险热恋哪里逃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危险热恋哪里逃 第6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叮咚叮咚……”

  好不容易当石允刚终于提起勇气,想对自己的公主表白,就在这紧要关头,突然外头门铃大响,打破了这份美好。

  室内的热度突然降低,段凯芙如梦初醒地发现自己差点做了什么“可怕”的事——她刚刚竟然想要答应他的表白,想要成为他的女朋友?!怎么会这样?她是中邪?还是神志不清?

  也许她真的有点神志不清吧,她竟然懊恼着刚刚石允刚的表白被打断了,她竟然对他们之间没能更进一步感到可惜?

  曾经受到那么重的伤,她不是应该抗拒恋爱、反对恋爱,为何现在如此期待,甚至为了彼此的暧昧氛围被打断而惋惜?

  “凯芙,我——”

  “叮咚叮咚叮咚叮咚……”这次,门铃声更急,像是催命般。

  石允刚的眉头越锁越紧,如果杀人无罪,他真想掐死来人。可恶,害他错失表白的机会!

  “去开门吧。”段凯芙故作镇定地坐下来吃饭。“饭好好吃。”明明她刚才吃的是丝瓜。

  可惜没人有心思计较这些。

  石允刚平常个性随和,但也是有脾气的,那个可恶的不速之客胆敢破坏他表白的机会,他哪里肯去开门。

  看一个向来成熟内敛的男人,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,让她好想笑。

  “去开门吧,说不定你的朋友有急事。”她以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娇软语气劝他,听来倒像是撒娇。

  “那人一定不是我的朋友。”他有强烈预感,谁教对方竟敢破坏他这个难得的机会。

  “叮咚叮咚叮咚叮咚——”

  门铃像是坏掉似的,响得大概连周围邻居都跑出来看了。

  “还不快去开门?”段凯芙含笑地斜睨他一眼。“先去看看,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,我就在这里。”

  其实,光看他的眼神,她心里就很清楚他要说什么,只是她还是很不怕死地想听他说。

  怎么回事?她想要再度跳入爱情的泥沼之中吗?

  段凯芙心里的答案竟然是肯定的。

  呜,她和前男友才刚分手四个多月吧,以为自己对爱情心灰意冷了,现在竟然迫不及待地又想跳进另一段感情里?

  或许她真的对爱情没有抵御能力吧,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不想再爱上别人,谁知道事情却会变成这样——

  段凯芙突然一阵心慌。爱?她……她爱不想刚吗?

  “你说的,待会儿你会再听我说。”有了她的允诺,石允刚这才臭着脸去开门。

  他甚至连从猫眼里查看一下来人是谁都没有,直觉想要将门外那个扰人的家伙立刻轰走。

  “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……”

  “很吵,别再按了——”

  石允刚一打开门,站在门外的却是个年轻女孩——

  *

  年轻女孩穿着碎花洋装,长发及肩,看起来乖巧可人,气质宛如邻家女孩,她正是石允刚公司里刚来不久的小助理朱函彤。

  “允刚哥,是我。”朱函彤难得见到个性温和的他脸色那么难看,还真有点被吓到。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有什么事?”对方是个女孩子,石允刚好不意思对她太凶,但仍希望她可以尽快离开,别耽误他的好事。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今天刚好放假,我想说你单身一人大概不会做饭,所以就多做了些带来给你。”朱函彤有些羞赧地递出手上的保温盒。“我的手艺可能不是很好,请允刚哥你多包涵。”

  石允刚的表情有些尴尬。

  这个朱函彤是怎么回事,平常在公司里对他大献殷勤就算了,现在还追到家里来,偏偏这时候段凯芙也在,她是想害他吗?

  想起方才这幕全都落入段凯芙眼里,石允刚有点欲哭无泪,甚至没勇气转头看看她的表情。

  段凯芙脸上的表情的确不太好看。

  她一直很习惯石允刚在身后守护她,不管她何时需要,他都一定在,就像当初她守着杨俊嘉那般,可她从来没想过有人也会“觊觎”石允刚。

  她的心顿时像是被掏空了,就像是心爱的物品被人夺走,刺痛难当。

  其实石允刚是个好人,外表虽然不是那种俊秀型的,但是也不差,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,尤其相处久了,他的正直内敛,加上性格勤奋努力,引起其它女性的注意也很正常。

  只是……

  此时段凯芙心里真的好闷,像是一下子打翻了许多调味料,五味杂陈。她踌躇不安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“不用了,我都自己做饭,现在正准备要吃。”石允刚以高大的身材优势将人给挡在门外,不想让朱函彤入门,免得引起误会。

  石允刚不知道段凯芙到底有多在意他,他一方面希望她会误会、会吃醋,另一方面却更怕她会生气,让他这么久的努力都泡汤,所以他不准备介绍朱函彤和段凯芙认识,就当作她不曾来过最好。

  “真的?允刚哥你这么厉害,还会自己做饭?”朱函彤像是没看到他不善的眼神,既然决定踏出这步,她就不退缩。“哇,我闻到炒饭的味道了,真的好香,我可以吃吃看吗?”

  “不可以。”石允刚直接拒绝。

  “那我拿我带来的咖哩饭跟你交换,我听说你最爱吃咖哩饭了。”

  “我说我已经在吃饭了,不方便!”

  “好啦好啦,就这样决定。”朱函彤知道他人很好,也许只是害羞,不敢让她进门。

  她一笑,不以为意地想要硬闯。

  石允刚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,可没想到朱函彤朝他而来,对他“投怀送抱”,情急之下他只好不得已地退开。

  他这一退,刚好让朱函彤有机会进入屋里。

  “哇,真的好香好——”朱函彤故作天真烂漫地娇喊,顺着香味望去,没想到看到餐桌旁的另一个女人。“啊,吓我一大跳,她是谁?”

  你才吓我一大跳呢,尖叫声这么大。段凯芙是个很直接的人,心里不高兴,脸上也不太笑得出来。

  又要历史重演了吗?当初她为了杨俊嘉的花心筋疲力尽,不想再来一次。

  “你好,我叫段凯芙,是允刚大哥的朋友——呃,不,应该说是他妹妹,允刚大哥的手艺很好,害我老是嘴馋地往这里跑,呵呵。”段凯芙硬是挤出一抹笑。

  这种场面她可是见多了,但是应付的方法却大不相同,以前杨俊嘉是她的男朋友,她可以端着女朋友的姿态将人给轰出去,但是现在她只是“妹妹”而已——虽然她一样也想将朱函彤给轰出去。

  “哇,真的,你是允刚哥的妹妹?”一听到这个美丽的大美人是妹妹而已,朱函彤顿时笑逐颜开。“呵呵,我叫朱函彤,是允刚哥的助理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朱函彤外表看来像个小家碧玉,完全不似一般广告公司的人那般时尚前卫,不过话说回来,石允刚也不像个广告人。

  “对啊,在公司里允刚哥对我好照顾,因为我们是同乡啊,我们两人都是从台南来到,我能够对公司的事务那么快就上手,真的要感谢他。”虽然对方自称是妹妹,但是朱函彤还是很小心。

  段凯芙太美了,连她都觉得她美得像明星,一般男人怎么愿意只将她当成妹妹看待,她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。

  “真的?你和允刚大哥是同乡?”段凯芙瞄了石允刚一眼。“允刚大哥就是这样,对谁都非常照顾。”

  她那有意地轻瞄一眼,看得石允刚冷汗涔涔。

  “我只是希望工作能够进展顺畅,并没有特别照顾谁。”他急忙地解释。

  不要误会他啊,给他上诉的机会咩!

  “呵呵,允刚哥真的太客气了。”朱函彤越看越觉得对方眼熟,突然像是发现什么似地大嚷:“哎呀!我觉得你看起来很眼熟,段凯芙,你就是那个很有名的畅销作家、失恋教主对吧?”

  “呃。”穿着轻便的休闲服装她也认得出来,她这么有名吗?

  “原来真的是你,我常看你的节目耶!”朱函彤就像小粉丝见到了偶像,高兴得大呼小叫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主持节目。”段凯芙只是担任来宾。

  “我是说我常在电视上看到你啦!”她会想进入广告公司工作,看明星也是一部分理由。“你真的好可怜,你别伤心耶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段凯芙有些纳闷,她在电视上教导女性该如何自立自强,该如何在爱情中跌倒了再爬起来,该如何多爱自己,哪里可怜了?

  “哎哟,像你这么美的女生都会被劈腿,真的让人好害怕。”朱函彤越说越离题,几乎忘记她的目的。

  “咳咳!”石允刚见状况不对,连忙出面挡驾。“好了好了,朱小姐,我和凯芙还有事情要谈,你先回去吧。”

  “什么朱小姐,这样多生疏,我就说叫我小彤或彤彤就好了嘛!”朱函彤瞄了他们双方一眼,突然心生警觉。“你们两个真的是干兄妹的关系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石允刚和段凯芙很没默契地同时回答。

  “到底是还不是?”朱函彤觉得怪怪的。

  她为什么要在这里接受另一个女子的敌意与打探?段凯芙忽然觉得好闷。“当然是,不然还有什么?”她决定退出这场闹剧。她累了,不想再为男人你争我夺的,太恐怖了。“我还有事要先走,你们聊吧。”段凯芙依依不舍地丢下还没享用完的美食。

  “凯芙,该聊聊的是我们吧,你答应过——”石允刚可不想让她走。

  “再见。”段凯芙打断他的话,潇洒地收拾东西后立刻离开。石允刚看着她的背影,直想追出去跟她解释。“允刚哥,你要去哪里?”朱函彤像是背后灵般地提醒他家里还有客人。“你现在立刻离开。”他顿住脚步,转过头来,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。朱函彤被他转而冷漠的态度给吓坏了。他居然这样对她说话。

  “允刚哥,我——”

  “还不离开吗?”

  他的表情更加冷淡,黑眸凌厉,看起来杀气腾腾,仿佛她若敢说个“不”字就要掐死她。

  小命宝贵!朱函彤赶忙跑出石家大门。

  “等等。”他喊住她。

  “允刚哥——”他改变心意,想唤回她吗?朱函彤转身,开心地期待着。

  “接着,把你的东西带走,以后不准来。”石允刚神情严肃,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,直接将她带来的保鲜盒扔还给她。“还有,我们并不熟,以后请称呼我石课长或者石先生。”

  朱函彤再笨都听得出他的意思。被狠狠拒绝,一时间她忍不住伤心落泪。

  “允刚哥……”被他一瞪,她赶紧更改称呼。“石课长,我做错了什么?我到底哪里做错了?”

  原本以为自己一哭就可以博取他的同情,谁知道回答她的竟是毫不留情的关门声,害她哭得更伤心。

  “呜,石允刚,你也太过分了吧,居然这样对我,太不给我面子了,你真的太过分了……”

  可惜她的哭声压根儿传不到石允刚的耳里。

  他心里想的念的都是段凯芙,不知道她怎么样了,她会嫉妒吗?会在意吗?或者误会他?

  无论如何,他还是希望她别乱想,希望她知道,自始至终他的心里都只有她一人。

  “凯芙,给我机会,我会给你幸福的。”他在门后轻喃。

  这么简单的字句,现在他一下子就说出来了,为什么刚刚在她面前,他却紧张地说不好呢?

  唉,也许是太爱她了,才会如此小心翼翼。但他的心,她可懂?石允刚有个预感,接下来他恐怕要遭受一连串的考验……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