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险热恋哪里逃 > 第7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危险热恋哪里逃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危险热恋哪里逃 第7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石允刚那个不好的预感,果然成真了。

  段凯芙又逃了,她又躲进那个自以为安全的防护罩里不肯出来。

  这几天,石允刚找遍了许多她可能出现的地方,就是找不到她,连她家的管理员也说没看到她回家,让他很沮丧。

  真是的,之前他花了那么多的时间,好不容易才慢慢打动她,谁知道只是一个朱函彤就能让他所有的心血付诸流水。

  这对他实在太残忍了,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  无论段凯芙逃到哪里去,他都要找到她,他一定会找到她的!

  *

  段凯芙失魂落魄了好几天。

  她心慌又烦闷,整天像个没有生命的娃娃般,浑浑噩噩地窝在沙发上,提不起劲做任何事,也不想说话。

  她觉得胸口闷窒,魂不守舍,好像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。

  “怎么,失恋教主又失恋啦?”祈可菲的声音带着揶揄,走到她面前坐下。

  “胡扯什么?”她又没谈恋爱,哪来的失恋。段凯芙横了她一眼,摆明了生人勿近。“我现在不想讲话,你可不可以让我一个人在这瑞安静一下。”

  “你到底还要安静多久?已经快一个礼拜了。”

  “我就是烦啊。”她央求着。“拜托你——”

  “这是我家耶,小姐,难道我连坐在自家客厅的自由都没有?”

  段凯芙有些赧然。

  是的,这里是祈可菲的住处.那天晚上从石允刚家离开后,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躲着他,自己的住处是不能回去了,回家也不可能,她爸妈一定会问东问西,以往她常到安绮竹的店走动,现在人家在热恋中,她也不好意思打扰,想来想去,只有祈可菲这里可以躲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在躲避什么,只是不想见到石允刚,仿佛只要远离他,她就安全了。

  “小芙,你到底在逃避什么?”祈可菲决定不再纵容她当缩头乌龟,她要她正视自己的感情。

  “我……我哪有。”

  “你爱上石允刚了?”

  “乱讲,我才没有!”段凯芙突然大声地否认,激动得几乎快跳了起来。

  “拜托,别吓我好不好。”祈可菲拍拍胸口。“我的失恋教主,难道承认自己爱上一个人有这么难以启齿吗?”

  “我根本没有爱上谁,我怎么可能再爱人呢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受过的伤害,我这辈子都不要再谈恋爱了,我只要爱我自己,爱我爸妈,爱你和小竹就好。”她不断否定,说得热泪盈眶,楚楚可怜的模样,就像即将溺水的人,让人心生不舍。

  “唉,看来你是真的爱上那块石头了。”祈可菲轻拍拍她。

  “阿菲……”

  “别再自欺欺人了,如果你不爱他,怎么可能会在意有谁对他示好,怎么会吃醋,怎么会无法接受其它女人靠近他?”

  段凯芙愣住了,面露惧色地摇头。

  “不可能,不可能,我只把他当成大哥看待,我和他只是兄妹。”她拼命否定。

  “如果你只当他是大哥,为什么会气他有人追?”祈可菲朝她瞹昧地眨眼。

  “说真的,石头哥人真的很好,虽然长得不是顶帅气,但也很有个人特色,尤其高大的身材和认真的眼睛,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。他的工作能力也很强,我听说有很多公司出高薪想挖角他,但他行事却很低调,现在像他这么朴实又内敛的男人实在很少,更别说他竟然还有一身好手艺。”

  “你把他说得太好了吧。”

  “我有说错什么吗?”她反问。“女人看男人,不一定全都看外表而已,像他这样才华洋溢的男人,你怎能禁止其它女人爱上他、倒追他?老实讲,连我都想追他了。”

  段凯芙轻咬着下唇。她知道祈可菲说的都是真的,石允刚真的是个很棒的人,只是她从来没想过那么多。

  段凯芙只想着他人很好,他会一直在她身边,却没想到像石允刚这样的好男人,别人会觊觎他也很正常。

  她很清楚,现代女性多数作风大方,看到喜欢的人绝对不会默默在旁等待对方追求,或者慢吞吞地暗示,她们愿意主动出击,将喜欢的对象追到手。

  怎么办,她真的要再度跳进爱情里吗?真的要吗……

  可是她好害怕,爱情好苦,她不希望再受一次那种痛苦。

  祈可菲也看出了她内心的挣扎,十分心疼。

  “这样吧,你考虑看看,如果真的不爱他,那就放手,让其它女人有机会。别老是嘴里嚷着不爱他,却又时时赖着他,太自私了,害得我们这些想追求他的女人好哀怨,何况这样他也很痛苦。”

  我哪有死赖着他?你想追他就去啊。段凯芙好想这样呛她,但是她说不出口。

  “你真的……喜欢他、想追他?”她问得热泪盈眶。

  “你说呢?”祈可菲真会让她气死,当朋友这么久,她怎么可能明知道对方是好友喜欢的人还对他放感情?

  不过她还是希望段凯芙可以自己想通,因此面对石允刚连日来的询问,她仍然没有把她的行踪说出来。

  段凯芙陷入了苦恼的深渊之中。

  原来,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依赖着石允刚而不自知。失去杨俊嘉,她只是不甘心青春年华的逝去,气得想要揍他、踹他,教训那个大坏蛋,为自己的付出而悲哀;但是石允刚不同,这几天没有他在身边,她整个人觉得好空洞,好想念他……

  她才知道原来石允刚在自己心中的分量竟然那么重。

  怎么办?她该怎么做才好?

  “好好想一想,拿出你的勇气吧,如果你放弃了,也许这辈子再也遇不到像他这么好的人。”祈可菲拍拍她的肩。

  勇气?对,爱的确需要勇气,如果她没有勇气去爱他,踏出第一步,那她凭什么得到幸福?

  段凯芙想通了,这才轻笑开来。

  “阿菲,谢谢你,你对我最好了,我超感动的。”她一把抱住祈可菲,感谢她的开导。

  “少来这套!”祈可菲佯装嫌恶地推开她。“如果你不要,那就把我介绍给石头哥,我当你的‘大嫂’后会更疼爱你的。”

  “大嫂?”

  段凯芙愣了愣。是啊,如果石允刚只是她的大哥,那她必须接受将来会有个大嫂。

  想象石允刚对其它女人微笑,为其它女人做料理,和其它女人出游,甚至记得其它女人的鞋子尺寸,体贴地为她换上新鞋……

  她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,谁教她只是妹妹?

  光是想象,便让她嫉妒到胸口发疼,就算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好友都不行,她无法接受石允刚离开她,对另一个女人好,这绝对不可以。

  “你别想,允刚大哥是我的,谁都不能抢。”段凯芙呛声。

  “不会吧,我以为以你的个性,你会直接慧剑斩情丝。”祈可菲提醒她。“我记得之前你和杨俊嘉分手,并没有想去跟蒋小姐抢人的意思喔。”

  “什么嘛,杨俊嘉那个大混蛋怎么跟允刚大哥相比?”

  一个是处处留情的花心种,一个是认真努力的新好男人,如果眼睛没瞎,谁都看得出孰好孰坏。

  遇去她一直不想放弃,觉得初恋才是最美好的,她相信以自己的魅力一定能够让杨俊嘉回心转意,爱她一辈子。但现在她知道当初的自己到底有多傻,强求的爱情不会美好,放开了手,才能看清真爱不是只有争执和不放弃,爱情应该可以保有甜甜蜜蜜、恩恩爱爱。

  段凯芙突然好想赶快见到石允刚,她想告诉他自己的想法,告诉他这些天她有多想念他,她还想告诉他,她要吃奶油海鲜意大利面啦!

  想起他的拿手菜,她的口水都快滴出来了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