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险热恋哪里逃 > 第9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危险热恋哪里逃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危险热恋哪里逃 第9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门外突然响起开门声,段凯芙回头,耳里已经听不见安绮竹在说什么,因为来人就是石允刚。

  段凯芙和石允刚是男女朋友,拥有彼此住处的钥匙不意外,但意外的是,最近工作很忙、责任感又超强的石允刚,竟然会在早上十点多跷班赶来她家,这个问题就真的很大条了。

  “你看见杂志了?”段凯芙匆匆结束电话,面向他的脸色有些苍白。

  “你知道这件事?”石允刚的确是为此事而来。

  他在广告圈里工作,消息通常传播得很快。

  “不管你听到了什么或看到什么,那都不是真的。”段凯芙连忙解释。“我跟钟老板只去吃过两、三次饭,一开始他是以公事为由,后来我知道他对我有意思,就不再与他见面。我不知道X周刊为什么会报导,我和他没什么,真的,相信我,我真的是——”

  “吁,别再说了。”石允刚走上前,轻轻地拥住激动得身躯微微颤抖的她。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,我相信你。”

  “你相信我?”

  “当然,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,你也不会劈腿,因为那是你最痛很的事。你曾经受过很大的伤害,你的心地这么善良,又怎么会用同样的方式伤害别人?”石允刚压根儿就没有怀疑过她。

  “允刚……”段凯芙热泪盈眶。他真的是太了解她了。

  “别难过,我就是怕你乱想,所以特地跑来看你。”这才是他真正的来意。

  “呜……我才不难过,因为你了解我,我有你这个男朋友真的太幸运了,我真的好高兴,好开心……”她边说边掉泪。

  原以为他是来质问她绯闻的事,谁知道完全相反,他不但不生气,还担心她难过,特地赶来安慰她。

  石允刚真的让她好感动,他这么相信她,有这么好的男朋友,让她好幸福。

  “傻瓜,那你哭什么?”石允刚轻抚她柔顺的秀发。

  他珍惜宠溺的表情让段凯芙心醉,那双晶莹的水眸直盯着他。

  段凯芙从没想过能遇到一个对她这么好的男人,这一刻,她再也没有任何不安和疑惑。她发现自己是完完全全地爱上了他,就像飞蛾扑火似的,毫无保留。

  “允刚,谢谢你对我这么好,我真的真的很爱你。”她主动地献上一吻。

  娇俏的美女对他示爱,尤其她还是他心目中的公主,石允刚哪能抵抗她的诱惑。

  他很快地反被动为主动,黑瞳紧紧锁住她,他的大手扣住她的下巴,噙着她潋滟的红唇,唇舌用最嚣狂的方式与她的纠缠。

  那火热的唇如同灼烧的烈焰,焚烧了她的所有不安和恐惧,也带走了她的矜持。

  段凯芙的心跳几乎快静止了,浑身颤抖。没想到他的吻如此震撼,让她只能无助地攀住他、回应他,让激烈的吻更如燎原的火焰般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两人跌落在沙发上,他们的手开始在对方的身上游走,像是想要藉由触碰什么来平抚内心的那团火似的,两人的理智都消失了,他们只想占有对方,紧紧拥抱彼此。

  室内的温度上升,就在天雷勾动地火之际,一阵尖锐的手机铃声划破了这一室的激情魔咒——

  石允刚和段凯芙如梦初醒地停下了动作。

  老天……段凯芙这才看见自己一手正在解他上衣的扣子,另一手则由上衣下摆偷偷地“躲”进他的胸膛,迫不及待地触摸那壮硕的曲线……

  哇,色女!

  火速收回自己的手,段凯芙真想挖个洞将自己埋进去。

  石允刚当然也没多正经,他的大手正放在人家水嫩嫩的肌肤上,她那细致滑嫩的触感让他差点无法把持自己。

  唉,他知道她外表时尚,但是个性有些保守,她和杨俊嘉交往近八年都没有发生关系,这次他会不会太过火,让她对他的印象变差?

  他们愣愣地看着彼此,气氛有些凝结,谁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  偏偏不识相的手机还是不断地响着,而且像是只有段凯芙的手机响得不够热闹似的,连石允刚的手机也跟着唱和。

  这情景诡异中带着趣味,尤其段凯芙看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比她还羞窘、比她更不知所措的模样,害她好想笑。

  “怎样,要不要再继续?”段凯芙轻咳了咳,故作风情万种地靠近他,立刻听到他倏地倒抽了口气。

  要命的,这个坏公主,明明知道他有多想要她,竟然还这么可恶地撩拨他。

  石允刚陷入进退维谷,他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,窘迫的表情更加狼狈。

  “我是说真的。”段凯芙的神情很肯定。

  她现在总算明白为何自己以前会拒绝杨俊嘉,因为她对他不够信任,没有渴望,也没有欲念;而石允刚不同,就算他不娶她,她还是愿意和他在一起,因为她爱他。

  “真的可以?”石允刚觉得自己快被她逼疯了。

  他太爱她了,凡事小心翼翼,以她为主,只要她开心,什么都可以。

  “当然——”段凯芙确定了自己的心意,再更近一步地给予鼓励。

  只是坏事的人真的很多,他们的手机响个不停就算了,现在更夸张,门外竟然有人猛按电钤。

  “对了,我忘了告诉你,刚刚我到的时候,发现你家楼下有很多SNG车,我想现在在门外的应该是记者。”石允刚这才想起。

  “唉!”段凯芙被打败了。

  不过患难见真情,反正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,不用急啦!

  *

  狗仔实在是太可怕,几乎无孔不入。

  他们超敬业,二十四小时轮班,紧守着段凯芙的家,想要逃出他们的视线,恐怕比登天还难。

  但是段凯芙还是做到了,因为她有石允刚。

  “哇,丑到连我自己都受不了,这个人真的是我吗?”段凯芙惊讶地看着镜中的自己。

  现在,镜里的人是个满头花白的欧巴桑,上衣是阿婆式的土色碎花衣,下身穿着深蓝色的长裤,头上还戴了顶宽大的遮阳帽,偏暗色系的粉饼使她脸上一块黑一块上的,还刻意涂得很厚重,似乎一笑粉底就会龟裂,随时有“崩塌”的危险,石允刚到底哪里弄来这些装备?

  “好了,别管美丑,先到我那里吧!”石允刚忍住想笑的冲动。

  关于段凯芙被跟拍的事,他们两人商量的结果是——躲。

  反正新闻就是那么一回事,只要热潮一过,便是旧闻了,别人也不会再去追究。如果他们在此时出面澄清、说明,可能会引起更多的追逐和讨论,反倒让大家更累。

  现在,狗仔们已经连续在她家门外守了三天三夜,幸好这里的管理员不错,以维护住户安宁为由,将所有的狗仔都赶到门外,不准他们踏进段凯芙所住的大楼半步,因此从地下室进出的石允刚才能如此顺利地替她送来食物、日用品等东西。

  但石允刚还是很担心有些不理智的狗仔找机会硬闯入门,他不敢冒险,决定还是接她到自己家里暂住比较安全。

  为了让一切顺利成行,当然要替她先变装喽!

  他们就这样凭着高超的易容技术,顺利地离开了段凯芙的住处。

  在车子里,段凯芙就着后照镜打量自己的妆扮,还是很想笑。

  现在的她就算站在两位好友面前,恐怕她们也认不出来吧!

  “你知道吗?我的合约中有约定一年内不准变丑哦。”段凯芙轻笑。

  “还好不是规定不准谈恋爱。”石允刚轻瞄了她一眼,害她脸红心跳。

  这变装离家的意外插曲让她又期待又怕受伤害。暂住在他家,不就是形同同居?爱情应该要有点黏又不会太黏,给彼此一点距离,维持新鲜感和神秘感,可现在他们这么靠近,到底能不能够适应彼此?

  她有些担心呢!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