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1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1章(1)
  目录 下一页
  「烦,每天都有一堆人围着我,对我大献殷勤,尤其一堆女生像是没事做,一天到晚对我抛媚眼,烦都烦死了。」

  「我也是,明明没做什么,就是有一堆女人死缠着我不放,真的好烦。」

  「我更惨,前几天还有个学姐跳上我的床,如果不是我自制力够强,努力抵抗,恐怕后果不堪设想。唉,难道长得太帅也是一种错误?」

  这是一间高级俱乐部,在此可以使用新颖的健身运动器材,尽情发泄精力;也能够在装潢典雅的音乐酒吧里享受美酒音乐,让心情放松,更能够在隐密度和舒适度极高的包厢里一边享用美食,一边尽情地高谈阔论,是许多大老板们谈生意的最佳场所。

  当然,要能成为最高级奢华的俱乐部,让顶级顾客愿意大驾光临,客人的水平自然也得经过筛选,能够在此出入的几乎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或者企业家的第二代、时尚名媛、贵妇等等。

  总之,都是些身分不凡,非富即贵的人士。

  此时,在音乐酒吧的角落,几个年轻的企业家第二代边吃喝边哀叹自己的「艳遇」,听似可怜兮兮的语调中却有难掩的优越和得意。

  大家心知肚明,这哪是抱怨,根本就是炫耀。

  尤其他们都是一票年方二十出头、正值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有钱有闲,有财有势,身边没几个漂亮美眉跟着,那才叫做没面子。

  「呿,阿豪你说真的假的?」

  「就是,你自制能力强?哈哈哈哈哈!」这个花心大王说的话还真没几个人愿意相信。

  「喂,你们这几个家伙嫉妒我?」王超豪满脸不满。

  此话一出,引起众人一阵哗然和争论。

  「嫉妒你?要嫉妒也要嫉妒我们的源介哥!」

  「嘿咩嘿咩,我们源介哥才叫做猛,我光帮他处理那些学姐学妹们的情书和礼物,就忙到需要请助手。」

  这番话,众人倒是没异议。

  任源介的确是个万人迷,中日混血的他天生长了一张让男人嫉妒、女人爱慕的俊俏脸孔,上自阿婆,下至幼童,遑论年纪相仿的女孩们,每个见到他都宛如蜂儿见到花蜜般,痴慕的眼神直追随着他,无一例外。

  「阿蔡、小九,你们提我做什么?」无聊。任源介原本舒适地喝酒,享受快乐的气氛,没想到不说话也会惹事,他忍不住撇唇,轻狂不羁的俊雅脸孔上明显地写着对此刻的话题不感兴趣。

  从小到大被女人包围的他,根本不需要大肆宣扬来证明什么,也没什么好炫耀的,他觉得这些人实在很幼稚。

  自己怎么会跟这群无趣的家伙混在一起?莫非是寒假太过漫长,日子真的过得太闲?

  「源介哥,我们说的都是事实。」不要说别人,就连阿蔡也常会不小心对着他那张比女人还美的脸蛋发愣。

  「对咩,源介哥,你就别不好意思,大家都知道你的魅力无敌。」小九狗腿地补充。

  「够了。」任源介差点翻白眼。这对「酒菜二人组」还真不是普通地狗腿,惹得其它人有些不高兴。

  大家都是天之骄子,哪个不是被高高捧着,谁愿意屈居下风,简直就是在替他树敌。

  虽然任源介不太在意其它人眼中无法隐藏的敌意,但他也不想惹是生非,尤其是这么无聊的争执。

他想平息,但王超豪可不这么想。

  他的家世背景和任源介旗鼓相当,人也长得很帅,他对自己超有自信,可是每次遇到任源介,总是矮了一截,让他很闷。

  谁说男人之间不会嫉妒,他就强烈地嫉妒任源介。

  可恶,若不想个办法整治他,岂不是让他太嚣张

  但该想什么办法呢……

  「……我在等人。」忽然,旁边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女声,那声音不大不小,却刚好传入附近客人的耳里,惹得大家好奇张望。

  「呵呵,那我一定是妳在等待的人。」轻佻的男人自以为幽默。

  「走开,我对你没兴趣。」冷酷女声略微提高,显得非常不耐,丝毫不留情面。

  旁人一阵哗然。这句话真是直接又杀伤力十足!

  轻佻男被这一喝,面子尽失,嘴里不满地喃喃自语,也只能摸摸鼻子走人。

  众人错愕地张望,都想看看那么残忍又不留余地的女子到底是何模样。

  一见到她,大家也恍然大悟。

那是个气质很有个性的女子,大大的眼眸透露着烦躁和冷酷,微噘的红唇显得十分倔强,过分直挺的鼻梁使她看来有些冰冷,而一身纯黑色的打扮更让旁人不敢轻易靠近。

  以这样的长相来说,她的确不算漂亮,甚至长得不够讨喜甜美,但是个性十足的脸孔配上一头削薄的俏丽短发,将她的独特韵味衬托得淋漓尽致,让人不自觉地被吸引,却又容易为她那生人勿近的神情而却步。

  这位冷若冰霜的女子是个有意思的大挑战。

  王超豪面露出狡猾神色,突然从皮夹中掏出一迭钞票放在桌上。

  「我赌五万,那个女的不会接受你请吃饭的邀约。」他还请其它人来共襄盛举。「阿福、阿平、阿汪、小皮……下啦下啦,这次源介一定会失手。」

  他们一大群人常常吃饱撑着,最爱做这种无聊的赌注,有时候赌路上的小狗敢不敢冲过马路,有时候赌饭店里走出来的第一个人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,有时候还赌谁能在最短时间内买到最多红色内裤……

  反正大家有的是钱,金钱的输赢并不重要,重点是好玩。

  但是大伙儿深谙任源介的魅力,赢面不大的赌注,似乎没那么好玩。

  可在王超豪的鼓吹下,众人迫不得已也只好撩落下去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出五千。」

  「我也出五千。」

  「我出……六千好了——」

  一阵喊价中,桌面上的钱也慢慢越积越多,少说也有八、九万块,可是一般上班族几个月的薪水。这些豪门公子爷的玩法,有时候是很让人咋舌。

  「哇,源介哥,好多钱。」而且都是现金。阿蔡眼睛都亮了。

  「嘿咩,这样会不会太不好意思。」小九忍不住想伸手去摸摸那些白花花的钞票。

  酒菜二人组看得眼睛发直,他们两人家境还算小康,但是在这些一掷千金的豪门公子面前,完全没得比。

  任源介对他们很好,每次赌赢,所有的赌金都给他们,让他们心甘情愿当他的小跟班。

  此时,他们开始觉得很幸福。

  「输赢还不一定,别乱摸。」王超豪挑衅地瞄了瞄任源介。「敢不敢玩?」

  虽然他心里知道赢的机率不大,但仍想要试试看,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。

  任源介觉得这打赌很无趣,但是年轻气盛的他也看不惯王超豪的自大,决定接下这个挑战,好挫挫他的锐气,让他下次不敢再随便惹他。

  「阿蔡、小九,把这些钱收好。」任源介站了起来,俊朗的脸上满是自信。只是个酷姐,小意思啦!

  酒菜二人组赶紧替他顺了顺衣服,让他看来更加帅气笔挺。

  「源介哥干吧嗲!」虽然他不是很需要,但两个小跟班还是习惯性地要替他加油一下。

  任源介自负地轻勾唇角,往那位看来冷漠高傲的酷姐走去。

  众人看着任源介那张比女人更俊美的脸蛋,再看到酒菜二人组张狂得意地收钱的模样,心里一阵抽痛。

  唉,明知道会输,干么去赌,真的很没意义!

  谁知道,事情竟然出乎众人的意料,向来无往不利的任源介竟然惨遭滑铁卢

  「对不起,我对小鬼没兴趣。」酷姐话说完,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,甚至瞄都没有多瞄他一眼。

  从不知失败为何物的任源介瞬间变成了化石,僵在当场,无法动弹。

 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——

  *

  任源介是个天之骄子,家境十分富裕。

  他的父亲佳崎龙野是日本「佳崎百货」的负责人,母亲任苓君则是台湾「米雅童装」负责人的独生女,她对经商也非常有兴趣,才能不输自己的丈夫,夫妻俩可说是商场上的强人,夫唱妇随,还生了一对漂亮的儿女,简直是人人称羡的模范夫妻。

  不过,童话般的爱情随着两人同样高傲不服输的个性而破灭,五年前,任苓君离婚,大女儿佳崎雅希跟随父亲留在日本,她则带着跟着自己姓氏的儿子任源介回到台湾继承父亲的事业,目前经营得有声有色,完全有乃父之风。

  任源介年纪还轻,大学未毕业,看不出到底有没有遗传父母的经商才能,但是那出众的外貌却是完完全全承袭了父母的优点。

  俊俏迷人的外表加上多金的背景,让他无往不利,不管人在哪里都是大家注目的焦点。

  但是他和一般自视甚高的富家公子不同,天生俊美的脸庞时常笑脸迎人,大大地为他加分,让所有长辈视他为宝。

  也许是补偿心态,婚姻的不美满使得任苓君对儿子愧疚,因此十分宠溺他,只要任源介想要而自己做得到的,她都会尽力帮他达成,甚至完全不给儿子任何接掌自家公司的压力,以后不管儿子是否有兴趣接班,她都表明了愿意让他自主,给他满满的自由。

  这点让许多朋友都羡慕死了。

  这么开明的母亲哪里找呀?这么优渥的生活哪里找呀?这么完美的人生哪里找呀——

  不,不完美,一点都不完美。

  咻——

  一支飞镖不偏不倚地正中红心,让旁边的两个人看傻了眼。

  好……好准啊!

  真是又快又准,让人拍手叫好,大喊安可,只是一旁的阿蔡和小九忍不住摇头。

  他们是任源介大学的同班同学,大家同班四年,又一天到晚跟着他,根本就是他的小跟班,他们当然了解他。

  这位源介兄真的很奇怪,他心情大好的时候,怎么射都射不准红心,但是心情差的时候却射得非常好,尤其心情越差,越容易命中红心,实在是匪夷所思。

  「源介哥,什么事惹你不高兴?」阿蔡陪笑。「心情不好要不要出去走一走?最近新开了一家Pub,听说很好玩。」

  「对咩对咩,源介哥,别再去想那个有眼无珠的笨女人了,你也知道有些女人就是白目嘛,我相信你的魅力凡人还是无法挡,那个……」小九接收到身旁两道杀人眼神后,后面的话自动吞进去。

  奇怪,他有说错什么吗?任源介的魅力本来就很厉害,小小失败一次根本不算什么。

  「你才白目。」阿蔡从头给他巴下去,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「呵呵,源介哥,别放在心上,其实我们早就忘记那件事了,那根本就是芝麻蒜皮的小事,不值得多想。」

  「哎哟!」小九捂着头,一脸无辜。「什么芝麻蒜皮的小事?源介哥明明就还很介意。」说实话也不行?

  「喂,你真是——」

  「好了,两个都别吵。」任源介又连续射出几支飞镖,全都命中红心,可见他心中的怒气有多深。

他失败了,那种感觉就像从天堂掉落地狱,被王超豪等人笑话奚落是很让人郁闷难堪,但最让他抓狂的是那个可恶的女人居然敢这样对待他。

  她居然……居然叫他小鬼?

  可恶,他都还没喊她老女人咧!

  任源介气坏了,从小到大谁对他不是吹捧讨好,尤其是女人,不管老老少少对他这张俊美的脸孔都没有抵抗力,而那个酷女生居然只淡瞄他一眼,就直接否决他,还在那么多人面前给他难看。

  他不用看其它人的表情,就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多大的笑话。这都是那个老女人害的,这口气真是教他吞不下去。

  咻咻咻咻咻——

  任源介那双黑眸死盯着箭靶,彷佛跟谁有仇似的,充满杀气。

  「源介哥,不如我们去帮你调查她,看看那个短发酷姊是谁,我们去堵她。」阿蔡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生气,急着想帮他出口气。

  「对对对,堵她堵她,可恶耶,我的新游戏也泡汤了,都是她害的。」小九不小心把心里的话讲出来,又赶忙补充。「我是说,我真是看不下去她那么假,看到帅哥还假装不喜欢,她会不会只是欲擒故纵?」

  「有可能。」阿蔡拍拍好搭档的肩膀,他总算说出一句好话。「我们去堵她、教训她。」

  「堵你们的头!烦不烦?」任源介打死都不会做这种下流事,被拒绝已经够丢脸了,还去堵人家?亏他们想得到。

  阿蔡和小九见他烦闷,心情也好不起来,只好继续想法子讨好他。

  「源介哥,会不会她有听到我们打赌,所以不爽才拒绝你?」

  「对咩对咩,一定是这样啦,不然谁能抗拒得了我们的源介哥?」

  「够了没?别再说了。」不管怎样,失败就是失败。任源介伸手扒乱了自己帅气的发型,他不是个会为失败找借口的人。

  只是心情超闷,他觉得很丢脸,很没面子,尤其还在众人面前下不了台,这几天情绪超差,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害的。

  虽然他不会无聊到去堵她,但是下次别让他遇见她,否则此仇非报不可。

  「好好好,不说不说,那我们出去走走。」阿蔡站起来想拉他。

  「对咩,出去——啊——」小九也跟着行动。

  谁知,任源介手上的飞镖竟然在此时再度射出去,险险飞过两人的脸,差点没吓坏他们。

  看来他的心情还是不太好,应该少惹他为妙。

  *

  祈可菲的心情好吗?老实说,她自己也不太清楚。

  当她一走出捷运站,远远地就看到一位身材略胖,穿着正式西装,戴着金边眼镜,梳着中分头,模样老实的男子站在前方状似等待许久。那是她认识将近一个月的新男友张志鸿,目前在银行上班,为人忠厚老实,不擅言词,是个标准的好好先生。

  但是他们之间却激不起任何的火花,一点点也没有,张志鸿甚至连她的手都还不敢牵,让她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女人真的都梦想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吗?祈可菲不这么认为。不说别人,光她两个好友的爱情之路就让她敬而远之。她就在她们身边,彷佛亲身感受到她们为爱所受的苦。

  像是安绮竹,当初恋爱谈得甜甜蜜蜜,谁知道一个误会,居然让他们分隔了八年,前不久两人才再度重逢,重拾以往的情意,她是成功的案例,不过也整整受了八年的相思之苦。

  而段凯芙就更惨,和男友分分合合多次,明知道男友花心多情,却一再欺骗自己要相信男友,实在傻得很彻底,让祈可菲更加认清自己。

  那样轰轰烈烈、惊天动地的爱情并不适合她,她需要的是眼前这个可以带给她安稳生活的男人。

  激不起火花没关系,没有激情无所谓,爱情是一辈子、长长久久的事,找到一个知心的知己最重要。

  她重新整理自己的情绪,冷艳的脸蛋刻意勾起一抹笑意,迈步走向那位等待许久的男子——

  *

 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