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1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1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不好意思,我迟到了。」刚刚路上耽误了点时间,大概迟到了三分钟,祈可菲抱歉地朝他轻轻点头。

  她坚持不让他到住处接她,也许是潜意识觉得彼此还没有那么熟,更何况约会的地点离捷运站很近,她个性独立,觉得可以自行到达没问题。

  张志鸿也同样赶忙点头回礼。

  「没——不,不是这样,我其实没有等很久,只是比较早到而已。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头发,那油亮直挺的中分头格外醒目。

  祈可菲有点哭笑不得。小时候的一场意外,让她开始习惯性地隐藏自己,她戴起一副超大的黑框眼镜,想将自己隐藏在镜片之后,不让其它人轻易察觉她的情绪。出了社会后,她更发现黑框眼镜的好处,尤其是在职场上,那副眼镜就像她的战斗配件,虽然戴起来满丑的,却让她斗志十足。

  但她这个人也不是那么一板一眼,约会时,她舍弃了习惯配戴的黑框眼镜,也会特别打扮一番。她做什么事都很认真,包括约会。

  但目前这个约会对象却是超古意,打扮也够老气的,尤其每次看到他的中分头都让她很想笑。

  祈可菲很想说服自己相信或许这样的男人最适合她,至少和他在一起不需要彼此猜测、耍心机,但是不知怎地,她就是对他提不起劲,没办法产生感情。

  两人认识都快一个月了,仍像陌生人一般,互动客套又生疏,却又不得不见面,实在有些别扭。

  「还没吃过饭吧,我们……一起去吃饭?」张志鸿大手紧张地搓着,头一直低低的,眼睛有点不太好意思直视她。

  祈可菲有些无奈地耸肩。想不到现在还有这么单纯的男人,真不容易。

  「好啊,去哪里吃饭?」

  「前面有家餐厅,我前几天……呃,有来看过,很不错,是间意大利餐馆,不知道妳觉得怎样?」张志鸿老实地解释。

  原来他前几天还来「探路」,祈可菲惊讶地瞪大眼睛。

  「好啊,我还满喜欢吃意大利面的。」才怪,她一点也不喜欢意大利面,但是人家这么用心,她便接受对方的心意。

  「那就好,那就好。」张志鸿非常兴奋,指着前方。「很近,就在那个路口而已。」

  于是两人排排站好,在红绿灯口等待过马路,看在不知情的路人眼中,他们就像一对不小心遇见的陌生人,只是问问路而已。

  不行,再这样下去怎么可以,她要交的是男朋友,而不是普通朋友呀!

  祈可菲做事习惯按部就班,现在她的工作很稳定,年龄也适当,母亲曾经打电话暗示过她,现在是她该找个对象的时候。

  她的父母也很了解她的个性,不敢给她任何压力,就算问她有没有对象,也问得十分婉转。

  祈可菲明白他们的意思,她不希望别人为她担忧,尤其是她的父母。她总是尽力想讨好他们,让他们快乐,所以近来她很积极地想要找个对象,希望能尽快有好消息,好让父母安心。

  眼前这个男人看来忠厚老实,是个一般长辈眼中的好男人,祈可菲虽然有些犹豫、有些不确定,但她仍想再给自己和他一次机会。

  祈可菲主动对他伸出了手。

  「扶女生过街,才是绅士的行为。」她的态度落落大方,毫不做作扭捏。

  大学毕业后,她已经在职场上工作了两年多,并不是初入社会的小女生,她很清楚,如果对方真的不合适她,就要趁早走人,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和机会,而她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能浪费。

  两年——顶多三年内,她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,好让父母了却一桩心事。

  「啊,我……喔,好、好……」张志鸿也在职场上打滚了好几年,只是他生性内向又胆小,没想到女生会这么直接大方,害他差点没吓到。

  在他愣住的时候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原本的绿灯就快转成红灯,而祈可菲的手仍尴尬地悬在空中,不知所措。

  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?都给他机会了还不知道要把握,只会对着她傻笑。

  这个人真的适合她吗?祈可菲开始有些动摇。

  「怎么了?」她心里有些悲哀地怀疑自己的魅力。

  「没……没什么。」只是受宠若惊,不敢置信。

  就在张志鸿扭捏完了,想起佳人玉手仍然悬空,想牵她的手之际,没想到旁边竟然杀出一个程咬金,那只白嫩嫩的小手就这样落入了另一个人的手里——

  *

  「抱歉,我来晚了,亲爱的,久等了。」一张比女人还漂亮的俊美脸孔出现在两人之间,而且毫不客气地握住了祈可菲嫩白的小手。

  他做得很自然,彷佛他们俩本来就是一对恋人。那高瘦挺拔的身材轻易地挡住了张志鸿的视线,低头细语的模样,状似将佳人轻拥在怀,模样有说不出的暧昧。

  任源介是故意的。

  这几天心情烦闷,出外走走,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他竟然会在路上巧遇她,一个恶作剧的念头也跟着产生。

  「你——」祈可菲眼神疑惑。她并不认识他,这家伙哪里来的?真奇怪。

  她心头一恼,立刻要挣脱。

  但任源介的动作更快,趁着绿灯快转成黄灯之际,快速地握紧佳人的手,拉了她便往前跑。

  「快快快,快变灯了。」他状似急慌的声音中,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  「啊……」祈可菲没有防备,就这样任他拉着往前跑。

  两人就像要私奔的情人般,不顾路人的目光,在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径自狂奔。

  情况变得有些诡异、失控。祈可菲的脚步往前跑,视线却不自觉回头看向张志鸿。只见他脸色大变,好像受了多大的打击,双眼发直,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们。

  片刻,像是接受了这个事实,他没有试图挽回,转身伤心地离开。

  事情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变得这么荒唐?

  「妳在看什么?」过了马路,任源介才注意到她的举动,不满地扳过她的脸庞面向自己。

  这个女人真懂得打击他,有个像他这么帅的帅哥在眼前,她竟然只顾着注意那个中分头,那家伙看来死气沉沉又木然无趣,她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?

  「我才想问你是谁。」祈可菲很快地恢复冷静。

  罢了,她和张志鸿也不适合,这样分了也好,省得浪费彼此的时间。不过眼前这个男孩到底是谁,她并不认识他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忽然,任源介非常戏剧化地指着她的脸。「我……我认错人了,抱歉,我真的很抱歉,Sorry。」

  没错,这就是一场认错人的戏码,他想给她一点教训,要她照子放亮一点,以后别随便得罪不该得罪的人。

  祈可菲是明眼人,加上任源介还年轻,也不是那么精明深沈,因此她能从他眼中看到一抹恶作剧的得意神色。

  他绝对是故意的。

  「没关系。」她似笑非笑地瞅着他,略显丰润的红唇微微往上,勾勒一抹神秘弯弧。

  任源介有些愣住。她笑了,她……居然笑了?

  没想到她笑起来的样子这么性感撩人,那双宛如猫儿般的眼眸轻弯,微嘟的丰唇吸引目光,让人心儿不自觉地狂跳。

  呃,不对,那不是重点。重点是,这跟他想象的、计划的完全不一样。

  他以为她会和男友产生误会,毕竟女朋友忽然跟一个帅哥跑了,没有男人能受得了,而她会因此苦恼、烦闷、伤心难过,他想藉此报仇,让她尝尝他这几日的苦,哪知道——情况似乎完全相反。

  「对不起,我这样……会不会害你们产生误会?妳不会因此失恋吧?」他试探地问。

  「没关系。」她不在意,他这么做,反而是替她解决了一个问题。祈可菲真心地对他说:「谢谢你。」

  话说完,她的脚步轻快一转,重新过马路走向捷运站。

  今天的约会失败,没有关系,以她和张志鸿的状况,别说两、三年内要把自己嫁出去,就算是二、三十年恐怕都熟不起来。反正她还有机会,再重新来过就是。

  任源介的视线紧紧地追随着那道窈窕的身影,看着她的短发在风中轻扬,心也跟着轻晃。

  他还是觉得莫名其妙,怎么会这样?她怎么还笑得出来?事情怎么会和他计划的完全不同,她到底在想什么……

  像是任源介跟屁虫的酒菜二人组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不过两人心里也充满疑惑,见他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马路边,赶紧上前。

  「源介哥,你刚刚在做什么?」阿蔡看不懂他这位老大到底在搞什么鬼。

  「你是故意的厚,你想利用自己的美色,让那个短发酷姐神魂颠倒,乘机破坏他们的感情,让他们吵架。」小九对他的做法无法苟同。「这样很差劲耶,万一他们真的分手,那个女的失恋,你就罪孽深重。」

  「有这么严重?」任源介不以为然。「我只不过是『认错人』,牵她过马路而已,又不是被抓奸在床。」

  但也奇怪,自己的女朋友被带走,那个中分头是怎样,为什么都不追上来讨人?算什么男子汉!那个女人眼光真差。

  任源介不懂自己为何那么介意刚才的一切,难道是那个女的只在意那个中分头,对他完全没有感觉,让他心里忿忿不平?

  还有,那个女人怎么一副好像真的没见过他的表情,眼神那么陌生……

  「源介哥,你这种报复的方式很幼稚。」阿蔡无法认同。

  「对咩,幼稚。」小九附议。

  「我高兴就好。」谁教她要惹到他,又刚巧被他遇到。

  酒菜二人组互看一眼,摇摇头。

  「那源介哥,你心情好点了吗?」他心情好,他们才有福利呀!

  任源介以为小小的恶作剧、报过仇以后心情就会好了,但是事情的发展似乎跟他预期的完全不一样,他反而受到更大的打击。

  那个该死的女子竟然不记得曾见过他!

  更诡异的是,这次她没有叫他小鬼,但是她竟然跟他道谢

  「为什么她跟我说谢谢?」任源介心里充满疑惑。

  阿蔡和小九见状,头皮有些发麻。

  他们这个源介兄习惯被人高高捧着,之前因为那个短发酷姐的拒绝,气得闷了好几天,这回他该不会又要闷了吧!

  「源介哥,别管了,说不定那个酷姐是在强颜欢笑。」阿蔡想,虽然这种报仇的方法很幼稚,但是他们还是少提起的好,免得他又胡思乱想。「反正仇也报了,我们就去庆祝一下吧!」

  一个对他们而言平凡无奇的女子,哪需要为她费这么多心思?自找麻烦!

  「对咩,庆祝庆祝!」小九举双手双脚赞成。

  「强颜欢笑?」任源介清澈的眼眸一闪,漂亮的唇总算扬起了开心的笑意。「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会有这种可能,一定是,一定是的。」

  一想起自己的恶作剧至少也要让她跟男友解释不完,他这才笑开来。

  哼哼,敢得罪他,就要有被整的心理准备。

 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破坏别人的恋爱,后果竟然那么严重……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