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2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2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什么?」祈可菲对他的气恼没放在心上,只专注于工作。「怎么会请男的工读生?这个小玫在做什么!」

  刚刚乍看之下,还以为他是女孩呢!真是的。

  不过祈可菲有个坏习惯,就是除了自己的工作以外,她对其他人事物一概没有兴趣,加上生得一张酷睑,若是不笑,看起来便很冷漠,不认识她的会觉得她很难亲近。

  气质与外貌使得她的知己好友也不多,除了单纯可爱的安绮竹和甜美浪漫的段凯芙以外,她没什么亲近的朋友。

  而眼前的男孩虽然俊美,但是她也没多少兴趣。

  「你不行,抱歉,应该是弄错人了。」男的女的都能弄错,她那个天兵助理恐怕真的能力不太够。

  「找错人……」一下子要他留下来工作,一下子又要他走?是怎样,耍人喔!

  任源介本想甩笔走人,但现在他们两个冤仇结大了。

  他不甘心被一个女人这样忽视、看轻,他要留下来瞧瞧她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然不为所动。他要找到机会,让她爱上他,为他神魂颠倒!

  「前辈,我缺钱,我需要这份工作,请给我一个机会。」因此,他摆出卑微的姿态。

  任源介对自己的外貌有信心,她应该要爱上他,不该有意外,他也不容许这个意外发生。

  「这……」祈可菲有些为难。「这个工作请女孩子做可能会更适当些。」

  她认为大致来说,女孩子总是较为细心,当然她的新助理小玫是个例外啦,再说眼前这个男孩虽然穿著打扮很休闲,看得出他一身的衣服价值不菲,他们付给工读生的薪资不高,这份工作一个礼拜的薪资恐怕还买不起他脚下那双限量款球鞋。

  「前辈,你不能歧视男性工作者,不能重女轻男。」任源介原本就长得俊俏,当他使出哀兵策略时,更让人无法招架。

  祈可菲失笑。这家伙在说什么呀?

  「好吧,小任,你就留下来。」她有些无奈地交代。「先写标价吧。」

  小……小任?任源介俊睑抽搐。

  好难听的名字,活像在叫小狗。

  「你可以叫我源介。」他喜欢她喊自己的名字。

  祈可菲怪异地看他一眼。这个家伙是怎样,名字只是个符号而已,计较这个做什么?更何况他也做不久,这只是个短期工读机会而已。

  「小任,那这里就交给你。」祈可菲没空理会这种小事,交代完毕,看到前方的助理便匆忙地往前走去。「小玫,货呢?来了吗?」

  「源介……我叫任源介。」任源介被气到头昏脑胀。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,从来没有。「该死的女人,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领谁的薪水?可恶!」

  辞掉她、辞掉她,让她失业,让她去领失业补助,让她流落街头,让她……

  「源介哥,你龇牙咧嘴的在做什么?很丑耶。」阿蔡摇头。

  「就是,帅哥形象全毁。」小九也跟着摇头。

  他们原本闪到一旁观看,但是看了老半天还是不懂任源介要做什么,见祈可菲离开了,他们这才上前探问状况。

  「帅哥?哼,我在她眼中根本就像路上的小徇。」任源介不服气,这女人有什么了不起,居然这样对待他。「哼,小任,我还小黄小白咧!」

  「噗!」阿蔡和小九只敢闷笑,不敢太放肆。「他们只是请工读生,再说我也叫小九,有什么关系?」

  任源介横了他一眼。

  「有、关、系。」关系可大了,这个女人惹恼他这么多次,怎么可以这么轻易放过她?

  「源介哥,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她?」阿蔡和小九都无法理解。

  「我才不在意她。」任源介坚决否认。

  「是吗?可是你——」

  「小任,他们是你朋友吗?工作时间这样聊天不太好。」祈可菲突然又走了回来。

  「我刚刚才知道,原来你不是小玫请的工读生。」

  刚刚小玫又带了另一个人来,她才弄清楚情况,只是她已经答应了任源介,加上她不喜欢没有时间观念的人,因此决定继续任用他。但是一回头,他居然不工作和别人聊天。

  这些新世代的小朋友们真是难以管理,让人很头痛。

  祈可菲大学毕业两年多,虽然和他们年龄相差无几,但是他们那样懒散的态度,让她很受不了。

  「呃,呵呵,我马上工作,很快就做好,没做好不回家、不下班,可以吗?」任源介见她像是想将他一脚踢走的样子,立刻低头道歉。

  计划尚未达成,自己必须忍耐。

  反正寒假无聊,追到她将会是最有意思的游戏和挑战。

  任源介咬开笔盖,手指飞快地在计算机上敲打。

  祈可菲看他开始工作,这才满意。她欣赏跟她同样认真的人,他那句没做好不下班,的确深得她心。

  一旁的阿蔡和小九急得快跳脚,急忙将任源介拉到一旁去。

  「不会吧,源介哥,你……你真的要在这里打工?这是开玩笑的吧!」阿蔡不敢相信。

  「就是啊,你不是说打死也下进『米雅』工作,你要自创品牌,学校一毕业,我们要一起开一家电玩公司。」小九提醒。

  他们现在已经大四,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,毕业后要面对的事很多,所以大家现在都有共识,要好好享受所剩不多的时光,卯足劲地拚命玩乐。

  可他现在说要打工?别闹了吧!

  「我现在改变主意了。」任源介在心里把祈可菲臭骂了N次。「你们猜,我多久可以追到她?」

  「追?!」阿蔡和小九的下巴差点掉下来。「你……要追她?」

  「没错,这是一个挑战。好久没有遇上挑战了,有意思。」任源介微笑,那模样看来开朗俊逸、无辜迷人,谁都看不出他竟然藏着这样的心眼。

  反正现在每天跟着阿蔡等人吃喝玩乐、混吃等死也是过日子,倒不如找点有趣的事情做,顺便看看老妈的公司到底是在做什么,为什么童装可以卖得那么了不起。

  「源介哥,你会不会太无聊?」这是什么挑战啊?阿蔡摇头。

  「对咩对咩,不爽她,可以直接叫你妈把她辞退。」小九再次提醒他好好运用少东的身分与权力。

  「不,没那么容易。」任源介怎么可能这样轻易放过她。「现在,我比较想看到她为我神魂颠倒的样子。」

  以往都是大堆女孩子追着他跑,就连大学里据说气质冷若冰霜的美女校花,一见到他都自动弃械投降,一点乐趣也没有。但祈可菲看来与众不同,他有预感,她将会是一个有意思的挑战。

  阿蔡和小九看看任源介,再看看祈可菲,暗自摇头。

  不会吧,这两个人怎么看都是两个世界的人,八竿子也打不着一块儿。

  他要追她?她会为他神魂颠倒?不管哪一个都令人难以想像。

  「小任,你到底还要不要工作?如果你做不来,那就走吧!」祈可菲的耐性已经到达极限,准备将这个家伙踢出去。

  「我可以,前辈,我来了。」任源介朝两个好友挥手,立刻飞奔过去。「前辈,别担心,我很快就会把工作做完,请放心交给我吧!」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