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3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3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咚咚咚!

  将阿蔡和小九打发走后,任源介便全心投入工作。

  其实他念的是资管,对电脑、数字这些东西熟得不能再熟了,这些简单的加减乘除根本就是小意思。

  他努力地敲敲写写,敲到手指发麻,写到手指发抖。

  为了可以留下来,任源介可说是使出了全力,他从来不曾这么认真过,第一次就献给了这堆数字,若老妈知道他为了「米雅」这么认真努力,会感动到痛哭流涕,还是傻眼?

  也许工作的时问过得特别快,转眼间,下班时间也到了。等到祈可菲通知他可以下班,已经是晚上九点半。

  任源介一放松下来,整个人几乎快累瘫了。

  「今天辛苦了,做得很好。」祈可菲该给的鼓励还是不会少。

  「谢谢。」为了这句话,他现在腰酸背痛耶。

  不过说也奇怪,她的鼓励让任源介心中有种奇妙的感觉。

  长这么大,他从来没有工作过,现在看着自己亲手标价完成的商品,心里竟然有无限成就感。

  怪了,只是更换新的标价而已,也没什么。

  可心里有个小小声音提醒着他,那看似小小的改换标价动作,也要花费这么多工夫,看来任何工作都不容小觑,都很辛劳。

  「看什么,可以回家了。」祈可菲顺口问:「对了,小任,那你怎么回家,坐捷运吗?」

  任源介一双黑亮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。这个女人真是太假仙了,还说对他没意思,现在这样关心他,该不会是想要钓他,顺势送他回家?

  就说嘛,谁能够逃过他的魅力?哈哈~~

  「我也不知道,前辈可以载我一程吗?」任源介那双会勾魂的星眸朝她暧昧地眨。

  「抱歉,我坐捷运上下班。」祈可菲有车,但是开车的机会很少,一方面是开车的花费很大,再者她觉得现在大众运输很发达,停车位置又难找,因此除非必要,她绝不开车。

  「捷运?」什么鬼东西?

  任源介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就是名贵跑车一部,他出门若没有开车,也会搭计程车,根本就不曾坐过捷运这种东西。

  「你不知道捷运?别开玩笑了吧!」祈可菲认为他是故意闹她的。「好了,没事快回家,自己注意安全。」

  任源介撇撇唇。这个女人说起话来老气横秋的,好像端长辈架子一样,害他硬生生矮了一辈,实在让人冒火。

  「知道了,前辈再见。」他努力挤出一点笑意。

  「再见。明天九点半上班,别迟到了。」祈可菲提醒他。

  九点半?他这个寒假还没有十点以前起床耶。「没问题。」

  怕什么,有闹钟,也有手机可以叫醒他,那根本不是问题。

  任源介一走出百货公司,就让等待许久的阿蔡和小九给拦住。

  小跟班知道他竟然还想继续工作下去,仿佛晴天霹雳。

  「源介哥,你别闹了。」少了这个老大,今天他们已经无聊一整天了。

  「就是咩,你已经大四了,顶多再半年,只要你愿意,直接可以进『米雅』当总经理,何必当个小小工读生?」他老大别耍宝了吧!

  「其实当工读生也满有趣的。」只是手快断了。任源介不以为意。「再说,我若不当工读生,怎么接近她?」

  「有趣?」阿蔡和小九面面相觑。「你不会真的要追她吧?!」

  「当然是真的。」任源介自负地比出三根手指。「三天,给我三天的时间,我就能搞定她。」

  「三天?这怎么可能。」阿蔡直觉反应。

  「嘿咩,那个酷姐看起来很难缠。」小九摇头。

  「你们是怎样,到底站在哪一边?」任源介还是对自己充满自信。

  「当然是你这边。」

  「呵呵,没错,凭我们家源介哥的魅力,别说三天,说不定那个酷姐明天就为你倾倒。」酒菜二人组不愧是狗腿大王。

  他们舌粲莲花果然捧得任大少爷心花怒放。

  「好了,我好累,要回家休息,有事明天再说。」任源介招来计程车,坐入车内,不再跟他们多说。

  「怎么办?」被留下的阿蔡和小九互看一眼。

  该如何让这个大少爷打消念头,回归正常生活,以后投资一间大家都有兴趣的电玩公司,好让他们可以边工作边玩乐?

  真是伤脑筋……这个任大少爷不容易被说服,只要是他想做的,谁来劝阻都没用,任性得很。

  不过,事情的发展竟然出乎大家的意料。

  隔天,任源介就被辞退了。

  他「失业」了——

  「这是你昨天的薪水,你不用来了。」祈可菲站在专柜前指挥一切,瞄了一眼来报到的任源介后,直接将薪资袋交给他,并冷淡地告知他这个讯息。

  任源介下意识地接过薪资袋,表情仍很茫然。

  为了当「工读生」,昨晚他特地调了闹钟,准备八点起床,好好地打扮一番,才能将她电得晕头转向。

  谁知道今早八点闹钟一响,他直觉地伸手按掉闹钟继续睡觉。等到他再醒过来时,已经是早上十点多。

  任源介没多想,迟到就迟到,绝对还是要帅,不可以邋遢地出门。因此他保持一贯的优雅,慢条斯理地梳洗、整理门面后,才姗姗来迟。

  「我只是迟到一下子而已,没这么严重吧?!」任源介觉得她大惊小怪。

  「迟到一下子?」祈可菲冷哼。「迟到两个钟头算是一下子?如果想当大少爷,我劝你回家去,没有时间观念的人,不是我需要的工作伙伴。」

  她的冷漠无情,让任源介当下很难堪。

  「就算我迟到,反正我一定会把事情做完,做不完的我留下来加班就是。」何必这么强硬,尤其又是在大家面前,害他下不了台。

  「没必要。」祈可菲说得斩钉截铁。

  「你——」任源介没想到自己会碰到一个这么大的钉子。

  这个女人是生来克他的吗?为什么对他总是和别人不同,她对他细心打扮的外表毫无所觉,说起话来冷漠又公式化,毫不留情。

  任源介气坏了。

  什么玩意儿,他都这么低声下气了,她居然还不领情?

  哼!走就走,谁稀罕?

  他果真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转身定人,潇洒得下得了。

  阿蔡和小九等的就是这一刻。他们一早就到任家,接着跟他到百货公司报到,见到他被辞退,双双高兴得不得了。

  「哈哈,就说这个工作不适合你。」阿蔡拍拍他的肩。「源介哥这么才华洋溢,若真的蹲在这里卖童装,简直是大材小用。」

  「就是咩,当工读生多丢脸,要当就要当老板!」小九跟着公子哥儿们混久了,也学会自抬身价,看不起低阶的工作。

  「你这是在酸我连工读生都做不来吗?」任源介心情极度恶劣,对于他们的吹捧根本听不进去。

  「哪是。」大人冤枉啊~~两人矢口否认。

  「源介哥,别胡思乱想了,那个酷姐不是你的菜,不要招惹她了。」阿蔡劝他。「听阿牛说,最近有家新的俱乐部开幕,里面有很多漂亮的美眉,要不要去看看?」

  「不去。」任源介转身就走。

  「那你要去哪?」阿蔡和小九紧跟着他。

  「回家。」连连碰壁,尤其都败在同一个女人手下,任源介的心情糟透了,根本没有玩乐的心情。

  「回家?」阿蔡和小九相视。

  这个爱玩的大少爷竟然在这个时间说要回家,看来他受到的打击真的很大。

  也好,让他冷静一下,晚上再找他出游散心。

  但是,任源介接下来的决定,却让人跌破眼镜。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