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5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5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祈可菲要去参加联谊,对象是竹科工程师。

  这个消息一早就传到任源介耳边,让他的心情闷到极点。

  好好一个帅哥就在身边不要,居然跑去参加联谊,只怕她冷冰冰的脸孔让人倒退三尺,冻伤一大群人。

  祝她联谊失败,祝她联谊失败!任源介恶劣地祈求着。

  谁知道老天爷并没有听到他的心声,祈可菲有了新追求者。

  听说她这位追求者是联谊当晚最棒的人选,身家好、职位高,为人又风趣幽默,羡煞了不少其他同事。

  唯一可喜的是,祈可菲本人倒是对这件事没什么太大反应,就当是交个朋友,并没有欣喜若狂。

  「可菲,今晚要去约会?好羡慕喔,姜先生很棒,说话好好笑,长得又不错,你要好好把握,记得穿漂亮一点。」

  「最好把眼镜拿下来。」

  「我觉得你换个发型应该会更好。」

  几个三姑六婆趁着中乍吃饭的空档,围着祈可菲议论纷纷。

  「我们只是要吃顿饭而已。」祈可菲轻皱眉,有没有这么夸张,为什么大家都知道她要去吃饭的消息?奇怪,最近大家都很关心她喔?

  「就是,只是吃个饭,我们现在不也在吃饭?」任源介的声音闷闷不乐的。

  「源介,你的声音听起来很酸。」同事阿雯揶揄。

  「我哪有。」任源介立即否认。

  「可怜的源介,可菲不爱你,我可以爱你啊!」采购部门的小云对他装可爱地猛眨眼睛。

  「我也可以——」其他女子争相示好。

  「别别别,我可是很纯情的,这辈子我只爱可菲前辈一个人。」任源介似真似假地朝着祈可菲露出乞求的眼神。「前辈,你可不可以不要跟那位姜先生约会?」

  「不行。」祈可菲只当他是闹她的。

  「前辈这么断然拒绝,真是伤透了我的心。」任源介是真的心情很差,但此时他没空去深思为什么自己的反应会这么激烈。

  「那我来安慰你吧!」几个女同事很愿意接下这个任务。

  「够了,午休时间快过了,大家快回各自的工作岗位。」祈可菲及时搭救他。「小任,时间差不多了,走吧。」

  「是。」任源介高兴地随着祈可菲离去。「各位拜拜。」

  途中,任源介藏不住心事地开口。

  「前辈,你真的要去约会?」

  「当然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因为我想在两年内把自己嫁出去。」

  「什么?!」任源介大吃一惊。「我以为你只爱工作,只想当个女强人。」

  祈可菲流露出来的感觉确实如此,从她的工作态度看来,她简直是个工作狂,做事一板一眼、正经八百,谁也没想到她对自己的生活会有这样的想法与安排。

  「结婚后还是可以继续工作。」祈可菲不置可否地回答。

  一瞬间,任源介敏感地从她的声音里察觉不对劲之处。她有心事,那淡锁的眉头,轻轻地扯动他的心,他好奇,同时也泛起一股莫名的酸涩。

  他不懂,为什么她说想把自己嫁出去的同时,表情竟然有一丝轻轻的忧伤。她看起来不像个传统女性,何况结婚是基于爱情,是凭着一股冲动,她为什么说得那么平淡而公式化?

  满满的疑问困住了他,他没察觉,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对她的—切过分地注意,她的喜怒哀乐,已经牵动着他的心。

  *

  「哇,好大的一束花!」

  「好漂亮!」

  一大清早,任源介刚踏进办公室,就看到一大群女人围着一束花大肆谈论,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十分羡慕。

  「小任,你来得刚好,快看看这花美不美。」

  「怎么?姐姐们要把这束花送给我?」任源介开玩笑地问。

  「不是,这是姜先生要送给可菲的。」同事阿宝暧昧兮兮地提醒。「看到没?小任,你要多学着点,将来把美眉,送花这招可是很管用的。」

  「呵,前辈,说也奇怪,通常都是女孩子送花给我,怎么会这样?」欠扁的小子说了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,教众姐姐哑口无言。

  也对,这帅小子哪需要送花这套,现在他只是个小助理就迷死一票曾大喊非多金男不嫁的女子,还有什么办不到的。

  「这花好丑,送这么大束,收花的人会累死吧。」任源介酸酸地挑剔。

  「哎哟,这你就不懂啦!」几个女同事掩嘴偷笑。收到这么一大束花,真有面子,光是见到同事们欣羡的目光,就足以让当事人暗喜到内伤。

  祈可菲正好走进来,她们见了她,赶紧围上前去。

  「可菲,爱慕者送的花。」

  「好幸福喔!」

  「好事将近喽?有好消息要记得通知。」

  相较于同事们的热情,祈可菲的反应相当平淡。

  「小任,找个花瓶把花装起来。」她连将花束接过来都没有。

  她和那位姜先生吃过几次饭,他言谈得体,也很有自己的想法,只是对方太过热情也太高调,不但说要送她上下班,现在还送花到公司来,无聊。

  上下班她自己会搭车,也不喜欢这么一大束花,更讨厌他将他们的事说给其他人听,她要的只是一份平淡简单的感情而已,为什么对方都不懂?

  眼见她反应淡漠,任源介可高兴了。酷姐果然是酷姐,她的反应在他看来还真不是普通的可爱。

  「报告前辈,这束花太大,恐怕找不到这么大的花瓶装。」拿去插在厕所里的垃圾桶刚刚好啦。

  「那就自己想办法解决。还有,快去业务部拿回销售纪录表,上班时间已经到了,不要摸鱼。」祈可菲还是一如往常,气定神闲地指挥一切,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  「怎么会这样?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开心。」

  「对啊,不是听说他们进展得很顺利?还吃过好几次饭……」

  公司里有同事认识那位姜先生,加上对方爱嚼舌根,就这样一传十、十传百,因此很多人对他们两人的进展都很清楚,以为他们应该一切顺利。

  任源介冷哼。那还用说,当然是因为祈可菲不喜欢那个姓姜的家伙。

  嘿嘿,祈可菲算是他的师傅,她让他成长了许多,现在该是他「回报」的时候。

  他坏坏地微笑,既然「师傅」不喜欢那位姜先生,那他就该想个办法帮忙,正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呀!

  *

  下班时间,祈可菲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,准备去约会。

  这时,部门经理突然走进办公室。

  「可菲,对不起,帮个忙,这份问卷调查分析明天交给我。」经理的表情虽带着歉意,但就是要她加班。

  祈可菲接过那份文件,看了一眼。「经理,这份分析明天就要?」这是下一季的产品,并不赶啊!

  「是……是啊,就麻烦你了。」

  既然主管都这样说了,责任心重的祈可菲只好接下工作,跟约会对象说抱歉,先把工作做好再说。

 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种情形竟然一再地上演。

  其实三、四月算是他们的淡季,这段时间通常都是最清闲的,上班时大家还有空聊天说笑,不过说巧不巧,每次只要祈可菲有约会,经理或主管就会突然塞一份「紧急」文件给她,要她尽快处理。

  纵使祈可菲心里有疑问,但她还是秉持一贯原则,一切以公事为主。但是跟工作比起来,她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放了姜先生的鸽子,脾气再好的人都会发火。

  最后,两人闹得很不高兴,很快地一拍两散,各自回到原点。

  「我看你们一定是相冲吧,不然怎么会那么巧,每次都没办法赴约,这表示你们根本不合适。」任源介有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,嘴边有藏不住的笑意。

  看到他们两人闹翻了,他的心情竟然莫名地好。

  「你在胡说什么,以为自己是半仙?」祈可菲没好气地拿文件敲他的头。

  她和姜先生分手的事,很快地便在公司流传开来。

  那位姜先生大概是自己的魅力敌不过祈可菲的工作,让他下不了台,忿忿不平,因此说了不少祈可菲的坏话。

  不过祈可菲也不在乎。这次的事件错在她身上,她也不想辩解什么,反正好聚好散,既然不适合,她也抱持祝福对方的心情,应该比那位姜先生每天咬牙切齿过得开心。

  呵,祈可菲也觉得自己挺不可思议,很多人都说感情是件缠人的事,会烦恼、伤心、郁闷、患得患失,但这些征状都没有发生在她身上。

  她真是个看得开的女人,天生的爱情绝缘体吧!

  「我比半仙还厉害。」任源介笑得别有深意。

  呵呵,他的母亲大人还真挺他,不管他的要求有多任性,全都依照办理。

  心情真好,他有种除掉心腹大患的感觉,真是畅快!

  只是任源介作梦也没想到,祈可菲的行情出奇地好,没多久,她竟然又交了新的男朋友。

  对方是个像宅男的电子新贵,不过任源介也不是省油的灯,祈可菲只和对方吃过两次饭,就被他察觉,也被他「解决」了。

  呵呵,这其实没什么啦,他只不过告诉那个宅男,祈可菲有很多交往对象,谁知道对方不战而败,自动消失了。

  不堪一击的家伙,那么没自信还是躲回他的网路世界比较好。

  他想,经过了这么多次的失败,祈可菲应该也看开了,暂时不会再有动作了吧!

  但是,她想将自己嫁出去的想法不是寻常地坚定,事情再次出乎意料——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