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6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6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她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。

  站在红绿灯口前,思绪轻飘,让祈可菲渐渐想起一些事。

  她记得之前曾有个男孩,也是莫名其妙地出现,假装牵错了她的手,害她的恋情无疾而终。

  而那个男孩的脸孔好像任源介……

  是他!

  模糊的记忆渐渐清晰,祈可菲的心头浮上一阵强烈怒火。她的感情路一直走得不太顺遂,再加上他一再地破坏她的恋情,害她情路更加艰辛。

  可是为什么?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祈可菲猜不透。

  「前辈、前辈——」任源介追上前来。

  「现在喊我前辈,怎么不喊亲亲了?」祈可菲冷冰冰地说,

  纵使她表现得再贤淑、朴素,依然没办法谈一场成功的恋情,这让急于想「婚」的她更加心急,怒气更甚。

  「前辈,你可以怪我,但是你不喜欢他,又何必委屈自己?」任源介发现她的气愤中又透露出一抹淡淡的伤心,心一紧,好想为她抚平。

  但她是外表这么坚强的女子,又怎么轻易在他人面前示弱?

  「这是我的事,和你无关吧,你鸡婆什么?」祈可菲气到口不择言。

  「我是为你好!」任源介也火了。

  「我根本不需要。」

  「前辈,你不需要这样糟蹋自己吧!」

  「这是我的事。」

  「我不懂,到底是为什么?」

  「我才不懂,你为什么要一再破坏我的事,你到底存着什么心?」

  她的指控,让任源介的心一揪。难道她发现了什么?不会吧,经理故意要她加班的事,他应该做得天衣无缝才是。

  「我没有。」他真的没有恶意。

  「你觉得这样恶作剧很好玩吗?!你破坏了我的恋情很得意吗?!这样会让你觉得很高兴吗?!」一向冷静的祈可菲也忍不住大吼。

  「才不是这样!」他也跟着吼。

  「那不然是怎样?」看她不顺眼?

  「那是因为……因为我喜欢你!」任源介脱口而出。

  这句话让两人个都愣住了。

  就在大马路旁,就在人群来往的街道上,他的声音是那么清楚,那么宏亮。

  祈可菲的心被突如其来的告白震撼,平静的心池竟然掀起了波涛,白皙的颊不自觉地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云。

  他喜欢她?他说他喜欢她?

  她毕竟是个平凡的女子,被一个这么俊俏优秀的男孩当众告白,也难免春心大动。

  冷静点,对方只是个年轻男孩呀!祈可菲提醒自己。

  任源介想咬掉自己的舌头。他怎么会这么说?他居然说出他喜欢她?

  她会不会被吓到了?

  「不是,其实我……其实我说的喜欢,是那种喜欢,而不是那种喜欢,不,我是说喜欢,那种喜欢……」他说得颠三倒四,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在说什么。

  任源介急于否认,一脸好像做错事的模样,让祈可菲原本激动的情绪瞬间冷却,冻结成冰。

  「不管你是哪种喜欢,不管你破坏我的事是有心还是无心,我希望到此为止。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以后除了公事以外,我们不必有任何交集。」

  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这么急着跟我撤清关系?」任源介受不了这种被她急于摆脱的感觉。

  他弄巧成拙,但是话说出来之后,他反而明白自己的心意,知道自己之前为何对她那些「男友」都很有意见,忍不住破坏她的恋情。

  不知何时开始,他的目标已经变了,不是玩玩,也不是幼稚地想报复她,他喜欢她是真的,她是个很好的女人,他很喜欢她像个女强人,自信独立,好像什么事情都难不倒她的样子;也喜欢她偶尔轻皱眉头,像个无助的小女孩。

  她那种有点女人又有点小女孩的气质,像个谜一般地吸引着他,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却知道自己一点也不希望两人的关系只是公事公办的同事而已。

  「可菲……」他急了,抓住她的手。

  祈可菲更恼了。这个人太过分,仗着自己长得不错,就能任意玩弄别人的感情吗?就像有一回,她在一家私人俱乐部等待好友段凯芙,谁知道段凯芙没来,却有几个不知死活的混小子居然拿她打赌。

  她怎能接受这种「羞辱」,就算没人爱,也沦不到这小子来消遣她。

  「放手!还有,别胡乱喊我的名字。」祈可菲想甩开他的手,却怎样都甩不开。

  「你听我说,我会跟你好好地解释。」

  「不,我不想听。」她再度试着挣脱他。「我说放手。」

  「不放,你不听我就不放。」他忽然很恐慌,仿佛只要一放手,他们之间就会出现一条永远难以跨越的鸿沟,他心里一惊,怎么也不肯放开她。

 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但他不在乎,只想留住她。

  「我要你放手。」

  「不放。」

  「放开——」

  祈可菲情急之下,给了他一巴掌。

  这一巴掌,让两个同样情绪激动的人都冷静了下来,任源介也如她所愿地放开了她的手。

  他们彼此凝视着,在对方眼中读到了强烈的讯息。

  任源介的眼里写满了伤痛与不可置信。他没想到她居然打他,她居然对他动手——

  他这辈子从没遇过这种事,这女人真的够狠。

  祈可菲眼眸里全是愧疚。不管怎样她都不该动手,她有些心虚,也有些担心,夜晚的路灯映照下,他苍白的脸上红印清晰可见,让她觉得沭目惊心。

  「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」她直觉地想伸手轻抚那道红痕,

  「别碰我。」任源介偏过来,不让她碰他。「我不管你,再也不管你了。」

  说完,他气愤地转身,也不管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子,更不理会交通号志,就这样跨步往对街走去。

  顿时喇叭声、煞车声,甚至是司机的咒骂声充斥,路况顿时乱成一团。

  「小任,小心——」祈可菲看傻了眼,血液几乎在瞬间冻结。

  也不知道是幸运,还是他的命够硬,他这样横冲直撞,也顺利地过了马路。可是他头也不回,一次都没有。

  祈可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见他顺利过马路,一颗悬吊的心总算落下,一时间双腿有些虚软无力。

  更惨的是她的心,就像突然被挖了个大洞似的,怅然若失。

  「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?」她自问。

  其实,让他走了也好,她早知道他是有前途的,一直待在她身边当个小助理,的确是委屈了他。

  至于恋爱……他们之间也不可能,任源介太过耀眼,他一出现,就像个太阳般引人注目。

  他不甘于平凡,而她想要的是平凡的男人,平静顺利的爱情,何况他只是说喜欢,她知道,他的喜欢,根本不是爱,她不够出色、不够漂亮、不够年轻,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她——

  祈可菲心头一惊。够了,她居然开始认真地分析自己的条件,可悲地认为自己配不上任源介。

  她摇摇头。算了,就当还公司一个清静吧,不然有他在,女同事们都无法静下心工作。

  而那些人,也包括自己。

  只是祈可菲没有勇气承认,自己也曾不自觉地凝望过他。

  以后,她和他就像两条平行线,不会再有交集——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