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6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6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任源介神情落寞、精神憔悴,就像失恋了一样,心里有说不出的苦。

  可是他不想跟任何人说话,不想见任何人,现在的他心情糟到了极点。祈可菲那一巴掌让他挫败又难过。

  其实她的力道不大,不是很痛,可真正痛的是他的自尊心。

  脚步蹒跚地推开家门,他走进屋里,只见经常在世界各地乱跑的母亲大人竟然也在家,而且看来像是等待他已久。

  真是的,他母亲还真会挑时间。

  「我现在不想跟任何人说话。」他低着头,直接告知母亲。

  「哎哟,宝贝,妈咪那么久没见到你,想不到你一开口就这么伤人,妈咪真的好心痛。」身为女强人的任苓君,看似精明强势,但在宝贝儿子面前,却只是个将他宠上天的母亲。

  自从离婚后,她更是将生活的重心都放在儿子身上。

  所幸这个儿子也非常争气,又帅又可爱,聪明伶俐、开朗温雅,简直就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骄傲。如果要选出这个世界上最棒最帅的男人是谁,毫无疑问,她儿子一定是第一名啦!

  任源介不理她,想直接上楼回房。

  任苓君见到向来活泼自信的儿子今晚异常落寞,心疼得不得了,当然不可能轻易放他走。

  「宝贝,你是怎么了?好歹跟妈咪说说话,告诉妈咪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是不是——啊,宝贝,你……你的脸怎么了?」任苓君心头一窒,差点无法呼吸。

  她的宝贝脸上竟然有一片红痕,她一看就知道是挨打了。

  可恶,到底是谁居然敢打她的宝贝,她绝对饶不了对方!

  「天啊,宝贝,谁欺负你?到底是谁?快告诉妈咪,妈咪一定不会放过他。」任苓君见他不说话,简直急坏了,

  是谁这么大胆,居然敢欺负她儿子,简直就是活腻了。

  「妈,你别大惊小怪好不好?」被打已经够丢睑了,她可不可以不要一直提这件事。

  「那你告诉妈咪,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任苓君将宝贝儿子拉到沙发上坐好。「今天我要不到答案,绝对不会放过你。」

  这会儿她又拿出女强人的姿态,如果他不说清楚,恐伯会闹得天翻地覆。

  「我没事,你少无聊。」任源介想走,但又被扯回沙发上。

  面对母亲那张关爱又紧张的脸孔,他有些无奈地叹息。

  「前辈打的。」因为很丢脸,所以他的声音非常轻。

  「谁?哪个前辈?」任苓君没有听清楚。

  任源介又紧闭双唇,不肯再开口。

  这儿子到底在闹什么别扭,到底哪位「前辈」这么大牌,居然胆敢扁她儿子,让她儿子这么失魂落魄。

  任苓君看了看他的表情,再看看他脸上的红痕,突然,她噗哧地笑开。

  任源介瞪着她。这是什么母亲,儿子被打还这么高兴?

  「帅宝贝,是祈可菲对吧,呵呵。」任苓君笑眯了眼。「真酷,连我儿子都敢打,真有种,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  任源介翻了翻白眼。他这个母亲大人有什么毛病,她到底在高兴什么?

  「说吧,你到底做了什么,让祈可菲气得揍你?」任苓君优雅的睑上依旧挂着藏不住的笑意。

  她这个儿子虽然被她从小宠到大,却不曾要求过她什么,她记得他第—次开口,就是为了祈可菲,他说他要当她的助理。

  任苓君充满好奇,她这个帅儿子一直很有主见,不止一次提过将来要开一间游戏软体公司,开发世界上最好玩的游戏。但是寒假时,他突然提出要去「米雅」打工的要求,让她以为自己在作梦。而且开学以后,他依旧坚持工作,更是让她大吃一惊。

  听儿子的小跟班阿蔡和小九偷偷八卦说,是祈可菲得罪了他。

  任苓君知道她这个帅儿子一向笑脸迎人,就算有人小小得罪他,他也不以为意,大方地原谅对方,其气质赢得不少人的赞美,让她这个做母亲的不知道多骄傲。

  这次他会突然跟公司的小组长过不去,还这么大费周章混到人家身边工作,很有问题。在她看来,若不是喜欢对方,怎么会有如此反常的行为。

  她好高兴,因为这个儿子人长得帅,人缘又好,老是被女人追着跑,女友一个换过一个,没有定性,她这个做老妈的也很伤脑筋。

  如果这次他能够安定下来,也不见得是件坏事。

  结果事情果然如她预期的发展。祈可菲也真有办法,不但在工作上表现出色,还将她这个看似温和、实则叛逆的儿子驯得服服贴贴,每天不但乖乖去上班,还交出漂亮的成绩,让她这个做妈的都叹为观止。

  她早就想会一会祈可菲,只是怕打草惊蛇,坏了儿子的好事,只好忍耐,并尽力配合儿子的要求。

  前阵子,任源介交代要主管们想办法将祈可菲留下来加班,她也照做了。

  原本以为经过这些事情,儿子跟祈可菲之间应该慢慢有进展了,可他们为什么吵架——不,是打架,而且被打的还是她儿子,难道是事迹败露、东窗事发?

  「祈可菲发现你在后面扯她后腿,害她恋情失败?」任芩君笑得很暧昧。

  「不是。」

  「那是她跟别人闹翻,迁怒于你?」

  「也不是。」

  「不然就是你对她做了什么坏事。」任苓君明亮的双眸直瞅着儿子。「你偷亲人家,还是想霸王硬上弓,或者——」

  「妈,你儿子是那种人吗?」真是的,越说越离谱。

  「不然到底是怎样?」

  「我……牵她的手,说我喜欢她,就这样而已。」为免他母亲大人那颗想像力无敌丰富的脑袋继续胡思乱想,他只好自己招了。

  天可怜见,任源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挨那一巴掌,直到现在,他还是觉得自己很无辜。

  「什么?哈哈哈……这么逊,认识这么久才牵到人家的手,还被揍……哈哈哈哈哈,这是我儿子吗?真是太逊了,丢脸啊,哈哈哈哈哈哈!」任芩君笑得花枝乱颤,毫无形象。

  任源介眼角抽动。眼前这个笑得东倒西歪的女人是那个人称优雅矜贵的贵妇任苓君吗?唉,头好痛。

  「妈,你慢慢笑吧,我先回房。」任源介只好安慰自己,能娱乐他的母亲大人,他也算尽了孝道吧!

  「等等,坐下坐下,我们先来商讨大事。」任苓君一面擦拭眼角泛出的眼泪,神情转而认真。

  「什么大事?」

  「追求祈可菲。」任苓君拍拍他的肩。「儿子,你不会这样就要放弃吧?」

  「我……我哪有说要追她。」

  「你说你喜欢她,不是吗?」

  「可是……可是我只是说喜欢,又不是爱……」任源介烦躁地扒了扒自己的头发。他是真的喜欢祈可菲,但这份感情是不是爱,能不能让她幸福,他也没有自信。

  任苓君看在眼里,不敢大笑,只能偷偷地笑着儿子。

  她是过来人,看儿子这么烦恼,想都不用多想,就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「有什么关系,先追来看看,不喜欢再换人,反正现代人结婚都可以离婚,不用太紧张。」她安慰。

  「这怎么可以!前辈不是那种随便的人,我怎么可以这样对她。」如果没有把握给她幸福,只是交往看看的心态,这样太恶劣了。

  他的情绪激动,但一看到母亲促狭的眼神,才知道自己上当了。

  任源介叹了口气。虽然明白自己的感情,但是彼此的生活与个性截然不同,他真的可以喜欢祈可菲吗?祈可菲愿意接受他吗?

  「妈,她年纪比我大。」他表情像个无助的孩子。

  「有什么关系,妈咪小你爸爸五岁,我们还不是离婚了。」傻孩子,年龄不是问题呀!

  「她不是名门闺秀。」

  「妈咪不介意,妈咪知道她很优秀就够了。」他们是名门联姻,最后还不是走向离婚之途?

  「她每次看上的都是那种阴阳怪气的男人,像是木头男、碎碎念的老师、工程师,还有像宅男的电子新贵。」

  「怕什么,我儿子这么好,一个抵万个,谁都敌不过你的魅力。」任苓君给儿子一个鼓励的微笑。「别怕,宝贝,如果你就这样放弃,一定会后悔的,不如勇敢一点去追,就算失败,至少你也努力过,不会有遗憾。」

  「我怎么可能会失败?!」他母亲大人在说笑。

  「对,就凭着这股勇气,好好加油,妈咪永远支持你,做你的后盾。」

  「谢谢。」面对母亲的加油打气,任源介真心地感谢。她是个可爱的好女人,他爸爸真笨,竟然放弃这个好女人。「对了,妈,你等我有事吗?」

  「没……没什么,妈咪只是想念你。」

  其实任苓君是想问他大学都要毕业了,将来有什么打算。

  可看样子,她这个宝贝儿子似乎想先成家,为她讨房可爱的媳妇再立业。

  无妨,只要儿子幸福快乐,她就开心。

  儿子是她唯一的希望。源介长得像她前夫,看着儿子,常常让她想起当初恋爱的甜蜜时光,只可惜,他们无法白头偕老。

  现在,她只希望儿子不要错过真爱。爱很奇妙,有时候错过了,没办法重来,她不希望儿子和她一样,在漫长的岁月里,啃食着后悔的苦果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