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7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7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今天一大早,祈可菲提早进公司。平常的她总是气定神闲地整理桌上的文件或分配工作,但是今天的她却坐立不安,时常动不动就看着办公室门口,好像有什么心事。

  同事阿美觉得她的举动很奇怪,忍不住询问。

  「前辈,有什么事吗?」她学着任源介的口吻,说得有些俏皮,其实论起年资,她还比祈可菲早。

  听到「前辈」这两个字,祈可菲愀然变色,喉咙似乎有什么东西梗住了,一时间也说不出话。

  「这个……有没有听说这两天公司有人离职的消息?」祈可菲难得地别扭。

  「离职?谁要辞职?」阿美和几个早到的同事也很疑惑。

  「对啊,谁要辞职?」刚走进门的阳光帅哥也跟着凑上前,佯装好奇。

  「小任?」见到他,祈可菲忽然感觉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下。

  仔细看,他脸上的痕迹已经消褪,只留下一块淡淡的印子。

  「怎么?前辈,你见到我这么开心,是不是觉得我很帅,开始喜欢我啦?」任源介笑嘻嘻地跟她开玩笑,仿佛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祈可菲瞪大眼睛,这家伙真不怕死。

  「要死了,小任,你居然敢跟前辈开玩笑,找死啊你!」阿美赶紧拉住他。「快来,快躲到我背后,阿美前辈保护你。」

  「哎哟,你少吃人家帅哥豆腐了。」几个同事啐骂。

  「好了好了,上班时间到了,大家快回座吧。」眼见场面有点失控,祈可菲连忙提醒大家回到工作岗位。

  「组长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大家聊聊嘛!」

  「对啊,组长,你最近都很早下班,是不是又有新恋情?」

  「别偷偷摸摸的,要说出来喔。」

  祈可菲还没来得及回应,任源介就跳出来帮她解围。

  「够了够了,我家前辈说上班时间到了,快点去工作,晚了扣你们薪水,快走快走。」

  此时此刻,见到任源介的态度和往常一样,跟她开玩笑、有默契地处理这些琐事,祈可菲忽然心中一暖,也不自觉地露出难得的微笑。或许是心情好吧,她觉得这群宝贝同事看起来也变得满可爱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迷人,就像难得盛开的花朵,一夕之间怒放,任源介简直看痴了。

  祈可菲和任源介两人之间瞹昧而美好的气氛,让旁人看得一阵疑惑。虽然他们都没有表示什么,但大家都感受到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夜之间改变了……

  *

  任源介是个很直率的人,藏不住秘密。

  他口头上没放话要追祈可菲,但是他的行动,却让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,尤其是祈可菲,她的感受最为深刻。

  上班时间,任源介在她身边团团转,下了班,任源介也一反常态地跟着她搭捷运。

  他说这只是巧合。

  「前辈,真巧,在这里遇到你。」他笑得那么开朗,让人忍不住相信他。

  祈可菲有一丝讶异。奇怪,以前从来不曾在捷运站遇上他,真是稀奇。

  她不以为意,可是这种巧合接二连三地出现,下班遇到他、上班也遇到他,甚至周末不上班,她出门到超级市场买个日常用品都能遇到他,说是巧合也真的太夸张了。

  今天下班,祈可菲照例步向捷运站。她走得慢,背后那家伙的脚步也跟着放慢,她走得快,对方也跟着加快脚步,简直像影子般亦步亦趋。

  「算了算了,小任,你说,你到底想做什么?」一连跟了她将近十天,他也真有耐心。

  「我只是想保护你,看你平安回家。」任源介温柔地说。

  「你在说什么?」这家伙是不是有毛病?

  「如果你愿意让我载,我就不用搭捷运。」他大胆告白。「那天我说喜欢你,是真的。」

  「你别闹了。」为什么现在又说喜欢她是真的,反反覆覆的,祈可菲不想陪他玩这种爱情游戏。

  而且这家伙也很奇怪,为什么打了他一巴掌,他变得反常,一天到晚跟着她,还说真的喜欢她,他有被虐待倾向是不是?

  「你不要跟着我,这样很烦,我不可能喜欢你。」祈可菲决定撂狠话,早点斩断他的希望。

  「你讨厌我没关系,我会继续守护你,直到你被我感动,愿意相信我为止。」

  任源介说得感人肺腑,只可惜,她当他是开玩笑。

  「你这样做,是没有意义的。」她也不想再多费唇舌,总有一天,他会知难而退的。她毫不留情地转身就走。

  好酷,软的、硬的大钉子,碰得他满头包。

  任源介真的不明白,他到底哪里不好,为什么她这么排斥他,一点机会都不给他?

  他匆匆跑上前,拦下祈可菲。

  「前辈,你给我一个机会,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。」就在她要开口否定时,他继续说:「如果我们真的不适合,我会干脆地离开,不再缠着你,可以吗?」

  她对他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,让他病得不轻,满心满眼都是她,如果他们能有机会交往看看,或许他的「症状」会好—点。否则,他无时无刻都想见到她、看着她,想知道她在做什么,看见她微笑会跟着笑,看见她皱眉会跟着不开心,不管她走到哪里都想如影随形,却什么也不能做,只是让他更加痛苦。

  不如赏他一个痛快,让彼此轰轰烈烈恋上一场。

  「不行。」祈可菲一口否定。「我们不可能。」

  「为什么?你愿意给宅男、给中分头、给碎碎念的老师机会,就是我不行,为什么?我们连试都没试过,怎么知道不可能?」为爱,他不服气。

  「因为……因为……」你太危险了。

  她要的只是平凡的爱情,不需要惊涛骇浪、高潮起伏,两人能平安相守到老就好。她想以结婚为前提而交往,但任源介还年轻,或许还想多玩多看,怎么可能愿意被婚姻绑住?

  「反正我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,你也不要强求。」他太年轻,心还不定,对她,或许他只是从未被拒绝过,或许他说的喜欢只是因为有新鲜感,等到保存期限一过,他也失去兴趣,就会回到王子的世界,继续享受众星拱月的感觉。

  何况,她发现自己也受到任源介的一举一动影响,一不小心,只怕真的会喜欢上他。他有本钱玩爱情游戏,但是她输不起,他们没有共识,又何必尝试。

  她快步走进捷运站,正好有辆列车驶来,她立刻上车,难得地「摆脱」任源介,暂时吁了一口气。

  任源介凝视着她随着列车前进而消失的身影,黑眸闪动,唇角轻勾。

  三言两语就想让他放弃,哪有这么容易?

  *

  祈可菲以为自己摆脱了任源介,可是当她回到家门前时,赫然发现他就站在她家门前。

  「前辈,还没吃晚餐吧,我知道你应该不想跟我一起吃晚餐,所以我帮你买了一份定食,记得早点吃。」说完,他潇洒地转身离开。

  死缠烂打不是他的强项,却是他不得已的手段。

  唉,哪里想过自己这么可悲,要使出这样的办法,但是他没辙,对方是祈可菲,他能怎么办?

  怕她以为他「跟踪」自己就不出门吃饭,他只好让阿蔡和小九替他买来她爱吃的日本料理,再搭计程车飞奔到她家门前,还得装得从容潇洒,真是好大的考验。

  不过,为心爱的女人忙禄,他觉得好甜蜜。这感觉前所未有,尤其看到一向独立强势的她傻愣愣地提着他给的定食,手足无措得像个小女孩,那又傻气又可爱的模样,让他好似尝到糖一般,满心甜腻。

  越想,脚步便越轻盈,原来喜欢一个人这么快乐,真是幸福呀……

  祈可菲眨也不眨地注视着任源介离去的轻快背影,直到他的身影没入转角处,看不见了,她这才像是被解开咒语似地回过神,将晚餐拿进屋内。

  打开餐盒,她更讶异。

  任源介当她的助理这么长一段时间,知道她喜欢吃日本定食不奇怪,但是这家「森日本料理」是她和好朋友安绮竹、段凯芙最喜欢光顾的餐厅,他居然也知道,还了解她最喜欢的口味……

  心头突然涌现一股暖意,感动将她紧紧包围。她一直生活得独立自主,不想也不习惯倚靠别人,只要自己能做到的,就自己完成。一再地拒绝别人的好意,久而久之,她渐渐地和其他人变得疏离,大家都觉得她不需要关心,她有自己就够了,她可以好好照顾自己,她也这么认为。

  但是现在看到这份定食,她才了解,原来有人知道你的喜好、关心你、在意你是这么美好,也许被人捧在手心上悉心呵护就是这种感觉。

  定食的内容很丰富,前菜是爽口的沙拉,主菜是好吃的鳗鱼饭,副菜有炸虾天妇罗、炸鱼天妇罗、茶碗蒸等,还有味道香浓的味噌汤,餐盖一打开,香气四溢,让人忍不住口水直流。

  祈可菲先喝了口汤,再打开筷子往沙拉进攻,接下来是鳗鱼饭和炸虾……

  最近太忙,很久没有和好友们聚餐,也没空光顾这间餐厅,没想到今天晚上她可以坐在自家客厅享受这些美味,眼前的每一道菜都如记忆中的可口,但更让她在意的是那份心意。

  早些两人才从捷运站分开,她并没有耽误回家的时间,为什么他可以迅速地准备晚餐,将食物送到她家门前?

  很显然地,任源介费了很大的心思,他看起来是认真的,不是虚情假意。

  但她不想要别人过度的关心,不想要这种温暖的感觉,她怕到时候自己还不起,要怎么办?

  祈可菲突然慌了。她不知道该怎样回报他的感情,他们两人看似不可能,但是他又那么认真、执著,她感动,却也有想要躲起来的念头。

  她不想见他,怕自己会不小心融化在他那无辜热情的眼神之下,怕自己真的对他动了心、动了情,到时候该怎么办,他们两人可以牵手到老吗?

  好烦。突然间,她没了胃口。这样享受人家的心意又无法回应,让她觉得难受,该怎么做,才能趁她还没陷入之前,先让他死心?

  祈可菲陷入了深思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