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8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8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母亲的一通电话,让工作狂祈可菲第一次请长假。她想让情绪净空,好好地沉静一下。

  但事实上,她是在逃避。任源介不是适合她的人选,他们必须保持距离。

  也许分开一阵子,他会冷静一点,明白两人的问题,而她在下次见面时,也能够潇洒以对,单纯地将他当成同事。

  可是,才刚回到宜兰的老家,祈可菲就后悔了。

  雪山隧道开通后,拉近了台北与东部之间的距离,却没办法拉近她和应该最亲密的家人之间的感情。

  她从小到大都是个懂事的孩子,这是众所皆知的,她从不任性,这次突然不吭一声地跑回来,也难怪祈父和祈母担心得不得了,怕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

  他们紧张兮兮的态度,让她很难受,她回老家并不是想为父母带来困扰。

  可是她能怎么办?自己的住处待不下去,连老家也不是她的避风港,回到这里,她依旧坐立不安。

  想到这个,祈可菲的眼眶有些酸涩。她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失败,她在课业和工作上的表现都很优秀,是永远的优等生,为什么在人际关系和家庭上却是怎么样都做不好?

  她叹息,静静地坐在窗户边,凝望着天际。

  天快黑了,今天天气不太好,没有太阳,风有些大,天空中的云朵随风急速地飘动,而她的心也跟着飘飘摇摇,惶惶不安。

  「阿菲,你晚餐要吃什么?吃面还是吃饭?想吃什么水果,妈去买。」祈母站在她的房门外,房门没锁,但是她也不开门,就这样隔着一扇门询问。她的声音有一丝客气讨好,不知情的—人听起来还以为是祈家的女佣。

  「妈,不用忙,我不饿。」祈可菲好累,只能以同样客套的声音回答。

  为了避免看到父母充满愧疚的脸,除非必要,否则她回到老家大多一直窝在房里。

  只是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不管愿不愿意,他们还是会有所接触。

  「这样?你如果不想吃妈煮的,妈可以去帮你买。你想吃什么?」女儿没胃口,祈母当然担心,只好一再询问。

  「我……不是,我不是不想吃您煮的东西。」她似乎越解释越槽。「妈,看您煮什么我就吃什么。」

  「那……吃粥好吗?妈煮地瓜粥给你吃。」

  「好,好啊,谢谢妈、」妈妈还是记不得,其实她一点也不爱吃粥,尤其是地瓜粥。地瓜粥是「那个人」爱吃的。

  想起「她」,祈可菲的心情更沉重,眼眶也开始泛红。

  那件事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年了,可时间的洪流无法冲淡她的记忆,也无法减轻她肩上沉重的负荷。

  祈可菲突然觉得好累。

  「叩叩、叩叩叩——」祈母突然又来敲她房门,声音里还有些着急。「阿菲,出来,你快出来。」

  「妈,发生了什么事?」祈可菲知道她母亲若没事绝不会这样敲她的房门,她吸了吸鼻子,收拾情绪,赶忙开门出来。「怎么了?」

  「你……你男朋友来了,现在人在客厅。」

  「男朋友?!」祈可菲瞪大眼睛,错愕不已。她哪来的男朋友?

  她才打开房门,就听到父亲和任源介在楼下相谈甚欢的声音。

  任源介?!

  祈可菲一意识到是他,便连忙跑向客厅。

  没错,那个正和她父亲聊得口沫横飞的家伙,正是任源介。

  但是……他怎么会跑来她家,怎么知道她在这里?

  「哈哈哈……真的?这么好笑,哈哈哈哈哈……」祈父不知听任源介说了什么,开心地哈哈大笑。

  祈可菲不敢置信,从她懂事以来,不曾见过她父亲这么开心,这任源介竟然能哄得老人家如此开怀。

  「小任,你谎报是我男友?」祈可菲沉着脸走进客厅,有些不高兴。

  她父母都是纯朴的乡下人,这家伙自作主张,他们可是会对他的话信以为真的,到时候该怎么收拾?真是给她找麻烦。

  「前辈——不,可菲宝贝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」任源介一看到她,阳光般的俊脸立即展现笑意,那真挚的笑容让他看来更加俊逸不凡。找了她大半天,终于让他找到人。她看来平安无事,真是太好了。

  只是,她的眼睛好像有点红,脸色也过于红润,是发烧了吗?

  可菲宝贝?!祈可菲瞪大眼,可疑的红云由她脚部一直延烧到她的脸,她双颊涨红,糗得不得了。

  她根本不敢看自己父母的表情。

  「你来干么?」祈可菲恶声恶气地瞪着他。

  「找你。」任源介凝视着她,声音温柔。「今天一到公司,发现你请了长假,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,担心极了,连忙到处找你,幸好你没事。」

  为了她,他还被阿蔡和小九等人抱怨,说他们都快成了包打听、征信社。他们还揶揄他,说要找条绳子把祈可菲绑在他身上,免得他看不见她,他们就得一天到晚找人,实在很麻烦。

  「我又不是小孩子,哪会有事?」祈可菲继续瞪他。「你快回去啦。」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。

  任源介哪里这么听话。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她,怎么可能说走就走。

  「我觉得这里不错,伯父伯母人也很好,我想留在这里几天。」她哪时候想回去,他再陪她回去。

  「你这个无赖,我有同意你住在我家吗?」祈可菲很努力地压低嗓音,可惜效果不彰,祈父和祈母也看不下去,连忙跳出来帮他讲话。

  「阿菲,就让源介留下来,反正我们家空房间很多。」祈父说。

  「对啊,玩个几天再回去嘛。」祈母跟着附和。

  他们家是一栋三层楼的透天厝,共有四个房间,平常除了他们两老住的地方以外,其他的房间都是空的。

  再说祈可菲也不常回家,家里好久没这么热闹,两老当然希望他们若有时间可以留下来多住几天。

  「爸、妈,这样不好,他是陌生人耶。」祈可菲立刻撇清关系。

  「我哪是?」任源介很不满地嘟囔。「你不要生我的气,我让你发泄,只要你高兴,你踢我打我都可以,就是不要再不告而别,我真的很担心。」

  任源介又再装哀怨无辜,对照祈可菲的强势,大家自然选择站在他那边。

  「怎么可以踢人打人?」祈母还真的信以为真。

  「阿菲,有话可以好好说啊。」祈父也跟着劝。

  「伯父伯母,你们误会了,其实可菲不凶。」任源介说起话来一副可怜模样,让人觉得他根本不敢说实话,好想为他掬一把同情泪。

  「任——源——介——」祈可菲说得咬牙切齿。「你现在快走,快走!」

  「阿菲,女孩子不要太凶。」祈父看着女儿,继续劝着。「如果有误会,就当场解释开来,好吗?」

  「是啊,有话好好说。」祈母赶紧安抚。「源介看起来是个很乖的孩子,如果他得罪了你,一定是不小心的,你就原谅他,别打他。」

  原本玩得正开心的任源介忽然察觉气氛不对劲。这对父母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和祈可菲说话时态度那么战战兢兢,为什么那么不了解自己的女儿?

  祈可菲也许外表冷漠了点,但其实她是个内心善良的人,是所谓的刀子口、豆腐心,更不会胡乱动手打人。他或许讲得太夸张了,但父母生养儿女,应该了解女儿的个性啊……

  「伯父伯母,其实我是开玩笑的。」任源介发现自己玩过火了,赶紧道歉。「可菲其实人很好,个性善良,所以我才这么喜欢她。」

  他的告白率直而真诚,说得好像是谈论天气似地自然,但是话语中的诚恳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。

  「真的啊,那就好。」

  「那我们就放心了。」祈父和祈母彼此互望一眼,眼中写着宽怀之色。

  「不是,根本不是这样——」祈可菲好头大。这个家伙怎么乱讲话,让她父母信以为真,他知不知道那后果有多可怕?「爸、妈,他不是我男朋友,你们别听他胡说。」

  「喔,好。」面对女儿的激烈反应,祈父祈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「只要你开心就好。」

  这下祈可菲又很懊恼。她看得见父母的失望,但是任源介真的不是她的男友,她若不说清楚,之后怎么跟她父母解释一切都是误会?到时候恐怕她父母更加失望。

  不行,她应该要让他了解状况才是。

  「我们出去谈谈吧。」祈可菲看了任源介一眼,迳自往屋外走。

  任源介也感觉她和父母之间好像缺乏温度,或许这就是她急着想结婚的理由。这事关他的爱情,他非弄清楚不可。

  「伯父、伯母,我先出去了。」任源介笑着。「晚餐两位别吃太多,我会带宵夜回来给你们的。」

  「哎哟,别忙了别忙了,我们不吃宵夜。」祈家夫妇叮咛。「倒是你们要好好谈谈啊。」

  「知道了,我会说服可菲,跟她牵手回来。」他顽皮地朝两老眨眨眼。

  这顽皮的举动惹得两老发噱,忍不住笑开。

  这幅和乐融融的景象,彷佛他们才是一家人,而祈可菲是个外人。

  为什么这一家人之间好像有条看不见的鸿沟?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