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8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8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你都看见了?」祈可菲低着头,漫步走在前方,一边踢着地上的小石子。

  空气湿润,凉风一阵一阵吹过,田边仍有不少人在嬉闹、骑脚踏车,丝毫不担心待会儿可能降临的大雨。

  但别人的欢乐传不进她的心底。任源介感觉得到,她平静的神情下,似乎正在压抑什么。

  「看见了,但我不懂,这就是你不能接受我的理由?」任源介很疑惑。

  祈家表面上看来和乐,但是彼此的互动却很生疏,那客套拘谨的气氛,让他这个外人也立刻感受到了。不过,这跟他们的感情有什么关系?

  祈可菲拒绝他的探究。「你不用管这些。」这个家的问题,不是他应该承受的。那是她的秘密,她从不曾对旁人说,连自己两个情同姐妹的好友也不知道。

  「……我担心你。」

  站在她身后,任源介才发觉她是那么纤瘦,黑色衣服让她整个人看来好小好小,好像需要保护似的。

  这时候的祈可菲不是女强人,只是一个需要帮助的小女生。

  和她隔着一段距离的任源介心慌地追上她,如影随形地走在她身后,如同未来的日子一样,他想这样一直守护着她。

  那句「我担心你」,深深地敲动了她的心,但此时的祈可菲咬了咬下唇,强迫自己硬起心肠,转过身来怒视着他。

  「那是我的家事,你一定要问吗?」祈可菲的声音有些慌乱,泄漏了她的情绪。「你可不可以快离开这里,别一直跟着我。」

  「不行,我一定要得到答案。」他也固执起来了。

  「得到答案你就会离开?」

  暗灰色的天空上,云朵飘得更急,好似映照着祈可菲的脸色。她像是惧怕什么,一双大眼睛里隐隐含泪,泪水就像天际的雨,随时会落下—来。

  「可菲……」见她含泪瞪了他一眼,任源介赶紧从善如流地改口。「前辈,你到底有什么困难?说出来,我帮你解决。」

  「不可能,任何人都无法解决我的问题。」

  「谁说的?你也太低估我了,说不定我的能力超乎你的想像。」他非常有自信。「除非你要天上的明月,否则我什么都可以办到。」

  这小子真是狂妄得可以,到底谁给他这样的自信?祈可菲又好气又好笑。

  「是吗?那你能让死人复活吗?」她淡淡一笑。

  她的声音中带点哽咽,却又强装冷静。这么倔强又好强的女人,若不是真的很难过,怎么会藏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  他毫不迟疑地牵起她的手,藉着掌心的温度给她力量。

  「别担心,一切有我,我不能让死人复活,但是我想带给你快乐。」他想知道她心里到底藏着什么心事,让她困住自己。

  「快乐?」听到这个词,祈可菲的思绪瞬间飘得好远,甚至没注意他牵了她的手。「不可能,这辈子再也不可能……」

  「胡说。」

  「是真的,我做错了事,我……害死了人。」

  「什么?」任源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  「我害死了——我姐姐。」祈可菲眼眸里的水雾越来越多,她没有哭,却比放声大哭还让人心疼。

  像是回应她眼中的悲伤,天色似乎在一瞬间变黑,路灯一盏盏地亮起,夜风呼啸,增添了几丝愁绪。

  不知何时,田边嬉闹的路人都离去了,这方天地仿佛只剩下他们。

  「怎么回事?」他不相信她是这种人。

  在他鼓励又温柔的眼神下,祈可菲深吸了口气,才娓娓道出那件深埋在她心里近二十年的往事——

  *

  那是她六岁的时候,她还记得,当时她跟着双胞胎姐姐到河边玩,她不小心让玩具掉到河里,姐姐为了帮她捡拾玩具,却意外失足落水。

  那时的祈可菲害怕不已,无法动弹,眼见姐姐慢慢被水淹没,最后消失在河里,她整个人傻愣住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吓傻的她只能呆呆地坐在河边,眼睛直直凝视姐姐姊消失的方向。

  就在此时,天空开始下起了滂沱大雨,待在原地的她又湿又冷,更加孤单无助。

  后来焦急的大人们终于找到她,询问她姐姐的行踪,她因为惊吓过度,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能巴着父亲,让他抱着她离开那个可怕的地方。

  直到晚上,持续搜寻的大人们徒劳无功,不知道如何是好之际,祈可菲才怯怯地将事情说出来,可惜后来找到她姐姐的时候,已经是回天乏术了。

  伤心的父母或许是因为痛失爱女的心情无法平复,曾责骂她是杀人凶手。

  小小年纪的祈可菲受了惊吓,又被至亲责骂,就这样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。她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,渐渐变得静默,直到无声,不再说话。

  她开始习惯躲在角落,尽力将自己隐藏起来,想当一道无声的影子。

  姐姐的意外,让她害伯,父母的指责怪罪是雪上加霜,让她真的相信自己是凶手,她也几乎成了自闭儿。

  祈可菲为了弥补失去一个孩子的父母,拚命当个孝顺乖巧的孩子。

  她专心念书,成绩优秀,准时出门,准时回家,不哭不闹,对父母的交代不敢有丝毫怠慢,不敢让父母为她心烦,一切以父母为中心,没有情绪也没有脾气,更没有声音。

  等到祈家夫妇发现她的不对劲,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他们懊悔自己过于苛责这个当时年仅六岁、还不太懂事的小女儿,造成女儿心中的阴影,再加上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,不愿再失去这一个。

  两人试着努力修补这段产生裂痕的亲情,什么都顺着她,小心翼翼地照顾她,甚至为了她搬离宜兰这个伤心处,却似乎为时已晚。

  祈家夫妇和女儿相处时,大家都怕讲错话,怕提起不该提起的事,让裂痕加深,到最后,他们变成了「最熟悉的陌生人」,彼此客套又生疏。

  明明是自己的家,祈可菲住在其中却很不自在,她也知道父母看着她的时候心情也很复杂,也许……看到她,会让他们想起那个失去的女儿吧,毕竟她们是双胞胎姐妹。

  因此,为了消除彼此的压力,上了大学后,她毅然决然地搬到外面居住。

  祈家夫妇纵使心里不愿意,还是照惯例地顺从了她的意思。女儿搬走,他们也没有留下来的意思,于是又搬回了宜兰,双方之间见面、相处的机会又更少了。

  祈可菲觉得这样也好,省得每次她回老家,父母都当她是客人似的,想尽办法讨好她,让她无所适从。

  最近,祈家夫妇开始问起她的感情。她知道他们都很关心她,向来听话的祈可菲当然立即为自己设定目标,希望两年内可以把自己嫁出去。

  她知道,父母存有老一辈的思想,觉得女儿有人照顾,有终生的伴侣,做父母的才算是了却心事。

  为了让父母安心,她替自己设定了交往对象。她不需要太过优秀、出色,甚至太好看的男人,只要看来稳重踏实,可以让父母一看就安心的人选,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这也是祈可菲不断为自己找寻对象,而且个个对象的外型和个性几乎无异的原因。

  平凡的婚姻、平凡的生活,只要知道她过得好,她相信父母才能安心,因此在婚姻的道路上,她绝对不容许自己出错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