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9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9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听完了祈可菲的故事,任源介终于了解她的坚持与心结。

  想想,一个小女生从小背负着这么沉重的压力,不敢让父母伤心,不敢让父母失望,不敢像一般小女孩那样天真、任性,他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  「你真傻,看外表根本不准,又不是宅男或老师就一定是真的忠厚老实,长得帅也不一定就会花心,你怎么那么天真?」任源介为自己抱不平。

  他天生就长得漂亮,难道他就该被定位是花心大萝卜?这样对他真的不公平,他也可以很专情的好不好!

  「那你说你喜欢我,你可以喜欢我一辈子吗?」祈可菲问。

  自己竟然将藏在心底这么多年的往事告诉他……那是她的秘密,为什么她会说给他听,究竟是希望他就此死心,还是她的心底其实期待他坚持下去……

  但是,将这件事说出来以后,她的心情的确好多了。

  「我——」

  「你不能。」祈可菲心里有所准备,但心头仍是有些说不出的难受。「所以你就别来招惹我,快点走吧!」

  她甩开他的手,一个人迳自向前走。

  夜风呼啸,像是在替她抱不平,天空不时闪过的银色闪光,更像是在替她悲鸣。

  「可菲、可菲……」任源介追了上去,抓住她,不让她走。「谁也没有把握可以爱谁一辈子,难道你不知道吗?」

  「你别找藉口。」

  「我是说真的,难道你要我欺骗你,说我会爱你一辈子?」

  一辈子有多久,任源介现在还无法想像,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喜欢很喜欢她,他不要看到她伤心,不要看到她难过,不要她落泪;他希望她快乐,希望她当个快乐的大女人,希望她永远都高高在上,永远那么独立。

  那才是他认识的祈可菲,自信而充满魅力。

  「既然你不能爱我一辈子,那我就去找一个可以爱我一辈子的人,总有人愿意陪我一辈子吧——」祈可菲试着挣脱他的手。

  真是败给她了,想不到这么聪明自信的女人,闹起脾气来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,那娇柔又任性的模样像个小女生,是他从未见过的面貌。

  她冷漠的外表下,藏着一颗不安的心。任源介为她心疼,想好好地将她拥入怀中,给她温暖,给她力量,融化她心中的冰冷,让她不再旁徨失措。

  「可菲,我喜欢你,我真的很喜欢你,我不知道一辈子有多长,也不能跟你保证会爱你一辈子,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欢、很喜欢你,我想要一直跟你在一起,我不想跟你分开。」

  紧紧地,任源介握着她的手,吐露自己的心意。

  「……都是藉口。」虽然,祈可菲也不相信什么承诺,虽然有一瞬间,她真的心动了,但是她想,连承诺都不敢给的男人,怎么会靠得住?「放开我。」

  「不放。」

  「快放手——」

  任源介看起来瘦瘦高高,其实挺有力气的,祈可菲根本无法挣脱他。

  情急之下,她只能用脚踢他,但他无动于衷,就这样任她踢、任她踹,执意要牵着她的手。

  空气中的湿意越来越重,加上天际不时划过一道银亮的闪电跟震耳欲聋的雷声,令人心慌意乱、不知所措。

  「任源介,你到底想做什么?」踹得累了,无计可施的祈可菲不甘心地瞪着他。

  「我喜欢你,你答应让我追你,接受我当男朋友。」她一直过得太辛苦了,他要好好地补偿她,让她快乐无忧。

  「你无赖。」

  「我就是无赖。」

  她快没辙了,只能软软地坚持:「我不要。」

  「可菲……」

  「叫我前辈。」那像是他专用的昵称,她比较喜欢这个称呼……

  喔,她干嘛要喜欢,太奇怪了。

  雷声和闪电适时地劈落,瞬间让他看清她来不及闪避的羞红脸蛋。

  那嫣红羞怯的小女人娇态,任源介看得一阵痴迷。

  有时候强悍,有时候娇柔,这么多变的女子,让人猜不透也抓不住,他怎能放她走?

  只怕自己一放手,她就会逃得远远的,到时候,他找不到她怎么办?

  他不放手了,他要一直这样抓着她,将她牢牢地定在身边,绝对不再轻易放她离开。

  「好吧,前辈,喜欢我好吗?」

  「不喜欢。」她口是心非。

  不喜欢才怪,这么深情的眼神、温柔的语气,谁能躲得了?

  不行,她怎能轻易陷入他的柔情陷阱,让他如愿以偿,到时候,万一受伤的是自己……

  祈可菲趁他不注意,踩了他一脚。任源介没有防备,吃痛地大叫。

  她逮到机会,立刻向前跑。此时夜空雷声隆隆,慢慢地,雨丝开始飘落,她就在细雨中奔跑,黑色的衣裳和瘦弱的身躯,看来就要融入夜色中。

  「前辈,前辈!」任源介飞快追了上去。

  雨越下越急,闪电加上响雷,天空像是被劈成了两半,怵目惊心。

  祈可菲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去哪里,她只知道自己应该离开他,逃得远远的。

  她不能被他诱惑,她不能赌上自己的感情,她自己可以承受失败的结果,但是不能让她父母经历这样的事,她要代替死去的姐姐,好好孝顺父母,不让他们失望——

  想起意外身亡的姐姐,她的心一抽,又痛了。

  脸上布满湿意,她已分不清楚是雨还是泪,只能向前奔跑。

  但任源介终于追上来了。「前辈!」

  「放开我!」

  「不,我不放,下雨了,我们先回去吧。」他这次学聪明了,一把紧紧地抱住她。

  「不,我不回去。」

  「你怎么那么固执,万一感冒了怎么办?」

  「那你先走,别管我!」

  「我怎么可以不管你?!」任源介忍不住气恼地说。「如果我可以不管你,不知道该有多好,你又跩又骄傲,这么可恶,我根本不想理你。」

  「那你就走啊!」

  「我就是走不开,我就是想留下来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但我就是不能这样放下你,我就是放不下你!」

  他在雨中嘶吼着,声音里充满脆弱无肋的感情,让祈可菲也停止了挣扎。

  她的心受到强烈的震荡,这样的告白,比承诺给她一辈子的幸福,要一辈子爱着她还要让她感动。

  好过分,这家伙怎么可以这样……惹得她眼眶再度泛红,直想掉泪。

  两人互相凝视,这一刻,他们靠得很近很近,连雷雨也被抛在脑后。

  「小任……」她泪光迷蒙地轻声唤他。

  她好温柔,那柔情似水的眼神,让任源介沉溺其中,无法招架。

  他抗拒不了她。

  任源介轻喃了声,低下头,吻住了那张常常气死他不偿命的红唇。

  强烈而喜悦的感觉,仿佛带着电流,瞬间镇住了两人。

  她的唇好柔软,他强势地攻城掠地,撩拨她的情潮。

  祈可菲快晕了。她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感受,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软若无骨,浑身像是着了火般地骚动,那狂猛的情焰,连冰冷的雨也浇不熄。

  两人就像是没有明天似的,彼此挑逗、探索着对方,想跟对方一起燃烧殆尽。

  直到他们几乎无法呼吸,才放过彼此。

  在雨中,他们相视一眼,有些赧然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