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9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9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祈可菲虚弱娇喘,轻轻地倚在他怀里,感觉如此自然,就像他的怀抱天生就属于她,而她就是他命定的女人。

  雨势加大,他们却像傻瓜似地站在雨中,两人的心中从没有像此刻这么轻松,这么开心,这么地深爱对方。

  他们都想留住这一刻,直到永远。

  「如果你要承诺,我给你。我答应你,虽然我不知道一辈子有多久,但是我会一直喜欢你,一直爱你。」他抚摸她潮湿的秀发,轻轻地说。

  「嗯。」

  「你答应了?!」他惊喜。

  「什么?」祈可菲听见他激动的声音,像是才回过神来。

  他不许她反悔。「你答应要让我一直喜欢你,一直爱你,你刚刚明明答应了!」

  「嗄?」祈可菲摇摇头。「你说什么?你好好地说,不要乱动嘛!」

  「我哪有乱动?」

  「明明就有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嗯……我头好晕。」祈可菲话才说完,整个人忽地一软,往地上倒下去。

  任源介及时将她扶起,才免于她漂亮的脑袋和地面相亲相爱。

  「前辈、前辈……可菲、可菲宝贝……」

  不会吧,亲一亲就晕倒,他有这么厉害吗?

  他答应祈家夫妇要带她回去,这下子他不但得带她回去,还得抱着她回去。

  *

  祈可菲并不是因为一个亲吻而晕倒,她是病了。而且,她还病得不轻。

  「都是我不好,我不该让她淋雨。」任源介看着床上高烧不退的人儿,心里非常焦急。

  「别怪自己了,我相信你也不愿意见她这样。」祈父能够谅解。

  「伯父,你真是个好人,没有责备我。」任源介好不惭愧,这是人家的宝贝女儿,他没有照顾好她,就是他的错。「可是我还是很抱歉……」

  「医生都说没事了,只要等阿菲退烧就好。」祈母跟着安慰,

  「伯母,你真好,人漂亮又会安慰我,还好有你的安慰,不然我一定会自责死了。」任源介的神情好认真。

  祈父和祈母见他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,忍不住轻笑。

  他真是个可爱的孩子,明明自己也很担心,还要逗他们两老开心,真是难为他了。

  「对了源介,你还习惯吧?」祈父摸了摸任源介的头。

  「当然,帅哥就是帅哥,怎样都很帅。伯母,你说我是不是一样帅?」任源介有些顽皮地问。

  「帅,很帅很帅,呵呵呵——」

  迷蒙中,祈可菲彷佛听到了一阵笑声。

  是谁?谁在笑?

  那声音听起来像是任源介的声音,还有……还有她父母。

  她父母会这样开心地笑?

  她迫不及待地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平头男对着她露出大大的笑容。

  「啊!你是谁——」她几乎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「帅哥小任啊!」任源介摸了摸自己的小平头。「怎样?好看吗?」

  「任源介?!」祈可菲惊恐地看着他。

  也难怪她会像见鬼了一样。任源介不知道哪根筋不对,不止将头发剃成短短的小平头,还去配了一副跟祈可菲一样的黑框眼镜,整个人看起来有说不出的不习惯。

  「对,就是我。」任源介调整了下自己脸上的眼镜。「我已经尽量让自己变丑了,如果你还是认为我太帅,那我也没办法,总不能要我去整型吧,这样我妈会很伤心。」

  他妈咪总是以有个帅儿子为傲,如果看到他现在这种造型,不知道会不会吓晕。

  「怎么样?你退烧了吗?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要不要再请医生来看看?」任源介比较关心她的状况,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。

  祈可菲觉得自己好得不能再好,倒是他,有问题的是他吧?

  「我没事。你干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?」

  最近公司的设计部在企划一系列的灌篮高手童装,之前祈可菲还觉得他有点像卡通里的流川枫,这下他突然剃成小平头,又戴上眼镜,帅劲全无,看起来倒是有点像搞笑的樱木花道。

  「为了配合你。」任源介好无辜。「谁教你坚持爱丑男。」

  祈可菲才无辜咧,她哪里爱丑男?

  但是,这个超级自恋的任源介为了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,她再也不能否认心中的感动。她的心再也无法挣扎,也无法逃开了。

  「你这么喜欢我?」

  「是啊,伯父和伯母为证。」任源介赶紧拉来两个证人。「他们都可以证明,我真的很喜欢你。」

  「对啊,源介是真心的。」祈父也感受到他的真心诚意。

  「阿菲,你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病了三天,这三天来,源介都衣不解带地在你旁边照顾你,他真的很用心。」祈母也替他说话。

  祈可菲有点傻了,这是怎么回事?现在这个场面,让她怀疑眼前这对夫妇其实是任源介的父母,他们正在为儿子说情。

  「我相信。」唉,算了。祈可菲终于点头。

  「什么?」

  「我说我相信你是真心爱我的。」

  「是吗,你相信,你相信了?!哈哈哈哈哈——」任源介本想抱着祈可菲,但一想到她大病初愈,只好回过头抱住祈家两老。「伯父、伯母——不,爸妈,你们听见了,你们都听见了,可菲说她相信我是真的爱她,她终于相信了,哈哈哈——」

  「对,我们都听见了。」

  「是啊,听见了。」

  他们三人兴奋地相拥,活像一家人。

  「任源介,你叫爸妈会不会太顺口,叫得太早了。」祈可菲没好气地泼他冷水,脸上一片绯红。

  「不会。」三人异口同声地回她。

  「我喜欢这个女婿。」祈母摸了摸他那可爱的平头。

  「我也是。」祈父笑得满脸皱纹都跑出来。

  「我喜欢可菲宝贝,也喜欢爸妈你们这对宝贝。」任源介嘴甜如蜜,哄得两老服服贴贴,都站在他那边。

  「爸、妈,你们别被他骗了,他就那张嘴专门说些甜言蜜语骗人。」他和她父母的感情一下子就那么好,让祈可菲有些吃味。

  「不会的,我们知道他是个好孩子。」

  「对啊,阿菲,你放心,你会幸福的。」祈母真心地祝福。

  「爸妈人真好,我爱你们。」任源介再度拥抱两老。

  「真狗腿!」祈可菲啐道。

  但是,在任源介的润滑之下,原本相处时有些别扭、拘谨的祈家人,终于不再那么不自在,打开心房,试着以真正家人的方式相处。

  这都是任源介的功劳。

  祈可菲凝视着他,为了回报他的努力,她愿意赌下去,让自己爱上他,再也不逃了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