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10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10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,祈可菲也变了,她舍弃了长年配戴的黑框眼镜,短发开始留长,原本生硬的套装打扮,如今也时常换成小女人的洋装,整个人充满温柔。

  这都是因为爱。

  现在的她,心里已经没有包袱,她和父母相处得很好,感情也很顺利,由于不再冷脸对人、一板一眼,朋友也越来越多,最重要的是,她还升官了。

  祈可菲请了长假后,大家终于知道她有多重要。

  因此,公司一课的经理退休,副理接位后,空下的职缺就由祈可菲接掌,就这样,她从原本的部门小组长,一下子升到了一课副理的职位。

  「米雅」公司一共有三课,一课除了行销部以外,还有业务部和公关部。也就是说,祈可菲现在的地位,已经比最初带她的主管——行销部的阿映主任职位还高。

  幸好阿映是个明事理的人,她早就有计划地栽培她,如今看她高升,也没有一丝不满,反而很为她高兴。

  但也有人不是这样想。

  祈可菲的际遇,的确让不少人眼红,尤其任源介还为她剃了头发表明心意,更是教人又羡慕又嫉妒。

  祈可菲高升后,任源介也跟在身边,继续当她的助理。

  两人在公司里虽然行事低调,但是他们之间那股甜蜜的氛围,不说别的,光是眼神交流散发出来的幸福光彩,就足以闪瞎一堆人。

  祈可菲虽然有些改变,但是在公事上,她还是公事公办,如果他办事不力,她也不会护短。

  这是他们彼此的约定,私下可以浓情蜜意,但是公司里绝对要保持距离。

  「阿钰,你有看见小任吗?」祈可菲问另外一个助理。

  在任源介的坚持下,现在的他几乎每天都会接送祈可菲上下班,而她也不再反对,两人甜蜜地同进同出,羡煞不少人。

  可是今天很奇怪,清晨他打了通电话给她,说不能来接她上班。电话那头似乎很吵杂,旁边还有女子啜泣的声音,但祈可菲来不及询问细节,他便匆匆地说晚点再跟她联络,然后就断了讯息。

  她到公司都大半天了,还是不见他的人影,电话也拨不通,他到底在搞什么鬼?

  「没有耶,副理,我今天都没看见小任,他也没请假。」阿钰也觉得奇怪。「他没有告诉你去哪里了吗?」

  这怎么可能?平常任源介非常怕——不,是非常尊重祈可菲,他怎么会无声无息地消失?

  「这就怪了。」祈可菲凝眉,暗自决定要好好教训他,让他知道公司的规矩不可废,若不上班—定要记得请假。

  「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老板的前夫生病,源介飞到日本也很正常。」公关部的漂亮宝贝朱茗惠刚好送文件进来,冷笑着说。

  她早就对祈可菲很不满,现在总算抓到机会了。

  公关部的消息很灵通,一早听到同事说起这件事,朱茗惠立刻跑来跟她呛声。

  「老板的前夫生病?」祈可菲知道他们那位女老板已经离婚了,这两天也听说老板要飞到日本探望前夫,可是这跟任源介有什么关系?「小任为什么要飞到日本去?」

  「很简单。」朱茗惠看到一课办公室里的人都竖起了耳朵,唇边一勾,揭晓答案。「因为源介是老板的儿子。」

  「什么?!」祈可菲脸色大变,这个消息让她错愕不已。「这怎么可能?」

  难道……今天电话里那位正在啜泣的女子是任苓君?

  顿时,一课的人也议论纷纷,不知道她说真的假的。

  「你不知道?」朱茗惠才不信。「少来了,如果源介不是老板的儿子,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升官?」真是假惺惺,让人看不下去。

  「朱茗惠,你在胡说什么?」

  「我说你没什么了不起,只是靠走后门而已。」朱茗惠这次豁出去了,直接跟她杠上。

  「你——」

  「副理,不要跟她一般见识。」阿钰劝道。

  「副理?」朱茗惠轻蔑一笑。「源介飞到日本去,居然没有告诉你,看来他是玩腻了,你这个副理的位置还保不保得住,天知道?呵呵!」

  她觉得任源介还年轻,只是一时新鲜,才会跟祈可菲这个相貌平凡又不有趣的工作狂在一起,总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,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反悔了,才会不告而别,跟他母亲飞去日本探望父亲。

  这是她的机会,她不但要斗倒祈可菲,还要赢回任源介。

  「朱茗惠,你少嫉妒人。副理,别理她,她自己喜欢小任,爱不到才会这样发神经。」阿钰跳出来维护自己的上司。

  「哼,是我发神经,还是你们太天真,我们可以慢慢看下去,答案很快就会揭晓。」朱茗惠说完,这才扭着翘臀离去。

  祈可菲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,任源介是任苓君的儿子,他怎么从来没说过?为什么不说?她想不透……

  *

  任源介失踪了整整三天,这三天内,连一点点消息都没有。

  祈可菲的一颗心随着时间沉了下去,从原本的乐观渐渐产生怀疑。

  她的两位好友也知道她的事,为免她一个人胡思乱想,将她找出来聊天,希望她心情好一点。

  「可菲,开心点,别这样绷着脸,难道你就这样放弃了?」安绮竹很担心她。

  「为什么要放弃?你看后辈多感人,为了你居然剃了个小平头,我看我老公都未必做得到,你如果再怀疑他对你的用心,就太没良心了。」段凯芙帮腔。

  「就是,你能升上副理的位置,绝对不是他的关系,那是你自己的努力。」安绮竹劝道。「你绝对不能动摇,让人亲痛仇快,一定要等到后辈回来,给他机会解释清楚。」

  她们私下喜欢戏称任源介为「后辈」,谁要他老是前辈前辈地喊祈可菲。

  「我知道,可是……这么多天了,他还是没有消息。」祈可菲的语气有点闷。

  「他父亲生了重病,可能真的很忙。」段凯芙帮忙解释。

  「对啊,再给他一点时问吧。」

  「可是我等不下去了。」祈可菲抱怨。

  任源介这个该死的家伙,居然搞失踪,让她这么担心害怕。

  「可菲,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如果后辈他真的背叛你,你要怎么办?」段凯芙很好奇。

  「那怎么可能?凯芙,你别胡说。」安绮竹赶紧要她住嘴。

  「我只是说如果,又不是真的,你这么紧张干嘛?」身为创作人的段凯芙,原本就想像力丰富,很爱假设有的没的。

  「我没有想过这个。」祈可菲诚实地说。

  「那如果成真呢?」

  「那我会——把他追回来。」祈可菲说得很镇定。「我已经决定了,这辈子非他不嫁,他逃不了的。」

  「哇,太帅了,可菲果然是可菲!」安绮竹用力鼓掌,她好有勇气。

  「后辈真幸福!」段凯芙跟着鬼叫。「去日本找他吧,机票我帮你出。」

  「好。」祈可菲想都没多想,点头答应。

  「耶!好棒!」两位好友开心尖叫。「日本——冲啊!」为爱往前追追追——

  「你们冲去日本干嘛?」突然,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她们身后传来。

  她们回头,居然看见一身风尘仆仆的任源介。

  *

  得知前夫重病的消息,让任苓君在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。她火速带着儿子直奔日本。

  「宝贝,你爸爸他会不会有事?妈咪真的好担心,怎么办?如果他真的出事怎么办?呜……」任苓君打从得知前夫重病的消息就开始哭,一下子就哭肿了眼。

  任源介有些无奈。这对夫妻在一起时常常拌嘴吵架,最后闹得离了婚,但是「为了子女」健康成长,在每年子女生日时,他们全家会定点聚会两次,任源介和他姐姐都看得出来,这对夫妻根本就是假借子女生日之名,行相会之实。

  不过,他父亲佳崎龙野和母亲任苓君都否认到底,死不认帐,任源介和姐姐也无可奈何,只好作壁上观,想看这对夫妻到底能演多久。

  想不到他们还真能ㄍーㄥ,两个都是死要面子的人,居然也忍受分离了这么多年,直到这次父亲重病的消息传来,他母亲才终于卸下硬撑的面具,哭得梨花带雨,好不凄惨。

  「妈,没事啦,不用担心,爸说还要跟你斗五百年,不会那么早就挂掉的。」任源介安慰着。

  匆匆赶来日本,他心里一直挂念着祈可菲。刚刚在机场里,他打电话给她,可是母亲在旁边一直哭,害他没办法把话说清楚,只能先挂掉电话,先回过头来安慰伤心的母亲大人,没想到,她竟然这样一路哭到了病房外面。

  任苓君迟迟不敢打开那扇门,担心自己得到不好的消息。

  「别哭了,待会儿爸看到你眼睛这么肿,一定会笑你。眼泪快点擦一擦,我要开门了。」任源介威胁母亲。他知道爱美的母亲大人一直想在父亲面前保持完美形象,绝不容许自己破功。

  「宝贝,你别笑我。」任苓君当然想在前夫面前保持完美,她赶紧擦干眼泪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