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我失恋要你赔 > 第10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害我失恋要你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害我失恋要你赔 第10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房门打开,病房里除了躺在病床上的佳崎龙野以外,只有佳崎雅希和两个特别护士。

  他们将特别护士遣走,房里剩下他们一家四口。

  「妈咪,我好想你。」佳崎雅希一见到母亲,立刻投入她怀里。

  「雅希甜心,妈咪也想你。」任苓君怀里抱着女儿,眼睛却望着丈夫。看见躺在病床上的丈夫面容苍白,失去了以往跟她斗嘴时那生龙活虎的模样,她的心仿佛被针扎着,痛得不得了。「乖宝贝,快告诉妈咪,你爸爸的状况怎样?」

  「这……」佳崎雅希摇摇头,口气迟疑。「恐怕……」

  「老头,死老头——」任芩君见女儿迟迟不肯说清楚,立即抛开女儿冲到病床前。「死老头,你快醒醒,快醒醒,呜呜呜……」

  她又哭得天崩地裂,毫无形象。

  佳崎雅希作状捂住耳朵。她妈咪有没有这么夸张?不是说很讨厌爸爸,还常说爸爸是混蛋吗?现在干么哭得这么伤心?

  「太假了。」她抿嘴偷笑。

  原本担心父亲病情的任源介见了姐姐的反应,开始产生怀疑。

  「雅希,爸怎么了?」

  「混蛋阿介,叫我姐姐。」佳崎雅希住他头上敲了一记。

  「这不是重点吧!」任源介凝眉。「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

  「咦,你怎么理了个平头,哈哈,好爆笑喔!」

  「说重点。」现在她还笑得出来,有空注意他的头发,会不会太夸张。

  「呃,爸就……你看到的样子,很可怜,唉。」相思欲狂,只能出此下策。佳崎雅希拉住他。「这里有妈咪在,让他们俩聚聚,我们出去。我听说你最近交了个女朋友,美不美啊,怎么没有一起带来?姐可以当向导,带她畅游日本。」

  「佳崎雅希,你还是没有说到重点。」他们这回匆匆赶来,是为了他父亲的病情好吗?

  「哎哟,先闪人、先闪人。」佳崎雅希摸摸肚皮。「我好饿,陪爸爸在医院待这么久,我快饿死了,我们先去吃饭。」

  她再度顾左右而言他,让任源介更加怀疑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搞什么鬼?

  *

  佳崎雅希左闪右闪躲了三天,答案才揭晓。

  这个答案让任苓君和任源介跌破眼镜,不敢相信。

  「什么?诈病?」任源介快昏倒了。他有没有听错?

  他父亲好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平常酷得要死,跟他母亲一样强势……不,应该说是比他母亲还要强势,有够大男人的,没想到他居然使出诈病这一招,不可思议。

  「死老头,你有毛病!」任芩君更是火大,这三天来她几乎每天以泪洗面,衣不解带地守在前夫身边,悉心照料,就怕有个万一。

  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,这实在太过分了!

  「哼,居然敢骗我,你真无聊!」任芩君说着说着就要离开。

  「芩,别生气,我这么做都是不得已的。」佳崎龙野摆出前所未有的低姿态,希望能求得前妻原谅,让两人破镜重圆。「我爱你,希望你能回到我身边。」

  这三天,他时常听到她偷偷哭泣,让他又高兴又心疼。高兴的是她会为他伤心,可见她仍然在乎他,但也心疼她的眼泪,舍不得她难过。佳崎龙野这才明白,他真的真的很爱这个女人,他不能没有她。

  「别想,我才不理你这种无聊的人。」任芩君脸一冷,喊着儿子:「宝贝,我们回去,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!」她赌气地说。

  「喔,好啊。」任源介也是同仇敌忾。他爸也真是的,害他担心得不得了,这三天都没有跟祈可菲连络,她一定急坏了。「我们快点回去。」他迫不及待想回到心爱的女人身边。

  「阿介你这个混小子!」佳崎龙野咒骂了一声。「苓,别走。」

  咚!

  膝下有黄金的大男人佳崎龙野就这样跪下去。

  「妈咪,你就原谅爸爸,别走啊!」佳崎雅希也跟着跪。

  她希望父母能够重修旧好,所以,这次的诈病计划就是她提出来的。没想到一向严肃的父亲竟然同意,如今计划已经完成一半以上,也测出了母亲对父亲仍有爱意,他们怎么能让事情功亏一篑?

  「你们这是做什么?」任芩君佯装忽视前夫。「雅希甜心,快点起来。」

  「不,妈咪不答应再嫁给爸爸,我就不起来。」佳崎雅希脸上写满认真。

  「我也是。」佳崎龙野附和。

  「谁管你!雅希甜心,快起来啊!」任芩君怒瞪丈夫。

  「我说不起来就不起来。」佳崎雅希横了一眼站在一旁作壁上观的弟弟,低喊了声:「阿介。」

  「干嘛?」任源介才不想跟着搅和在这出肥皂剧里。

  但是在父亲和姐姐的目光下,他也只好跪下去。

  「妈,你快点答应,可菲还在等我,我都没跟她联络,到时候你媳妇跑了,我要怎么办——」任源介还没抱怨完,就被父亲和姐姐恶狠狠的眼神盯得满头包,他只好改口:「妈,如果你不答应跟爸在一起,那我也不起来。」

  呜,形势比人强,好心酸,想见祈可菲只好再等等。

  「哎哟,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」任苓君慌了。

  最后「不得已」,任苓君只好答应回到前夫——不,是丈夫身边。

  「我是为了雅希甜心和阿介宝贝。」任芩君是这样强调的,可是谁都听得出来,她有多高兴。

  唉,有这样一对宝贝父母,任源介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。

  *

  安绮竹和段凯芙两个好友走了,留下祈可菲和任源介两人,让他们好好地说话。

  听完了任源介的说明,祈可菲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「想不到你父亲会做这种事……」她也听过佳崎龙野的名字,知道他是个厉害人物。

  不过,要是遇上爱情,再厉害的人都得投降。

  「没办法,他真的还爱着我妈。」任源介轻笑。「就像我爱你一样。」

  「少来。」祈可菲横了他一眼。「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你是公司的小老板?」

  难怪每次跟老板任苓君开会时,她不时会对她暧昧地笑,笑得她一头雾水,祈可菲现在才知道个中原因。

  「我是不是老板的儿子很重要吗?我以为我爱不爱你才重要。」

  「人家都以为我升得这么快,都是受到小老板你的庇佑。」说到这个,就让祈可菲很不甘心,在工作上,她是真的很努力。

  「管他别人怎么说,你能够升官,我根本没有帮上忙,那是靠你自己的能力。除非你对自己没有信心,那我也无话可说。」任源介表情真挚。

  「你这家伙,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会说话。」

  她妙眸横了他一眼,轻嗔着。她当然对自己有自信。

  「我本来就很会说话,但是自从遇到你以后,才发现我实在不擅言词,否则也不用费这么多力气来追你。」

  「你少来。」她羞赧地轻捶他,这家伙就会哄人开心。

  「是真的,跟你分开了三天,就像三年那么长。」任源介将她拥人怀里。「我好想你,我真的好想你。」

  「傻瓜。」

  「我不是傻瓜,以后我都不要跟你分开了,我才不会像我爸爸那么傻,否则到时候还要拉着小孩一起下跪,多丢睑。」

  但是任源介说着说着,竟然跪下来了。

  「你怎么了?不是说不跪。」这家伙到底在干嘛?

  「没办法,这次我非跪不可。」任源介轻笑。

  这时,旁边突然出现了两个人,正是任源介的小跟班阿蔡和小九。他们一个捧着一大束花,一个捧着一枚闪亮的戒指,两人都笑咪咪的。

  「亲爱的可菲前辈,请嫁给我。」看到父母甜蜜和好后,任源介也想「婚了」,为免夜长梦多,他在日本就安排好一切,决定先求婚再说。

  他拿着好友替他准备的花束,以及母亲大人一早就为媳妇挑选的戒指,下跪求婚。

  「可菲,虽然这个求婚不够浪漫,但是我会让你幸福的。」任源介真心地说。

  祈可菲凝视着他,眼里蓄满水雾,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  「答应他,快答应他!」安绮竹她们原本要离开了,但是在门口被阿蔡和小九留下来,才欣赏到这场难得的求婚。

  「对啊,快答应。」段凯芙觉得只要对方有心,这就是最浪漫的事。

  祈可菲看着任源介,再看看其他好友,才接过花束和戒指,并将任源介扶起来。

  「我答应你。」她有些娇羞地回答。

  看到女主角点头了,围观的群众立即爆出了超大的掌声与欢呼。

  任源介就在大家的祝福声中,轻轻地吻了未来的老婆。

  他爱她,因为她,他想到了一辈子。

  他不知道一辈子有多长,但是他愿意一直、一直地爱着她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  两人紧紧牵着彼此的手,再也不放。

  或许,这就是幸福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