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1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1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她喜欢他。

  安绮竹手上拿着一封粉红色的信笺,脸红心跳,小手发抖。

  哇,她好紧张喔!

  或许高一才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是晚熟了一点,何况在这个时代,不管男追女或女追男都是稀松平常的事,没什么大不了,但是她真的好紧张好紧张,紧张到手心都微微出汗。

  真的要告白吗?她有点怕,万一……万一……

  「别紧张,大不了失败而已。」好友祈可菲不改其毒舌本色。

  其实祈可菲觉得站在校门口堵人的举动有点白痴,路过的人指指点点的,让她觉得很不舒服,活像个花痴,若不是为了好友,她才不干咧。

  「不会失败啦,我们小竹子最可爱了,人见人爱,保证一定能把那大帅哥迷得团团转。」身材高的大美人段凯芙说起话来也甜滋滋的,十分受用。

  「小芙,你怎么知道他是大帅哥?」虽然她们是她的好朋友,但是她还是会不好意思,并没有跟好友透露对方的名字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一个男生,好友鼓励她勇敢表白,但她内心还是羞涩且犹豫。她担心告白失败,更担心自己见到对方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奇怪的是,段凯芙和祈可菲也没有问她,她喜欢的那个人是谁,难道她们已经猜出是谁?

  「谁不知道?每次你一见到他,那双眼睛眨都不眨,视线就这样黏在对方身上,好清楚呢。」段凯芙取笑,仿佛抓到了什么把柄似的。

  安绮竹的个性直率,表现也很明显,不用她说,旁人轻易便能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,连问都不用问。

  「我哪有?」安绮竹哇哇叫。她明明就不好意思直视对方,都看旁边。

  「小竹,真看不出来你会喜欢那样的人。」祈可菲调了调脸上的黑框眼镜,摇摇头。「不是我爱泼冷水,老实讲,你们真的不太适合。」

  「会吗?」听她这么讲,安绮竹拧眉,红唇轻噘,也有些踌躇。「也对,他人那么好,温文儒雅,气质出众,而且成熟又稳重,站在他身边,我就像丑小鸭,一无是处。」真让人沮丧。

  温文儒雅?气质出众?成熟稳重?段凯芙和祈可菲面面相觑。

  她眼中的「他」是这个样子的吗?怎么和她们的感觉不同?

  就在她们讨论的当儿,前方出现了一阵骚动,许多人不知不觉地移动脚步,往前追过去。

  「他来了。」祈可菲看都不用看。

  没想到安绮竹和大多数女孩一样,看上了那个骄傲的孔雀。她不得不承认,姊儿爱俏,人长得帅一点的确有好处,连嚣张骄纵都能被称为「温文儒雅」,爱情果然是盲目的。

  「快去。」段凯芙暧昧一笑,连忙催促。「加油,我相信不管是谁,都会喜欢上我们可爱的小竹子。天雷即将勾动地火,哗,好浪漫喔!」爱作梦的脑袋勾勒了许多绮丽的画面。

  安绮竹手上那封情书是她自己花了许多心血,绞尽脑汁写出来的,可见她有多喜欢对方,身为好友,她们一定要支持她。

  「可是……」安绮竹又有些犹豫。

  在她之前,已经有好多女孩子拿着礼物和情书,她站在众女子之间是那么微不足道  

  他离她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了。

  安绮竹仿佛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,跳得越来越快。

  怎么办,看着那张灿如阳光的温柔脸孔,她竟然很想逃。

  还是……算了吧,改天再告白好了。

  安绮竹打算做个缩头乌龟,可她身边的好友不容许她这么做。

  「既然来了就去吧,不成功也没关系,哭一哭就算了。」祈可菲看出她的退却,二话不说直接将她往前推。

  安绮竹一个没防备,就这样身子踉跄往前扑去——

  *

  上官曜翔就像个王子,所到之处,无不掀起风波。

  他在课业上的表现十分优秀,只要有他在,第一名的宝座非他莫属,校外的竞赛奖项也都要靠他争取,但他并非书呆子,在运动项目上也不含糊;不能不提的是,他父亲不但是金融业的大亨,也是学校的董事,为了爱子捐钱不手软,学校那栋最大最漂亮的图书馆,正是他父亲的大手笔。

  为此,就算是校长也不敢得罪他,遑论其他人。上官曜翔可说是天之骄子,要什么有什么。

  许多人因此借故想要和他攀上关系,希望可以和他交个朋友,有机会攀附权势,他那张俊美的脸孔,更让一大票莺莺燕燕狂肆追逐,每天上课,他的抽屉里总是塞满学姊、学妹们的礼物和情书。

  上官曜翔对此厌烦得不得了,每个人接近他都有目的,并非真心想对他好,这是他从小就有的经验和心得,也难怪他老是端着一张冰冷酷脸,黑眸淡然,总是摆出生人勿近的样子,只要有人敢靠近他半步,铁定不好过。

  「学长,我……我……这礼物——」一个小学妹好不容易提起勇气走向他,将自己准备已久的礼物递出去。

  上官曜翔视若无睹,脚步未停,继续向前走。

  他的举动没有令人意外。这就是他,上官曜翔就是这么任性的人,只要他大少爷不高兴,不管是谁他都不给面子。

  有人说他恃宠而骄,有人说他狂傲自大,但是他不在意,依然我行我素。

  当然也有人为此着迷,觉得那种唯我独尊的嚣狂实在太酷了,因此屡败屡战,誓言要追到他。

  当然,这种话传入上官曜翔耳里,只是令他嗤之以鼻。

  「你知道我最讨厌哪种人?」上官曜翔冷漠的嘴唇轻轻扬起。

  站在他身边,犹如影子的蓝以杰维持一贯的和煦表情。

  「花痴。」他温和地回复。

  「不只,我最讨厌的女孩子有三,花痴、笨蛋和莽撞。」上官曜翔冷眼一扫,唇角轻撇,对周围那些爱慕的眼神更加不屑。

  蓝以杰斯文的唇边涌现笑意。他这个麻吉说话真直接。

  他父亲是上官曜翔父亲的左右手,他们两人年纪又相当,虽然彼此的个性天差地远,一个任性嚣狂,一个沉稳温煦,但是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也相当了解对方,蓝以杰当然知道他对这种情况的厌烦。

  不过没办法,谁教他就是那么出色,连制式的学生制服,上官曜翔都可以穿得比别人笔挺帅气,这教美眉们怎能不着迷。

  他不屑,却有很多人羡慕他的「艳福不浅」哩。

  「怪了,王叔的车子怎么还没来,我去前面看看。」蓝以杰知道他面对美眉们的爱慕眼神已经很不耐烦了,主动去查看接他们的车子来了没。

  他们两家比邻而居,因此上下课都搭同一辆车,蓝以杰会主动地护卫他,将他当成小主子似的,让他这个影子的角色更加确实。

  守护上官曜翔,也是蓝以杰的父亲交代他的责任。

  上官曜翔轻点头,冷沈的表情让一旁蠢蠢欲动的人只敢远观,不敢行动。

  他很满意这结果,那些烦死人的花痴最好少接近他,少惹他生气,否则休怪他不给好脸色看。

  突然有人发出一阵尖叫,上官曜翔察觉一抹黑影扑向他,他没多想,下意识地伸手扶了对方一把——

  「呼呼,好险……真的好险。」安绮竹差点跌倒,站稳后猛拍自己的胸口。

  没想到祈可菲这么狠,推人的力道这么强,害她差点跌倒,幸好有个好心人扶了她一把。

  安绮竹抬头,正好对上上官曜翔那张火冒三丈的臭脸。

  「谁叫你靠近我」这个白痴,连站都站不稳,害他一时不察伸手扶了她一把,可恶。

  上官曜翔像是碰到什么脏东西,不停地甩手。

  尤其对上了她那灿烂又感激的笑脸,更让他怒火中烧。

  笑什么笑!这个笨蛋刚好符合他最讨厌的三项条件:花痴、笨蛋又莽撞——

  等等,莽撞?

  这一切会不会是她计划好的事,她故意跌倒,想引诱他出手「救」她?这个看来笑得一脸单纯的小女子心机会这么重吗?

  但是后来,他发现自己根本高估了她的智商。

  「是你!上官曜翔。」安绮竹的水眸中带着惊喜神情。

  她当然记得他,虽然这个家伙很没礼貌,曾经「暗示」她比猪还笨,但是他毕竟也算「救」过她,加上刚刚还好有他出手相扶,否则跌倒在人来人往的校门前会有多丢脸,安绮竹想都不敢想。

  不过知道他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上官曜翔后,她终于明白,那天在垃圾场边,那群坏学生为何一见到他就皮皮挫。

  听说这个家伙是校园名人,拳脚功夫也不错,只要他决定插手,谁敢不买他的帐?

  上官曜翔瞪她。干么一副跟他很熟的样子?

  他想她和其他花痴差不多,只是心机更重了些,居然在他面前佯装跌倒,再乘机缠上他。

  他真恨自己的多事,明明他就是个冷血的人,为什么方才会出手扶她?上官曜翔万分后悔。

  如果有机会重来一次,他一定会闪得远远的,任她去跌个四脚朝天。

  「我告诉你,这招对我没用,你少费心机。」上官曜翔冷漠地横她一眼。

  「什么?」安绮竹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。

  「少跟我装迷糊。」每个想靠近他的人都费尽心机,他相信她也是一样,虽然她的举动更大、更引人注目,但是别以为他会因此对她另眼相待。

  上官曜翔嫌恶地看着她手上的粉红色信笺,嘴角冷冷一撇,更加确定心中的想法。

  「你说什么我听不懂。」这个怪家伙又来了,每次都是那种好像人家欠了他多少钱似的态度,这样不累吗?

  以前老是听说他如何地神、如何地厉害,又是如何地自信狂傲,现在一看还真是不假。

  这个学校荣誉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,同时也嚣张得不得了,连看人都用下巴,说话像是从鼻孔里冷哼出来的,她还是明哲保身,不惹他为妙,反正她的目标不在他身上……

  安绮竹一回神,这才熊熊想起——对了,她想找的人呢?他刚刚有看到她的糗态吗?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