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1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1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请问你现在在做什么?」上官曜翔忍住气。他实在不想在这种公开的场合发脾气,免得又让人说他骄纵。

  可看看这个笨蛋在做什么?将他推来推去,当他是路障吗?

  「对不起,我找人。」安绮竹连忙道歉,继续朝他身边查看。「奇怪,他明明在你身边的,怎么会不见了?」

  「找谁啊?」他的脾气濒临爆发的临界点。

  「蓝以杰学长。」安绮竹用小猫咪似的细微声音悄悄地说。

  由于她站在他身边,音量又小,大概只有他一个人听得见,在旁人眼中看来,她就像在对他说悄悄话。

  上官曜翔倒是有些傻了。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

  「你说你要找蓝以杰?」

  「嗯。」安绮竹脸蛋有些羞红。「他刚刚明明站在你旁边,怎么突然不见了?好奇怪……他去哪里了?」

  上官曜翔太清楚她那种脸红的表情代表什么,对于少女的扭捏,他早已见怪不怪,只是……她说她要找的人是蓝以杰?

  怎么会是蓝以杰?!

  上官曜翔讨厌花痴,但是他从来没想过当他和蓝以杰站在一起时,人家看到的会是蓝以杰而不是他。

  不是他太过有自信,而是——注目的焦点是他,这是天经地义,这是不成文的「规定」呀!

  而这个小女子居然对他视若无睹——不,正确说来,她还不客气地将他当成「路障」推来推去,只为了找寻蓝以杰,简直就是挑战他的魅力和自尊,让他下不了台。

  「你——」

  「曜,王叔来了。」蓝以杰站在前方不远处喊他。他察觉到好友有些不对劲,以为又是哪个人惹他不高兴。「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事?」

  「啊,他在那里!」安绮竹循声望去,刚好对上蓝以杰疑惑的眼神,一颗少女芳心很不争气地开始狂跳,脑子再度无法思考。

  「上官曜翔,麻烦你帮我把这封情书转交给他,拜托,你一定要记得转交,谢谢、谢谢!」将信交给他之后,安绮竹犹如一阵风似地快速跑开。

  上官曜翔手上拿着那封情书,怔忡地站在原地。

  「曜,你怎么了?」蓝以杰不放心地走到他面前。

  上官曜翔看了看他,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情书,俊脸有些抽搐,咬牙切齿。

  那个该死的笨蛋居然将他当成「信差」,要他为她送情书——

  上官曜翔真想掐死她。

  蓝以杰看看他手上的情书,再看看他的表情,有些不解。

  「怎么了,只是一封情书而已,别生气,人家也是喜欢你,谁教你是万人迷,不要跟小学妹计较了。」蓝以杰以为他收情书收到烦了,才会那么生气。「不然我帮你拿去丢掉。」

  上官曜翔本想将那封情书丢给他,但是听他这么一安慰,反而有些迟疑。

  若他告诉蓝以杰这封情书是给他的,那个白目的小学妹将他当成了信差,那他上官曜翔的面子要往哪里摆?

  「不用,我怎么会跟她计较?」只是以后最好别让他遇见她,否则说不定他真的会掐死她。

  上官曜翔皮笑肉不笑,破天荒地将那封信收到自己的书包里,重新调整呼吸,好一会儿,心情才稍微平复。

  「你不是说车子来了吗?走吧。」上官曜翔的神情依旧冰冷,谁也不敢上前问他刚刚究竟发生什么事。

  蓝以杰也不好追问,只是,上官曜翔居然会将那封情书收进书包里,没有拿给他扔掉,实在有些不寻常。

  上官曜翔对那位小学妹有意思?看起来也不太像。

  对了,那个小学妹似乎有点面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?她和上官曜翔之间有什么过节吗?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

  *

  「别跑,小竹,别跑、别跑啦!」

  安绮竹将情书交给上官曜翔后,随即跑开。

  在一旁等待的段凯芙和祈可菲见状也只好跟着她跑,幸好安绮竹人比较娇小又跑得不快,否则真要累死她们了。

  「小竹……呼呼,你跑那么快做什么?嗐,累死我了……」段凯芙追到她之后,忍不住抱怨连连。

  「哎哟,我……紧张嘛。」安绮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,只是见到蓝以杰让她突然紧张了起来,自然而然就跑开了。

  「紧张?」祈可菲也赶到了,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好友。「是吗?我看你跟上官曜翔讲话的样子,一点也不紧张啊。」

  「就是就是。」说到这个,段凯芙就忍不住偷笑。「啧啧,看不出来你这么行,那个上官曜翔冷得要命,又跩个半死,谁见到他不被他冻死都要被他气死。倒是你很厉害,跟他说了不少话。」

  「上官曜翔还扶了她一把。」祈可菲在旁补充。看不出来那个冷血的家伙会这么好心。

  「对对对。」段凯芙暧昧地对她眨眨眼。「亲爱的小竹子,我看你希望浓厚,上官曜翔说不定真的会看上你。」

  「可是他们两个看起来不配。」祈可菲讨厌那个自傲的家伙。

  「俊男美女,哪里不配?」

  「感觉咩!」

  「什么感觉——」

  「等等等等,你们两个在说什么?我怎么都听不懂。」安绮竹不解地看着两个好友一搭一唱,完全插不上嘴。

  「听不懂?」段凯芙和祈可菲两人异口同声,有些纳闷。

  这个安绮竹是有点天真单纯,思考反应也有些慢半拍,但是她们谈论的事,身为当事人的她怎么会听不懂?

  「是啊,上官曜翔看上我做什么?我情书又不是写给他的。」安绮竹眨着一双澄澈直率的大眼睛,表情有些无辜。

  「不是写给他,那情书是写给谁的?」段凯芙和祈可菲被她搞昏头了。

  「蓝以杰。」安绮竹又以小猫咪似的声音低声回复。

  「什么?蓝以杰」段凯芙傻眼。

  不会吧,原来安绮竹看上的不是那个人见人爱,同时也是人见人怕的校园王子上官曜翔,而是他身边的影子蓝以杰?难怪她会用温文儒雅来形容她的暗恋对象。

  只是上官曜翔和蓝以杰几乎可以说是连体婴,一般「正常人」看到的应该只有上官曜翔,怎么这个小女子的眼光和众人都不同?

  「那你将情书递给上官曜翔做什么?」祈可菲不解。

  「我想他和蓝以杰学长是好朋友,所以请上官曜翔将情书转交给他。」安绮竹对自己这个决定很得意呢。

  既然她没勇气亲手将情书送出去,不如就请他转送,反正他们是好友。

  「完了,上官曜翔铁定气炸。」段凯芙掩住脸。

  「可怜的上官曜翔。」祈可菲很同情他。

  堂堂的校园王子居然被当成是信差,这种事大概也只有少根筋的安绮竹做得出来。

  两位好友对她提出相同的善意警告  

  「记住,以后见到上官曜翔一定要躲着他。」她们真怕她会被上官曜翔掐死。

  「拜托,你们别说得那么恐怖好不好。」安绮竹轻松一笑。「上官曜翔虽然外表看来很冷酷,但是人应该不错吧。」

  段凯芙和祈可菲互看一眼,表情不敢苟同。

  虽然她们才高一,但是有关那个高三的天才学长上官曜翔的事,她们可以说是一踏进校园就对他了如指掌。那个老是摆着臭脸的家伙人不错?也只有安绮竹说得出来。

  「是真的,你们看他今天扶了我一把。还有,之前在垃圾场附近就是他和蓝以杰学长经过,吓阻了那些坏学生,是他们帮了我。」安绮竹说出了他的义行。

  当然也是因为那件事,才让她对蓝以杰产生好感,因此衍生了今天的告白。

  「啧,看不出来他是那种人。」段凯芙以为上官曜翔就算看到有人被坏学生围住,也会很冷血地走开。

  「所以这次他也会帮我。」安绮竹天真乐观地相信。

  段凯芙和祈可菲面面相觑。她说得容易,她们可不敢这么相信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