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2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2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学长你好:

  我叫安绮竹,高一A班。

  那天在垃圾场边,幸好有学长经过相助,让我可以顺利离开,真的好感谢你。

  学长,我好喜欢你的笑容,虽然见面机会不多,但是每次见到你,你的表情都是一样地温柔。我觉得学长的笑容宛如阳光般温煦,让我想起以前隔壁邻居的大哥哥。

  第一次写情书,不知道该写什么,小芙和阿菲叫我写上你是我冬天的炽阳,夏天的冰淇淋,我觉得这样写好像有点夸张,我只是想跟学长做朋友,希望学长可以同意,我是很有诚心的,希望你感受得到我的心意。

  这个星期六,我可以请你到「真好吃速食店」喝可乐吗?如果你愿意,那我们下午两点在门口见。

  P.S小芙和阿菲是我的好朋友。

  真心诚意的学妹 安绮竹 上

  上官曜翔一再看着这封情书——不,这封名为情书,实则乏善可陈的小短文,表情似笑非笑,有些诡异。

  虽然他没有写过情书,但收过的情书何止千百封,第一次看到有人这样写,连好友和隔壁邻居都一并写上去,还出卖朋友,什么炽阳和冰淇淋这种老掉牙的东西,应该是她朋友跟她开玩笑的,她还当真写出来,差点没笑死他。

  会做出叫他当信差的事,果然情书也写得很特别——特别可笑。

  花痴、笨蛋又莽撞,完全符合他心中最讨厌的三大条件。

  不过,他却对这封情书「爱不释手」,看了又看。

  信纸是粉色心型粉彩纸,上头的字迹颇为端秀,但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情书的边角都画上许多可爱的小图,尤其小图上的漫画女孩,睁着一双灵动爱慕的大眼,最是教人发噱。

  这个女孩实在好可爱,他不得不承认画得很有意思,如果那些插图是她画的,那她还颇有天分,让他一看再看;她的天兵举动也特别得让他难以忘怀,挥之不去。

  「曜,你怎么还在这里?」这节是体育课,蓝以杰是值日生,必须事先去搬上课器材。器材搬完了,他才发现上官曜翔不见人影,连忙到处找人,没想到他还留在教室里发愣。

  怪了,最近他好像时常一个人发呆,实在很少见,莫非发生了什么事?

  「呃,没什么。」上官曜翔下意识地将那封情书放进口袋。

  「那就好,准备上体育课了。」蓝以杰怀疑的眼神落在他的口袋。刚刚他的动作有些可疑。「对了,这些情书和礼物是刚刚遇到一些学妹们,她们要我转交给你的,你要看还是要我代你处理掉?」他晃了晃手上那些粉嫩嫩的包装袋。

  上官曜翔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,很多人虽然爱慕他,却不太敢接近他,怕这位大少爷当场给人难看,自己会下不了台,因此时常透过蓝以杰对他示爱,送情书和礼物,这些都是家常便饭。

  「那还用说?老规矩。」那些女孩都吃饱撑着吗?一天到晚写情书或送礼物,烦不烦?

  「没问题,我会帮你处理掉。」蓝以杰应声。

  上官曜翔看着他熟练地将情书和礼物放入自己事先带来的小袋子。说起来还满妙的,他知道蓝以杰是个很有环保概念的人,他的做法通常是把情书纸张放到资源回收箱,而礼物则是累积到某个程度,捐给学校爱心社团做公益。

  蓝以杰真的是他的超级好帮手,只要事情交给他,都能处理得十分妥当。

  「又发呆?」蓝以杰收拾好,抬头盯着他,他不愧是最了解上官曜翔的人,见他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,开口询问。「你到底怎么了?」

  上官曜翔摇头。他头一次自我检讨,每次都是蓝以杰帮他,而自己总是坐享其成,也许现在他可以帮他一个小忙。

  「哪有怎样?好了,上课去。」上官曜翔想通了,唇角一勾,率先迈开步伐往外走。

  他决定了,他要帮蓝以杰解决「问题」。

  他很了解被花痴缠上的困扰,若是被一个又笨又莽撞的花痴缠上更不得了,他相信好友蓝以杰的眼光没那么差,绝不可能会看上安绮竹,那么这回就由他来帮他解决困难吧!

  「对了阿杰,你在垃圾场边有帮过谁吗?」上官曜翔边走边问。他想搞清楚,他们两个向来焦不离孟、孟不离焦的,怎么蓝以杰帮了安绮竹,他会不知道?

  不过,这种小事他不记得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「垃圾场?」蓝以杰有些愣住。他怎么会这样问?「什么意思?你说的是上上个礼拜在垃圾场遇到小马那群人吗?」

  经他这么一提醒,上官曜翔总算想起来了。

  上上个礼拜的某一天,他被女生缠得烦了,信步往人烟稀少的地方走,想要静一静,没想到就在垃圾场附近,遇到小马那群人在欺负一个小学妹。他原本不想多管闲事,只是事情让他遇上,他也无法视若无睹。

  原来安绮竹就是那个比猪还笨,被救了还不赶快闪开的笨学妹,难怪她会做出要他当信差的事。

  只是当时他也在场,为什么她看上的是蓝以杰?就因为他的笑容宛如阳光,让她想起以前的邻居大哥哥?

  上官曜翔撇撇唇,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「曜,你怎么会这样问?」蓝以杰有些不明白。他最近真的怪透了。

  「没什么。」上官曜翔嘴角轻扬。

  那个笨女生果然不适合蓝以杰,好兄弟一场,这个忙他帮定了。

  星期六是吗?那就由他去,他倒想看她要耍什么花样!

  *

  安绮竹的情书虽然不好意思让两个好友过目,但是她在信中约了蓝以杰的事,两个好友都很清楚。

  因此,星期六一早,段凯芙和祈可菲就迫不及待带着自己的「行头」跑到安家来敲门,想要肋好友一臂之力,让好友美到不行,成功出击。

  谁知道迎接她们的竟然是一只睡猪。

  「安绮竹,你也差不多一点,你忘记今天的重要大事啦?」段凯芙二话不说,狠心拉掉床上的棉被,让床上的人哀怨不已。

  「哎哟,你们——干么啦,现在才早上八点耶,人家还想睡觉,把棉被还给我啦!」安绮竹滚下床,想要抢回自己心爱的棉被,继续好眠。

  画漫画插图和制作小布偶是她最大的兴趣,昨天晚上她突然有很多灵感,兴奋到睡不着,画了一整晚的图,直到将近半夜两点才睡觉。她本想今天不必上课,自己可以多睡一会儿,就算睡到日上三竿也没关系,反正假日她妈妈会睁只眼闭只眼让她睡到高兴为止,想不到两个好友这么早来,吵得她不得安眠。

  「小竹子,今天你将经历人生中最重要的大事,你居然还睡得着?!」段凯芙很讶异。

  「什么大事?」安绮竹又打了个大呵欠。天大地大也没有睡觉大,抢回棉被,她眸子一闭,继续倒回床杨上。

  「阿菲,你看她,这像话吗?」段凯芙差点没气坏。

  什么跟什么,好友第一次约会,她们一早就带着自己漂亮的衣裳和配件等行头,准备来给她赞助一下,但安绮竹倒像个没事人般,睡得香甜安稳,神经真是大条到欠揍的地步,枉费她们一番好意。

  「这样很好,我就说自然一点比较好,何必那么刻意。」祈可菲也还有点困,她也习惯假日多睡一会儿,干脆拉开被子躺到安绮竹身边,和她一起再补个眠。

  「喂,你们两个——」段凯芙看了,差点没呕死。瞧瞧她一早就忙得团团转,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?「算了,那我也要补眠。」

  她硬是凑上去跟她们两人挤,原本就不太大的床一下子挤了三个人,根本没有空间,躺在床边的人一下子就跌到地上,不甘心又跳到床上,挤进另外两个人之间,大家就这样你推我挤,最后谁也没得睡。

  「啊——」睡意最浓的安绮竹被挤到床下,满脸哀怨。她坐在地上,一颗小脑袋靠在床头,努力睁开惺忪的眸子盯着安稳躺在床上的好友。「你们为什么这么早来,今天放假耶。」容她提醒一下。

  「还敢说,你忘记自己今天的重要任务了?」段凯芙心情亢奋,根本没有半点睡意,只是故意要闹她们。

  第一次约会耶,这是人生中的何等大事,她怎么还睡得着,段凯芙很怀疑这个少了根筋的好友到底在想什么。

  「什么重要任务?」安绮竹又打了个大呵欠。

  「约——会。」厚,真的被她气死,居然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。

  「约会?」小脑袋瓜晃了晃,又是一脸莫名其妙。「谁要约会?」

  「你——」段凯芙已经气到胸口发闷了。

  「好了,小芙,别生气,你又不是不知道小竹神经大条,也许她真的完全不紧张。」祈可菲轻笑安抚。

  「你们到底在说什么?我真的听不懂。」安绮竹可怜兮兮地请教。

  「你忘记今天要跟蓝学长约会吗?」段凯芙干脆将事情说清楚讲明白,不再跟她绕圈子。她可不期待这小妮子的脑袋突然变灵光。

  说起这点,她们也觉得安绮竹实在厉害,居然在情书上表明了要约对方,真是好样的,太直接、太帅气了,果然就像她的个性一样单纯而直接,就是不知道蓝以杰会怎样接招。

  「蓝学长?」安绮竹很自然地点点头。「记得。」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