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3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3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上官曜翔反射性地扶住她,免得她摔个四脚朝天。

  「谢谢、谢谢。」好险有他。安绮竹稳住身子,拍拍自己的胸口。「吓死我了,谢谢你又帮了我,你人真好,和传说的都不一样。」

  这是第三次了吧……

  第一次是在垃圾场那边帮了她,虽然当时他的脸色很臭;第二次是送情书时,她差点跌倒,他也出手扶她,当然脸色也没有多好看;而这次依照惯例,他又帮她了。

  校园里,大家都传说上官曜翔这个天之骄子任性狂妄,冷漠又没有同情心,看来传说根本不是真的,只是他脸上挂着的臭脸倒是满吓人的。

  「是吗?」上官曜翔才没空理会所谓的传说,那些无聊人士的话哪值得他多费神,倒是对她口中的「好人」这个称谓很有意见。

  哼,他才不想当什么好人。

  「对啦。」安绮竹原本不太喜欢他,谁要他老是端着张高傲的脸孔示人,跩得跟什么似的,但是人家那么帮她,她怎么可以忘恩负义。「学长,请问你帮我转交情书了吗?」

  她的两个好友说以后看到他,能闪多远就闪多远,但是在她看来,他是个「面恶心善」的人呢!

  上官曜翔轻勾唇角。她总算想起这件事了。

  奇怪,他的表情怎么那么诡异?一下子生气,一下子浮现笑意,更奇怪的是,他居然不回她的话。

  「送了,可是蓝学长不同意?」安绮竹有些失望地迳自解读他的沉默。「没关系啦,我很勇敢,我会接受这个事实,你不要担心我。」

  上官学长的确是个大好人,蓝学长没有同意她的邀约,他还亲自来告诉她,他该不会是担心她会傻傻地等下去,或者难过得当街大哭吧,真让人感动……

  「谁担心你。」她会不会想太多。

  「学长,你不用不好意思,你的好意我都知道。」因为感动,安绮竹将他当成好友似地倾诉。「可是我还是有点难过。我第一次写情书耶,那封情书费了我好多心思,熬了好几个夜晚,翻遍情书全集,搜寻各大纲站和好朋友的建议才完成的呢!」

  那封情书简直是集合众人之力完成的作品,里面所有的字字句句全是她的真心和情意,没想到竟然铩羽而归。

  上官曜翔有点傻眼。她说真的假的,那样的东西需要花那么多心思?

  「写得很烂。」他下了个定论。

  「什么?我可是很认真的耶。」安绮竹嘟了嘟唇,伸手捶了他胸口一下。「你还刺激我。」

  她的手劲很轻柔,敲在胸口上跟棉絮一般,但不知怎地,上官曜翔的心却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,就像受了强烈撞击,差点无法呼吸。

  他的黑眸看着她那亮晶晶的眸子,脸颊微热,佯装不经意地别过脸。

  「我……我为什么要安慰你?」他们之间又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「因为我是你的学妹。」安绮竹说得理所当然。

  「学妹?」很了不起吗?

  上官曜翔不是很满意这样的答案,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。

  可,他想要的答案又是什么呢?

  「对啊。」她没看出他的异样,稍稍哀悼了一下自己的单恋后,脸上随即灿笑如花。「我们快过马路,快点,我请你喝可乐。」

  安绮竹想,既然蓝以杰没来就算了,至少她也多交了个新朋友。上官曜翔人那么好,还亲自来通知她,真是让她感动,她决定请这个新朋友喝可乐。

  「请我喝可乐?」他有答应她什么吗?

  「快点、快点——」她催促他。他们必须过马路才能到对街的「真好吃速食店」。

  现在是什么情形?上官曜翔完全搞不清楚。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?谁又要跟她去喝可乐?

  「快点啊,别站着不动,只剩十秒了。」红绿灯下的数字开始倒数,安绮竹见他不动,直接伸手推他。「快点过去——」

  上官曜翔坐在速食店的二楼角落,俊脸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车潮,脑子里有数不清的疑问。

  但最重要的问题是——他为什么会坐在这里?

  「来了,你的可乐,我还有点薯条喔。」安绮竹点了两杯可乐和一包薯条,放下餐盘和随身小背包后,拿起其中一杯可乐毫不淑女地吸了好几口。「好渴,外头好热,还是这里凉快一点。」

  上官曜翔看看她,再看看桌上的可乐薯条,混沌的脑子里还是一片闹哄哄的。

  这个小女子的脑袋到底是怎么思考的,跳跃得也太快了吧,让他无所适从。

  他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的人,大部分的人见到他不是卑微恭敬,就是被他的冷脸吓到,能闪多远就闪多远,只有她不一样。

  安绮竹让一切都变得那么自然,好像他们真的是朋友。

  也许是天生冷漠,也许是环境,他身边没有所谓的朋友,连蓝以杰和他相处都有点上司和下属的感觉。他以为自己不需要朋友,以他的才能可以独自完成任何事,可是现在有了她,他才发现,原来有朋友的感觉也不错。

  只是,他需要朋友吗?

  不……不,他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,说不定她才是心机最深沉的。

  「这些可乐和薯条多少钱?」上官曜翔主动拿出自己的皮夹。

  「你干么啦,我说过要请客的。」安绮竹拿起薯条,放入自己的嘴里。「快吃,薯条软了就不好吃了。」

  「我不习惯让人请客。」

  「没关系,不用客气,我也不习惯请人家。」她轻笑,水眸亮晶晶的。「我零用钱很少,你下次要等到本小姐请客,恐怕有得等了,哈哈。」

  「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」每个靠近他的人都有目的,她也不例外。

  「目的?」安绮竹不懂他在说什么,但—听见店内播放的熟悉音乐,小脑袋开始跟着节拍晃动,嘴里还哼着歌。「……当我才发觉 就是爱 世界变了 当你在传达你爱我 手牵着我 当我正想你 就是爱 天空睛了 当我抬起头 你在眼前了……」

  上官曜翔觉得她真是怪异,哪有人态度这么轻松自在、恰然自得,好像是他紧张过度、自寻烦恼,防备得像个傻瓜似的。

  此时此刻,他终于明白,这个小女子根本是少根筋,在她面前,他不需要防备,也不需要揣测她的动机,在她身上花太多心思,反而是气死自己。倒是她这么「单蠢」才需要提防别人。

  看着她那随着音乐哼唱的甜美表情,他的视线也不自觉地专注得入神。

  「这首歌好好听。」安绮竹边唱歌边吃薯条,自我陶醉,没有察觉对方的心思。「看什么?」

  上官曜翔这才回过神来。真是败给她了,她送情书告白失败、约会失败,可是没有半点愁容;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,帅哥当前她也无动于衷,反而是他忍不住呆呆地望着她——当然,这—点他不会承认。

  到底什么东西才能引起她完全的注意?他忽然很好奇。

  「你不难过吗?」知道她大概不能理解这种没头没脑的问题,上官曜翔进一步解释。「你常送情书失败?」

  「才不呢,谁那么闲,一天到晚送情书?」安绮竹表情认真。「那可是我第一次写情书、送情书,没想到出师不利。怎么,你觉得喝可乐不足以表现这样失落的心情,应该喝酒对吧,电视上都是那样演的,可是酒很贵耶。」看来要强说愁也需要有财力才行。

  拜托,什么跟什么?失落的心情和喝的是可乐或酒根本没有关系!上官曜翔越来越怀疑她那古灵精怪的脑袋装的是什么。

  「你第一次送情书却失败,但你看来似乎洒脱得过分。」上官曜翔怀疑。

  「不然怎么办,大哭吗?」安绮竹耸耸肩。「其实我告诉你,我有一点难过,是真的,只是好像没有想象中严重……奇怪,怎么会这样,你知道为什么吗?」

  难过归难过,她的脑子里想的反而是刚刚那间店里的作品,自己买不起的懊恼与遗憾还比较深刻一些,难道她并没有那么喜欢蓝以杰?

  但她若不是真心,又为什么要花那么多天熬夜写那封信?上头的插图也是她绞尽脑汁、想了很久才画出来的。

  面对她的疑惑,上官曜翔一时也语塞。

  「你也不知道?不会吧,你一把年纪了,难道没谈过恋爱?」她这句话刚好正中核心。

  骄傲自负的上官曜翔是个完美主义者,对别人也要求完美,但这世上根本没有所谓完美的人,何况他对别人又有强烈的防备,除了少数信任的人以外,其他人想要接近他根本就是作梦,遑论跟他谈恋爱。

  「什么一把年纪?我才十八岁。」上官曜翔撇了撇唇。这个女孩可以再白目一点,居然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。

  「还是比我老啊。」安绮竹看了看他,圆呼呼的白皙脸蛋轻皱,嘟了嘟唇。「我决定了,我一定要赶快找个人谈恋爱,免得跟你一样,变得阴阳怪气。」

  奇怪,他都没嫌弃她,她还敢反过来批评他?

  但她嘟嘴的模样超可爱,娇唇鲜艳欲滴,害他忍不住一直盯着她看,盯着……

  去去去,搞什么,对方正在批评他耶!

  「你说什么?谁阴阳怪气?」上官曜翔反讽。「我看你才眼光有问题,所有的女生看到我和阿杰,喜欢的一定是我,只有你最奇怪。怎样,你该不会是想用这种办法来引起我的注意吧?」

  有可能,这才能解释她为何没见到蓝以杰,却一点也不难过。

  这种办法很狡猾,不过她的确成功了,他还是第一次和女生这么靠近,这么仔细地观察对方的长相,原来她的肤色这么白皙,脸庞看来柔嫩得像刚出炉的馒头似的;她的眼睛很大,宛如星子般璀璨,但笑起来又弯弯的像月亮。她的唇像甜桃,也许是涂上唇蜜,闪亮的光泽十分诱人。

  她说话的声音娇脆,还有点轻快,怡然自得的模样娇甜可爱,他觉得她有些烦、有些白目却又有些意思。

  她很特别,让他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。

  「你真的很好笑,自大狂又有幻想症。」安绮竹朝他扮了个鬼脸。

  「你才是幼稚又愚笨,幸好阿杰没来,不然肯定让你烦死。」虽然她钟情的对象是和他情同手足的蓝以杰,但仍让他气闷。

  「什么,你又不是蓝以杰学长,怎知道他会觉得我烦——」她小脑袋灵光一现,浮现了一个念头。「你没有把我的情书拿给蓝以杰学长?」

  「是又怎样?」想不到这个笨妹也有聪明的一刻。「老实告诉你,你根本配不上阿杰,他不会喜欢你的,你死心吧!」

  真是气死他了,堂堂一个外貌出众、才华洋溢的大帅哥就在她面前,她竟然不懂得欣赏,实在是笨得可以。

  「你这么激动做什么,你又不是蓝以杰学长,怎么可以帮他做决定,你——真的是那种人?!」安绮竹突然惊愕地瞪大了眼睛。

  激动?对啊,怎么会这样,他的情绪真的难得会有如此起伏的时候,他到底是怎么了?

  「什么人?」上官曜翔虽然和她认识不久,但是看她别有深意的灿亮眼眸,就知道没什么好事。

  「你……」她忽然压低音量,在他耳边低语。「你喜欢蓝以杰学长,所以才不愿意帮我送情书,对吧?」

  上官曜翔知道自己的耳朵一定泛红了——不,可能连他的脸上都红了。她突然这么靠近他,属于她的香甜气息瞬间环绕在他身边,让他有些失神。

  只是她在说什么?他喜欢蓝以杰,这是什么话?!

  上官曜翔被她的话吓得目瞪口呆。她可以再离谱一点!

  安绮竹觉得好可惜,这么帅的一个男生,尤其一双黑眸像是带着电,坐在他身边被他多看两眼,连她都会不自觉地心跳加速、双颊酡红。他那么优秀,是多少女生梦寐以求的王子,如果这个消息曝光了,会打碎多少少女的芳心啊……

  难怪他老是不甩其他女生,原来他是有这方面的「难言之隐」。

  安绮竹顿时对他心生同情,越看他越觉得不舍。为此,他也受到不少苦吧?

  「没关系啦,你不要难过。现在的社会,男生喜欢男生已经算是很平常的事,我不会随便说出去,我又不是多嘴的人。」安绮竹见他脸色更加难看,连忙继续安慰他。「对不起啦,你脸色别那么臭嘛,我又不知道你也喜欢蓝以杰学长,我不该喜欢上你喜欢的人,真的很抱歉,我真的很——」

  上官曜翔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将自己的唇贴上她叨絮的红唇,也一并堵去了她的声音。

 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。

  上官曜翔和安绮竹轻愣,互望着对方,他们可以从彼此的眸子里解读到惊讶、不安和难以置信。

  向来骄傲自负的上官曜翔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不知所措。怪了,他又不喜欢她,他最讨厌像她这样的女生了,为什么会吻她?是他想跟她证明自己的性向正常,还是被那红滟滟的娇唇所吸引?

  乱了,一切都乱了……

  安绮竹也没有多好,她整个人傻愣住。

  这个过分的家伙!他他他——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了她?!虽然速度快得很不真切,但毕竟那真的是个吻。

  怎么会这样?

  更让她扼腕的是,那是她的初吻啊!

  「你说,我喜欢的是男生还是女生?」他有些喑哑的声音就贴在她耳边,替自己找了个吻她的借口,并且说服自己,他愿意吻她,可是她的荣幸。

  但若只是为了想要证明自己的性向,又何必亲她?

  他脑袋还是闹哄哄的,混沌不明,却又有股他无法解释的情绪翻腾。这一刻,他竟然觉得亲吻她的感觉不赖,她的嘴唇好柔软,让他很想再试一次。

  安绮竹瞪大了眼。他紧盯着她不放的犀利眼神,让她心里惶惶不安,嘴唇上仍残留着属于他的气息,感觉是那么地亲密。

  她和他……亲密?不会吧……

  安绮竹用力甩甩头。这家伙亲了她,那表示……他喜欢男生也喜欢女生?

  「你……你想干么?!」她的声音有些颤抖。就算这家伙是男生女生都喜欢,也没必要乱亲她以示证明吧!

  可恶!她越想越觉得委屈,他还敢这么靠近她,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她,找死!

  下一秒,安绮竹直接一巴掌印在他的帅脸上——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