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5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5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一开始,安绮竹非常不适应自己有个耀眼的男朋友,众人的指指点点,也让她心里有股沉重的压力。更重要的是,她根本不敢相信他是真心的。

  或许这一切只是他太少爷一时兴起,他不是说了吗,他没谈过恋爱,恋爱一下也不错,所以他喜欢的只是恋爱的新鲜感吧?

  因此,安绮竹对这段感情并没有太过认真看待。

  但是随着时间的累积,她渐渐看到了上官曜翔的用心。

  他真的很关心她,不但对她嘘寒问暖、呵护备至,而且不管她的喜好是什么、要的是什么他都知道,能够投其所好。

  安绮竹才知道他不是开玩笑,他是认真的。

  若他对她只是贪图新鲜、只是想打发时间,不会花这种心思。

  他的细心对待和呵护,安绮竹都看在眼里,心里也十分感动。

  说真的,多个男朋友也不错,每天上下课有人接送,假日带着她游山玩水,功课方面也等于有个小老师帮忙复习。

  前几日,安绮竹有一份隔天要交的作业忘了写,晚上九点多才打电话向上官曜翔求救。没想到他二话不说立刻开车到她家报到,陪着她把作业写完才回家。

  反正只要安绮竹需要他,他随时在她身边,而且没有半句抱怨,虽然偶尔他会取笑她太笨,简单的东西都不会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就算听到他喊她笨蛋,她也会觉得很甜蜜。

  他对她的好,不但安绮竹感受得到,其他人也看在眼里,就连安家夫妇都对这个掌上明珠的帅男友评价相当高。上官曜翔虽然不够热情,嘴巴也没那么甜,但他举止彬彬有礼,且十分聪明,对安绮竹又是全心全意地呵护,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子女开心幸福呢?将女儿交给他照顾,他们都很放心。

  得到了安家夫妇的支持,他们的互劲更加频繁,除了各自的上课时间和睡觉时间以外,他们几乎一天到晚黏在一起,也越来越熟悉彼此。

  只是有一点安绮竹还是不太能适应。

  「我很不喜欢变成众人注目的目标。」跟他交往以后,她感觉自己的生活变成电影「楚门的世界」那般,一举一动都受到大家的注意,让她很有压力。

  两人吃过晚饭后,手牵手信步在餐馆附近散步,安绮竹忍不住抱怨。

  她的声音带点娇嗔,完全就是女朋友在撒娇的模样。上官曜翔见了,心里觉得很甜。

  「我也不想,可是没办法,那些无聊的人就是喜欢注意我们。」他将她的脸转向自己。「怎样,没有人欺负你吧?」

  「拜托,你那么凶恶,谁敢欺负我?」安绮竹朝他扮了个鬼脸。

  一开始是有些女生故意堵她,说话酸她或者想为难她,但是很幸运地每次都刚好有人经过帮忙解危,后来这种事就越来越少发生。现在不但没有人为难她,反倒是常常有人来讨好她,想透过她跟上官曜翔套交情。

  她虽然迟钝,也知道这绝对和她这个有「恶势力」的男友有关系。

  「那就好。」上官曜翔叮咛她。「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告诉我,知道吗?」

  刚开始和她在一起,或许真的有些玩笑意味,但是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,他真心地爱上了这个小笨妹,只要她一离开自己,就忍不住为她担心。

  他简直想要二十四小时将她绑在自己身边,分秒看着她,这样他才能放心。

  「知道,别担心,哪来那么多坏人。」安绮竹带着俏皮语气,手中提着的小包包也随之轻快地甩动。「大家一听到我是你的女朋友,只想要巴结我而已。」

  「巴结?」上官曜翔突然有感而发。「没错,巴结、奉承,不然就是诅咒,唉。」

  「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事?」

  「你最好永远不要懂,永远都这么单纯。」上官曜翔握紧她的手。他会永远保护她,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。

  安绮竹知道他不愿让她担心,如果她硬要追问,只会让他烦恼,又何必呢?

  「对了,小芙和阿菲说,她们也要——啊!」安绮竹正想转移话题,别让两人间的气氛这么凝重,突然一辆机车飞快从身旁驶过,一把抢走了她的手提包。「抢——抢——曜翔,你别追了——」

  上官曜翔眼明手快,第一时间就追上了抢匪,紧抓住那个小包包。

  但由于对方骑车,紧抓不放的他等于是让车子在马路上拖行。

  「放手!曜翔,放手放手——」安绮竹看得心惊胆跳,尖叫着冲上前,边跑边嚷:「放手!快放手,呜……放手啊……」

  场面变得一片混乱,安绮竹吓得泪眼迷蒙,泣不成声。

  「哎哟!好痛……」她太慌张,一个不小心,笨手笨脚地跌倒了。

  其实,两人交往以来,她心底始终有种不真实感,不确定自己有多喜欢他,不知这份感情的深度,但此时此刻,她终于明白自己对他的在乎已超过原本的想象。

  他千万不能有事,千万不能有事!

  「上官曜翔——」

  「怎么了?你还好吧?」上官曜翔放弃追逐抢匪,赶紧回到她身边。

  其实刚刚他并非想要逞英雄,只是一见到安绮竹的包包被抢,直觉地在第一时间内抓住那个包包,不让抢匪得逞。只是后面的安绮竹突然传出痛呼,让他分神松了手,抢匪也抓紧机会逃逸无踪。

  「到底怎么样了?」他快急死了。

  可惜回答他的仍是哭泣和一张哭花了的小脸。

  「别哭了,快告诉我,你哪里受伤了,我送你去医院。」该死的抢匪,该不会刚刚还撞到她吧。上官曜翔皱紧眉头,着急得不得了。

  「呜呜,我没事……你还好吧,呜呜……」安绮竹哭得花容失色,加上刚刚的抢劫事件,引来不少路人的围观。

  「我也没事,你别哭了。」

  「还说没事,你的裤子都破了……小腿……流血了,呜呜呜呜呜……」安绮竹一见到裤子上的血迹,又哭得天地变色。

  「这只是擦到皮,皮肉伤而已。」上官曜翔连忙扶起她。「别哭了,大家在看。」

  抢匪也许只想抢夺财物,不想真的伤到人,也有所顾忌,所以车速不快,只是他裤子不知道何时被勾破,小腿才会擦伤。

  「你真的没事吗?」安绮竹仍是哭得抽抽噎噎。

  「真的,相信我。」上官曜翔望着抢匪消失的方向,有点惋惜。「我差点就抓到那两个王八蛋了。」

  「不用抓了,我包包里面只有两包面纸和一百五十二块钱而已,丢了就算了。」

  「什么?」不会吧。

  「呃,还有梳子和几支发夹啦……」

  「你说真的假的?」他不信。「难道你没有放学生证或信用卡之类的?」

  「学生证都放在书包里,我也没有信用卡。」安绮竹今天穿了一件宽松的娃娃裙,裙上有两个大口袋,她从口袋里拿出那对爱不释手的花朵鱼玩偶。「好险刚刚花朵鱼没有放到包包里,否则它们不见了怎么办。」

  早说嘛,那两个抢匪遇到安绮竹也真是倒楣,冒了那么大的危险,抢到一堆小玩意,不知道会不会气到想自杀。

  上官曜翔有些哭笑不得。他这个小女友真是可爱到让他不知好气还是好笑,俊脸上露出一抹宠溺神色。

  自从认识她之后,他脸上的笑容就变多,也变得开朗了不少。

  「喂,你就只关心花朵鱼?」看她对鱼玩偶那么好,其实他有点吃味。

  「啊,对喔,忘了你的伤。」安绮竹连忙将玩偶放入口袋。「你受伤了,我带你去医院。」

  「不用了,我说了是小伤。」

  「至少也要处理一下伤口。」安绮竹焦急得想跺脚,不让他这样轻忽自己。「你裤子都破了,也得换掉。」

  「这……」她说得也有道理,而且现在他觉得伤口还真的有点痛。「好吧,这里离我家满近的,先回去换好了。走。」

  「去你家?」安绮竹有点惊慌。两人交往了几个月,她还没有到过他家呢。

  「别担心,我爸妈不到晚上十一点不会回来。」上官曜翔一眼就看出她在犹豫什么。「丑媳妇暂时见不到公婆。」

  「什么醒媳妇见公婆?!」安绮竹娇嗔地想追打他,一颗心跳得好快。

  「好了好了,我脚好痛,饶了我吧。」

  「真的很痛?」

  「都流血了,你说呢?」上官曜翔故意装可怜。

  「你也真是的,我扶你吧。」安绮竹连忙将他的手放到自己肩上。「你靠着我,我会扶好你的。」

  「我很重。」

  「没关系,你尽量靠着我。」

  安绮竹那号称一百六的身高,让上官曜翔必须蹲得很低才能倚着她,但他的心一寸寸地被这娇小的人儿给收服了,倚靠着她,他才体会到这就是相依相偎的感觉。

  他被她的纯真善良给感动,这么可爱的小女子,他得多费心思,一定要好好保护她——

  *

  上官曜翔和安绮竹搭计程车回到上官家。

  「下车小心点。」安绮竹沿路一直关心他的状况,小心翼翼地照顾他。

  虽然这段路程不到十分钟,但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因此贴得更近。

  两人下了计程车,她依然想搀扶他。

  「好了,我没问题,别真的把我当成病人好不好?」上官曜翔逗她。

  「你别逞强,待会儿先看一下伤势,如果很严重就去看医生,别想赖皮。」她像个管家婆似地说着,不容许讨价还价。

  「是,遵命,可爱的女朋友大人。」上官曜翔难得俏皮地对她行童子军礼。

  「你很讨厌,受伤还要开玩笑。」安绮竹斜睨了他一眼。

  这时,两双眼眸互望,路灯下,他们清楚地看到对方眼中的在乎。

  两颗心加速狂跳,让他们几乎忘了呼吸,一股暧昧的气氛在他们之间浮动。

  「绮绮,我——」

  「上官少爷!上官少爷!你终于回来了。」突然,两个大男人由暗处跑出来,抓住上官曜翔。「上官少爷,请你一定要救我们!拜托你救救我们!」

  一时间,所有的绮丽浪漫氛围统统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让人窒息的烦闷。

  上官曜翔浓眉紧皱,俊脸又如以往那般冷峻。

  「喂,你们做什么?快放开他,他的脚受伤你们没看到吗?」安绮竹像个保护者,生气地推开那两个人。

  她的举动让上官曜翔感动得不得了。神经那么大条的她居然这样担心他的伤,还站出来保护他,而不是被这两个人吓坏,躲到他背后,看来他是有点小看这个小女子喔!

  「啊,上官少爷受伤了?」

  「谁做的?谁那么大胆?」此时,这两人才发现他破了的裤脚和血迹。

  「不管你们是谁,来找我都没用,我做不了主。」上官曜翔深知他们别有所图,关心他的伤势也只是他们的手段之一。

  「上官少爷,我们真的没办法,请你去求求你爸爸,再让我们宽限一段日子吧!我们真的筹不出钱来还,我们都快去跳河了!」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哀求。

  「对啊,我们—家也快烧炭自杀了!」

  「那和我无关。」上官曜翔不拿钥匙,反而猛按电铃,让管家来处理这两个人。

  「怎么会和你无关?你可以救我们。」

  「是啊,上官少爷,只要您金口一开,就可以帮我们了,请你帮帮忙吧!」

  上官曜翔没有理会他们,这时,上官家的管家也火速出来开门让他和安绮竹先入屋里。

  「上官少爷、上官少爷,你怎么那么冷血无情?」

  「你们一家子都是吸血鬼!只是开个口也不愿意,你们会有报应的!你们会有报应——」

  *

  那可怕的诅咒直到上官曜翔和安绮竹走进屋内,还萦绕在耳边。

  上官曜翔的脸色凝重,心情很糟。

  「对不起,让你看到这一幕。」上官曜翔对她很愧疚。「你没吓坏吧?」

  「我没事。」安绮竹摇摇头,对他只有满心的心疼。「他们为什么来求你,为什么要那样诅咒你,真是太过分了!」

  原来他之前心情沉重地说什么诅咒,是真有其事。

  「都怪我,如果我以前没有一时心软,现在就不会发生这种事。」上官曜翔重重地吐了口气。

  他父母都是金融业的强人,他是上官家的独生子,所以从小他就看逼商场上的金钱游戏和残酷现实。

  小时候不懂事,常常看到有人来求他父亲降低利率,或者求他网开一面,以特别专案放款给他们,说得声泪俱下,十分可怜。年幼的他同情对方,于是也开口帮忙说情。有一次,他父亲心情特别好,于是答应他的请求。

  但从此以后,上官曜翔就成了众人说情的目标,只要有问题,大家都想找这个上官家的少爷帮忙,让他烦不胜烦。

  「那些人怎么这样?自己的问题不自己解决,找你有什么用。」安绮竹替他抱不平。「你家开银行,不代表你家是印钞票的。」

  「可能在那些人的心里,开银行就是印钞票的吧。」

  「要借钱拚命乞求,钱还不出来时,再来诅咒你们是吸血鬼,这也太没有道理了。」安绮竹好心疼他。「你爸妈知道这种事吗?」

  「知道又怎样?他们那么忙。」

  「曜翔,你真的好可怜喔……」安绮竹扑进他的怀里。

  难怪他总是冷脸拒人于外,身在这种环境,这也是不得已的。

  现在,安绮竹也无心欣赏他家有多富丽堂皇,她只知道这个家没有温暖,他父母忙碌得没有时间照顾他、陪伴他,而亲情是再多金钱都买不到的东西。

  她默默告诉自己,以后要对他更好,给他更多温暖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