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5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5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安绮竹从口袋里拿出了其中一只花朵鱼玩偶放到他手中。

  「这只女生的花朵鱼给你,如果我不在,它会代替我陪着你。」

  「这是你的宝贝,你舍得?」上官曜翔有些讶异。

  「当然,因为玩偶是要送给你的。」他在她心中也很重要。

  「绮绮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。」

  「好,永远都不分开。」安绮竹伸出小指头想跟他打勾勾,但又将手缩了回去,「唉呀,不行啦,我们如果一直在一起,那小芙和阿菲怎么办?」

  段凯芙和祈可菲不只一次抱怨她这价好友「有了异性没人性」,自从有了男友,所有时间都属于上官曜翔,害她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「什么意思?」上官曜翔可不想跟别人分享她。

  「我忘了告诉你,小芙和阿菲说以后希望可以搭我们的便车。」她将被抢劫前想说的话说完。

  她和两个好友的住处都很近,既然上下课方便,车子也很宽敞,不如就多载她的两个好友,反正她和上官曜翔还是在一起,没差呀。

  「不行。」上官曜翔直接拒绝。

  「载一下啦,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,反正车上有空位。」

  「我不喜欢电灯泡。」他轻拍她的头。「你别烦恼,把问题都交给我处理。」

  「你要怎么处理?」她好奇。

  「放心,我保证让她们自动放弃搭便车。」

  「真的假的,这么神奇?」

  「拭目以待。」

  *

  上官曜翔的伤口处理好以后,又跟安绮竹喝了杯茶,才送她回家。

  他回到家后,脚步轻快地一边哼歌一边走进大厅。

  「阿曜,你回来了。」上官瑞看着儿子的愉悦神情,有些惊讶。「你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。」

  「爸,今天这么早。」真稀奇,晚上十点就回家,真的不像他父亲的作风。「有什么事吗?」

  「咳!」上官瑞面对他锐利的眼神,有些歉意。「其实我们父子俩也很久没有聊聊了。」

  「直接说出你要说的,我明天还要上课。」他们本来就不是会聊天打屁的父子,每次他父亲找他一定有事要交代,上官曜翔也不客气。

  何况他现在也没空和他父亲多聊,他只想赶快结束父子谈话,好回房打电话跟他的小女朋友报平安,顺便跟她道晚安。

  想起她,他唇边不自觉地又扬起笑意。

  「听说你最近交了女朋友。」见到儿子特别快乐的模样,上官瑞就知道这件事是真的。

  「你想干么?」上官曜翔的俊脸上闪过防备的神色。

  他和安绮竹都交往了好几个月,他连对方的父母都见过无数次了,而他的父亲大人现在才问起,会不会太后知后觉了点?

  如果他父亲大人想干涉他的生活,他不会让他如愿。

  「别紧张,其实以你的年纪,交交朋友也不错。」至少他脸上的笑容多了,看起来也没那么冰冷。「我只是想提醒你,你到底想选美国还是德国的学校?如果选的是德国的学校,那你的德文应该要再加强。」

  上官曜翔快高中毕业了,他评估过后,觉得美国和德国的学校都不错,现在就看儿子怎么选择。

  「这……」上官曜翔差点忘了这件大事。时间逐渐逼近,他的确需要好好想想升学的问题。「爸,我……我想带她—起去。」

  「什么,那怎么行?」

  「如果你不同意,那我就不走。」上官曜翔态度坚决。「我要跟她在一起。」

  安绮竹对他而言越来越重要,这段日子,他们两人几乎天天腻在一起,他喜欢她、在乎她,也很习惯她对他的依赖。

  他不能想象若没有她在身边,他会变成怎样,光是担心她、思念她就够受了吧,哪还有心思念书?

  更何况没有她的地方,他不可能得到快乐。在国内也可以念书,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就好。

  他就是喜欢她,不能没有她。

  上官瑞这才发现事态严重,他这个儿子和一般有钱人家的少爷不同,没有乱把妹的坏习惯,可是初恋竟然就陷得这么深。

  出国念书要带个女朋友,那书还念得成吗?偏偏他这个儿子又不是他能掌控的。

  该怎么处理呢?上官瑞简直伤透了脑筋。

  *

  安绮竹昨晚没睡好,她也有些困扰。

  不知道上官曜翔怎么处理好友的问题。平常她们三人都腻在一起,可是自从她交男朋友后,就将好友抛在一旁,原本就很对不起两个好姊妹,现在她们提出搭便车这个要求,她当然不能拒绝,只可惜决定权不在她身上。

  她真的好担心上官曜翔会跟她的好友闹得不愉快,那她夹在中间会很为难。

  一早,安绮竹跟两个好友站在家门外的巷子口等车,其实有些心神不宁。

  「小竹,你昨晚没睡好,是担心上官曜翔吗?」段凯芙昨晚在MSN上已经听她提过抢劫事件了。

  「不是,他只有皮肉伤而已,我没有担心他。」安绮竹摇摇头。她没睡好真的有这么明显吗?

  「那你是担心我们搭便车当电灯泡,你们不能卿卿我我?」祈可菲故意逗她。

  「不……不是,不是啦,别多想。」安绮竹胀红了脸,慌张的表情说明什么叫作欲盖弥彰。

  「真的?那真是太好了,我好期待坐那辆名车。」段凯芙夸张地拍手。

  「坐起来应该很舒服吧!」祈可菲也附和。

  安绮竹一听,更加不知所措,心里担忧更深。

  两个好友看在眼里,忍不住摇头。

  唉,好友一交男朋友就变了,她们时常腻在一起的三朵花也变成了两人行,真不知道该替安绮竹的幸福高兴,还是为她们的友情而难过。

  正当三人各怀心事之际,一道轻快的声音吸引了她们的注意。

  「怎么了,一早就端个苦瓜脸。」上官曜翔扬起一抹轻笑。

  「曜翔——」安绮竹抬起头看他,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有些滑稽。

  一旁的段凯芙和祈可菲更是差点跌倒。

  好样的上官曜翔,他居然使出这样的贱招——骑机车。

  太卑鄙了吧!这教她们怎么当电灯泡嘛?!

  「上车吧。」上官口曜翔拿了顶安全帽套到安绮竹的头上,并接过她的书包放到脚踏板上,

  「嗄?」安绮竹还在惊讶状态。他怎么会想出这种招数?

  「别恍神,要抱紧我。」他细心地叮咛,并将她的手拉放到自己的腰上。「再见了,各位学妹们。」

  话说完,机车咻地离开,而他的笑容也逐渐扩大。

  哈哈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想整他还早的咧!

  *

  真好,机车果然是把妹的「必需品」。

  原本上官曜翔只是想应付两个电灯泡学妹,谁知道当那双纤细的手臂紧紧抱住他的腰时,他的心几乎要跳出来。

  这样两人紧紧相拥的感觉真的好舒服、好愉快。

  上官曜翔决定了,以后他要天天骑着机车载她,享受给佳人抱抱的感觉,他要独占她一人,别人休想来抢他的宝贝。

  「到了,可以放开我了。」她抱得真紧,有这么害怕吗?「不用怕,我有驾照,而且我会注意你的安全。」

  为了她,他骑车可是慢到龟速的地步,不过也很享受这一路的过程。

  「我知道。」安绮竹的脸蛋还有些烧红。刚刚紧抱着他,让她同样心跳加速呢!

  上官曜翔帮她脱掉安全帽,拿了两人的书包后,牵起她的手往她的教室走。

  「你好奸诈,居然想出这招对付小芙和阿菲,她们一定会酸死我。」安绮竹又好气又好笑,他怎么会想出这种招数?

  「那就不要跟她们见面,我可以带着你一起逃到美国或德国。」他乘机导入主题,试探她的意愿。

  「什么?你也太夸张了吧。」

  「呵呵。」上官曜翔突然停下脚步,将她转身面对自己。「对了,你喜欢美国还是德国?」

  「如果只有这两个国家,当然选美国,至少我会讲—点点英文。」德文她可是一窍不通。

  「好,那我们就去美园。」他当下做了决定。

  「你说真的假的?」他的态度也太认真了吧。

  「当然是真的,我要带你一起出国念书。」

  「什么?」安绮竹嘟了嘟唇。「都你自己决定的喔,我才不要,我在这里念得好好的。」

  「我不想和你分开。」上官曜翔给她一抹安心的笑容。「放心,我会帮你找好学校,功课不会,我也会帮你,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,一切有我就搞定。」

  「我……可是我不想离开这里。」安绮竹拿回自己的书包,连忙往教室跑,谁知道脚步一个踉跄,差点跌倒。「啊——」

  「小心点。」上官曜翔连忙上前扶住她。「你看你这样,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在这里?」

 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、太冲击了,她脑子一片混乱,心中更是纷乱。「我……我现在没有办法回答你,我得再想想。」

  「好,你好好想想。」上官曜翔温柔地望着她。

  安绮竹有些压力,她知道以他的个性,他要的答案只有一个。

  可是这里有她的父母、亲人、朋友和她熟悉的环境,她怎么能说走就走?

  虽然她心里很在乎他,也少不了他,她相信他一定会尽全力好好照顾她,但陌生的环境她真的能适应吗?如果不能适应,那她该怎么办?

  唉,她得好好再想想……

  *

  爱情到底有多重要,看安绮竹就知道。

  她想了又想,别说是分开几个月,就算是分开几天,她都无法忍受,她发现自己真的不能没有上官曜翔。

  于是她不顾亲人和好友的劝告,收下了上官曜翔为她准备的机票和所有出国念书的相关资料,准备来个爱相随。

  上官曜翔为此十分感动,发誓一定会好好照顾她,绝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。

  但是准备了许久,在出发的这一天,他在机场等了又等,就是不见安绮竹的踪影。他打电话给她,没有人接,焦急慌乱的他不顾飞机即将起飞,立刻搭计程车赶到安家。

  但安家的人统统不见了,大门深锁,只剩一栋空屋。

  他又找上段凯芙和祈可菲,想要从她们口中问出消息,但是可能他平常做人太失败,她们没帮忙找人,只是淡淡告诉他,安绮竹一定是后悔了,又不敢跟他说,才躲着他。

  是吗?她后悔了……

  上官曜翔受到严重的打击。后悔可以说啊,为什么要这样突然消失,难道他有这么可怕吗?

  他沮丧地在安家门外守了好几天,但是安家没有任何人出现,安绮竹甚至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给他,就像人间蒸发似地消失了。

  在上官夫妇的百般劝说下,上官曜翔终于怀着一颗伤痛的心坐上了飞机,远离了这个让他受伤的地方。

  而他的初恋,就此画下句点——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