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6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6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就在转身之际,突然一道小女孩的哭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。

  「……呜,妈咪、妈咪妈咪……」

  上官曜翔和方冠廷互望一眼,连忙走到哭哭啼啼的小女孩身边。

  「妹妹,你妈咪不见了?」方冠廷低下身子询问。

  「是啊,妈咪不见了……她们统统都不见了,呜呜……」一见到有人问话,小女孩哭得更大声。

  「她们?」方冠廷抬头看看老友,两人相视苦笑。

  谁的妈咪有好几个的?这个小女孩看来大概有四、五岁了,怎么还分不清楚?

  「没关系,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?叔叔带你去找妈咪好不好?」方冠廷很热心地对她伸出手。

  「我叫蕊蕊。」蕊蕊的小手并没有放入方冠廷手中,反而伸手抓住上官曜翔的裤管。「叔叔,我要找妈咪,我要找妈咪她们啦……」

  刚刚她随着人潮茫然地走,跟着坐进电梯,然后看到这个好象很好玩的地方便走出电梯,但是一回头居然找不到妈咪们,让她好害怕。

  「真是的,你这家伙还真是老少通吃,连小女孩都不放过。」方冠廷不满地碎碎念。人长得帅真的很吃香。

  「什么跟什么?」他什么都没做好吗?上官曜翔想翻白眼。

  他低下头,发现小女孩有张圆圆的小脸蛋,含着眼泪的灵动大眼睛十分可邻,看来让人不舍。

  圆圆的小脸蛋、灵动的大眼睛……他的脑海里忽地掠过一道倩影。

  「还愣在那里做什么?快去广播找人。」上官曜翔主动牵起小女孩的手。

  「噢。」方冠廷没想到向来冷漠的他居然会牵起小女孩的手,原来小孩子真的是天使,连这个冷冰冰的家伙都无法抗拒。

  下午茶暂时泡汤,两个大男人只好先客串当奶爸。

  上官曜翔带着蕊蕊先到百货公司的办公室,一大一小坐在沙发上等待。

  而方冠廷打电话通知服务台广播后,这才来到他们面前。

  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母亲,居然瞎拼到连小孩子丢了都不知道,真的有够夸张。」方冠廷抱着小女孩坐进沙发里,不满地说。

  「的确,这样的母亲简直是太失职了。」上官曜翔也觉得很离谱。

  「等一下蕊蕊的妈咪来,我一定要狠狠骂她一顿。」

  「你也太激动了吧?」虽然该骂,但他们好像没有那个立场骂人,毕竟对方是孩子的母亲。

  「什么激动,这是个小孩子,活生生的人,我——」

  「竹妈咪!竹妈咪我在这里!」蕊蕊突然跑出办公室,像只无尾熊般跳进刚走进来的女子怀里。

  「啊,蕊蕊,你让竹妈咪吓死了!」安绮竹一听到广播立刻赶来,她简直快吓坏了。「心肝宝贝,竹妈咪如果把你弄丢了怎么办……呜,我会自责到死掉的。」

  「这位太太,你也太不小心了吧!」方冠廷还在气头上,直接训道。

  「对不起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。」安绮竹也没听清楚对方说什么,她真的快被吓死了,只能一直道歉。

  「安绮竹——」上官曜翘却看得很清楚,整个人震住了。

  他从来没想过彼此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相见。太太?小孩?妈咪……

  上官曜翔突然觉得一阵晕眩,天旋地转,左胸口隐隐作痛。

  「你——」安绮竹一见到他也傻住了,一双眼睛瞪得很大,几乎快要无法呼吸。

  然后,她做了一个很蠢的举动——抱起蕊蕊,她二话不说便往外跑,就像背后有什么怪兽在追她似的。

  此举大大地伤了上官曜翔。愣在当场的他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,过往的情绪一股脑儿地涌上,心酸的感觉再度蔓延——

  *

  八年了……八年前,她给了他希望与快乐,后来却迳自逃离。

  八年后,这次是有点不同,她是抱着女儿一起逃跑的。

  「阿杰,你说我有这么可怕?我是这么可怕吗?」上官曜翔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。

  「好了,别喝那么多。」蓝以杰劝着。

  这是一家高级的钢琴酒吧,舞台上的白色钢琴前,乐手弹奏着哀伤凄美的感人情歌,而角落处,那个人人称羡的金融业金童上官曜翔也在为情伤神。

  八年过去了,但是蓝以杰知道上官曜翔一直没有忘记安绮竹。她带给他的伤痛已深植他的心,像个毒瘤,怎样都无法除去。

  「她结婚了,她居然结婚了——」再见到安绮竹的一刹那,上官曜翔脸上冷酷的面具早已剥落,现在的他像个无助的孩子,伤痛不已。

  「看开一点,她不只结婚,还有个很大的小孩。」唉,真是孽缘。

  「是,那小孩真的很大,看来大概有四、五岁,那表示她四、五年前就……」上官曜翔又灌了一口酒。

  黑眸闪着泪光,他有种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。

  「所以结束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」蓝以杰拍拍他的肩。「从现在开始,你可以忘了她。」

  「忘了她?」有这么容易吗……

  上官曜翔以手掌贴住自己的脸,用力压抑自己的情绪,不让眼泪滑落。

  他承认他曾经想象过两人如果再度相遇,会是什么场景。也许他们可以冷静地和对方说哈罗,也许他们仍可以当朋友,也许……那么多个也许,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——她带着孩子逛街,还逛到弄丢孩子。

  这种事看来也只有安绮竹这少根筋的女人做得出来。他自嘲地想。

  当年她不告而别,曾让独自赴美的上官曜翔伤痛不已。他以为自己恨她,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她,既然她无情地不留只字片语就离开他,那他也有他的尊严与骄傲,不会痴痴地一直等她。

  那时,上官曜翔想过要忘了她,曾经过了一、两年堕落的日子,身边的女子一个换过一个,只可惜谁都代替不了安绮竹,所以他努力念书、努力工作,努力让自己忙得没空胡思乱想。

  他以为自己就算没有忘了她,对她的感觉应该也会淡去,但是随着时光流逝,每次见到草莓蛋糕,或是她留给他的花朵鱼,他依然会陷入怔仲失神。

  这回再见,涌上心头的并不是怨恨或愤怒,他彻底明白自己并不恨她,反而仍记挂着她。

  也许……也许他仍然爱着她。

  「我很后悔,阿杰,我真的很后悔。」上官曜翔真恨自己,如果当年他再给彼此一次机会,自尊别那么强,再回来找她,也许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。「可是她居然结婚,她结婚了——」

  再也没有比心上人嫁给别人的打击更重、更痛了,都是该死的自尊心作祟,他好恨自己。

  「算了,曜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那是八年前的往事了。」蓝以杰一直陪在他身边,知道他的苦。「我赞成你大醉一场,醉过之后就忘了她,好吗?」

  「我怕我没有办法。」

  「没办法还是要忘了她。别忘了,她已经结婚了,她有自己的小孩和家庭。」蓝以杰冷静地分析。「难道你想破坏她的家庭?」

  「我……」

  「祝福她,也饶了你自己吧!」

  「你说得真潇洒。」上官曜翔摇摇头。「道理我都懂,可是……要做到真的很难、很难。」

  他又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。

  初恋很美,却也很伤。

  就大醉一场吧,希望醒来后这一切都是梦,他们能再回到他十八岁初识她的那一年……

  *

  折腾了大半夜,上官曜翔终于酒意甚浓地醉倒了。

  蓝以杰将他送上车,载着他住回家的路前进。

  「我……有点想吐。」混混沌沌中,醉倒在座位上的上官曜翔有种想吐的感觉,他连忙发声警告。

  「哇,不会吧,老大,你可别真的吐在车上。」蓝以杰连忙摇下车窗,让空气流通,使车里的酒气慢慢散去。若他要吐,也希望他吐到车外。

  「呃,我……好难过……」上官曜翔很少喝得那么多、那么猛,这一次真的过量了。

  他趴在车窗上,窗外的景色随着车速呼啸而过。

  迷糊间,他忽然看到前面巷子里一块不起眼的小招牌——

  「阿——阿杰,快告诉我,刚刚那条巷子叫什么?!」上官曜翔的情绪忽然有些激动,视线不断地往后看。

  「刚刚哪条巷子?」

  「就是刚刚经过的那条。」

  「怎么,那条巷子有问题吗?」这条大马路旁的小巷子很多,他哪里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  「我刚刚好像看到花朵鱼的招牌。」上官曜翔此时的神智清醒许多,醉意似乎全消了。「那这条是什么路?」

  「拜托,曜,你清醒一点好不好。」蓝以杰当然知道花朵鱼代表了什么,但人家都已经结婚生子了,就算那家店真的和安绮竹有关,他又能怎样?他到底想做什么呀?

  他没想到这个看似冷酷的男人竟然如此多情,这么多年了,他依然忘不了当年那个娇甜的小女子,实在让人惊讶。

 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?如果是,那真是太可怕了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