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7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7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这是一间位于小巷子里的手工精品店,名叫「花朵鱼」。

  这家店不大,约莫只有八坪左右,店门外的招牌也不大,大概要眼尖或有缘分的人才看得到。小小的店,小本经营,里面除了一位老板兼股东以外,也只请了一个工读生美眉而已。

  那位老板兼股东正是热爱手工精品的安绮竹。

  其实,几个月前这家店还叫做「彩衣」,安绮竹之所以会买下这里,是因为以前还在念大学的时候曾经过这里,来这里买了未完成品回家缝制,由于老板娘做人很好、手艺更佳,从此她就爱上了这家温馨的小店。后来知道这家店在征工读生,她也跑来应征,并顺利待下来。

  几个月前,「彩衣」的老板娘决定收起这家店,陪小孩到国外读书,安绮竹和父母商量后,决定出资顶下这间小店,除了部分存款以外,还跟银行贷了部分款项,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学习适应,现在店里的一切总算都上轨道了。

  其实这家店的营业额不是很高,想要赚大钱是不可能的,但这是安绮竹最热爱的工作,她也以这家店为重心,老板兼工友,什么事都自己来,打扫、整理货品、补货以外,还固定开课教导有兴趣的婆婆妈妈和年轻女孩缝制作品。

  安绮竹的个性开朗,手艺好,作品也很新颖,加上每次一走进店里就会听到温柔的轻音乐,让人深感舒服,使得来过的客人都赞不绝口。

  大家都觉得这家店可以让人越来越有气质,只是,偶尔也会有例外的时候啦!

  「绮竹姊、绮竹姊——」

  这几天的安绮竹有些奇怪,神魂不知道飘到哪里去,常常一整天都魂不守舍,每次旁人想喊她,非得站到她面前大吼不可。

  「什——小芹,什么事这么大声?」安绮竹惊吓地看着她并拍拍胸口,耳朵差点没聋了。

  「哎哟,绮竹姊你是怎么回事?老是恍神。」工读生小芹指着前方一脸温慈的女人。「陆太太问你这对玩偶哪时候可以给她啦!」

  「呃,好啊好啊。」安绮竹显然思绪还没归位。

  「好什么?!」小芹真的快被她气死了。这个老板娘平常就少根筋,现在恍神更严重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?「绮竹姊,快回答。」

  呼,被她气死了,想她原本是个气质美少女啊,只可惜跟她在一起,要维持气质真的很难。

  「呃,对不起对不起。」安绮竹连声道歉。

  「道什么歉,你们两个谁是老板娘?」刚由门外走进来的段凯芙实在看不下去了。「钟小芹,谁教你欺负我们家小竹子的?」

  「我哪有?」她还没怪安绮竹害自己老是没气质地大嚷呢。「是绮竹姊一直不回答陆太太的问题。」她又将问题重新说一次。

  「对不起,陆太太,很抱歉,请您三天后再来拿好吗?」安绮竹连声道歉。

  送走了陆太太,她才轻吐一口气。

  「小竹子,我就知道你最近上班一定会恍神,特地买了好吃的东西过来给你补补元气。」段凯芙笑得一脸狡猾。

  「最好是这样。」安绮竹收下东西交给一旁的小芹,而后走到另一边佯装忙碌。

  「别来这套,你知道我若要不到答案,绝对不会罢休的喔!」段凯芙亦步亦趋地跟着她。

  「你怎么那么闲?没广告拍、没有秀约,那可以回家写稿。」安绮竹知道她要问什么,偏偏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  「呵呵,说不定你讲一讲,我就会有很多写作灵感。」段凯芙窃笑。

  「你要我说什么?」

  「那天你为什么要逃?」

  「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。」安绮竹当然知道她问的是前几天在百货公司遇见上官曜翔的事。

  说实在的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,也许——

  「心虚,你一定是心虚。」段凯芙一口咬定。「谁教你要辜负他。可怜的上官学长,我想他到现在一定还很纳闷,当初你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。」

  安绮竹小小声说:「怎……怎么可能?别忘了,他已经有未婚妻了。」

  「说到这个,我才觉得有趣。」段凯芙不愧是演艺圈的人,果然很八卦。「小竹,你注意一下那本杂志上刊登的照片,我们那位上官学长的未婚妻,天啊,那张圆圆的小脸蛋和大眼睛,简直跟你年轻时候一模一样。」

  「什么年轻时候,我现在很老吗?」

  「拜托,这不是重点。」段凯芙真的会被她气死。「重点是和你长得一模一样,你说多奇妙。」

  「你在想什么?那怎么可能。」安绮竹当然听得懂她的暗示,只是仍然装出镇定平静的模样。

  「是真的。」她强调,由包包里拿出一本过期的商业杂志。「不然给小芹看看,小芹你别吃了,快来看看这个人像不像——」

  段凯芙抬头,声音戛然停止,好像被猫咬掉了舌头似的。

  她总是叽叽喳喳讲个不停,安绮竹很不习惯她这般安静,好奇地转过头来,却见到一个令她想逃的人——上官曜翔。

  「好久不见,我们……可以聊聊吗?」

  *

  上官曜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。那天他明明喝得很醉,他甚至搞不清楚东南西北,连自己怎么坐上车,怎么回到家的都不知道,但是他的记忆中偏偏残存着「花朵鱼」那块小招牌。

  犹豫了好几天,他不但无法静下心来工作,还做错了很多事,引起下属的注意。

  为了治疗这个「心病」,上官曜翔终于决定前来。虽然他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,但是当年那件事让他耿耿于怀,他还是想要一个答案。

  因此,上官曜翔像个傻瓜一样,凭着记忆开车在附近的几条巷子里钻来钻去,没想到还真的找到「花朵鱼」这间店,而且安绮竹也在里面。

  再见面,感觉真的有点不一样了。

  那位记忆中活泼开朗的美少女,变成温柔可人的恬静小女人,过去婴儿肥的圆圆脸蛋也瘦削了不少,变成瓜子脸。

  也许,唯一不变的只有一样迷糊的个性。

  现下,上官曜翔和安绮竹就坐在「花朵鱼」附近的咖啡店里。八年的岁月让他们彼此之间出现了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,筑起了一道无形的陌生城墙。

  「一切还好吗?」上官曜翔见她一直低着头,只好先开口打破沉默。

  「嗯,还好,都好。」安绮竹也在偷偷地观察他。

  八年前,他是轰动全校的白马王子,八年后,更加成熟稳重的他变成了金融界举足轻重、年轻有为的金童。

  其实这一切都不难想象,上官曜翔原本就是那么出色,只是这样成功的男人当年会看上微不足道的她,如今依然让安绮竹有种不真实感。

  也许他们分手是对的,要不然,现在她站在他的身边……

  她实在很难想象那个画面,俊男配上个平凡的小女子,好像有点不协调……

  「小孩呢?」上官曜翔强颜欢笑。「只生一个?」

  「嗄?」安绮竹怪异地看了他一眼。「你说蕊蕊吗?是啊,只生一个,她没有兄弟姊妹。」上官曜翔怎么会问这个问题?好奇怪。

  「是吗?那真可惜,蕊蕊很可爱,很……像你。」

  「蕊蕊像我?」安绮竹惊奇地扬起笑脸。「对嘛,我就说蕊蕊像我,尚宇哥也这么说,小芙和阿菲却老是说蕊蕊像她们,真是莫名其妙。」

  「尚宇哥?」叫得真亲密,上官曜翔一颗心酸酸的。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知道她已经是有夫之妇,但是从她嘴里听到其他男人的名字,他还是觉得很不舒服。「他对你好吗?」

  「很好啊,有点……太好了。」安绮竹露出有些为难的神色。

  蕊蕊的父亲杨尚宇正是她小时候的邻居大哥,个性温柔,是个很好的人。三年前,蕊蕊的母亲不幸发生意外去世,他难过地独自带着女儿北上,离开伤心地。后来,有一次他们意外相遇,她和段凯芙、祈可菲见蕊蕊乖巧可爱,而且那么小就没有母亲,都很心疼她,所以认了她当干女儿。

  杨尚宇见她对女儿的用心,非常感动,加上两人小时候的情谊,因此近来开始对她出现了追求的举动,让她有些困扰。

  她小时候是曾经很喜欢杨尚宇没错,但那只是对邻居大哥哥的喜欢,她知道自己和他根本不会产生男女之情,只是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才好。

  「太好?」老公对她太好她还嫌?那颗小脑袋到底在想什么。上官曜翔很难理解。「那你过得幸福吗?」

  「还不错,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喽。」安绮竹反问。「那你呢?」

  「不好,很不好。」

  「哪里不好?我看到杂志了,你……未婚妻很漂亮。」

  「她哪里漂亮,根本比不上你。」上官曜翔说得很直接。

  安绮竹一愣。这家伙在说什么,害她不知道怎么接话。

  「对了,那天你看到我为什么要逃?我有那么可怕吗?」他有些不高兴。「就算你结婚了,我们——我也还是你的……学长。」

  安绮竹没听出他的语意,以为他是在说如果她结婚以后,他们还是能保持学长学妹的关系。

  她轻叹气。两人曾经是那么要好,他们还相约要永远在一起,现在,他只是她的学长……唉,好、心酸。

  「嗯,你说得对,就算你以后结婚了,我也还是你的学妹。」安绮竹深吸了口气,努力挤出一抹笑容。「改天……带你未婚妻到店里来走走,我可以送点小礼物给她。」

  「不用了,她不会喜欢那些。」上官曜翔看了她一眼,连忙补充。「别误会,我不是说你的手艺不好,而是卓欣薇拜金,她只喜欢名牌。」

  安绮竹眨眨眼,有点不能理解。怪了,他怎么将他未婚妻批评成这样,还指名道姓,听起来两人不像恋人,倒像是仇人。

  「是……是吗?」安绮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不管他们之间怎样,都不关她的事,谁教她现在只是「学妹」。

  上官曜翔凝视着她,心里有些伤感。

  如果他们当初没有发生那件事,没有错过,该有多好,现在的他们应该很幸福吧?

  「怎……怎么了,我脸上有什么吗?」安绮竹很困惑,被他这样专注地看着,她有些心慌意乱,脸上微热,心跳无法控制地加速。

  「呃,对,你脸上有个白色的脏东西。」她已嫁为人妻,上官曜翔无法承认自己对她难以忘情,只好随口乱扯。

  天啊,他在想什么?上官曜翔敲敲自己的头,他居然嫉妒那个拥有她的男人。

  八年的岁月那么长,他怎么能冀望这么可爱的小女子仍保持单身?没见到她之前,他以为自己能心怀洒脱,就算偶然路上相遇,他还是能保持冷静,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嫉妒到快发狂。

  「真的,在哪里在哪里?」她惊慌地摸着自己的脸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