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7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7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见她这样,上官曜翔突然轻扬嘴角。这么多年了,她怎么还是如此容易受骗,如此天真单纯。

  「笑什么?」安绮竹拿出小镜子照了照。

  「虽然有点晚,但我还是很想知道,当初你为什么没有来?」这是上官曜翔此行的最大目的。

  「你是说出国的事吗?那是因为——」

  他的手机突然响起,打断了她的解释。她以眼神示意他接电话。

  上官曜翔有点无奈,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后,脸色更凝重。

  「卓欣薇,你最好有很重要的事要讲。」居然敢打断他最重要的事,简直是不想活了。

  「我……曜翔哥,救我,你快来救我啦!」卓欣薇在电话那头大叫,声音之大,旁人都听得一清二楚。「我在××古董店,你快点来。」

  「你又闯了什么祸?」古董店?她那种人懂得欣赏古董?

  「哎哟,电话里说不清楚,你快来啦!拜托啦,求你啦,你不来我就死定了——」

  「是吗?那很好。」上官曜翔镇定地喝了口茶。

  安绮竹瞪大眼睛,难以置信。

  打电话求救的不是他的未婚妻吗?他怎么那么冷血?

  「拜托,再救我一次,曜翔哥、曜翔哥——」

  「吵死了。」上官曜翔直接关掉电话,端起面前的茶又喝了两口。「你继续说。」

  「曜——上官学长,你不去吗?那位卓小姐的声音听起来很紧急,我看你是不是赶快去一趟比较好,那——」

  「你刚刚叫我什么?」上官曜翔问。

  「这不是重点。」

  「我们……虽然分手了,但还是朋友吧。」他认真地跟她说话,好像刚刚根本没接到那通电话,这是他心中唯一重要的事。「你可以继续喊我的名字。」

  「好,曜翔,你快点去看看卓小姐。」那个她十分熟稔的名字,轻易就喊出口。

  「知道了。绮绮,你还是像以前一样,那么单纯善良。」上官曜翔的语气中有点悲伤。「骄傲、尊严,那些都比不上你重要,可惜我知道得太迟了,我真的很后悔,真的。」

  「嗄?」他在说什么?她怎么都听不懂。

  他离开后,安绮竹仍坐在咖啡店里,一直想着他所说的话。

  只可惜她大概不够聪明吧,真的想不明白。

  *

  「哼,跩什么跩,哪天叫曜翔哥把你们的店全部买下来,我爱怎么砸就怎么砸,哼哼!」卓欣薇走出古董店门外,气呼呼地大呼小叫。

  她大小姐只是不小心弄坏他们一只茶壶,老板居然敢骂她,还说她如果不赔钱就要将她抓到警局去,什么玩意儿,也不想想她是谁,居然敢这样和她说话,真是可恶。

  「我对古董店没兴趣。」上官曜翔横了她一眼,走向自己的车子。

  「曜翔哥,你别生气,我又不是故意的。」卓欣薇连忙撒娇道歉,也跟着坐上车。「是阿J说最近没有灵感,我才会到处帮他走走看看,拍些特别的照片给他,谁知道会不小心弄坏东西,你不要生气啦!」

  「又是阿J。他会想画古董?」上官曜翔双手环胸,嗤之以鼻。那家伙不是专门画些没人看得懂的抽象画吗?

  「不是啦,我说了只是去随便走走看看。」

  他定神仔细看着她。怪了,她那张圆圆的脸蛋和可爱撒娇的模样,和安绮竹至少有八分相似,可是她们两人的个性怎么相差那么多。

  「怎样,看到我又想起初恋情人?」卓欣薇揶揄他。

  她当然知道上官曜翔喜欢的人不是她,而是她那神似他初恋情人的模样,如果不是这张脸,她想接近他,恐怕比登天还难。

  「听说你最近找到她了?」卓欣薇像个好奇宝宝般地询问。

  「不关你的事。」他拒绝回答她的问题。

  「怎么会不关我的事?」卓欣薇突然朝他扑上去。「你是我的未婚夫,我不能失去你,你不能和她重新开始。」

  「卓欣薇,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。」他一把推开她。

  「我不管,你答应我,你不可以跟我解除婚约,至少现在不行,绝对不行。」

  「你真自私。」这个娇娇女永远只关心自己,却不顾虑别人的感受。

  「对,我很自私,但那是你答应过我的。」

  「你不必担心,她结婚生子了,我和她……已经不可能。」上官曜翔的声音中带着难得一见的感伤。

  「哇,怎么那么惨。」真让人同情。卓欣薇拍拍他的肩。「你别太难过,天涯何处无芳单,你长得这么帅又多金,喜欢你的女人可以绕地球三圈了。」

  「少碰我。」他又推开她。他现在也算是公众人物,何况近来狗仔又多,他可不想成为他人茶余饭后八卦的对象。

  「干么?我又没病,你别那么紧张。」美女投怀送抱都嫌弃,如果不是很了解他,她真的会强烈怀疑自己的女性魅力。

  「你不去找你的阿J,在这里废话那么多做什么?」上官曜翔对她的话毫无感觉,谁教他太清楚这个小丫头只有闯祸或者需要什么的时候才会记得他。

  「呃……呵呵,我关心你啊。」这家伙真的很不可爱,态度这么冷,说话这么一针见血,她真难想象他怎么会有初恋情人。他会懂得爱人,是不是骗人的?

  「好了,关心够了,那你下车了吧!」

  「别生气,我说就是。」卓欣薇赶忙说出自己的要求。「可不可以再借我一点钱?拜托啦,曜翔哥。」

  「我不可能永远替你补那个无底洞。」

  「阿J很努力,我相信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大画家,曜翔哥,求求你再帮帮我们吧,将来他有成就,我一定要他感激你。」

  「我哪里需要他的感激?」

  没错,他和卓欣薇的婚约根本就是幌子。

  卓欣薇喜欢的人是个叫阿J的「流浪画家」,说穿了根本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,一天到晚拿着画笔自认为大师,也画不出个什么来,偏偏遇上傻傻的卓大小姐,还真拿他的画作当宝贝,以为遇上了怀才不过的才子,誓言要陪着他一起熬到功成名就的那一天。

  卓欣薇的父亲是企业家第二代,她的家世背景很好,从小穿金戴银、不愁吃穿,上官曜翔觉得她不是吃饱撑着,就是个笨蛋,才会信阿J那套。

  卓家对阿J更是感冒到极点,坚决要拆散他们。

  在某次商业聚会中,他们将宝贝女儿介绍给上官曜翔。上官曜翔知道他父母为了他的感情事一直都很担忧,为了想证明自己已经忘掉安绮竹,他决定干脆找个女人当挡箭牌安抚家里,正好卓欣薇出现,两人谈好条件,各取所需。

  从此以后,上官曜翔有了未婚妻当挡箭牌,旁人不再关心他的感情;相对地,卓欣薇和阿J的恋情也转为地下化,双方都受惠。

  只是,这也让他成了他们的提款机。这两个人只要一没钱,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上官曜翔。

  「拜托,不管怎样,再借我们一些钱吧!」卓欣薇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乞求。

  「卓欣薇,你真的是个笨蛋吗?难道你看不出来,阿J根本就是故意拿着画笔当幌子,不愿意出去付出劳力工作?!」上官曜翔已经不只一次点过她了。

  「不,才不是这样,你别侮辱他。」她态度坚定地捍卫着男友。「你别跟我爸妈一样,都看不起他,其实阿J才不是那种人,他真的很认真。我爱他,我相信他是真的有才华。」

  卓欣薇刁蛮任性、行事冲动,就像个被宠坏又长不大的小孩,但是一说到男友阿J,她的神情就完全不—样,眉飞色舞的模样,总让上官曜翔忆起自己以前和安绮竹在一起的感觉。

  安绮竹是那么甜美可爱,一双妙眸总是追逐着他,眸光中写着对他的崇拜与信任,仿佛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,满足了他的自信,让他愿意为她赴汤路火,解决所有的难题。

  那样单纯又专注的眼神,至今仍深深地印在他脑海中,不曾褪去。

  「爱情真的会让人变傻。」他有感而发。

  想当初,他也爱得又痴又深,但是现在呢?一切都落空了。

  思及安绮竹,他依旧心痛。

  不,他不甘心,他要去看看她身边的那个男人究竟好不好,他比他出色吗?否则她为何会选择他?

  还有,当年她为何不告而别,她也还没有给他一个解释。

  好想见她……明明才分开没多久,现在又好想见到她,就算她已经是另一个男人的妻子,就算她已经有了小孩,他依然没有办法控制自己。

  也许,理智对爱情无效。

  他只是想远远地看看她,再多看她一眼就好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