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8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8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花朵鱼」手工精品店向来以女客为主,不过有时候也会有些男客光临,只可惜这些男客多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造成安绮竹不少的困扰。

  但真正能困扰着安绮竹的只有一人,那就是上官曜翔。

  那天他临去之前所说的话,一直回荡在她耳边。也许她真的不够聪明,实在不懂那句话的涵义。

  骄傲、尊严,那些都比不上你重要,可惜我知道得太迟了,我真的很后悔,真的。

  「什么嘛……」安绮竹嘟了嘟唇。

  她曾经问过她的两位好友,但是她们的反应不一。

  段凯芙一听,立即兴奋得拍手叫好,说这是上官曜翔在对她示爱,她敢保证他仍爱着她。

  祈可菲就没那么乐观。她觉得那是上官曜翔一时的情绪,不用想太多,庸人自扰。

  现在看来,好像是祈可菲说得比较有道理。

  如果上官曜翔还爱着她,为什么没有任何表示?她还单身,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再交其他男朋友,他们两个人还有机会。

 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,前几天出刊的狗仔杂志还拍到他和未婚妻坐在车上,那女子整个人趴在他胸前的画面。

  她仔细一看,他和未婚妻被偷拍的时间就是他们再次见面的那天。明明两人那么亲密,她不懂上官曜翔为何在咖啡厅却摆出一副对未婚妻爱理不理,似乎很讨厌她的样子,这样也太奇怪了吧?

  以她对上官曜翔的了解,他不是那种人。

  上官曜翔向来我行我素,谈起恋爱也轰轰烈烈,当初他对她是呵护备至,而且独占欲极强,连她的好友都不许跟他抢人,他若深爱他的未婚妻,应该会很乐意、大方地告诉她,而不是那样作态。

  真搞不懂……也许是时间让他改变了吧!

  唉,好呕。

  不管他怎么变,现在好像也不关她的事了……安绮竹一再提醒自己,上官曜翔已经不属于她了,但她的心仍然很难受。

  「绮竹姊、绮竹姊。」在前端忙碌的钟小芹突然开心地跑向她。「绮竹姊,今天是你的生日啊?」

  「生日?」安绮竹愣了一下才点头。「对,等等晚一点我会和小芙及阿菲去吃饭,店就麻烦你看着。」

  「哎哟,我也想去帮你庆祝。」钟小芹乞求。「今天早点关门,我跟你们一起去啦。」

  「好……好吧。」安绮竹是个很没个性的老板,反正早几个钟头关门也没关系,就当是给员工福利吧!

  「耶,万岁!绮竹姊真是个太好人。」钟小芹开心地大叫。「可是我们等会儿去吃大餐,那这个蛋糕怎么办?」

  「蛋糕?什么蛋糕?」

  「刚刚人家送来的,这家店的蛋糕很有名耶。我看看是谁送的……」钟小芹拿起了蛋糕附的小卡片,仔细念出来。「绮绮,生日快乐,曜翔。咦,曜翔是谁?杂志上那个大帅哥上官曜翔吗?」

  那是很简单的一句话,生日快乐,但是在安绮竹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。

  他还记得,他竟然还记得她的生日,并且送了蛋糕?

  安绮竹看到蛋糕店的名字,心里又是一阵激动。那是当年他们常去的那家,他还记得是吗?

  那里面会是草莓蛋糕吗?

  「绮竹姊,说话啊,是他吗?你和他是什么关系?他好像很有名,上次看财经新闻还看到他,他的未婚妻和你也长得超级像——」钟小芹非常好奇,叽叽喳喳讲了一堆,又突然顿住了,「你和他以前该不会是一对恋人吧?」

  「把蛋糕盒子打开。」安绮竹没回答。她的眼睛盯着蛋糕不放,就像想要揭晓答案似的。

  「嗄?」怎么这样,她问了一堆问题都没回答。钟小芹怀疑地看了看她,发现她的脸色有点怪异,赶忙照着她的话做。「哇,是草莓口味的耶,上面还有画图案,好可爱,是条鱼……咦,这是……这是我们那只镇店之宝花朵鱼嘛!」

  安绮竹有只宝贝玩偶,名叫花朵鱼,她说是花朵鱼让她更爱手工精品,甚至一头栽进这个行业。

  钟小芹曾经看过那只玩偶,玩偶做得非常精美细致,只是时间有点久,虽然保存得很好,仍有些褪色。不过有意义的东西若没有岁月的痕迹,也显示不出珍贵,再加上她们的店以此命名,因此她老是戏称花朵鱼是她们的镇店之宝。

  由于安绮竹很宝贝那只玩偶,不随便拿出来,看过她们镇店之宝的人应该也不多,那位上官曜翔怎么会知道花朵鱼的模样?很可疑喔……

  「花朵鱼,真的是花朵鱼……」安绮竹也被吓到了。

  上官曜翔怎么会让人将花朵鱼画在蛋糕上?他怎么还记得花朵鱼的样子?

  取出怀中有点褪色的玩偶,她的心跳得又急又快。她可以猜想当初她送给他的花朵鱼还在他身边吗?不然只凭着记忆,蛋糕店里的人怎能如此精确地描绘出来?

  他在做什么,明明都有未婚妻了,两人还那么亲密,为什么还要这样招惹她,搅乱一池春水。

  上官曜翔从来不是个轻浮的人,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意?

  「绮竹姊,他为什么会知道花朵鱼的样子?」钟小芹对他们的关系充满好奇,想找出答案。「说一下嘛,该不会花朵鱼原本就有两只,你们一人拿一只吧?」

  「这……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,别问我。」安绮竹不愿多想。对方是有未婚妻的人,她能怎样?她能胡乱遐想吗?

  「哎哟,好小器,都不说。」

  「什么不说?」杨尚宇走进店里,温柔地询问。

  杨尚宇是蕊蕊的父亲,他对安绮竹又有意思,时常到店里走动,因此钟小芹也跟他很熟。

  「尚宇大哥来了。」钟小芹看他手上抱着一束玫瑰花,暧昧地一笑。「尚宇大哥知道今天是绮竹姊生日,也想帮她庆祝?」

  「什么?今天是小竹生日?」杨尚宇只记得自己已故妻子的生日,连女儿哪时候生的都不知道,遑论是安绮竹的生日。「对不起,我没有准备礼物,没关系,我们待会儿先去吃饭,我再买个礼物送你。小竹,你想要什么礼物?」

  钟小芹偷偷扮了个鬼脸,连人家生日都不知道,还要追她家这个漂亮又可爱的大好人老板娘,真是太逊了。

  「我今晚有事。」安绮竹对他只有兄长的感情而已,所以不想给他太多希望。「以后别买花了,很浪费钱。」

  她知道他赚钱不易,还要养女儿,不希望他多花费。偏偏杨尚宇很死脑筋,以为追女人就是要送花。

  「没关系,花是要送给你的。」杨尚宇将花放到她手上。

  安绮竹不得已只好收下交给钟小芹。

  「蕊蕊呢?怎么没来?」

  「她来当电灯泡吗?呵呵,开玩笑的,其实是我妈想她,要把她带回乡下玩几天,今晚我们可以好好地庆祝。」杨尚宇准备今晚直接跟她求婚。他们认识那么久,她对他女儿很好,而且一直都没有对象,那应该是对他也有意思吧?

  「我说了我已经约了人。」安绮竹婉转地拒绝他的邀约。

  「是和小芙、阿菲相约吧?没关系,她们会体谅你是去约会。」杨尚宇以为她是因为害羞,才一直拒绝他。

  这年头,像她这样朴实的女孩子已经很少了,他一定要赶紧定下她,自己的女儿也有个母亲照顾。

  「不行,我还在看店。」安绮竹再度拒绝他。

  「可以交给小芹。」杨尚宇直接吩咐。「小芹,店交给你看管,记得要好好看着,别偷懒,知道吗?」

  「……喔。」什么,他是老板吗?连安绮竹都不曾这样命令她呢。钟小芹有些不太高兴。

  「尚宇哥,我真的不能和你去吃饭,不好意思。」安绮竹有些急了。难道她的拒绝还不够明显吗?

  「走吧,你别害羞,我知道你是怕我花太多钱,没关系,偶尔几次没问题。」真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女人,杨尚宇更不想错过。他拉住她的手,往店外走。「小芹,店就交给你了。」

  「不要这样……」安绮竹真的好困扰。「我说我已经有约——」

  「没关系,不用担心,如果真的对她们不好意思,就打个电话通知吧。」

  「可是我真的不想去。」安绮竹豁出去了,用力挣开他的手。

  「小竹,你在闹什么别扭?」

  「我没有在闹别扭,对不起,我真的不想去。」安绮竹细声说明。

  站在人来人往的店门口吵架真的很奇怪,所以她放低了音量。

  「你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这么激动,我只是要请你吃饭。」杨尚宇可不管现在在哪里,声音很大,仿佛自己受了多少委屈。

  她生日,他请她吃饭很正常啊!

  「可是我有约了。」安绮竹头很痛。她到底要讲几次他才听得懂?

  「没关系,我帮你跟她们解释下就好了。」杨尚宇又再度拉起她的手。「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。」

  「可是我没空。」

  「你是老板娘怎么会没空?」

  「不要拉我,我不去。」再温和的人也是有脾气的,安绮竹就是讨厌人家强迫她。

  「别闹了,我请你吃最贵的牛排,跟我走。」

  「不要。」谁在闹,谁又想吃最贵的牛排。「你放开我!」

  「小竹……」

  「我叫你放开我,放开——」

  「她要你放开她,你没听见?」突然,一道强悍的声音,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,震慑了现场所有的人——

  上官曜翔就站在对街。这几天,他下班后便来这里。

  八卦杂志的照片让他大发了一顿脾气。以前就算被拍到,他也不觉得怎样,但是现在,他却担心照片跟报导让安绮竹误会。

  呵,说来有点可笑,安绮竹已经嫁为人妻,她就算看到又怎样,应该完全不在意吧?

  今天是她的生日,他特地拿出这些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,伴随着他度过许多难过岁月的花朵鱼玩偶,将它交给蛋糕师傅制作蛋糕。为了让蛋糕师傅精确地画出花朵鱼的样子,他甚至还「跷班」去监工。

  蓝以杰说他八成是疯了,哪天在报纸上看到他抢夺人妻的消息他也不意外。但上官曜翔知道自己不会那样冲动,他只是想要看到安绮竹幸福。

  她喜欢花朵鱼,喜欢草莓蛋糕,他就送花朵鱼草莓蛋糕给她,附上的小卡片也只写上生日快乐而已。他还特地选在下班时间前就将蛋糕送上,这样应该不会引起她的家庭纠纷。

  现在,他只是想当个好朋友,默默在一旁关心她。

 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蛋糕送了没多久,那位经常带着蕊蕊来的先生就出现了,还在店门前强拉着安绮竹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