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8章(2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8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上官曜翔在这里默默站了几天,看她忙碌的身影在店里来来去去,当然也看过杨尚宇,再加上杨尚宇经常抱着蕊蕊,蕊蕊似乎也和他很亲密,因此他想那大概就是安绮竹的丈夫。

  只是,现在杨尚宇这样强迫她,实在让他看不下去。

  上官曜翔想都没多想,立刻上前阻止他。

  「她要你放开她,你没听见?」他强悍地将安绮竹拉到自己身后。

  「你是谁?有什么资格管我们的事?!」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,杨尚宇很不满。这个高大俊美的男人似乎在哪里见过,而且这么出色的外表,让他备感压力。「小竹,走。」

  「我不要。」安绮竹拒绝,下意识地抓住上官曜翔的衣服求救。

  「她说她不要,你不准接近她!」上官曜翔没多想,拉着安绮竹往自己的车子走。

  现在的他只有—个念头——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。

  *

  蓝以杰果然很了解他,原来他真的是个会去「抢」人家老婆的人。

  上官曜翔边开车边感到后悔,不知道他这样冲动的举动会不会让人家家庭失和?唉,真是对不起她。

  「绮绮,我很抱歉。」刚才他真的是太冲动了,谁教他见不得有人欺负她。

  「干么跟我道歉?我很感激你。」安绮竹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。「以前我都不知道尚宇哥是这样的人,他刚刚真的好可怕。」

  「是吗?他以前不会这样对你?」上官曜翔更后悔了。「他是个好先生吗?」

  「好先生?」安绮竹不懂他的意思。「喔,他人还不错。」

  「那就好,知道你和他很幸福就好。我太冲动地把你带开,也许我应该去跟他道歉。」

  「我和他幸福?」安绮竹怀疑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。「虽然他很喜欢我,但是我又不喜欢他,我和他是不会有结果的。你也不用跟他道歉,反正我早就想跟他说清楚了。」

  「什么?」上官曜翔不懂。「你说你和他不会有结果是什么意思?你们不是已经结婚、有个小孩了?」

  「小孩?你不会误会蕊蕊是我的小孩吧?」

  「她不是吗?我记得她喊你妈咪。」

  安绮竹差点晕倒。他到底在说什么?

  「我是她干妈,小芙和阿菲也是。因为蕊蕊的妈咪前几年去世,她还那么小,没有妈咪很可怜,所以我们认她当干女儿。」

  「不会吧,你——你没有结婚?!」上官曜翔突然将车子停在一旁,情绪失控地大声问她。

  「我连男朋友都没有,怎么会结婚?」安绮竹一脸莫名其妙。

  「真的?」上官曜翔小心翼翼地看着她,就怕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。

  「当然是真的。」

  「你没骗我?」

  「我骗你做什么?」要不要看她的身分证,他真奇怪。「尚宇哥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哥哥,他家就在我爷爷家旁边,我一直把他当成哥哥看待。」

  邻居哥哥?应该就是她以前情书上写的邻居大哥哥吧!

  「呵呵,哈哈哈哈哈——」上官曜翔突然大笑起来,激动地握住她的手。「是,你不会骗我,你不会骗我的!」

  「你是怎么了?」看起来过分激动,和平常严肃正经的他完全不同,让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「我误会,是我误会了,我以为你结婚生子了!」上官曜翔将她拉往怀里。「还好你还没结婚,你真的没有结婚,绮绮,真好,真的太好了——」

  安绮竹知道自己应该推开他,她不该和他如此靠近,但是他这么激动、这么开心,将她的手握得好紧好紧,几乎要弄痛她了,虽然不懂为什么,但是她却不忍心推开他,不忍心打断他的快乐。

  「绮绮,我真的好高兴,好高兴。」好一会儿,上官曜翔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。「这是真的吗?我到现在还很难相信。」

  「我是不是结婚了,对你重要吗?」他也太夸张了吧。

  「当然重要,很重要、很重要。」他的语气十分肯定。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你说呢?」他将问题丢回给她。

  「我……」她不知道啊。

  「我问你,当初你为什么要骗我?」上官曜翔的黑眸直盯着她,有些埋怨。「如果你不骗我,我们不会变成这样。」

  「我骗你什么?」安绮竹真的不明白。

  「你说你要和我一起出国念书,可是你没有来。」他的声音充满感伤。「你知道吗?我在机场等了你很久,后来拒绝上飞机,冲到你家守了几天几夜。」

  安绮竹愣了一下。她以为等不到她,他就算再不愿意也得乖乖上飞机,毕竟一切都安排妥当了,他怎能临时放弃?

  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跑到她家守候,怎么会这样?安绮竹不敢想象那种等待的心情有多焦虑、多沉重、多绝望。她怎能这样对待他?安绮竹好自责。

  「……对不起。」

  「我等了那么久,连一通电话也没有,更别说见到你的人。」过去伤痛的回忆让他的眼眶微微闪着泪。「我怕你出事,担心你到底是怎么了,但是我去问段凯芙和祈可菲,她们告诉我你一定是后悔了才躲着我。绮绮,你后悔吗?」

  「不是,她们应该只是说气话。」他哀伤的表情让她自责又心疼。

  「气话?」

  「对啊,你忘了,那时候只要我有空,一定都和你在一起,小芙和阿菲就常抱怨说你霸占了我,所以看你着急,才会想出一口气吧?」安绮竹知道两个好友只是闹他,绝对没有恶意。

  以前安绮竹和段凯芙、祈可菲经常黏在一起,做什么都是三个人一起行动,但自从上官曜翔出现后,安绮竹就鲜少和好友们出游或相处,自然会惹得她们有些微词;好不容易看到这个向来骄傲自负的家伙慌张着急,难免想气气他。

  「是吗?」上官曜翔承认自己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,那时候他整天只想跟安绮竹在一起,让她只属于他—人,却忽略了她好友们的感受。「你真的没有后悔?」

  「当然,我是真的要和你一起出国,只是要出发的那天清晨,我记得天都还没亮,我爸妈就叫醒了我,说我奶奶出事了。」安绮竹回忆着那时。「我小时候爸妈为了工作,把我交给乡下的爷爷奶奶照顾,直到我上了国中才把我接回他们身边。爷爷奶奶对我很好很好,所以我和爷爷奶奶的感情非常深厚。听到奶奶出事的当下,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根本没办法思考。

  那天我们一家赶到医院,奶奶已经进了加护病房,我们在医院待了好多天,我和我妈都哭肿了眼,大家都很担心,都在为我奶奶祈祷。」

  「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我可以陪你。」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,他居然没有陪在她身边,让她一个人受苦,他也很难受。

  「我那时候根本没有办法思考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」

  「那你有和段凯芙或祈可菲联络吗?」

  「没有,所以她们跟你说的话也不是真的。」安绮竹进一步解释。「其实她们对我的担心不亚于你,那时候我的手机几乎被你们三个给灌爆了。」

  上官曜翔—听,才知道自己被耍了这么久。真是的,难道这就是他霸占住安绮竹要付出的代价?

  「她们怎么可能比我更担心你?」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,她的好友们怎么跟他比?

  安绮竹斜睨了他一眼。「你在吃醋?这也能吃醋?」

  如果她说有和她的姊妹淘联络,恐怕他会没完没了。

  「当然,我是你的男朋友,是你最重要的人。」上官曜翔警告她。「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,不可以再那样一个人突然消失。」

  「喔。」安绮竹自然而然地点头,忘了思考其中不对劲的地方。

  「那后来呢?你奶奶有好转吗?」

  「她……」安绮竹突然心头一酸,掉下眼泪。「没有,她……在医院两个礼拜就——」

  「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别哭了。」上官曜翔将她抱紧,轻拍她的背哄着。「一切有我,以后我会照顾你的。」

  「照顾我?」

  「没错。」上官曜翔意气飞扬地给她一抹微笑。「从现在开始,我们要努力将之前失去的八年甜蜜全部补回来。」

  这一瞬间,安绮竹心跳加速。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

  「饿了吧,现在先带你去吃饭。」他又重新发动车子,这时俊冷的脸上多了分温柔笑意。

  原来一切都是误会,现在雨过天晴,他们又可以在一起了。

  他好快乐,心里满满的愉悦,这应该就是——幸福吧!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