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占初恋玩真的 > 第10章(1) > 元湘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独占初恋玩真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独占初恋玩真的 第10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最近,「花朵鱼」多了个「娇贵」的工读生。她十分认真勤快,夸张的是,她完全不要求薪资,只求安绮竹快去见上官曜翔。

  没错,这个人就是闯了大祸的卓大小姐卓欣薇。

  「好了,卓小姐,别扫了,你这样我很不好意思。」安绮竹想抢过她手上的扫把,却被她拒绝。

  「绮竹姊,你愿意去见曜翔哥了吗?」卓欣薇惊喜地问。

  「我说过,我不会见他的。」

  「绮竹姊,你去见他啦!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求求你去见见曜翔哥,我求求你快答应嫁给他吧!」卓欣薇几乎都快下跪求她了。

  上官曜翔那个冷血的家伙,已经拒绝继续提供他们金钱援助了,若她再求不动安绮竹,恐怕他下一步就会通知她父母,把她的恋情抖出来,也许……也许他还会可恶地建议她父母,让她父母将她送到鸟不生蛋的地方,让她永远都见不到她的阿J……这不是不可能的,她相信上官曜翔为了安绮竹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  所以,就算要下跪也没关系,她非得说动安绮竹不可。

  「卓小姐,你好可怜,一定是上官曜翔逼你这样说的吧,没关系,你放心,我不会破坏你们的,你再忍耐一下,这段时间过去,也许就好了。」安绮竹非常心疼她。

  她当然了解上官曜翔的个性,只要他想做的,一定都做得出来,现在他想要她回到他身边,所以故意编了个故事,还要卓欣薇配合他,这怎么可以,她不容许这种事发生。

  「哎哟,不是啦!」卓欣薇真想哭。她怎么那么善良,爱一个人不就是要拥有他吗?她明明爱着上官曜翔,却一再为她着想。

  「绮竹姊,相信我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」说谎的代价好大,卓欣薇好后悔。

  「好,我了解,你回去吧。」安绮竹拍拍她的肩。

  好几天不见上官曜翔了,他是心虚不敢来见她,还是有其他原因?以他的个性,不该是这样的啊……

  她不敢承认自己很想念他,只能将这份思念放在心里。

  说要放弃,她也很心痛,但这是她必须做的。女人何苦为难女人?她不能让卓欣薇因她而受伤,因她而哭泣。

  「不,我帮你做,我什么都可以帮你做,你去见曜翔哥,店我会顾得很好,我真的会顾好的。」卓欣薇苦苦哀求,继续勤快地扫地。

  为了这件事,她曾经向上官曜翔的特助蓝以杰打听,问他该怎么做才对。蓝以杰告诉她,安绮竹的心很软,若她去她店里帮忙,安绮竹不忍心,说不定就会主动去找上官曜翔。

  卓欣薇觉得很有道理,因此最近几乎一整天都在「花朵鱼」帮忙,希望安绮竹早点于心不忍,可以救救她,否则她每天都活在惶恐中,真的好惨。

  「卓小姐——」

  「绮竹姊,你要不要当面问问上官曜翔,说不定卓欣薇说的是真的。」钟小芹是觉得挡箭牌未婚夫妻的理由有点扯,毕竟上官曜翔是个有头有脸的人,但是卓欣薇的样子看起来又很认真,不像说假的。

  「你忘了,上回她抱着上官曜翔,还警告我,叫我不准对她的未婚夫有任何遐想,难道那是假的?」安绮竹摇摇头。「你不了解上官曜翔,他是个很霸道的人,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,不择手段。」

  「那他想要你,你根本逃不掉。」钟小芹一脸梦幻。「其实我觉得他很帅,身家条件又很棒,你何必想那么多,直接投入他的怀抱不就得了?」

  「你要我背负着对卓小姐的亏欠过一辈子?」

  「有这么严重吗?现在的人离婚都可以再婚,何况只是订婚而已。」

  「可是我心里会有罪恶感。」安绮竹又走上前去劝卓欣薇。「卓小姐,那些破布别整理了,交给小芹吧!」

  「没关系,我来我来。」卓欣薇抢着做。可怜她大小姐从小到大从没拿过扫把,现在却得天天工作弥补自己的过错,实在是很心酸。

  「卓小姐——」

  「没关系,绮绮,你就让她做。」上官曜翔温柔的声音听来悦耳,让人如沐春风,但听在不同的人耳里却有不同的感觉。

  「啊,他来了!」卓欣薇尖叫了声,仿佛看见鬼。

  「不只,还有他。」上官曜翔的俊脸挂着轻笑,卓欣薇却像看到恶魔一般恐惧。

  「阿……阿J?」卓欣薇讶异地扑上前抱住她的心上人。「天啊!这个大恶魔去找你了……他有没有对你怎样?阿J,你还好吧?呜,都是我害了你,你一定受到他的威胁和虐待了……阿J,我们怎么办?呜呜呜,我们怎么办……」

  卓欣薇心疼地抱着阿J哭得天崩地裂,让旁人都傻眼。

  有……这么严重吗?上官曜翔又不是杀人魔,何况那个叫阿J的小子也头好壮壮,根本看不出有半点伤。

  情况很明显,不用解释大家都清楚了,卓欣薇和上官曜翔之间的确是假的。

  安绮竹看着上官曜翔。既然如此,他为什么现在才出现?

  她敏锐地注意到他的神态似乎有些疲累,眼眶下的黑影很重。这几天他都很忙吗?

  难怪他没有来找她,只有卓欣薇天天报到,但这又和他强势的个性不符,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。

  「你快把他们带回去吧。」安绮竹有点抱歉,误会了他,真是没脸见他。

  「我带他们回去做什么?我要带走的人是你。」上官曜翔修长的腿一跨,擒住想落跑的小女人。「这么多天了,很想我吧?」

  「你——你在胡说什么?」安绮竹满脸羞红。

  「呵呵,还是一样害羞,没关系,你有很多时间,可以慢慢将想念我的话说给我听。」上官曜翔低笑,那温柔宠溺的态度,让人瞠直了眼睛。

  尤其是相拥而泣的卓欣薇和阿J,他们从来没见过他笑得如此「正常」。

  「这个人是上官曜翔吗?」阿J怀疑。

  「太温柔了,不像,说不定是被外星人附身了。」卓欣薇的话才刚刚说完,脑袋立刻被敲了一记。「哎哟!」

  「找死吗?」上官曜翔牵着安绮竹往外走,边叮咛着:「我们会出去玩几天,这间店就交给你们,如果我回来发现这间店出了任何问题,那你们就自己小心了。」

  「什么?你们去玩,我们却要留下来看店?」卓欣薇捂着被敲的脑袋皱眉。就说嘛,上官曜翔根本不是那种温柔的人,敲人的手劲好重,好痛喔!

  「你有意见?」面对上官曜翔的强势,谁敢说不?

  「那我也要看店吗?」阿J疑惑地指着自己。

  「你说呢?」上官曜翔冷眼瞄了他一下。「钟小芹,他们两个就交给你管,不用客气,需要什么帮忙尽管指使他们。」

  说完,他才拉着安绮竹离开。

  见他离开,大家一直紧绷的情绪终于放松下来了。

  「他好可怕。」阿J拍拍胸口。

  「就是啊,臭曜翔哥,有什么了不起?等我家阿J变成世界级大画家,我就把你们整个『达瑞金控』全部买下来,哼!」卓欣薇最会这招马后炮。

  「好啦,上工了,两位。」只有钟小芹最开心。以前她都是店里的老么,现在多了两个手下,她可以大显威风了。

  「什么?你敢使唤我?」卓欣薇可不怕她。

  「喔?我不能使唤你?」钟小芹作状往外探。「上官曜翔可能还没走远,我去问问他。」

  「好啦好啦,大姊头,算你狠,我做我做。」听到大恶魔的名字,卓欣薇立刻乖得跟小猫一样。

  这几天的经验让她了解各项工作的流程和摆设方法,也很容易上手,没什么问题,只是她的心里又隐约浮现一丝怀疑——这会不会是上官曜翔的阴谋?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