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1章(1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1章(1)
  目录 下一页
    再也不爱了。

    爱一个人太甜蜜,失去爱人又太痛苦。

    再也不爱了。

    我爱的人总是离我而去,我承受不了再一次从天堂坠落地狱的恐怖滋味。

    再也不爱了。

    因为梦终归只是个梦,而我其实不够坚强——

  萧容柚又来到游乐园。

  从小,她就特别喜欢游乐园,不需要玩云霄飞车,也不坐旋转木马,只要站在游乐园里,看着人来人往,她就很开心。

  她喜欢看每个经过她身边的孩子,灿烂如天使般的笑容,更喜欢看带着他们来玩的父母,那又无奈又宠爱的表情。

  游乐园,是作梦的地方,是幻想的场所,是每一个孩子可以尽情撒娇,大人们不害臊地找回童年的天堂。

  她喜欢游乐园,从小就爱。

  尤其是这间一个月前才在桃园开幕的「新天堂乐园」。

  她迎着风,走进游乐园,一进大门,就是个音乐喷泉广场,正中央竖立着一尊彩色的、可爱的天使雕像。

  这就是这间游乐园的标志,是她设计的。

  游乐园里处处可见的玩偶,都出自于她的设计,园里甚至有一间商店专卖她的作品。

  因为这间游乐园老板的女儿孙宁宁是她念书时最要好的死党,也是她的布娃娃网站最忠实的顾客,于是找上她为游乐园设计代言的娃娃。

  萧容柚接到老同学的请求,乐得几乎飞上天,二话不说就答应。

  这简直像梦一般,从小,她就好希望能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游乐园,如今这梦想差不算实现了。



    妳的梦想是什么?

    我想要一间游乐园。

    游乐园?

    啊,看你这种表情!好啦,我知道很傻啦,你就当听梦话好了……



  「只是梦话吗?」

  萧容柚喃喃地自言自语,呆望着眼前的喷泉广场。

  午后的阳光太绚烂,刺痛了她的眼,就像方才掠过脑海的对话,隐隐刺痛她的心一样……

  不能再想了!她甩甩头,阻止自己回忆。

  已经逐渐淡忘的过去,为什么最近总是莫名其妙浮现呢?

  萧容柚深吸口气,推开略微阴沉的思绪,嘴角牵起笑,踩着轻快的步伐走过喷泉广场,音乐恰巧在此时响起,水花四溅。

  她避之不及,被淋了一身湿,新买的套装半毁了,但那笑意盈盈的秀颜还是不见一丝懊恼。

  「哈啰!」她拿衣袖随便抹了抹脸,迎面走向一个呆站在原地瞅着她的熊宝宝,跟他打招呼。

  熊宝宝一只手抓着几根系住气球的线,另一只手抬起,挥了挥。

  她踮起脚,伸手捏了捏熊宝宝毛茸茸的脸颊,熊宝宝随她玩弄,一点也没有闪开的意思。

  「怎么样?在这里做得习不习惯?」她问,玉手从捏改为拍,很关怀的动作。

  这套熊宝宝布偶装下,其实躲着一个少年,是个喜憨儿,不太会应对进退,却很认真工作,一天藏在套装里几个小时也不喊苦。

  她是萧容柚介绍来这里工作的,少年的妈妈在她住处附近开了一间小杂货店,她常去那儿采购日用品,有空也会留下来聊天。

  「你妈妈说你在这儿做得很好、很高兴,真的吗?」

  熊宝宝点点头。

  「那我就放心了。」萧容柚嫣然一笑,还想说些什么,一群幼稚园孩子忽然冲过来。

  「老师老师,有熊宝宝耶!」

  「我要跟熊宝宝照相!」

  「我要气球,给我气球!」

  眼看熊宝宝被孩子们缠住了,萧容柚也不好多说什么,她眨眨眼。「你加油唷,我先去店里看看。」

  她转进商店街,因为接近傍晚了,游客们差不多要回家,赶在出园前来这里采买纪念品,人山人海,很热闹。

  她来到贩卖自己作品的店里,偷偷观察。

  男女老少,每个人都是四处摸摸弄弄,脸上带着惊奇,频频赞叹。

  萧容柚抿着嘴笑,见自己的作品受到欢迎,很乐。

  忽地,有个穿着红色洋装的小女孩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  小女生大约五、六岁,站在玻璃柜前,热切地盯着里头手工缝制的天使娃娃。

  娃娃一家三口,爸爸妈妈带了个可爱的小女孩娃娃,爸爸娃娃穿着白西装,系着优雅的领结,妈妈娃娃身上的白纱洋装很漂亮,粉嫩的颊畔浮着深深的酒窝,小女孩娃娃绑两条辫子,戴着棒球帽,穿吊带裙,帅气又俏皮。三个娃娃都笑得甜蜜蜜,女孩娃娃背上还有一对镶金边的羽翼。

  所有的孩子见到娃娃,都是惊呼不断、又吵又闹,只有这个小女生,就算看得目不转睛,还是安安静静的。

  许久,她忽然扬起清秀的小脸,望向站在身边的母亲。「妈咪,我可以买这三个天使娃娃吗?」

  女人蹲下身,直视着女儿,很温柔地对她摇摇头。「不行喔,妳没看牌子上写的吗?这些娃娃是非卖品。」

  「什么叫非卖品?」小女生问,嗓音断断续续的,不太清楚,语调听起来像机械,很平板。

  「就是不卖的东西啊,这三个娃娃应该只是摆好看的,不卖给人的。」

  「真的吗?」小女生好失望。

  她那失望的表情,教萧容柚心头也不禁一拧。

  「妳们在聊什么?」一个男人走过来,插嘴问。

  「啊,老公。」女人回过头,盈盈一笑。「小妹说想买这三个娃娃,可惜是非卖品。」

  「小妹要买?」男人蹲下身,抱起体态轻盈的小女儿。「妳很喜欢这娃娃吗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爸爸帮妳问问看。」男人转身,四处张望,找到一个正在跟顾客介绍商品的女店员,他抱着女儿走过去。

  「小姐,我想请问一下,玻璃柜里那几个娃娃,真的不能卖吗?」

  店员一愣。「啊,你说那一家三口啊?」她歉意地摇摇头。「不好意思,那些是非卖品。」

  「为什么不卖?有其他类似的商品吗?」看得出来男人为了满足女儿的愿望,很用心。

  「没有了。萧小姐只做了两组,一组送给朋友,另一组暂时先摆在这里。」

  「能不能帮我联络萧小姐?也许她愿意卖?」

  「我想她不会愿意的。当初也是我们强求,她才答应把这组娃娃留下来展示。」店员很为难。

  男人听了,很失望,看向坐在臂弯里女儿白皙的小脸。「小妹,我们再看别的娃娃好吗?爸爸买别的给妳当生日礼物。」

  「可是我喜欢他们。」小女孩每一字每一句都像辛辛苦苦从喉咙挤出来。

  「小妹听话,我们再买别的好吗?」男人柔声哄她。

  「那个熊宝宝也很可爱呀!妳不是最喜欢熊宝宝吗?买那个好不好?」女人也加入安抚女儿的行列。

  小女孩瘪着嘴,像要哭了,半晌,才勉为其难地点点头。

  夫妇俩见状,知道她觉得委屈,互看一眼,眼中满是心疼及懊瞪。

  心疼女儿的眼泪,懊恼自己无法为她完成愿望。

  那样的心疼与懊恼震撼了萧容柚,胃部像让人给狠狠撞了一下,心中有根弦被扯动了,胸口似乎也痛起来。

  「妳很喜欢这娃娃吗?」她盈盈走来,轻声问小女孩。

  小女孩像是没听见她的问话,毫无反应。

  她眉尖一蹙,心下顿时了然,转向她的父母。「今天是这孩子的生日吗?」

  「是啊。」两人犹豫地点头,奇怪为何一个陌生女子会忽然这么问。

  萧容柚微微一笑,跟女店员拿了钥匙,打开玻璃柜,取出那组娃娃,包装好。「送给妳。」她将礼盒塞入小女孩怀里。「祝妳生日快乐!」

  礼盒送进怀里,小女孩才猛然醒觉发生了什么事,惊讶得抬起头来,看向她。

  「容柚,妳真的要送她?」女店员也很惊讶。

  「嗯。」她点点头,再次望向小女孩的父母。「我姓萧,这三个娃娃是我的作品。」

  「啊,原来就是妳!」夫妻俩又惊又喜。「妳真的愿意把这组娃娃卖给我们吗?」

  「不是卖,是送,这组是非卖品,所以我送给你们。」萧容柚笑着说,她笑的时候,眼睛亮晶晶的,颊边浮现着酒窝,很让人心旷神怡。

  夫妻俩很高兴,也很不好意思,几次想掏钱付帐,都让她坚定地拒绝,两人无法,只好拉着小女孩再三道谢,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去。

  萧容柚目送着夫妇俩牵着小女孩缓缓离去的背影,胸臆酸酸涩涩的,泛着某种难以形容的滋味。

  那滋味,很像是羡慕……

  「容柚,妳不是说那组娃娃妳怎样也不卖的吗?怎么就这样送人了?」女店员很不平。「妳不觉得可惜吗?」

  「不会啊,一点也不。我觉得很开心。」

  「很开心?」

  「那个小女孩听不见,妳知道吗?」萧容柚幽幽地问。

  「什么?」女店员愕然。

  「我在她身边说话,她一点反应也没有,我想她是靠着读唇语才能跟人沟通。」

  「难怪!」女店员恍然大悟。「难怪我觉得她说话腔调怪怪的,咬字很不清楚,我还以为她有大舌头呢!」

  「她是听不见,所以才没办法像正常人那样说话。」

  「真的聋子?好可惜,那么一个漂亮的小女生说。唉,真的太不幸了!」

  「会吗?我觉得她很幸福。」萧容柚淡淡地持相反意见。「她的爸爸妈妈很疼她。」

  「那倒是。」

  虽然小女孩听不见,可是他们一家三口过得很幸福。

  萧容柚静静地在心里想,直到跟女店员聊过,走出商店街后,脑海里仍然盘旋着方才三人手牵着手离去的画面。

  那画面,在她心里生了根,用满满的爱与温暖灌溉出的苗,在她体内茁壮。

  她忽然有些激动,有一种奇怪的酸意不停地不停地涌上眼眸。

  她强忍住,走在园区里,一路上,触目所及的都是情侣、夫妇、亲子,每个人看着对方的眼神,都是充满了爱。

  一个女孩手拿着甜筒,一面舔冰淇淋,一面笑着拉男孩跟她一起去坐云霄飞车,男孩五味杂陈地抬头看那三百六十度旋转的轨道,最后一甩头毅然答应。

  两个小男孩在草地上调皮地奔跑。尖声叫嚣,他们的母亲管不住。只能对经过的行人一再道歉、苦笑。

  一个打扮干练的OL坐在路边,手上拿着PDA点来点去,一副女强人模样,几分钟后她久等的男友终于来了,她欢叫一声投入对方怀里,十足小鸟依人的娇态。

  萧容柚呆站在一盏灯下,看着女人拿粉拳捶男友胸膛,怨他为何迟到那么久,害她等得好辛苦。

  总也是等到了,不是吗?

  她别过头,不敢再看,急匆匆地往大门口走,途中,手机铃声响起。

  她接起电话。「喂。」

  「小柚子,是我。」一道很爽朗的男性声音。

  「英睿!」她笑。「哇~~居然有空打电话来?我真是受宠若惊啊!」

  「什么话?好像我这个朋友多不关心妳似的。」

  「嘿嘿,我的意思是你这个『弘信集团』的接班人,应该忙得很吧?」

  「再忙也得跟好朋友通电话啊,妳说是不是?」赵英睿笑。「而且我还没谢过妳送的娃娃呢。」

  「你喜欢吗?」

  「我是还好啦。」就跟一般的男人一样,赵英睿对这些布偶娃娃没多大兴趣。「可是蕴芝很喜欢,她现在把那三个娃娃放在育婴室,天天拿着他们跟宝宝玩。」

  「宝宝怎样?还好吗?」萧容柚问。之所以会送去那一组娃娃,就是为了祝贺好友升格做爸爸。

  「说起那小丫头啊,可把我们整惨了呢——」提起爱女,赵英睿兴奋得碎碎念起育儿经,落落长一大串几乎比女人还啰唆。

  萧容柚抿着嘴笑,可想而知生下这么个宝贝女儿,他有多开心了。「你这么宠女儿,不怕把她给惯坏吗?」听罢好友念的经,她戏谑地评论。

  「呵呵,蕴芝也这么说。不过女儿本来就是生来宠的嘛,有一点任性更好。」

  「一个欧蕴芝就够你头痛了,你还敢再捧一个小公主啊?」

  「蕴芝不一样。」明知道好友语气带着揶揄,赵英睿却不以为意。「宝宝的段数再怎么高,也比不上她的,这世上只会有一个欧蕴芝。」

  只有她会让他心痛得不知所措。

  萧容柚很明白赵英睿的意思,倒不是欧蕴芝有多搞怪或多任性,只是她啊,恰巧就是这男人在这世上唯一的克星。

  赵英睿很爱欧蕴芝,这样的爱深浓到连她远在电话的这端,都仿佛能闻到那甜腻的味道。

  她的心弦又揪紧了,脑海不知不觉地又播放起方才那失聪的小女孩一家三口的画面。

  今天她到底怎么了?为何如此多愁善感?

  电话断线后,有好一阵子,萧容柚只是傻傻握着手机,站在原地。

  每一个人都在爱,她的朋友、那一家三口、游乐园来来往往的游客……每个人,都爱着,也被爱着。

  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拍着她的肩,带着点犹豫。

  她陡地凛神,回过眸,与熊宝宝无辜的黑眼瞳相遇。

  是她的错觉吗?她觉得他的眼睛仿佛在问她为什么不开心……

  「对不起,今天不能陪你聊天了,我得回去了。」她对他拉开一个好大好大的笑容,酒窝很夸张地跳着舞。「你回家时,记得帮我跟你妈问好喔!」

  说着,她挥挥手,转身就要定。

  他拉住她衣袖。

  「有事吗?」她回过头。

  他无言地看了她好一会儿,然后伸手扯下一根气球线,递给她。

  她抓着那颗粉红色的气球,愣了几秒,才恍然。「这是要送给我的?」心头流过奇异的温暖。「谢谢!」

  她道谢,俏皮地在熊宝宝颊畔献上一吻,跟着扮了个鬼脸,笑着离开。

  他一动也不动,目送着她窃窕的背影,许久,才伸手脱下毛茸茸的头套,让热腾腾的脸透透风。

  那张脸,根本不是萧容柚所以为的喜憨儿少年,而是一张很成熟的、大男人的脸。

  一张深思的脸——

  *

 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