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2章(1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2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八年前。

  中秋节的晚上,月亮很清很圆。

  萧容柚跟班上一群同学约了到溪边夜烤,男生负责生火,女生负责烤肉,而她不用生火也不必烤肉,只要负责耍宝娱乐大家。

  那天,是外婆去世后她第一次跟朋友聚会,她很明白大家之所以办这场活动,就是怕她一个人在家过节太孤独,所以她告诉自己,无论如何都要玩得开心。

  她玩得很疯、很放肆,所有人都被她逗得乐不可支。或许是因为她太张狂,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两人才会再度相遇——

  「小柚子,妳吃了柚子还不够,连柚子皮都要戴在头上吗?」

  她正卷起裤管,踩着溪水玩时,一个很低沉很好听的声音在她身后扬起,好像还带着一点点忍俊不禁的笑意。

  她讶然回首,一张熟悉的俊脸映入眼底。

  「英睿!」她惊喜地呼喊,可只过几秒,她立即察觉自己叫错人了。

  赵英睿不会在到溪边夜烤时,还穿一身名牌休闲服,他爱极了牛仔裤,还总爱钉上一堆亮晶晶的缀饰,他的头发总是乱糟糟,难得有整齐的时候。

  可是眼前这俊朗的男人,就算夜风一直吹,头发还是有型有款,虽然穿着休闲服,却还是难掩一身的贵气,站姿很斯文很隽雅。

  脸孔是一模一样,但气质可是大不相同,赵英睿潇洒不羁,这人却是端方有礼。

  「不对,你不是英睿,你是他的双胞胎哥哥!」她很快地更正。

  他微笑了,很淡很温和的笑。「我是赵英杰。」

  真的是赵英杰!

  萧容柚睁大眼,好吃惊。

  小时候她常跟社区一群男生打棒球,有一次她挥棒击出的球不小心K到英睿,让他额头肿了一个包,合该是不打不相识,两人竟成为好友。

  后来大家熟了,她曾经到赵家玩过,跟英睿这位双胞胎哥哥因而有过几面之缘。只不过,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她没想到会在这儿巧遇好友的哥哥,更没想到对方还记得自己。

  「你怎么会在这里?跟朋友来的吗?我们那么多年没见了,你怎么认得出我是谁?」一串问题如连珠炮掷向他。

  他回答得不疾不徐。「对,我跟朋友一起来的。妳很好认,像妳这么活泼的女孩子并不多。」

  「喔。」听到他的回答,她蓦地脸颊一热。

  这算是褒还是贬?他的意思该不会是像她这么搞笑的女生并不多吧?

  萧容柚尴尬地想,忽然发现她还把柚皮帽顶在头上,赶紧扯下来,藏在身后。

  他看着她匆促的举动,剑眉一扬,眼眸闪着笑意。

  完了完了,是她的错觉吗?还是他的眼底真的闪着同情的笑意?他不会以为她专耍小白吧?

  虽然她在朋友面前的确是很瞎啦……

  「呃,没想到你也会跟朋友来溪边夜烤耶。」她没话找话说。「英睿说你这人超正经八百的,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玩乐——」她蓦地一顿,惊觉自己这样说也太没礼貌了。

  真糟糕!她叹气,额边掉两滴冷汗。

  他却好像不以为意,还是那么温和有礼地微笑着。「我平常是很严肃没错,不过偶尔还是懂得休闲娱乐的,毕竟我也是人,不是机器。」

  他回答得很正经,她却听得很愕然。

  不会吧?这是反讽吗?

  她从眼下偷偷瞥他一眼,他的表情很端正,看不出有开玩笑的意思……呃,他不会是认真的吧?

  萧容柚脸上三条黑线,再次确认她跟赵英杰是两个世界的人,沟通频率完全对不上。

  怪不得有时候英睿提起这个双胞胎哥哥,也是频频哀声叹气呢!

  呵。她忍下住好笑。

  既然已经确定自己在赵英杰面前装不成有格调的淑女,她索性放开了,找了颗大石头,也不管会不会弄脏长裤,很下文雅地一坐。

  他跟过来,令她很惊讶的,他也坐上石头。

  「对了,我也有好一阵子没见到英睿了,他还好吗?」

  「嗯,他好像打算到非洲盖房子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他说毕业后服完兵役,他要参加海外青年志工团,到非洲帮忙开垦去。」

  「不错嘛,很像他会做的事,而且他念建筑的,这样也算学以致用了。」她轻笑。「那你呢?你应该打算出国留学吧?」

  「我会先服完兵役再去。」

  「服完兵役出国,拿到一个闪亮亮的MBA学位再回国,然后进家族企业工作,很一帆风顺的人生嘛。」

  「听妳的口气,好像不以为然?」他沉声问。

  「有吗?」她一愣,仔细想想,她方才说话的口气确实有些讽刺,该不会惹恼他了吧?「你别误会,我只是顺口说说,没别的意思。」

  「妳觉得像英睿那样,才叫做人生吧?」

  「不是的,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。唉,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语气为什么那么愤世嫉俗,算了,你就当一个穷人家的小孩无聊的嫉妒吧。」她道歉。

  他新奇地望着她。

  「怎么了?干么这样看我?」她让他看得有些不自在。

  「妳很坦白。」他说:「我很少遇到像妳这样的女孩子。」

  「你也很坦白啊。」她翻翻白眼。对啦,她就是个怪咖,怎样?

  他轻轻一笑。「妳别误会,我这意思是在赞美妳。」

  她一怔。「赞美我?」

  「嗯。妳很直率,怪不得英睿会这么欣赏妳。」他笑望她。

  嗄?咦?他赞美她?他不觉得她瞎,不觉得她白目,居然赞美她?

  萧容柚顿时心悸,连自己也不明白在慌张什么,只觉得他烟疢i的称赞让她很……害羞?

  啧!她懊恼地咬了咬唇,从没想到这种形容词也能冠在自己身上。她到底怎么了?

  「咳、咳。」她以咳嗽掩饰心慌。「英睿那家伙那么狂,他不会欣赏别人的啦,我看这世上能让他欣赏的只有你这个哥哥吧,你知道他有多崇拜你吗?」

  「睿崇拜我?」这回总算换他吃惊了。

  她有扳回一城的畅快感。「对啊,你不知道吧?英睿一定没跟你说过,呵呵,他这人就是这么别扭,爱面子又死鸭子嘴硬。」她不客气地嘲笑自己的好朋友。

  赵英杰若有所思地凝视她。「妳好像很了解他。」

  「当然喽!我们都几年的老朋友了——」察觉他眼神似乎有些怪,她忙澄清。「啊,你千万别误会,我跟英睿只是纯粹的朋友喔,没其他关系。我发誓!」很认真地举起右手。

  他见她有些夸张的举动,先是轻声一笑,继而眼神一黯,像是想起了什么。「对不起。」

  突如其来的道歉震撼了她。「干么要道歉?」

  「我爸妈说过的话,一定很伤害妳。」

  她眨眨眼,很快领悟他话中所指。

  刚认识英睿的时候,她曾到他家玩过两次,结果赵家父母误以为英睿在跟她交往,特别警告她别想高攀他们家儿子,还骂英睿没眼光,居然看上她这个没教养的野丫头。

  虽然后来赵家父母在英睿不悦的澄清下,明白一切只是他们的误会,但从此以后,她再也没踏进赵家豪宅一步。

  「原来你还记得那件事啊。」她苦笑。

  「我爸妈那时候真不应该那么说话的,我代他们向妳道歉。」他很慎重地说,看得出来这么多年,他一直把这件事挂在心上。

  萧容柚莫名地有些感动。「还好啦,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一场误会而已,解释开了就没事了。」

  「可是妳后来就不到我家玩了。」

  「反正我到你们家也不自在,那么大的房子,我老是迷路。」她尽量把往事淡化。「而且球不长眼睛,万一又把你们家玻璃打破就糟了,伯母生起气来也挺吓人呢。」

  「妳会怕吗?」赵英杰讶异扬眉。他总觉得她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。

  「怕是不怕啦,就是不自在而已。」

  他深思地望着她,还想说些什么,朋友却扬声唤他:「英杰,肉烤好喽,你快点过来吃啦!」

  听闻这声娇滴滴的叫唤,两人同时转头,往声音来处望去。

  喊人的是一个女孩,很漂亮很娇气的,穿一件白色洋装,长发上簪着朵水钻玫瑰发夹。

  「是你的朋友?」萧容柚低声问。

  「嗯。」

  「真了不起!」

  他愕然。「了不起?」

  「到溪边烤肉还能打扮得像去参加宴会。」她啧啧摇头。「你的朋友都是这一型的吗?」

  「很奇怪吗?」

  「奇怪……倒也不会啦。」她为难似的偏过小脸,努力想挤出比较好的形容词。「只是很不可思议而已。」

  「不可思议跟奇怪有什么不一样?」

  「ㄟ?对喔。」听他这么问,她也跟着一愣,见他的表情似有些调侃的笑意,她不服气地嘟起嘴,几秒后,忽地一拍双手。「我想到了!『奇怪』带有贬低的意味,『不可思议』却是赞叹的意思,差很多,当然很不一样喽!」

  说完,她还洋洋得意地用力点头,显然对自己反应如此机灵很是满意。

  他看着她,嘴角慢慢弯起。「萧容柚,妳很有趣。」

  「什么?有趣?」她睁大眼。他怎么会忽然蹦出这句评论?

  他却不解释,只是自顾自地笑了,笑声低低的,不张狂,却很爽朗,在月夜里与淙淙溪水相应和,也在她胸口产生奇妙的共鸣。

  *

  好吧,她很有趣。

  连续好几天,萧容柚心情都闷闷的,也不晓得在郁卒什么,连期中考拿到全班第一高分,也High不起来。

  她很有趣吗?在他的字典里,「有趣」大概跟「白目」没什么不同吧?顶多前面那个下会显得那么冲,保持一点他那种世家公子所应该具有的礼貌。

  她很有趣,唉!

  萧容柚叹息,一面清点架上的货品,一面心思还挂在中秋节那晚与赵英杰的每一句对话。

  不可思议的是,她居然每一句都记得!

  她是怎么了?

  「啊~~」愈想愈抓狂,她忍不住嚎叫一声。

  「妳怎么了?」背后传来一道很忧虑的嗓音。「妳不舒服吗?」

  萧容柚背脊一僵。

  这声音……好熟啊,该不会是——

  提心吊胆地回过头,迎向一张俊秀的脸孔,浓密的眉峰聚拢,眼神很担忧。

  老天!真的是他,是赵英杰!

  她整个人弹跳起来。「你怎么会在这里?」

  「我来买东西啊。」他似乎觉得她问得很奇怪。

  「我知道,问题是,你怎么会来这一家?你学校不在这附近吧?」

  「我刚好开车经过,肚子有点饿了,想进来买点东西吃。」

  「你只是经过?」这么巧,刚好就来到她工作的便利商店。她眨眨眼,不得不微笑。「看来我们也算挺有缘的。」

  「是啊。」他也回她一个斯文的微笑,但不一会儿,笑意便收敛。「妳刚刚叫得很痛苦,是哪里不舒服吗?」

  「嘎?我——」她不是不舒服,只是觉得呕,而且无巧不巧就是因为他,但她死也不会告诉他。「哈,我只是随便乱叫的啦……呃,反正一个人很无聊。」

  「只是因为无聊?」赵英杰惊愕的神态,像有乌鸦从头顶飞过。

  话一出口,萧容柚就知道自己又说错了,懊恼地想敲自己脑袋三大下,看到他的表情,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她究竟搞什么?就不能在这个富家大少面前表现得正常一些吗?

  「……妳真的很有趣。」

  这是深思过后得到的结论吗?她想去撞墙!

  「别管我了!」她拿手扇脸颊,徒劳地想扇去热气。「哪,你不是说肚子饿了吗?想吃点什么?」

  「我想吃点热的。」

  「热的?水饺如何?烧卖也不错,微波一下就很好吃了。」她带他来冷藏柜前,要他挑。

  「嗯,就烧卖好了。」

  「好。」她取出一盒烧卖,正想帮他微波,柜台前已经有个客人等得不耐烦。

  「喂!小姐,快点好吗?我赶时间!」

  「啊。」她这才发现自己疏忽招待顾客了,急忙把烧卖塞入赵英杰手中。「你自己微波一下,我去帮客人结帐。」

  赵英杰目送她犹如一只彩蝶翩然飞走的倩影,呆了几秒,然后又左顾右盼了一会儿,好不容易找到微波炉。

  他站定在微波炉前,瞪着这台跟他很不熟的机器。

  上头有一排按键,他应该按哪一个呢?他靠近一点,研究面板上的按键,按键上头有数字,还有几个中文字。

  1是牛奶——这什么意思?如果要微波牛奶就按1吗?

  那微波烧卖呢?他依序找下去,却没发现微波烧卖的按键。

  他呆站在原地。

  两分钟后,萧容柚连续替三个客人结完帐,走过来。

  「咦?你还没微波?」

  「嗯。」

  她扬眉,愕然发现他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困扰……不会吧?这个英睿口中永远从容不迫的哥哥也有困扰的时候?

  「你该不会是……不会用微波炉吧?」

  正解!

  赵英杰瞥她一眼,似有些赧然。

  清脆的笑声如弹珠,从她唇间一颗一颗滚出来,她放肆地大笑,好久不曾笑得如此开怀。

  他当然知道她在笑他,但他好风度地没表示任何异议,只是静静地听着她笑,看着她颊畔那甜甜浮沉着的酒窝。

  反倒是她笑到后来,有些不好意思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