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2章(2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2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抱歉,我不是嘲笑你。」她捣住唇,咳两声,硬把要跳出来的笑声给堵回去。「其实你不会用也很正常,英睿说过你们在家从不进厨房的。」

  她接过烧卖,撕开封膜,放进微波炉,设定好时间。「其实英睿也被我笑过,他连煎个荷包蛋都会烫到自己。」

  「睿煎荷包蛋?」赵英杰很讶异。

  「是啊,他有次来我家看我,我本来要下厨请他吃饭的,他说我那阵子太辛苦,坚持要自己上阵,结果稀饭煮焦了,煎蛋时还被油烫到,笑死我了。」萧容柚笑着把他弟弟的糗事抖给他听。

  「他常去妳家吗?」

  「那阵子常常来。」她顿了顿。「那时候我外婆住院,我要打工,又要去医院照顾外婆,英睿大概是怕我撑不住,所以有空就会来关心一下。」

  他深沉地注视着她变得温柔的神情。「睿说妳的外婆去世了。」

  「嗯。」她微笑。

  「从小,就是她一手把妳带大的吧?」

  「是啊。」她还是微笑。

  赵英杰以为她的笑容中会带着一丝牵强,但仔细瞧,却找不到。

  他心一动。「妳很坚强。」

  不是坚强,她只是学会面对现实。

  容柚悄然轻吁,幽默地转开话题。「好吧,『坚强』这个形容词还可以,起码比『有趣』好。」

  他机敏地领略她话中暗示。「妳不喜欢我用『有趣』形容妳?」

  「我怀疑那只是『白目』的礼貌性说法。」

  「白目?」他愣了愣。「妳误会了,我从没那么想过。我说妳有趣,是指妳的反应总是出乎我意料之外,那并不代表妳的反应不好,只是我没法想象而已。」很慎重地澄清。

  这样的慎重令萧容柚既好笑,又有股说不出的感动。

  他也跟她想象中那些傲气逼人的富家公子不一样,他跟他弟弟虽然是不同型的人,但都让人感觉很舒服。

  微波完毕,微波炉发出「叮」一声响,萧容柚取出烧卖盒。「在享用消夜以前,请先买单吧,少爷。」

  这声少爷是她无心的戏称,但他似乎很介意,结完帐后,接过她递来的竹叉,却迟迟不吃。

  「怎么了?你不是肚子饿了吗?该不会连竹叉也不会用吧?」她开玩笑。

  他瞪她一眼。「这点『基本的』能力我还有。」

  「是、是,是我小看你了,少爷。」她忍着笑举双手表示投降。

  他看着她,明知她是开玩笑,并无恶意,也知道自己该一笑置之,但胸口很奇怪地就是滞着一口闷气。

  「小柚子!」他学弟弟平常那样叫她。

  「有!」她要宝地立正,行举手礼。

  他瞪着她像星星般发亮的大眼睛。哎,怎么她的反应老是让他料想不到呢?

  他忍住唇畔硬要浮现的笑意。「妳什么时候下班?」

  「我?」她愣了愣,没想到他会这么问。「再过一个小时。怎样?」

  「下班后可以跟我约会吗?」

  「约会?!」

  「我们上山看夜景。」

  *

  那是他们第一次约会。

  接下来还有第二次、襄三欠,当萧容柚从晕陶陶的热恋回过神时,学校里的同学早就把他们当成一对了。

  每次只要他开着那辆名牌跑车来接她,所有人都会齐声亏她,男同学要她求赵英杰出借爱车给他们过过瘾,女同学则要她多多为她们引介贵公子,让她们也能尝尝麻雀变凤凰的滋味。

  同学们闹她,其实不带恶意,但她听了总是极力否认。

  他们弄错了,她跟英杰其实不是他们所想象的情侣关系,他们只是好朋友而已。

  「好朋友会天天来接妳放学吗?妳上完夜班还带妳去吃消夜?」没人相信她的辩解。

  就连她自己也不相信。

  虽然嘴上不说,但她知道,自己对赵英杰早已不是单纯的友谊,她已经无可自拔地爱上他了。

  她爱他,他却从来没跟她提说要正式交往。

  他只是常常来找她而已,接送她上下学,陪她吃消夜,偶尔请她看场电影,或开车载她出游。

  他没说过喜欢她,也不曾跟任何人介绍她是他的女朋友。

  他就只是……跟她约会而已。

  她好几次想问他,究竟当两人是什么样的关系,但话到嘴边,总是不争气地缩了回去。

  她忘不了,当赵家父母误会次子喜欢她时,曾经那样侮辱过她,她不认为自己能担当得起做赵英杰的女朋友。

  而且英睿以前曾经跟她说过,他父母很早就看中欧家的大小姐欧蕴芝当他们长媳妇了。

  欧蕴芝才是英杰未来的新娘,不是她。

  这件事,像锐利的针时不时刺她一下,她却从不喊痛,在他面前,总是巧笑嫣然,如沐春风。

  直到某一天——

  那天,赵英杰并没像往常一样来接她放学,他说晚上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。

  他没说那个朋友是谁,她却从英睿口中旁敲侧击地打听到,那个朋友正是欧蕴芝。

  他去祝贺欧蕴芝生日……

  一整天,萧容柚情绪都很High。课堂上像好奇宝宝似的不停发问,整得老师面红耳赤,下课后又当众耍宝,夸张的笑声几乎可以掀了天花板。

  同学们都觉得她很怪,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。放学打扫时,她站在桌子上擦窗户,一个不小心踩空,整个人往后摔,幸亏一个经过的男同学眼明手快,及时扶住她。

  「小心点!妳没事吧?」

  她摇摇晃晃的站不稳,男同学见她脸色红得不寻常,伸手摸她额头,才发觉温度竟然很烫。

  「妳发烧了!」他惊讶地喊。

  她是班上的开心果,人缘极好,一听她生病,一大群人同时围上来。

  「妳不舒服怎么都不说呢?烧多久了?要不要去看医生?」

  「没什么啦,只是轻微发烧而已,吃点感冒药就好了。」

  「不行,看妳全身都发烫,额头都冒汗了,走,我们带妳去看医生。」

  「不要啦。」她婉拒同学的好意。「我等下还要打工……」

  「打什么工?」班上跟她最要好的女同学孙宁宁见她那么固执,忍不住要抓扛。「刚刚都差点要昏倒了!妳啊,看完医生早点回家休息吧!」

  不容她再推托,孙宁宁和另一个女同学合力搀扶她,硬是逼她到学校附近的诊所看医生。

  看完医生,拿了药,孙宁宁问她:「对了,妳男朋友等下会来接妳吧?」

  她摇头。「他晚上有事。」

  「有什么事比照顾生病的女朋友还重要的?他不是有手机吗?妳快打电话Call他来。」

  「没关系,我回家睡一觉就没事了,妳们别打扰他。」

  她坚持不打电话,两个女同学也没办法,只得暂且先把她送回家,看着她躺下了,还是不放心。

  「我觉得还是应该打通电话给妳男朋友比较好。」

  「不要。」吃过药躺在床上,萧容柚只觉全身无力,脑子昏沉沉的,完全无法思考。

  「电话妳抄在日历手册上吧?」孙宁宁开始翻她背包,找电话号码。

  「不要啦,不要为难他。」她喘着气想阻止。「今天是……欧蕴芝的生日。」

  「欧蕴芝?谁啊?」

  「他的……未婚妻。」她含糊回应。

  「什么?未婚妻?!  」这下,两个女同学可大大不爽了,交换愤慨的一眼。「他有了未婚妻还敢来追求妳?不行!这种花花公子简直欠扁,一定要打电话叫他滚过来!」

  「别这样……」

  「妳别管,容柚,睡妳的觉,我们来帮妳搞定。」

  两人不许她管,事实上她也管不了了,全身疲惫得只想沉沉睡去。

  不知睡了多久,她才从幽幽的黑暗中醒转过来,迷蒙地睁开眼。

  映入眼底的,是一张写满关怀与焦虑的脸庞。

  赵英杰的脸庞。

  她想不到会见到他。「你怎么来了?」

  「妳同学打电话要我来的。」他低声解释,伸手取下覆在她额上的毛巾,在一盆冰水里拧了拧,又放回她额头上。

  一阵凉意沁入额头,她舒服得想叹息。

  「妳好点没?怎么生病了也不打个电话告诉我?」他温柔地看着她。

  那样温柔的眼神,几乎拧碎萧容柚的心,她垂下眼,眼眸莫名其妙地刺痛。「你晚上有重要的事,我不想打扰你。」

  「有什么事比妳发烧还重要?」他温声责备她。「妳同学说妳在学校差点晕倒了,这么严重也不通知我?」

  她不说话。

  「妳不信任我吗?我就这么不可靠?」他嗓音发涩。

  「不是的!」她仓皇抬眸。「不是这样的,英杰,我只是——」

  「只是怎样?」

  她黯然望他,雾蒙蒙的眼眸缓缓泛红。「今天是欧蕴芝的生日,对吗?」

  他点头,目光变得深沉。

  「是英睿告诉我的。」她别过眼,瞪着秋香色的枕头。

  「因为我去参加蕴芝的生日派对,所以妳才不肯打电话告诉我?」

  她又不说话了。

  他深思地看了她好一会儿,伸手轻轻扳过她的下巴,直视她朦胧的眼。她无助地迎视他的目光,看出他眼底的万般柔情,胸口一痛。

  「英杰,你坦白告诉我。」她再也忍不住了,与其在无尽的猜疑中痛苦地沉沦,不如来个痛快的了断——

  「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?」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