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3章(1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3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我这辈子唯一想娶的女人。

  这是赵英杰的答案。

  容柚听了,很震惊,简直要以为自己是脑子烧坏了,才会作这样的梦。

  但当她烧退了,恢复精神,鼓起勇气再问一次,得到的还是一样的答案。

    妳是我这辈子唯一想娶的女人。

  很简单、很干脆的一句话,他没说爱她,没开口请求她当他的女朋友,只用这样一句话,便把她七上八下的心安抚下来。

  有天晚上,她躺在他怀里,看着小夜灯在他裸露的胸膛上洒下柔和的光辉,心跳得好快,忍不住想对他撒娇。

  「喂,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?」

  他看着她微笑,没有回答。

  「你说话嘛!」她不依地拍了一下他的胸膛,半坐起身,居高临下俯视他。「我这人坐没坐相、站没站相,一点都不淑女,讲话又三八兮兮的,同学都说我超会耍宝。我跟你认识的那些千金小姐完全不一样,你怎么会喜欢上我?」

  他还是不吭声,伸手玩着她的发,看着她的星眸闪着光。

  「喂,你说啊!」他愈是保持沉默,她就愈脸红,也愈生气。

  干么不说话啊?嫌她这问题问得蠢吗?还是连他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喜欢上她?

  糟糕糟糕,万一是后面那个答案怎么办?

  一念及此,萧容柚顿时有些慌。

  他看着她那很挫折又很烦恼的表情,看着她十根手指紧张得绞在一起,禁不住哧笑出声。

  「傻瓜!」伸手揉揉她的头。「妳知不知道,问这种问题很无聊?」

  「是怎样啦?我就是闲闲没事不行吗?」她借着娇嗔掩饰心中的不安。「那你到底回不回答?你要是再不说,我就——」

  「就怎样?」

  不怎样。他要是死不肯说她也拿他没办法,说不定等他离开后还要偷偷抹眼泪。

  容柚嘟起嘴,不情愿地瞪着心爱的人。

  「你如果不说,我就撕裂你的嘴。」说着,她两只手用力扯开他的唇。「让你以后想说话也说不出来!」恶狠狠的语气,配合她毫不留情的手劲,倒挺像回事。

  赵英杰一面觉得痛,一面觉得好笑,笑声断断续续地从他嘴里跳出来。

  「你还笑?我真的撕烂你的嘴喔!快说啦!」

  「好好,我说。」他举右手表示投降。

  她这才满意地松开。

  他揉揉酸疼的嘴角,横她一眼,一副拿她无可奈何的模样。「在我认识的女生里,大概只有妳会在逼问别人时用这种酷刑了。」

  他埋怨,虽然语气里下带恶意,只有谐谴,她仍是脸颊爆红。

  「对啦对啦,我就是恰查某啦,怎样?」她横眉竖目掩饰尴尬。

  「这就是我喜欢妳的原因。」

  她愕然,怀疑自己的耳朵。「什么?」

  「我说,这就是我喜欢妳的原因。」他悠然重复。

  她怔然。「怎么会……讨厌!这什么意思啦?你是说因为我很泼辣,所以你才喜欢我吗?」

  她用力捶他胸膛,超不满这个答案。

  他笑着握住两团可爱的粉拳。「妳误会了,是因为妳跟别人不一样。」

  她一愣,停下动作。「我跟别人不一样?」

  「妳总是出乎我意料之外。」赵英杰语气很温柔,看着她的眼神很温柔,一根一根扳开她握在一起的手指的动作也很温柔。「我以为妳会生气的时候,妳却开玩笑,以为妳会难过的时候,妳却很平静,以为妳会反驳我的时候,妳却只是扮鬼脸。我总是料想不到妳下一步会做什么,妳令我惊奇。」

  这个,能算是赞美吗?

  容柚呆呆地听着,他解释得是很认真啦,可是——

  「你这是什么意思啦?好像发现什么奇怪的生物似的!」她嘟着嘴撒娇。「人家又不是蓝血的外星人。」

  他挑眉,仿佛她的反应又超出他的想象了,深沉的眼眸闪过一道光。「妳不是蓝血,我才是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妳知道吗?在英文里Blue  blood是什么意思?」

  「你是故意考我是不是?明明知道人家英文很破。」

  他微笑,在手指间卷绕她柔顺的发。「那是『贵族』的意思。」

  「贵族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为什么贵族要用Blue  blood来表示?」

  「我想应该是表示这个阶级跟普通的平民是不一样的吧?因为他们的体内流着比较高贵的血液。」

  「哦?是这样吗?」她撇撇嘴,很不屑似的。

  这反应又让他笑了,揽下她的玉颈,让她整个人偎在自己怀里。「小柚子,妳真可爱。」

  说她可爱?容柚心狂跳。这总算像个赞美了。

  她很不争气地晕红了脸。

  赵英杰没看到,他盯着天花板,目光变得黯沉。「从小,我爸妈就对我抱着很高的期待,坚持要把我教养成一个贵族,一个贵族是不能将喜怒哀乐表现出来的,他必须很内敛,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动如山,永远从容不迫。」

  「你的确很像这种人。」听他这么说,她忍不住抱怨。「有时候真的不晓得你在想些什么。」

  「那是因为我的血是冷的。」

  她一震。

  「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怀疑我体内流的是蓝血,蓝色的、冷冷的血。」他低语。

  她猛然抬起头,直视他的脸,就算在如此感伤地剖白自己的时候,他的表情仍是冷冰冰的,看不出特别的情绪。

  这就是贵族?

  「你才不是!」她直起上半身,双手捧住他俊美的脸。「没有人的血是蓝的,什么阶级、贵族,都是见鬼!我们都是人,是人流的就是红色的血!」

  他怔望着她,她生气勃勃的明眸,正燃烧着火焰,好耀眼。

  「你的血也不是冷的,你小学没学过吗?我们人类可是恒温动物,血当然是温暖的,每个人都一样!」

  每个人都一样。

  他看着她表情鲜明的脸,她很生气,她拿来说服他的理由很科学也很简单,令他料想不到,她竟如此干净俐落地否决了池,他不禁想笑。

  是啊,每个人的血都是红的,谁都一样。

  「妳很特别。」他微笑地看着她说:「在妳面前,我觉得自己幼稚得可笑。」

  「不会吧?」她愕然,被他突如其来的赞赏弄得措手不及,一下子愣住,半晌,才仓皇回话:「这话应该是由我来说吧?我才觉得自己在你面前像个长不大的小孩,老是搞不懂你这个大人在想什么。」

  「可是妳还是爱我?」他毫不婉转地问她,星眸含笑。

  可恶!哪有人问得那么直接的啊?

  她又气又羞。「对啦,怎样?」

  「不怎样。」他搂她入怀,用笑声在她敏感的耳际搔痒。「只是我要定了妳。」

  「嘎?」

  「我们结婚吧!」

  *

  他说要结婚。

  他说他就快去当兵了,他怕到时候他管不到她,意外发生兵变,所以决定在入伍前把她纳入自己名下。

  她很高兴,却更忧心。「你爸妈不可能答应你娶我的。」

  「我已经成年了,不需要他们允许才能结婚。」

  「可是,欧蕴芝呢?你爸妈不是一直想要你们结婚?」

  「我跟蕴芝提过妳了,她知道我跟妳的关系,她祝福我们。」

  「什么?你已经跟她说过了?」她吃惊。

  「虽然我跟她做不成夫妻,但仍然是好朋友,我不会瞒她这件事。」

  「这样喔。」她有点酸。虽然明知赵英杰不可能背着她跟欧蕴芝有什么,对他们俩之间的默契仍是免不了嫉妒。

  「妳不用管我爸妈怎么想,只要问妳自己,想不想嫁给我?」

  她当然想啊,问题是,结婚并不只是两个人的事而已,她不认为事情会如他们所愿。

  赵英杰也很明白她的犹豫。「我知道妳在想什么,坦白说,我也不认为我们会得到我爸妈的祝福。」

  「那你还要跟我结婚?」

  「因为这辈子除了妳,我谁也不娶。」他很坚定。

  「即使必须反抗你的父母?」

  「我已经有心理准备。」

  「不值得的,英杰,你不能为了我跟自己爸妈撕破脸,毕竟他们是生你养你的人啊!」

  赵家父母一向很看重英杰,从小就刻意栽培他做家族未来的继承人,连英睿偶尔都会在无意间向她抱怨父母偏心。

  他的父母将全部的希望放在他身上,她不愿意他为了她,令父母失望,甚至与之决裂。

  「就因为他们生我养我,所以我一直听他们的命令做事,我可以继续做孝子,容柚,但我不想连妳也一起拿来做牺牲品,我不想辜负妳。」

  她很感动,一时禁不住,哭倒在他怀里。

  他不想辜负她。

  为了他这句话,不论两人结合的前途有多艰苦,她都决意排除万难走下去。

  只是她还是太天真了,没想到赵家父母拆散他们的决心也很惊人。

  赵母得知她的存在,找上门来,丢一张天文数字的支票要她离开赵英杰。

  她拒绝了,赵母气得骂她下贱,还狠狠甩了她几巴掌。

  赵英杰想来看她,却被赵父软禁在屋里,派人监视,一步也不准他踏出屋外。

  她安慰自己,赵家父母总不可能一辈子把自己的儿子锁在屋里,他们总有一天会再见面。

  她抱着这样的信念,坚持等待,上天回报她的却是店长一句要她走人的命令。

  「对不起,我们不能再雇用妳。」

  店长开除了她,却没告诉她原因,但她很清楚,这是赵母给她的惩罚。

  她失去了工作,也找不到新的,生活顿时陷入困境,幸亏赵英睿瞒着父母,偷偷送来一笔钱。

  她原本拒收,但赵英睿告诉她这是他哥交代的。

  「妳是杰未来的老婆,他当然有责任照顾妳,而且妳现在会找不到工作也都是因为我爸妈从中作梗。」

  「他现在怎样?还好吗?」她急着探听赵英杰的消息。

  「他瘦了很多。」赵英睿神情严肃。「我爸妈用各种手段威胁他,软的硬的都有,他都不肯屈服。小柚子,我哥对妳是认真的,他从小就很听我爸妈的话,我没想到他居然会为了妳反抗他们。」

  她听了直掉泪。

  「妳别着急,杰已经想出办法了。」赵英睿连忙安慰姑。「他前几天接到兵单了,等他入伍后,我爸妈就算想约束他的行动也不行。他放假的时候会来看妳,你们直接到法院公证结婚。」

  「到法院公证?」

  「嗯,现在除了生米煮成熟饭,没别的办法了。等杰跟妳正式结婚后,谁也不能拆散你们了。」

  于是,在赵英睿和另一个朋友的见证下,容柚与赵英杰在法院公证结婚了,在结婚证书签上名的那一刻,两人激动得相拥。

  他们结婚了,从今以后,他们正式成为夫妻,这名分不容任何人否认,相守一生的誓言也不容人践踏。

  他们,是夫妻了。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