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3章(2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3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老公,你在做什么?」

  下课回家,容柚发现玄关处多了双男人的鞋子,知道是赵英杰放假回来了,喜悦地奔进屋里,却见他竟然在厨房里奋战。

  他似乎没听到她的问话,拿着本烹饪书,很专心地对照书上写的,一一检验调味料。

  她倚在门边,看着他拿着一瓶盐和另一瓶白糖研究,微微蹙着眉的困扰模样可爱得教她芳心一揪。

  「少爷,分不清盐跟白糖吗?」她表面上调侃他,心里却倾溢一斛柔情。

  他总算察觉她的存在,回过头。「妳回来了。」

  「嗯,我回来了。」她从身后拥抱他。「你在干么?你该不会是要煮饭吧?」

  「我想试试看。」他点头,俊颊可疑地泛红。「没想到好像挺难的。」

  连调味料都分不清当然很难喽!

  「呵呵。」她笑。「干么这样勉强自己?晚饭我来做就好了啊!」

  「妳最近准备考试很辛苦,回到家应该休息一下。」

  「你当兵更累好不好?好不容易放假才应该好好休息。」她娇嗔地横他一眼,把他推出厨房。「哪,你就乖乖坐着当你的大少爷吧,等我开饭。」轻轻拍他的颊。

  他皱眉,很不喜欢她拿他当小孩子看待,但在处理厨房事务上,他的确不比一个孩子高明多少。

  他只能懊恼地看着她系上围裙,在厨房里如鱼得水般地忙着。

  她熟练地洗菜,飞快地将高丽菜切成丝,俐落的动作像变魔术一般,教他叹为观止。

  然后,她取出他从超市买来的一条鱼,刚撕开胶膜,一阵浓郁的腥味便直冲鼻尖。

  「哎呀,这鱼已经不新鲜了。」她说。

  「咦?是吗?」他凑上去看。

  「你瞧,一条鱼新不新鲜看牠的眼睛就知道了,这条鱼眼睛整个是混浊的,吃起来会很腥呢。」她回眸笑望他。「你啊,是不是贪便宜所以买这一条?」

  赵家父母知道他们公证结婚,气得不得了,将赵英杰的户头全冻结了,不许他动用一毛钱,赵英睿也连坐处罚。

  所以在赵英杰当完兵以前,两人只能靠着他当兵的薪水过活,一个月一万多块,得省点花。

  「以后买菜的事交给我就行了,我到传统市场去买,又新鲜又便宜。」

  「……那就辛苦妳了。」赵英杰怅然回话。

  看来他从前的生活是过得太优渥了,对这些生活的细节简直可说是一窍不通。

  「这鱼不能吃了吧?我拿去丢掉。」

  「不用啦!」容柚赶忙把鱼抢回来。「我多倒些米酒去掉腥味就好了啊,丢掉多浪费!这个——」她忽地一顿,一股噁心从胃里翻涌上喉咙。

  「妳怎么了?」赵英杰看她捣着嘴脸色苍白的模样,吓一大跳。「妳还好吧?不舒服吗?」

  「嗯,最近怪怪的,我怀疑——」

  「怎样?」

  「没事。」她摇头,朝他粲然一笑。「好了,你出去等我吧,要是无聊的话先把碗筷摆好好了。」

  他默然点头,离开厨房来到客厅。

  有好一阵子,他只是木然站在原地,眼神黯淡地深思着什么。走到卧房里,他翻出容柚搁在抽屉里的存折,打开,看着上面少得可怜的数字发呆。

  幸亏她外婆还留下了这么间小房子给她,否则以他们两人现在的情况,恐怕会三餐不继。

  不过就算勉强能温饱,距离他理想的生活水准还是天差地远,连买一条鱼都要斤斤计较价钱,这对从前的他而言简直不可想象。

  从前的他,动辄出入五星级饭店,一顿饭可以吃掉几千上万,他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

  现在,连在面摊上吃一碗牛肉面他都负担不起。

  赵英杰咬着牙,懊恼自己竟让容柚吃这样的苦。

  已经快退伍,工作却还无着落,前阵子去面试的几家公司原本都答应录用他了,却又临时反悔。

  他很明白是父母从中作梗的缘故。

  看来只要他一天不肯回赵家,他们就会想办法断绝他和容柚所有的生路,而面对父母的手下无情,他竟一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。

  他所有的一切,都是赵家给的,一日一脱离那样优渥的环境,他什么也不是。

  他真恨自己,没法保护心爱的妻子,他答应要给她幸福的,现在却可能连一份工作都找不到。

  他对不起她……

  「饭好了喔,可以吃了!」容柚在外头喊。

  他放回存折,抹去脸上的伤感,挂着淡淡的笑容走出去。

  「哪,我煮了红烧鱼,红烧味道比较重可以盖掉腥味。」她笑着吐吐舌头。「如果味道还是不好,你就忍耐忍耐吧。」

  该忍耐的人,是她吧。

  赵英杰沉郁地想,表面仍微笑着。「闻起来很香呢!妳手艺那么好,这鱼一定很好吃。」

  「多谢老公称赞。」她笑吟吟地盛一碗饭给他。「对了,你刚刚有洗衣服吧?」

  洗衣服?他恍然想起。「已经洗好了吗?」

  「我听到阳台有一阵怪声,跑出去看了一下。」她抿着嘴笑。「少爷,你加太多洗衣粉了啦,全是泡沫,这样根本洗不干净。」

  什么?他一震,放下碗筷到后阳台一看,果然老旧的洗衣机附近流满了泡沫,简直像灾难过后的现场。

  他懊恼地回到餐桌边。「对不起,容柚,我真是愈帮愈忙。」

  「没关系,我很高兴。」她笑容甜蜜,完全没责怪他的意思,侧身往他脸颊亲了一下。

  他怔住。

  「干么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啊?」她骄嗔。「好像我轻薄了你似的,讨厌。」

  「妳没轻薄我。」他揽过她的脸庞,在那柔软的樱唇上落下一吻。「是我轻薄妳。」

  她轻轻一笑,也回啄他的唇瓣。

  两人吻上了瘾,索性不吃饭了,相拥着沉醉在温柔的激情里。

  「喂,你下次放假的时候,我们跟英睿借车出去玩好吗?」她在吻与吻之间,喘着气问他。

  「好啊。去哪儿?」

  「当然是游乐园喽!」

  「哎,我就知道。」

  *

  结果他们没去游乐园。

  本来是打算去的,容柚却临时改变主意。她说自己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去玩些刺激性游戏,赵英杰担心得追问她哪里不舒服,她又不说,光是调皮地吐舌头。

  没办法,赵英杰只好乖乖听老婆的话,更动计划,开着跟弟弟借来的跑车,载着她沿着北宜公路开到苏花公路,直奔花莲去看海。

  那天,阳光灿烂,天空澄朗,几丝白云拖曳过,留下淡淡的、抓不住的尾巴。

  花东纵谷一面是山,一面是海,一面青翠,一面蔚蓝,风光明媚,景致好得令人心情舒爽。

  容柚一路轻哼着歌,流行歌曲被她唱完了,连卡通歌曲都搬出来唱。

  「喂,你记不记得『无敌铁金刚』?」

  「什么金刚?」赵英杰没听说过。

  「无敌铁金刚啦!」容柚不敢相信地瞠他。「居然连这部卡通都没听过,有时候我真怀疑你到底跟我是不是同一个年代的啊,怎么老是一问三不知?」

  「我不是说了我很少看卡通吗?」他好风度地任她嘲笑。「小时候我只看过『顽皮豹』跟『米老鼠』吧。」

  「顽皮豹?不错啊,很好笑。」说着,她耍宝地开始哼起「顽皮豹」的旋律,一面还摆出蹑手蹑脚前进的动作。

  赵英杰忍俊不禁,大笑。

  「笑什么啦?再笑我扁你喔!」她煞有其事地撂狠话,颊边的酒窝却舞得比谁都开心「气你不觉得我模仿得很好吗?应该要对我投以崇拜的眼神啦,乖,好好膜拜我一下。」

  「是,大小姐。」说着,他转过脸庞,腰一弯,很识相地鞠躬。

  「这才乖。」容柚很得意。「哪,我唱『无敌铁金刚』的歌给你听好不好?」

  「挂闹便。」

  「那我唱了喔。」她咳两声,杀猪般的叫喊随风狂飙。「无敌铁金刚,无敌铁金刚,无敌铁金刚,铁金刚,铁金刚,无敌铁金刚~~」

  「什么歌啊?」赵英杰笑到几乎岔气。「这首歌只有这句歌词吗?」

  「才不是勒,你乖乖听我唱完啦。」她轻轻打他的头一下,继续高唱。「我们是正义的一方,要和恶势力来对抗,有智慧,有胆量,愈战愈坚强。科学的武器在身上,身材高高的几十丈……」

  她一直唱,他一直笑。

  他从不曾想过自己也能笑得如此坦率放纵,但跟她在一起,所有的事仿佛都变得可能。

  「怎么样?」唱完歌后,她瞇起眼讨赏。「你老婆很厉害吧?」

  「厉害厉害。」

  「很有趣吧?」

  「有趣有趣。」

  「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女生吧?」

  「妳是唯一一个。」

  「嘿嘿。」她眼睛莹莹发亮,笑得很开心。「那你可要好好珍惜我喔!告诉你,你以后还想遇到像我这样可爱的女人,很难啦。」

  「我会珍惜妳。」他认真地许诺。

  反倒是她听了,粉颊霎时晕红,别过眼,很娇羞又很幸福地对着窗外风景傻笑,然后轻声细语。

  「喂,晚上回家后我有件事告诉你。」

  「什么事?」

  「就跟你说晚上回家再说了嘛。」她下肯说,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。

  「好吧,回家再说。」他虽然好奇,却不逼问她。「晚上真的要赶回台北吗?还是在花莲住一晚吧。」

  「不要啦,住旅馆多浪费钱,回家好了。」她为了生活费精打细算,却没想到这个决定将会让自己一辈子后悔。

  晚上,两人在花莲海滨公园散步,吃过小摊上美味的馄饨,买了一盒麻撂当纪念品,再度开车上路。

  回程,伴着两人的不再是灿灿阳光,而是柔柔月光。

  容柚玩累了,不像来时精力充沛地唱歌,疲倦地打着盹。

  赵英杰由她睡,不吵她,怕音乐惊醒她,还特地关掉音响。

  苏花公路曲折回旋,开车时必须十分专注,但他毕竟也累了,天色又黑,一时注意力分散,竟开到对向车道,迎面正巧一辆大卡车急驰而来。

  他蓦地凛神,大力踩煞车,急转方向盘。

  「怎么了?」容柚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惊醒。

  「容柚!快跳车!」

  「什么?你说什么?」她措手不及,完全状况外。

  为了闪避卡车,跑车重心不稳,往路旁的围栏急倾而去。

  再这样下去,他们连车带人,都会落入海里。

  电光石火之间,赵英杰不及思索,倾过身解开容柚的安全带,将她推出失控的车外,然后他打开自己这边的车门,也想跳出去,却已经来不及——

  他,坠入深不可测的太平洋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