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4章(1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4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那场车祸,夺去了两个人的性命。

  她的丈夫,以及在她怀里孕育的,来不及出世的孩子。

  她因为被推出高速行驶的车外,受到撞击,虽然伤势不严重,但肚里的胎儿却流掉了,而英杰,整个人随车落海,连尸骨都打捞不到。

  有好长好长一段日子,她完全处于失神的状态,她不知道日出日落,感觉不到在她周遭一切人事物的变化。

  她的时间冻结了,知觉也冻结,她像一缕游魂,困在无尽的黑暗里走不出来。

  她再度失去了最爱的人,先是她的父母,接着是一手养大她的外婆,然后是她以为可以与自己天长地久永相随的他。

  为什变她最爱的人总是离她而去?

  她是不是个扫把星?专克她最亲密的人?

  「……妳这个扫把星!妳把我儿子还来!把英杰还给我!」

  赵英杰的葬礼上,赵母一见失魂落魄的她出现,整个人崩溃。

  「都是妳!如果不是妳拐走我儿子,英杰不会死!他好好的一个人,妳把他还给我!妳还来!」

  还不起了,人死不能复生,不论是赵母,或是她,都不能再见到他了。

  是她的错,都是她的错!

  「请妳离开,萧小姐,我们这里不欢迎妳。」赵父虽然不像赵母那般歇斯底里,神态却更冷酷。「妳不要以为妳跟英杰结了婚,就能以赵家媳妇自居,我们永远不会承认妳。」

  她不想要他们的承认,也从没奢望过他们能接纳她。

  「妳滚!滚出去!不许妳来拈香,妳凭什么来祭拜英杰?害死他的凶手就是妳!」赵母夺去她手上的香,不由分说地推她出去。

  她只来得及在一回眸时,与高挂在灵堂上赵英杰的遗照短暂相望。

  那是他毕业时拍的照片,穿着学士服,表情很沉稳,一贯的斯文儒雅,眼神深邃,近乎冷漠。

  这是属于赵家的英杰,不是她的。

  她的英杰已经懂得笑了,她的英杰在看着她时,不会那么莫测高深,而是满满的柔情。

  她的英杰,已经不在了——

  「杰、杰!」

  一次又一次,容柚在梦中呼喊着这个名,像颗螺丝,紧紧拴住她的心。

  已经见不到他了——

  冷汗,从苍白的脸颊滑落,占领全身。

  她乍然惊醒,茫然瞪着天花板,心神还困在过去,回不来。

  一股深沉的绝望在她体内蔓延。

  这样的绝望,她很熟悉,多年来,它一点一点地加深,又一点一点地消失,她原本以为她可以永远摆脱这可怕的感觉,但,它又回来了。

  她想起了过去,充满欢笑与泪水的回忆在脑海里一幕幕重现,她感觉到了那无上的甘甜,也不得不再一次咀嚼那折磨人的苦。

  在她最幸福的时候,上天给了她最沉重的打击,如今,她好不容易决心再度出发,老天又这样作弄她。

  那男人究竟是谁?为什么他会知道属于她跟英杰之间的私密往事?

  那晚赶走了他后,她窝在角落颤抖了一夜,隔天,她受不了内心的煎熬,跑到赵英睿办公室寻求支持,她要好友告诉自己,一切只是一场噩梦,她会醒来。

  可是欧蕴芝忽然来了,说在楼下碰见了一个自称是赵英杰的男人,他唤她芝芝,那是只有他才会这么叫的小名。

  欧蕴芝认为他可能真的是赵英杰。

  听到这番话,她整个人崩溃,当场晕厥,还劳驾英睿跟欧蕴芝送她回家。

  连续几天,她躲在家里,足不出户,白天心神不宁地瞪着紧闭的门,害怕再听到门铃声,晚上翻来覆去,在梦中载浮载沉。

  她承认自己吓到了。

  她不相信死去的人能复活,不相信电影上变脸的情节会在现实生活中上演,这是梦,是噩梦!

  就算不是梦,也一定是一场恶劣的玩笑,一个无聊的男人导演的可恨至极的恶作剧——

  *

  他吓到她了。

  「新天堂乐园」里,一块尚未开放的园区,角落搭了间临时办公室,落地窗边,一个男人默默站着。

  他手肘靠着窗,幽暗深邃的眼凝视着窗外。窗外视野并不怎么样,工程动工到一半,到处是建材和废弃物。

  没什么好看的,他却在窗边流连不去,事实上,从一早开始,他便一直若有所思地倚在窗边。

  前几天,他将一个女人吓到几近崩溃。

  难怪她会吓到,他真不应该因为一时冲动,就那样毫无预警地出现在她面前。

  可是已经一年了。这一年来,他一直想着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接近她,却总是不确定怎么做才好。

  那天去敲她家门,其实本来也不在他计划中的,只是那天的她,看起来那么忧伤,他真的好想拥抱她。

  可惜她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,直接赶他出门。

  她完全不相信他可能是赵英杰。

  如果连她都不相信,他又怎能当自己是呢……

  门口传来风铃叮当声,一个女人走进来,惊动了他的沉思。

  是这间游乐园老板的千金,孙宁宁。他回过头,朝她扯扯嘴角,算是招呼。

  孙宁宁好像很习惯他的冷淡,径自倒了一杯咖啡,一边啜饮,一面默默凝视着他的背影。

  他的身材颇高,骨骼瘦削,因张力而拉扯的衬衫紧贴着背,勾勒出肌肉结实的曲线,他的肤色黝黑均匀,是多年曝晒在阳光下的结果,五官不特别俊,有棱有角,鼻梁有点歪斜,坚毅的下巴隐约能看到几许未能完全清除的胡渣。

  他长得不帅,却是很容易令女人心动的类型,原因就出在他总是写着忧郁的眉宇,还有那双仿佛藏着万年心事的眼。

  一个有秘密的男人。孙宁宁暗暗地想。

  打从四年前认识他开始,她就一直好奇,这男人身上究竟藏着些什么秘密,只可惜到现在,她知道的依然很少。

  「嘿,Jay!」她耐不住了,打破沉寂,叫他的英文名字。

  他听见了,却还是动也不动,维持同样的姿势。

  「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?都不见人影。」

  他一直守在那个被他吓着的女人附近,担心她情绪崩溃会出什么意外,不过看来,她已经平静许多了.

  「你蓝图修好了吗?不要告诉我还在改。」孙宁宁见他还是闷不吭声,忍不住嘟起嘴。

  这块命名为「童梦世界」的园区预定要在两个月后完工,因为是整座主题乐园的精华所在,还打算盛大庆祝,没想到他这个大建筑师蓝图一修再修,怎么样都不满意,大大延宕工程进度。

  「我还没修好。」明知道出资的老板千金在抱怨了,他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。

  孙宁宁叹口气,她早料到了,从他接手这件案子开始,就一直对细节非常注重,龟毛到近乎苛求,她习惯了。

  「哪,我已经照你的要求,请容柚来帮忙出主意了,她应该待会儿就过来了。」

  「她真的要来?」他闻言,身子一震,回过头。

  「我跟她好说歹说,她好不容易才答应的,也不知道怎么了,她说话口气怪怪的。」

  「哪里怪?」

  「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。」孙宁宁瞇起眼,打量眼前的男人。是她看错吗?他表情也变得很古怪,眼神很阴暗。

  「怎么啦?你不高兴吗?是你自己提议找她过来,大家脑力激荡一下的耶。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确实是他提议找容柚来的,为了制造两人相处的机会,只是现在的他,不确定这样做对不对。

  「那你干么还皱眉?」

  他转过头,看了窗外一会儿,嘴角一牵,似嘲非嘲。「我想她不会高兴见到我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孙宁宁好奇。「你们认识?」

  「说不上认识。」

  「什么意思?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?」

  「我知道她,她不知道我。」

  「嗄?」孙宁宁一愣,更好奇了。「你说清楚点嘛,Jay,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?」

  他不说话。

  「Jay~~」见他像个雕像不动,又板着脸,孙宁宁不爽了,眼珠古灵精怪地转,索性整个人贴到他身上,双手勾住他的肩颈。「你说,你说不会暗恋人家还是怎样吧?」

  「宁宁,别闹。」他想扯下她手臂。

  「就偏要闹你,我老早就觉得奇怪了,你好像对容柚特别有兴趣……你说嘛,到底怎么回事?再不说我要吃醋喽!」她继续在他身上磨蹭。

  容柚推门进来时,见到的正是这一幕,孙宁宁巴在一个男人身上,两人姿态超级亲昵。

  她瞬间红了脸,怕自己打断了人家情侣间的好事,忙要退出。

  「对不起、对不起,我等下再进来……」

  「不用了,容柚,进来吧!」孙宁宁喊住她。

  「喔,好。」她只好留在原地,却不敢擅自抬起眼,怕看到尴尬场面。

  「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『新天堂乐园』的建筑师,张礼杰;礼杰,这位就是设计我们代言娃娃的萧容柚。」

  「萧小姐,妳好。」一只大手礼貌地伸出来。

  他们应该已经分开了吧?

  容柚寻思,这才慢慢抬起眸,也伸出手。「张先生你好,我——」她猛然顿住,整个人僵在原地。

  这个男人——不就是前几天跑来按她家门铃,还自称是英杰的那一个人吗?他原来是这间游乐园的建筑师,而且他姓张,根本不姓赵!

  她真的被整了!

  一把火从容柚胸口灼灼燃起,烫着她的心和她体内的血,她咬紧牙关,情绪整个沸腾起来。

  他碰触她的手,她狠狠拍开。

  「你叫张礼杰?」瞪着他的眼,射出火焰利刃。

  他冷静地迎视,点头。

  「你为什么要骗我?!」

  他不语。

  「你说话啊!为什么要跑到我家来跟我说那些话?你都几岁了,还学小孩子玩那种恶作剧?你不觉得很恶劣吗?」

  他看着她,目光很深沉,幽幽暗暗地不知想些什么,嘴唇涩涩地抿着。「那天的事我很抱歉,我有我的苦衷。」

  这算道歉吗?她悻悻然。「什么苦衷?」

  他不答,深深望着她.「我可以叫妳容柚吗?」

  「不可以!」她很干脆。

  「容柚……」

  「我说了不准你叫我的名字!」她警告地指着他的鼻子。「我们素昧平生,你顶多叫我一声萧小姐,别跟我装熟。」

  「萧小姐。」他很有风度地顺从她的意思,低低唤了一声。「我可以请妳喝咖啡吗?」

  「不可以!」容柚还是这一句,她甩甩头,转向震惊地站在一边的孙宁宁。「宁宁,我想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了,我没办法跟这个建筑师合作,抱歉。」

  撂下话,她转身就走——

  「等等,容——萧小姐,妳不想知道我那天为什么会去找妳吗?」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