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5章(1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5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她想爱了,她要再爱一次。

  她没忘了赵英杰,却决定不再困在过去,她要重新出发,找个人好好来爱。

  听她这么说,他知道自己应该祝福她的决定。

  但他,无法真心给予祝福,甚至莫名地觉得有些嫉妒、懊恼、不甘。

  他没资格产生这些负面情绪,他很清楚,却控制下住。

    她不是你的。

  张礼杰握住拳,瞪着工作桌上铺开的蓝图,暗暗警告自己。

  她不是他的,就算她曾经是赵英杰的妻子,照法律条文规定,一方已失踪七年,另一方也可以随时诉请离婚了。

  就算他是赵英杰,只要她不愿意,他也无法强迫她接受这个丈夫,更何况,他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。

  他不该懊恼,甚至应该庆幸。

  他该庆幸自己已经回到台湾,在她还没爱上另一个男人前及时出现,否则,就算他发现自己真的爱着她,这一次与她的邂逅也只能成为一场美丽的错误。

  他该庆幸的……

  「Jay!」一声清脆的呼唤敲进他胸膛,他抬起头,映入眼底的正是萦绕在他心头的倩影。

  她走过来,盈盈笑着。「怎么?你蓝图还没搞定啊?」明亮的眼俯下来,注视他画到一半的图。

  他的心跳,不由自主地漏跳一拍。

  「没灵感吗?」她抬眸看他。

  他点头。

  「走,我们出去!」葱白的食指朝他勾了勾,很像是女妖在诱惑迷恋她的游子。

  张礼杰苦笑,奇怪自己脑中竟掠过这样的联想。

  「去哪儿?」他站起身,丝毫没抗拒的意思。

  「去做问卷调查。」

  「问卷调查?」他讶异。

  「你跟我来就知道了。」容柚没多解释,径自领头走出办公室,上了辆工作车。「你来开车。」她指挥他。

  「开去哪儿?」

  「随便,人愈多的地方愈好。」

  到人多的地方干么?他不解,她却只是神秘地眨着眼笑,他耸耸肩,只得依她的意思将车子开到游乐园里最受欢迎的一区——外星世界。

  她跳下车,选了个造型诡异的太阳能路灯当定点,戴上一双可爱的兔耳朵,捧着一篮糖果点心,就那样当街拦下经过的小孩子。

  「小朋友,姊姊请你吃糖果,请你帮我一个小忙好吗?」她先拦住一个小男孩,蹲下来用甜甜的嗓音问。

  「要帮什么忙?」小男孩的父母在一旁很紧张地问,深怕自己的宝贝儿子被诱拐去似的。

  「请你们放心,只是问他几个关于游乐园的问题而已。」容柚安抚过紧张的父母,才又低下头,甜甜地笑。「请你吃巧克力好不好?」

  「我才不要巧克力呢!那是女生吃的。」小男孩撇撇嘴,很难搞的样子。「我要这个。」他挑了个卡通人物的扭蛋。

  「是Keroro军曹,你果然有眼光!」

  张礼杰惊讶地看着她将一只绿色的青蛙玩偶递给小男孩,那小青蛙还戴着顶奇怪的黄帽子——是军帽吗?

  「咦?妳也知道Keroro军曹啊!」小男孩眼睛发亮地看着容柚,明显对这个半路拦人的怪阿姨生起了好感。「那妳会共鸣吗?」

  「共鸣?」容柚拍拍胸脯,很明白小男孩有意考验自己,她毫不羞怯,当场学起卡通叫声。「KeroKeroKeroKero……」

  这啥啊?张礼杰脸上三条黑线,差点没跌倒在地。没想到小男孩听了却很有感觉,跟着唱和起来。

  「TamaTamaTamaTama……」

  完美的合音。

  这就叫「共鸣」?他瞪着这一大一小两只「青蛙」,扭曲着嘴角,拚命告诫自己要保持绅士风度,但小男孩的父母可没他客气了,直接爆笑出声。

  容柚不以为意,笑吟吟地看着小男陔。「哪,我们共鸣过了,算是朋友喽,你要认真回答姊姊的问题喔。」

  「好。」小男孩快乐地点头,成功被她给收买。

  「姊姊问你,你去过很多游乐园吗?」

  「很多啊。」

  「你最喜欢哪一间?」

  「嗯,海洋公园吧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因为有海豚!牠们很聪明呢,会在水里跳舞唷,还有海狮会打篮球,超萌的!」

  「那游乐设施呢?你喜欢玩什么?」

  「云霄飞车!我好想玩那种三百六十度的,可是爸爸妈妈都不让我玩。」小男孩哀怨地瞥父母一眼。

  「你玩过这么多游乐园,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好的?」

  「哪里不好啊?」小男孩想了想。「嗯,买东西的时候很不方便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因为摊子都太高了,我根本看不到在卖什么,都只能请爸爸妈妈帮我买,我想自己买东西。」

  「对啊,每次都要请爸爸妈妈买真的很不方便呢。」容柚同情地应和小男孩。「那还有呢?还有没有别的不好的地方?」

  「还有啊……」小男孩继续碎碎念。

  原来如此。张礼杰微笑。

  他总算懂了,为什么她会拖着他来这里做问卷调查。既然「童梦世界」是针对孩子们设计的主题乐园,当然最应该重视的就是孩子的意见和想法。

  光是他们站的高度与成人不一样,就可以衍生出许多问题了,却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一点。

  萧容柚果然是个很特别的女人,她看事情的角度很不一样。

  访问过小男孩后,她又陆陆续续访问了几个孩子,他在旁边看着,觉得自己应该也要出一下力。

  他招来一个落单的小女孩,学她一样拿糖果先吸引对方的注意。

  「小朋友,叔叔请妳吃糖果,请妳帮我一个忙好吗?」他自动将自己的辈分升级,没她那么厚脸皮自称「姊姊」。

  小女孩瞇起眼,很严肃地打量他。「叔叔,你要小心。」她语重心长地劝告道。

  他一愣。「小心什么?」

  「我前阵子听我妈咪跟我爸比说,性骚扰防治法已经开始实施了。」

  性骚扰防治法?「那又怎样?」

  「妈咪叫爸比要小心一点,不可以随便跟女生搭讪,不然可能会被送去监牢关。」

  张礼杰眼角抽搐,大概明白小女孩想说什么。

  「叔叔你看起来不像坏人,我是好心提醒你,免得你被警察叔叔给抓去。」

  「噗哧~~」一旁,有个女人进出笑声。

  张礼杰当然知道是谁,他尴尬地咳两声。「呃,妳放心,叔叔不是要骚扰妳,只是问几个问题而已。」

  「那不就是『搭讪』吗?」小女孩年纪小小,国文造诣倒挺不错的。

  「这个不算是搭讪,该怎么说呢?」张礼杰脸黑黑,一时词穷,不知该如何跟小女孩解释。

  「这个叫问卷调查啦。」容柚见他撑不下去,笑着来解救他。「哪,就是请妳回答我们几个问题,给我们一些意见。J

  小女孩意味深长地注视容柚一会儿,点点头。「喔~~我懂了。」

  两人刚要松一口气,小女孩又撂下话——

  「原来你们是诈骗集团。」

  什么?这下,连容柚也被打败了,两人面面相觑。

  「哼,我才不会笨到留下姓名跟地址呢,你们死心吧!」小女孩挤眉吐舌,狠狠朝两人扮了个鬼脸,然后飞快地转身,朝正帮她买爆米花的大人跑去。

  「妈咪,那边有两个诈骗集团的坏蛋……」

  远远地,还能听见她告状的声音。

  两人四目愕然相对,过子片刻,容柚首先爆出笑声。

  「拜托!居然说我们是诈骗集团,我们像吗?」她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  他心旷神恰地听着她清脆如珠玉的笑声,也跟着浮起笑容。「最近的小孩都这么鬼灵精吗?」

  「真是败给她了!」容柚揉肚子,笑得很夸张,颊边的酒窝上上下下的,跳着舞。

  张礼杰微笑地看着她。

  她的酒窝很深,很甜,印象中他很少见到一个女孩子笑得如此毫不保留,好像全世界的阳光都集中在她身上,灿烂耀跟。

  他发现自己不能太常看她笑,因为要陷进去,太容易了……

  仿佛察觉到他深沉的视线,她停住笑,不自在地拨拨发,将两束不听话的发绺收拢在耳后。

    我最怕女生拨头发的动作了,尤其是如果她有一双漂亮的耳朵。

  张礼杰心一动,脑海莫名其妙地响过一道声音,似乎有人曾经跟他这么说过,究竟是谁呢?

  「你怎么了?发什么呆?」她问,脸有些热。

  「有人跟妳说过,他最怕女生拨头发吗?」他试探地问。

  「你说英睿啊!」没想到她马上就有反应,嫣然一笑。「那家伙是个耳朵癖,你相信吗?他看女孩子还先看耳朵,怪人一个!偏偏蕴芝的耳朵漂亮得不得了,他注定要为老婆痴迷一生了。」

  原来赵英睿曾经说过这样的话。那么,这片段的记忆是来自赵英睿喽?或者另有其人?

  张礼杰默默寻思,没发现容柚的表情忽然变得怪异。

  「对了,你怎么知道英睿说过这种话?」她瞇起眼。「英杰连他弟弟的事也告诉你吗?」

  他神智一凛。「嗯,他好像是说过。」

  「看来你跟英杰的交情真的很好。」她若有所思地说道,心房飘过一朵乌云。

  英杰那么内敛的一个人,会这么掏心掏肺地对一个在军中认识的朋友吗?连自己弟弟的事都说给他听?

  真不可思议。

  容柚有些茫然,她要自己别多想,却不得不记挂着方才他淡淡的笑容。

  他看着她笑的样子,带着说不出的包容,眼神很温柔,藏着某种很复杂的思绪。

  这样的笑容令她想起英杰,两人微笑的模样奇异地有种相似的韵味,同样令她无法完全懂得,却感觉很受宠、很甜蜜,也不由自主地羞窘……

  别再想了!

  容柚蓦地凛神,不许自己继续深思,她咳了咳,故作轻快地开口。

  「我们继续访问吧。」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